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75章 纷乱的仙巢湖

第275章 纷乱的仙巢湖

  秦笛继续道:“亡魂花,你为什么要做坏事呢?”

  就听亡魂花苍老的声音答道:“嘎嘎,这怎么能是坏事?就像你们人类要割草,可曾问过我们花草的意见?你口里叫着我亡魂花的名字,却不知道我就是靠着吞噬魂魄才因而得名?”

  “这么说,你这株花树也要与我为敌?不肯沟通一下?”

  “我从两千年前就跟着花姥姥了,怎么能被你三言两语勾引走呢?你既然不肯服软,那就接招吧,我的移魂大法来了!”

  说话间,秦笛就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出现了剧烈的波动,似乎三魂七魄都在厥厥动摇,仿佛风吹烛光,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果然是好厉害啊!如果换作别的金丹真人,即便是普通的元婴真君,也可能顶不住了。

  秦笛也不敢怠慢,当即施展出夕阳乱,虽然没有放出离别钩,却已经将神识攻击放了出去,同时让自己处于熟悉的意境中,避开对方移魂大法的攻击。

  两种神识攻击交织在一起,一人一花都陷入了沉默。

  秦笛是因为进入自己的意境而沉默,亡魂花是因为第一次尝到这种方式的神识攻击,夕阳寒鸦啼,夕阳枯木吟,夕阳疏雨落,夕阳箫鼓散,夕阳天渚迷,夕阳影零乱,每一个攻击,都让它进入迷乱中,久久不愿意出来。

  因为灵植非同于人类,对于太阳的敏感性比人要强的多。因而夕阳乱带来的迷惑就更加强悍了。

  在亡魂花数千年的生命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日出日落,它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的感觉,一时间她苍老的心也几乎要碎了。

  秦笛也不敢让它醒过来,所以每隔一会儿,就将六招夕阳乱循环施展一次,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又一幕,不同的意境展现在亡魂花的眼前。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远处旁观的花咏媒变得越来越惊讶。

  她心想:“这个秦天笛果然非同凡响,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底气,怎么能在仙品的亡魂花跟前站这么久还没有倒下?想当初,倒在亡魂花下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元婴修士了!他一个小小的金丹二重,还真是妖孽!竟然能抵挡亡魂花的攻击!”

  秦笛宁神定志,连续不停的施展夕阳乱,将这次神识交锋当做一次难得的演练,他如果在这时候来一招枯株朽木或者山颓木坏,亡魂花也就完了,不过既然说是赏花,就没有将花儿彻底摧毁的必要。如果摧毁了,那边坐着的花咏媒不疯了才怪。

  半个时辰说长则长,说短也很短,花咏媒心里的狐疑越来越重,开始还想是不是趁着秦笛被亡魂花迷惑的时候将其拿下,然而眼看着秦笛气定神闲的站着,又想起对方能在筑基期拿下元婴修士,再加上不久前的黑松门也被莫名其妙的灭门,她心里总是有一种难言的阴影,不敢轻易在宗门还没有站稳的时候用强。

  如果没发生黑松门失踪,还有阴阳门、阴鬼宗灭门的事,她说不定老早就动手了。

  花咏媒是个谨慎的人,所以在来此开宗立派的时候,就已经打探好了周围发生的事,连续三个宗门被灭,那么多人都找不到原因,这就不能不引人警惕,所以她一直在提醒自己,能用软实力解决的事,就不要轻易动手,一旦动起手来,就没法挽回了。

  还没到一个时辰呢,五丈高的亡魂花忽然发出“呜呜”的哭声,声音虽然依旧苍老,却不像先前那么干涩,变得有些尖锐,仿佛啼哭的夜枭,花枝也跟着摇曳,仿佛是在抽泣。

  花咏媒乃是将亡魂花一路培养起来的人,所以一见之后就忍不住大吃一惊,口里叫道:“秦天笛,快住手!你赢了,从今以后,你是万花门的上宾!”

  如果说动用刀兵,秦笛赢了,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亡魂花并不是食人花,也不是血妖藤。可是单纯的神识攻击之下,秦笛还能赢了这一场交锋,那就不是简单的事了。

  花咏媒也不想再出手,不敢冒那个风险,于是干脆依照先前的约言,待其为上宾。

  秦笛转过身来,道:“花门主,我可以离去了吗?此间来宾的事,还请您好自为之,一次控制的人数最好不要太多。”

  花咏媒点头:“秦真人,我这花园之内还有数百种灵花,您看中哪种,就请拿走。外面的宾客我会给他们一杯特制的醒神茶,喝完之后就没事了。我只要每个宗派留下两三人作眼线就行。”

  秦笛笑道:“多谢花门主宽容。你这里有没有真正的宁心花,让我带几朵回去。”他相信那七十个洞天中肯定有宁心花的存在,但是要花功夫去找,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所以能从这边要几朵也好。

  “有!我有精心培育的九阶宁心花!”

  花咏媒向着远处招手,扬声道:“小蝶,去拿三株宁心花来!”

  一个女子答应一声跑去花园的另一侧。

  秦笛问道:“请问万门主,您是从仙巢湖来的吗?那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花咏媒叹了口气,道:“从上游太阳湖下来一位步虚巅峰的秋老祖,领着一伙人征伐仙巢湖周边各派,将捉到的高手全部投放到湖心的仙鸟洲,让他们与化形的鸟族征战,最后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死是活,我也是没办法了,所以才领着弟子逃到这儿来。”

  秦笛听了感到有些奇怪,问道:“那位秋老祖有没有交代,为什么要送人去仙鸟洲?”

  “传言仙鸟洲有一种梦幻鸟,它的蛋极为漂亮,看起来如梦如幻,是炼制梦幻大道丹的主材之一,秋老祖要突破步虚阶最后的关口进入合道境界,就需要找到梦幻鸟的窝,可是梦幻鸟在仙鸟洲的地位不低,它们的窝都在仙鸟洲的核心,就连秋老祖自己都不敢进去,所以就捉了一批人送上仙鸟洲,想通过这种法子消耗鸟族的实力,然后他再上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

  秦笛又问:“我听说那儿的金丹宗已经灭门了,是吗?”

  “是啊。金丹宗主朱虚炎乃是步虚初期的修士,打不过秋老祖,连同门下几十位高手被扔上仙鸟洲,剩下的人逃的逃,死的死,山门都已经破碎了。”

  秦笛听了禁不住皱眉,心想:“秋老祖是步虚巅峰的真君,九千多里的元婴天象,谁能对付得了他啊!连他都不敢正面攻打仙鸟洲,说明与鸟族征战更凶险。这片浑水可不好趟。”

  不一会儿,被唤作“小蝶”的女子端来了三盆宁心花,每一株都有三尺高,比普通的宁心花高出一头,而且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就连秦笛闻了都觉得不无裨益,果然是九阶的宁心花了。

  “多谢花门主!祝愿万花门在此地发扬光大!在下就不耽误贵派的庆典了,告辞。”

  花咏媒满面笑容,道:“我真是看中秦真人门下弟子了,既然不能结为亲家,我就送她们一门灵花谱的功夫,也算是赔罪。”说着递过来一片玉简,道:“这可是正派的道家功夫,秦真人不必担心。”

  秦笛接过玉简神识一扫,里面讲的是如何培植灵花仙草的法诀,于是开心的接受下来:“多谢,如果万花门有事,可派人来天星岛,在下若能帮忙,定然不会推辞。”

  “好说,秦真人一路走好。”

  秦笛走出后花园,带领两位弟子离去。

  至于剩下的金丹宗弟子,他也不是很担心。

  因为对于高阶修士来说,大都看重承诺,既然说了,一般就会去做。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363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