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69章 活捉步虚

第269章 活捉步虚

  第二天早上,黑松门剩下的人才发现出大事了!

  于是在元婴真君蒲金生的带领下,十余人走出宫殿,到外面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人在各个角落发现了一具具尸体,然后一个个仔细查看。

  秦笛等他们来到五十里外,低头查看距离最近的一具尸体时,忽然张开双臂,运起落日箭诀,连珠箭发,一口气射死了八个人,剩下的五六人抱头逃窜,然而又怎能逃出落日弓远达八百里的范围呢?

  最后。所有人全部死于箭下。元婴修士蒲金生被射了两箭,一箭爆头,一箭穿心,在心口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肉身是很难修复了,元婴逃出来一多半,只是丢失了一个臂膀。

  元婴逃回宫殿,就听见宫殿内传来一声大吼,震天动地,然后有一人窜了出来,来到殿外,陡然变作五六里高的巨人,向着秦笛这边的山峰扑过来。

  秦笛一看对方的身形只有五六里,顿时放下心来。

  “哈哈,才只是步虚二阶的小人物,就敢到各大宗门挑衅,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虽然如此,他还是小心谨慎的退后几步,躲在仙阵核心的位置,等待对方的到来。

  仙阵就像一张网,无声无息,准备捕捉即将到来的步虚真君。

  数百里的距离,只是一眨眼,步虚天象就已经来到面前。

  五六里高的巨人,身形恍惚,眉眼都不是很清晰,落在山巅,刮起一道狂风,霎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秦笛在大阵的核心低喝一声:“起!”

  顿时仙阵从四面八方收拢起来,仿佛化成千万条绳索,将那五六里高的巨人束缚住了。

  巨人忽然取出一根庞大的松木,大声嚎叫,向着四面八方打去!

  霎时间山摇地动,树木摧折!

  一面击打,他一面大叫:“是谁?是哪位仙君大人在此?为何开小人的玩笑?”

  然而周围却没有一点声音,只有铺天盖地的一张巨网,将周围的空间束缚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紧。

  “啊,仙君大人,仙君大人!小的不知何故得罪您老,请您放过我吧!”声音里已经带出了恐慌。

  才只是盏茶功夫,巨人就已经挣扎不动了,不但松木落在了地上,就连他自己硕大的身子都被压迫得越来越小,从五六里缩减到一里,渐渐到了百丈,十丈,三丈,一丈,眉眼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赫然正是先前傲然不可一世的步虚真君蒲兴龙,此时的面上已经没有了傲慢阴森,只剩下惶恐不安。

  这时候,秦笛现出身来,笑道:“除了这座仙阵之外,我还给你准备了捆仙符和九天十地焚神销仙丹,结果三道大餐才端出一道,你就受不了了,真是没用啊!”

  蒲兴龙的身躯匍匐在地上,面色苍白,惊恐的叫道:“仙君大人,饶命,饶命啊!小的一向循规蹈矩,不知何故得罪大人,请您高抬贵手,饶小人性命!”

  秦笛眯起眼睛道:“你究竟是何来历?仔细说说,让我听听有没有放你的理由。”

  蒲兴龙道:“我是从距离此地百万里外的仙巢湖逃过来的。那儿有一场混战,我原来的宗门战败了,宗门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我也是走投无路,才来到死海边上,只是为了苟延残喘。我没有得罪大人您啊!”

  “仙巢湖周围的门派为何厮杀?”

  “因为有人从更上游的太阳湖逃下来抢占地盘!再加上当地宗门关系原本就很紧张,为了抢夺资源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所以一个火星崩出来,一下子点燃了各宗大战。我以前所在的黑松门算是中等宗门,但是厮杀两年之后,门人弟子就死伤一半,剩下的就逃走了。”

  “那你哪来的胆子,敢去勒索本地宗门,让他们每家交出两条大型的灵脉?”

  蒲兴龙闻言愈加恐慌:“前辈您是他们请来的?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小人来到黑水洲,发现这儿连一条灵脉也没有,所以不得不想点儿法子,请周围诸宗给些支援。小人也只是吓唬他们,即便拿不出灵脉,也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秦笛冷哼一声:“你说的真好听。”

  说话间,从头上取下镇神塔,抖手抛了出去:“小塔,将他收进去,能不能消化得了,就看你的能耐了!”

  镇神塔陡然变大为十丈高塔,在空中盘旋,向着蒲兴龙当头罩下。

  蒲兴龙拼命挣扎,然而却无法摆脱仙阵的束缚,只能在口里发出惨叫。

  “大人,大人,您究竟是哪个宗门的靠山,您倒是说出来,让我死个明白!”

  秦笛面色一变,恢复了本来形象,道:“你仔细看看,别落个死不瞑目!”

  蒲兴龙一眼看去,苍白的脸上立马变得暗淡下来:“你是秦天笛?你不是金丹真人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手段?”

  秦笛冷哼道:“金丹真人怎么了?我在炼气期杀过金丹,筑基期杀过元婴,如今踏入金丹期,灭你个步虚初期的真君,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啊……啊……上天啊,求你降一道天雷,把这狂妄的小子劈死吧!”

  蒲兴龙大叫着,被镇神塔收了进去。

  镇神塔在空中一个劲的旋转,一直转了大半个时辰,最后才停了下来,吐出一个傻愣愣的步虚真君,双目呆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笛还有些不放心:“小塔,洗脑完了?这家伙会不会再醒过来?”

  镇神塔很是确切的回答:“放心吧,主人,他的神智都被我剥夺了,三魂被我抽走了两道,七魄抽走六根,现在的智力还不如两三岁的孩童。”

  秦笛总算是松了口气:“那就好!就这么一个挂着步虚真君名号的家伙,吓得周遭的宗门差一点儿就要落荒而逃了。我也被吓得不轻,幸亏有几位祖师在,否则也拿他没办法。”

  说着,他将三位没有机会动手的元婴真君全都丢进洞天世界里,只留下蒲兴龙在外边,然后收起了仙阵,再度改换了容貌,从山峰飘身而下。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361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