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88章 山神庙

第288章 山神庙

  秦笛一路西行,不断吞吐山林间新鲜的木灵气,不知不觉之间,功力都在缓缓增长。

  这一日天近黄昏,忽然有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秦笛虽然不惧风雨,但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在雨水里硬撑,放眼一瞧,就见前方山顶有一处破败的山神庙,于是催动白虎飞奔过去。

  来到近前,就见山神庙颇有气势,虽然庙门有些破了,但是里面很宽敞,正中立着一个丈许高的泥塑山神像,方脸阔口,面目狰狞,手里握着大铁枪。山神像前还有一个桌子,桌上放着一盏长明灯,也不知道谁续的灯油,那灯竟然一直亮着,在风雨如晦的傍晚,给庙内带来一丝温暖。

  秦笛虽然只有一人一虎,然而却不觉得寂寞,就在庙里拿出烤架,取出蒋云木从明霞岛猎杀的六阶灵羊肉,撒上孜然粉,径自烧烤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香味,让人闻之垂涎三尺。

  白虎就伏在他的脚下,身形已经缩小到两尺长,睁着一双大眼,伸着舌头望向烤架,仿佛一只馋嘴的大猫一般。

  眼看着灵羊肉就要烤好,忽然听见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白虎竖起耳朵,口中出低吼,就想窜出去,结果被秦笛轻轻踢了一脚,又老实趴在了地上。

  时候不大,就见一个年约十六七岁身材魁梧的后生,背着一位年约五旬的老妇人,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雨水顺着裤管往下淌。

  少年一面将老妇人放下来,一面道:“娘,我们千辛万苦,总算逃到这处山神庙,您可以休息一会了。”

  老妇人被雨水淋得浑身冰冷,瑟瑟抖,看着秦笛面前的烤架,闻着诱人的肉香,又见秦笛在这样风雨如晦的傍晚自得其乐从容不迫,便知道秦笛不是普通人,于是上前一步施礼道:“打扰仙长了,我们娘俩进来避避雨,希望您不要介意。”

  秦笛将烤架下的木柴分出去一半,丢在妇人的面前,微笑道:“我也是进来避雨的,既然相逢就是有缘,先烤烤火,去去寒气再说。”

  妇人连忙施礼:“多谢仙长施恩!”

  秦笛拿出刀叉,将烤灵羊切成小块,一半放入干净的盘子里,一半丢给匍匐地上的白虎。

  白虎就像大猫一样,幸福的“啊呜”一声,张开大嘴吃起来。

  老妇人不敢多看,只能静静的站在火堆前烤火。

  少年却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声音怯怯的道:“仙,仙长,家母已经两天没吃饭,您能不能行行好,赐给她老人家一点儿?”

  话音未落,就听老妇人叱责道:“小虎,你胡说什么!这里有你开口的地方?”

  少年被训得退后两步,不敢再说。

  老妇人对秦笛躬身道:“这孩子没见过世面,请仙长不要介意。打扰仙长您用餐了。”

  秦笛淡淡的道:“不是我小气,而是这肉你们吃不得,只要一小口,就能让人送命。我看你也曾修炼过,但是却半途而废,对不对?”

  老妇人道:“多谢仙长,老身功力已废,不敢品尝灵肉。”

  少年不敢多说,眼睛里却显示出不信。

  秦笛见少年人表现有些鲁莽,老妇人的举止却甚为有礼,给人好感,于是又取出一大块一阶的灵鱼,放在烤架上,招呼少年人,道:“小虎你过来,烤好灵鱼,伺候你母亲用餐。”

  少年大喜,两三步跑过来,拿过铁铲开始烤鱼。

  老妇人连声致谢,道:“仙长您太仁慈了。我这孩子做事毛糙,而且在山野里流浪太久,失了礼数,还请仙长谅解。”

  秦笛微微摇头:“没关系,老人家,你从哪里来?”

  老妇人望向秦笛,又在庙内环视了一圈,踌躇片刻,答道:“实不相瞒,我家距此很远,我和小虎在路上走了七年,才终于赶到此地。”

  秦笛觉得有些诧异,然而口中却道:“如果有什么秘密,就不用说出来了。”

  老妇人道:“我观仙长器宇不凡,为人慷慨和善,或许正是我和小虎的机缘。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道为何要来此处。小虎的爷爷是一位修真人,十年之前从太阳湖回来,说小虎这孩子有火灵根,但是没办法激。除非能在今日赶到这处山神庙,才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机缘。所以我们就千辛万苦来到了这里。”

  秦笛问道:“孩子的爷爷为何不亲自送你们过来?他是哪个宗门的修士?”

  老妇人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很多年前,小虎刚出生的时候,原本住在太阳湖周边。小虎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天机宗的修士,天机宗是大衍宗的一个分支,以占卜闻名于当地。后来太阳湖生了骚乱,小虎的父亲不幸战死,我那时也受了点伤,失去了筑基初期的修为,还是小虎的爷爷杀出一条血路,将我们娘俩送出来。”

  “后来他爷爷将我们安顿在一处凡人的乡镇,自己引着敌人逃走了。直到十年前,他才又回来一次,结果才说了一会儿话,又有敌人追过来,他给了我们几张隐身灵符,就跟我们分开了。如今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和小虎按照他爷爷的指示,一路往大炎山山神庙这边走,路上靠着隐形灵符,几次逃过追杀,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幸喜见到了仙长,或许您就是小虎爷爷所说的机缘,还请仙长搭救我们娘俩。”

  秦笛沉吟道:“如果说天机宗是大衍宗的分支,那跟我还有一点儿渊源。不过,你将小虎他爷爷说的话一句不漏的讲出来,让我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妇人说道:“他爷爷留下一片玉简,让我交给山神庙见到的人。说您一看就明白了。”说着从衣襟里摸出一块玉简递了过来。

  秦笛接过玉简神识一扫,就见上面写着:“天下大乱,灵山倾倒,洪水泛滥,四圣宗兴。离尊神火,合于庙内,敬献仙长,元兴托孤。”

  老妇人在旁说道:“小虎姓楚,他爷爷叫楚元兴。”

  秦笛看着玉简,头也不抬,问道:“元字辈?他是元婴真君?”

  老妇人答道:“嗯,小虎爷爷是天机宗的二长老,已经到元婴中期了,在占卜方面很有名望,甚至过了天机宗大长老武虚甲。”

  秦笛凝神于玉简中的字里行间,看了好一阵,方才收起玉简,摸出万年蓍草,开始演算起来。

  他这一算就过了很久,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严肃,满脸的阴云,几乎要滴出水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小虎烤好了灵鱼,就想端给老妇人用餐,然而却被老妇人用眼神止住。

  楚小虎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秦笛,希望他能早点儿算完。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414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