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84章 本名秦琼

第284章 本名秦琼

  秦笛看着后面这些人,心想:“如果只有这一个矿洞,我也就放任这些人离去了。可是后面还有三个矿坑,这边一出乱子,后面也没法救人了。虽然说碰上秋四海,我也可以勉强交手,但是终究有些麻烦,我一个金丹真人,硬扛步虚初期,还是太吃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干脆将这些人都救走!一只羊是放,一群羊还是放,就当做点儿好事了。”

  于是,他再度拍了拍洞天之门,大声道:“所有人听好了!想活命的,都到这里边来!我会想办法,将你们带到安全地界!我给你们一盏茶的功夫,过期就不等了!”

  有些人光在旁边看着,就是不敢动。因为万一逃不出去,还不如不逃。不逃还可以苟且偷安,逃了被捉回来那就没命了。

  秦笛望着众人,淡然说道:“我既然能悄悄走到这里,就有法子出去。如果不相信,那就算了!”

  矿洞之中,很多人都已经受够了折磨,只要有逃生的机会,就绝对不肯放过,所以二话不说,走进洞天之中。

  也有人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要不是功力被封,我就自己往外闯了。如今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指望小兄弟!你可千万要逃出去啊!若是被捉住,可就坑了我们!哎,我说,你到底能不能闯出去?”

  秦笛低喝道:“少废话,不愿意走你可以留下来。”

  那人犹犹豫豫,结果被别人推到了一边。

  大约过了盏茶功夫,六七成的人都进入洞天里,剩下三四成要么不相信,要么还在隧道深处没得到消息。

  秦笛也不管那么多,反正金丹宗的人救出来就行了。

  对于其余的人,老实说他也没有救助的义务。

  修真界原本就很残酷,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今天你捉人,明天被人捉,生死都讲究缘分。秦笛已经给了他们机会,机会来到面前,自己抓不住,也怪不得别人。

  所以秦笛收起洞天,转身就走,迅来到洞口,他丢下一个五阶的迷踪阵盘,暂时封锁了隧道的出口,迟滞后面的人出来。

  否则这些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势必引起天灵岛上秋四海和一帮元婴真君的注意。那样就没法营救后面三个灵石矿的人了。

  五阶阵盘才只是中阶,对于隧道内的金丹真人来说,即便被封印了九成的功力,只要多花点儿功夫,还是能破解的。至于究竟要花多少时间,最终能不能逃出去,那就看他们对阵法了解的程度,以及个人功力的高低了,当然还取决于运气。

  随后,秦笛来到另外一个挖掘灵石的矿坑,一招“夕阳寒鸦啼”,将几个负责看守的金丹真人都俘虏了。

  这时候,他也懒得进去找人,而是从洞天之中叫出人来,金丹宗,仙器宗,大衍宗,每个宗门叫了四五人,然后让这些人进洞去找,找齐本宗的人之后,就赶紧出来。

  大约花了小半个时辰,三个宗门的人都来到隧道口,按照指示进入洞天之内。

  随后,秦笛又扔下一个五阶阵盘,封住了隧道出口。

  如此这般,半天之后,四个灵石矿坑,三个相关的宗门,所有的人员都被救了出来,其中也包括金丹宗主朱虚炎的孙子,也就是谷星蘅的相公朱天培,他是被人抬出来的,几乎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浑身都是伤痕,一只胳膊断了,软软的垂在身侧。

  正在这时,秦笛忽然现前面抛下的阵盘被人突破了,有数百人从隧道里冲出来,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然而只是片刻之间,就有数位元婴修士从天灵岛的方向急如电闪飞了过来。

  这些人一面追赶逃,一面大声叫骂。

  “他娘的,胆子不小,竟然敢逃出来!”

  “负责看守的人呢?都死哪去了!”

  “快点,把那些人都捉回来!领头的统统处死,其余的每人三百鞭!”

  秦笛并不想跟这些人交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实力,有可能留下蛛丝马迹,被人找到家门口,那就不妙了。于是他收起洞天,放出了通天舟,急飞了出去。

  通天舟一路往西疾驰,吸引了元婴修士的注意,后面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秦笛回头一瞧,现有步虚真君从后面赶了上来,然而通天舟飞得很快,只是片刻功夫,就将其远远的甩开了。

  秦笛兜了一大圈,然后掉头向南,一口气飞出五十万里,这才停了下来。

  接着,他将洞天的门户打开,让那些人都出来。

  数千人一个接一个往外走,抬头看见蓝天白云,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有的人喟然长叹,有的人放声痛哭,每个人都对着秦笛鞠躬:“多谢救命之恩,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从通天河上游下来,原本是大雪山缥缈峰金丹宗弟子,机缘凑巧救了大伙儿,至于姓名那就不说了。大家只要记住金丹宗的情分就行。”

  众人纷纷致谢,然后相护搀扶着离开了。有的人一路走一路寻思:“大雪山缥缈峰在哪儿?我怎么没听说过?”

  也有人道:“你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通天河那么长,就算是元婴真君一路飞过去,也要飞六百年,才能赶到灵山!你说一路上得有多少山峰,多少壮观的景致啊?”

  众人逐渐散去,就连大衍宗和仙器宗的人也被秦笛撵走了,只剩下金丹宗的修士留下来,总共有两百多人,其中有六个金丹真人,剩下的都是筑基修士。

  朱天培也是六位金丹真人中的一位,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因为是少宗主的缘故,所以威信较高,率领着一帮人对秦笛致谢。

  “我听王真人说,您也是金丹宗内门长老。我看你年纪很轻,能不能冒昧的称你一声师弟?”

  秦笛点点头:“没问题。朱师兄本就年长,叫我师弟就对了。”

  “师弟您贵姓?”

  “免贵姓秦,全名‘秦琼’!”

  朱天培道:“多谢秦师弟,若没有师弟相救,我们这些人早晚要死在矿洞里。”

  还有一些筑基修士七嘴八舌的致谢:“多谢秦师叔,救命之恩,永世难忘。”

  秦笛看一帮人都带着伤,于是施展春风化雨,抚平他们身上的伤势,又将被封印的功力解开。

  众人都对秦笛感激不尽,但却两手空空无以致谢。

  有位金丹真人提议,说要给灵山总部写信,请上头大力表彰大雪山缥缈峰的秦琼秦真人。

  秦笛很是诧异:“灵山总部能接到这样的信件?”

  朱天培点点头:“可以,只要将信件交给天宝阁,付几块极品灵石就行了。”

  秦笛眼前一亮,问道:“信件寄过去之后,灵山总部会有人管吗?”

  朱天培苦笑道:“或许会,或许不会,谁知道呢。这样的信最快也要在路上走六十年,等到消息传回来,又是六十年。就像十几年前,我们这儿金丹宗灭门,消息报上去了,到现在信件可能还在路上走着呢,”

  “这么说你们以前也写过类似的信,而且收到过回音,对不对?”

  “不错,我听爷爷说,很久以前几乎每封信都有回执,但是近千年来就不行了,本宗出去五六封信,一直没收到回音。”

  不管怎样,秦笛觉得这消息有些价值,最起码体现了金丹宗曾经是一个整体。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394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