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81章 仙巢湖畔

第281章 仙巢湖畔

  最后一场比试乃是炼制阵盘。

  如果说制符还要考究对灵力的掌控,那么炼制阵盘就纯粹是比试神识的强弱和对阵法了解的程度了。

  因为有着前两场翻盘的变故,所以这一场比试还没开始,大衍宗的顾天艮就已经心虚了,禁不住偷偷瞄了秦笛一眼,心想:“这小子会不会炼阵?应该不会了吧?他这么年纪轻轻,难道能同时掌控修真四艺?不过,这事儿还真不好说!我只能对天祈祷,希望大衍宗历代祖师保佑,让我能赢得这场比试。”

  他却不知道,就连大衍宗的祖师之一,大衍七十三,都在秦笛随身携带的洞天里待着呢!

  终于,比试正式开始了。

  有侍者将炼制阵盘的材料一样样取过来,摆在四位真人的桌子上。

  顾天艮率先动手,手脚麻利的开始制作阵盘的根基。

  另外两人也不敢怠慢,赶紧跟着下手。

  秦笛却取出一个紫红色的茶壶,不紧不慢的喝起茶来。

  几位宗主都静静的瞧着,既不愿催他动手,更不敢叱责他喝茶,毕竟时间过去很久了,修真人虽说可以不吃不喝好几年,但人家要喝口水总是可以的。

  他们却不知道,秦笛此刻在喝的,乃是大名鼎鼎的悟道茶。

  等到盏茶功夫之后,秦笛收起茶壶,开始不紧不慢的制作阵盘。

  所谓慢工出细活,制作一个好的阵盘往往需要好几天的功夫,但是秦笛只花了大半天,就完成了阵盘的制作,呈献给四位宗主一看,禁不住又是一片震惊!

  “九阶上品,又一个九阶上品!”

  “哎呀,我们大衍宗也没有活路了!”

  万花门主先是一声不吭,然后忽然“咯咯”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让人不敢凝视:“秦真人天纵之才,又懂得韬光养晦!定然是仙人转世,或许是受柳仙君委托,来庇护四圣宗的。这可是一件好事啊!”

  说这话时,她心里已经将黑松门的覆灭,跟眼前这位表现惊人的秦真人联系起来,庆幸自己先前没有动手,否则万花门也要被灭门了。

  四位宗主听了,只能面带苦笑,接受秦笛乃是仙人转世的说法,如此一来,也算是有个说辞,否则对三宗打击太大了,几乎让年轻弟子失去信心!

  见了这一幕,台下的梁天涧和吴天桐都几乎要钻到椅子底下去了,心里既惭愧又震惊,同时还有几分欣喜,没想到金丹宗竟然出现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同道,这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道友啊!财侣法地,这个侣就包括了能够交流的友人,人家一句话就能给你带来启迪,这样才能促进修炼共同进步。这样的道友结交还来不及的,有怎能得罪对方?

  因此这二人下定了决心,想着回去准备一份厚礼,登门向秦天笛请罪。

  台下上万名弟子都仿佛看见了天上的太阳,觉得金丹宗秦真人就像太阳一样耀眼。

  也有少年人暗下决心,想要向秦真人学习,回头精研修真四艺,说不定也能创造奇迹。

  对于秦笛的几个弟子来说,都觉得师傅到了这一步,也算是实至名归,乃是非常自然的事;至于几个徒孙,心里就剩下开心和惊讶了。

  这场修真四艺的大比就这样结束了,最终以金丹宗大比分获胜,其余三宗差距很小。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秦笛一个人身上,别的都被忽略了。

  秦笛载誉而归,在金丹宗受到前所未有的欢迎。

  一连许多天,都有人不断找上门来,要么前来请教,要么恳求炼丹炼器,秦笛不胜其烦,只好跟掌门李真人和师傅兰星裳交代了几句,告别了几个弟子,带着五色神雀,出门巡游去了。

  他先去通天河两岸各个主城的修仙殿查看了一圈,现新弟子源源不绝,都在殿主指引下努力修炼,每天每月都在逐渐成长,于是便放了心,沿着通天河,继续往西方飞去。

  来到西山密林,秦笛现这儿多了好几块灵田,因为金丹宗将原先阴鬼宗和阴阳门的灵田都抢过来了,所以灵田的总面积增加了好几倍。杨云松也不再是主管了,而是变成了主管之下的一个执事。

  现在的主管是一位筑基巅峰的修士,乃是苗云娟的师傅,名字叫谷星薇。

  见到秦笛,谷星薇变得有些拘谨:“秦师叔,欢迎前来视察。”

  秦笛听了,感觉还有些不习惯,可是修真门派就是这样,只要不是直系的师傅、师祖,其余的称谓都是以功力高低作为参照,今天是师叔,过两天就成师兄了。

  秦笛在灵植园中走了走,现这儿的灵气并没有因为巨型灵脉被抽走三分之二而受到影响,于是也就放了心。

  临走的时候,他将以前炼制的结金丹送给了谷星薇一颗。

  谷星薇十分感动,连连致谢。

  离开西山灵植园,秦笛坐着通天舟,继续往西飞去。

  西山密林十分宽广,也不知道有多少万里,通天舟全力飞驰,也花了半个时辰,才飞出密林的范围。

  再往前就是宽广无边的大平原了。人口稠密,城市一座接着一座,分不清有多少的国度。

  继续往前飞了一会儿,秦笛忽然看见通天河的南岸有一片广褒的湖泊,湖中有若干岛屿,最中间的岛屿最大,有数不清的鸟儿在空中飞来飞去,想来那片湖泊就是仙巢湖了。

  于是他收起了通天舟,化作一个普普通通的筑基修士,向着那片湖泊飞去。

  五色神雀身躯只有四寸,浑身的羽毛很娇艳,站在他的肩头,看上去就是一只仅供观赏的鸟雀。

  秦笛一面缓缓往前飞,一面让肚子里的小桃树用神识扫描四周,看看有没有步虚真君的存在。说起来,他现在也就怕碰到步虚真君,特别是高阶的步虚,拥有几千里步虚天象,差距太大了,还真是不好对付。除此之外,包括元婴真君,他已经敢直面硬抗了。

  不久,他来到一个岛屿的上空,低头下看,见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一些残破的宫殿,还有不少的断垣残壁。

  他从空中轻轻落在地面上,就听见小桃树在肚子里传音:“放心吧,这岛上没有高阶修士,只剩下两三个人,躲在地窖里边。”

  秦笛有些惊讶,道:“竟然有人躲在地下?这里又没人监管,为什么不逃走呢?”

  他迈开步子往前走去,来到一处最高大的宫殿前,看到破损的大门上方,还有“金丹宗”三个大字,禁不住心里有些难过。

  “没想到啊,刚从空中下来,就找到被灭门的金丹宗了!”

  说起来,天下金丹宗是一家,因此由不得秦笛不恼怒。

  进入殿中,就见屋内横七竖八的倒毙着一些尸,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竟然都没人收拾,任由尸体腐化,招来许多的苍蝇在殿里飞来飞去,放出难闻的臭味。

  秦笛心中不忍,一路走一路丢出火球,将尸体焚化,变成骨灰散落在地上。

  过了好大一会儿,殿里难闻的气味才终于散去了。

  秦笛从墙角搬开一个沉重的残旧丹炉,露出下面的地砖,又将地砖撬开,下面就是一个通道。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374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