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89章 灵山倾倒

第289章 灵山倾倒

  又过了好一阵,秦笛才收起蓍草,神情凝重的道:“楚前辈还留下一朵灵火,在哪里?”

  老妇人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玉盒递了过来。

  秦笛接过玉盒摆了摆手:“赶紧吃吧,再不吃就凉透了。”

  楚小虎赶紧将灵鱼端了上来:“母亲,您先吃!”

  老妇人道:“傻孩子,一块儿吃吧。”

  秦笛打开玉盒,里面是一朵蚕豆大的灵火,虽然看着很小,但却十分活泼,不停的跳跃着。

  他将灵火凑近山神像身前桌子上的长明灯,刚一接近,蚕豆大的灵火就跳了上去,顿时长明灯大放光明,亮度骤然增加百倍,简直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

  老妇人和楚小虎都被吓了一跳,端着的盘子都跟着晃了晃。

  “母亲,这灯怎么忽然这么亮?”

  老妇人摇摇头,她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秦笛心里明白,老妇人拿出的火种是一朵天阶下品的离尊神火,然而这一盏长明灯却已经是一阶仙火了,它同样是一朵离尊神火,仙火有了灵智,知道韬光养晦,所以平日里很难被人现,但是在吞噬这一朵天阶下品的灵火时,却露出本来照人夺目的光彩。

  现在的问题是,这盏长明灯是从哪里来的?它不会平白无故的待在这里。

  秦笛测算了一阵子,知道是有修真人陨落在这里,却不知道是什么人。

  既然算不出,他也不管那么多,当下张嘴吐出自己培育的四阶离尊神火,跟长明灯融合在一起。

  霎时间,长明灯的亮度又亮了好几倍,将山神庙中照的纤毫毕致,透过破损的庙门穿出去,照亮了数百里外的空间。

  远处有人惊呼:“天亮了!太阳出来了!”

  “咦,奇怪,太阳怎么从北边出来?”

  秦笛上前一步,一抖袍袖,将长明灯的光亮遮了起来。

  时候不大,吞噬了长明灯的四阶神火赫然晋升为五阶离尊神火,在空中飘飘荡荡,几乎要飞上天去。

  秦笛急忙张开大嘴,施展吞火诀,将神火吞入腹中。

  他想起师傅祝仙屛所说的话,仙火六阶就可能自动飞升,现在还只是五阶,就已经有想要飞升的架势了,看起来如果再要进阶,就不得不使用控制仙符了。

  仙火入腹,庙内一片黑暗,只有两堆篝火还在燃烧。

  老妇人和楚小虎都不敢说话,默默的吃完了灵鱼,望向还在沉默中的秦笛。

  此时的秦笛脑子里还在想那几句话:天下大乱,灵山倾倒,洪水泛滥,四圣宗兴。他刚才演算天机,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还要向师傅大衍七十三请教,才能确定未来的事情。

  等他醒过神来,看了看庙内的两人,面上的冷色抹去,恢复了平和自然,道:“我既然收了楚前辈的礼物,就会照看你们母子二人。你们先在我的洞天中居住一段日子,等我回到宗门,就放你们出来,从今而后,小虎就是我金丹宗的弟子,但要从外门开始做起。”

  老妇人道:“启禀仙长,小虎的灵脉尚未激,不知您有什么打算。”

  秦笛微笑道:“放心吧,回去之后,我用离尊神火烘烤他的十八处大穴,就能将火灵脉激出来。但是这个过程有些慢,一天只能开辟一穴,如果贸然开辟两处,只怕他受不了。”

  “小虎能不能拜在仙长您的座下?”

  秦笛沉吟道:“我们金丹宗火修士甚多,我会帮他找一位好师傅。”

  随后,他安排这母子二人进入洞天之中。

  他自己也钻进方寸山,请教大衍七十三去了。

  大衍七十三又是呈现出泥塑木雕的状态,过了好半天才醒转,睁眼看见秦笛,淡淡的道:“徒儿,你又来寻为师做甚?”

  秦笛将先前生的事讲述了一遍,问道:“师傅,您看这几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天下大乱,灵山倾倒,洪水泛滥,四圣宗兴。弟子大致算了算,虽然明白大体的走向,但却无法确定具体时间。”

  大衍七十三瞄了一他一眼,轻描淡写的道:“这件事为师早已演算过了,要不然怎么会收你为徒?”

  秦笛为之一呆,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师傅是大衍宗的老一代掌门,照常理不会收金丹宗的弟子为徒,既然收了他秦笛,那就意味着灵山将会生剧变,原来的宗门规矩都要被打破了。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苦笑:“师傅,您原来在这儿埋伏着呢!”

  大衍七十三微微一笑,道:“不单是为师,还有那施八宝、方九符,之所以敞开胸襟,倾囊相授,都是因为天地将倾,人间大乱,灵山倾倒,绝天地通,只剩下祖师留下的仙级传送阵,那才是最后一条通道。若没有人竖起旗帜,一身兼具四大宗师,未来的四圣宗就要没有晋升的阶梯了!”

  秦笛心里涌起难言的滋味,过了半晌方道:“师傅,这担子太重,弟子人小力弱,怕是承担不起。”

  大衍七十三淡淡的道:“要想长生,你自己就需要走这条道。除此之外,别无选择。要不然,你就困死在这方大6上了。”

  秦笛面现苦恼之色,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背上这么沉重的包袱。虽然以前,他也曾想过这件事,但是更多的是当做玩笑,从来没有认真的思量过,他只想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现在却要认真的考虑了,如果师傅说的是真的,那的确没有别的选择。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问道:“师傅,以您的算法,留给弟子时间还剩下多少年?”

  大衍七十三道:“最少三千年,最多一万年。”

  秦笛舒了口气:“嘿嘿,那还早着呢,师傅您吓死我了。”

  大衍七十三又道:“然而灵山九峰,并不会同时倒塌。第一峰随时会倒,大洪水随时到来,你可要提前准备了。”

  秦笛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

  一旦大洪水到来,那么整个赤火岛都会被淹没,通天河南岸的秦府,甚至大半个越国,都会成为一片汪洋,那可怎么办呀?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师傅,灵山九峰为什么会倒?”

  大衍七十三摇摇头:“事涉灵界,甚至可能有仙界大能出手,为师也算不出来。”

  “难道灵界的人口太多了,所以才出此下策?”

  大衍七十三再一次摇头:“天晓得。”

  秦笛想了一会儿,又抛出几根万年蓍草算了算,结果现大洪水至少三五年内不会到来,于是便将其抛之脑后。

  “哼哼,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怕它做什么?”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419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