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91章 巨象真君

第291章 巨象真君

  正飞着,忽然前方现出一行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为一条大汉,高颧骨,红面膛,豹头环眼,大声喝道:“小子,站住!你是哪门哪派的修士?拿出你的身份令牌来,给本大爷验看!”

  秦笛瞄他一眼,现这人也只是金丹中期,动起手来可以轻松拿下,但是他对周围的情况不熟悉,不知道有没有步虚真君在远处看着,所以能不动手还是不动书的好,于是他开口问道:“请教这位师兄,你是什么门派的?现在兵荒马乱,你不自报家门,我也不敢拿身份令牌出来呀。”

  “少废话!没有令牌,你就受死吧!”大汉脸现怒色,向后一招手:“兄弟们,砍他!”

  秦笛连忙退后几步,叫道:“慢点儿动手!咱是一家人!你要什么样的令牌?”

  有一人手持五尺长刀,竖起眼睛道:“我们是巫老祖的手下!除非你有黑色玄文令牌,否则就把命留在这儿吧。”

  秦笛赶忙摸出一块黑色的令牌抛过去,大声叫道:“等等,我有令牌!你看看,这上面写着阴岚峰,没错吧?”

  为的汉子接在手里看了看:“阴鬼宗鬼子六?他奶奶的,这样好的名字,怎么被你这小子给抢了?拿着你的令牌,快滚!”说着又把令牌抛了回来。

  秦笛接过令牌在手,也不多言,掉头就走。

  他心想:“要不是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出手,你们这些人,老早就没命了,还敢在我面前耍横!”

  继续往前飞,脚下是太阳湖碧绿的湖水,正前方是莲花状的山峰,外围四座高山,东侧应该是朝阳峰了。

  秦笛恰好是从东方飞来,直接面对的就是朝阳峰,按理说这里都属于“春系”修真者的势力范围,可是一路之上,让他碰到了四伙人,其中有两伙来自“冬系”,被他拿黑色令牌支应过去;剩下两伙儿人来自“秋系”,因为询问得太仔细,他没能糊弄成功,只好硬生生了杀过去。

  他手持已经升到三阶灵宝的龙木枪,施展开冒地诀三十六式,仿佛一条青龙,从田野间抬起头来,招招相连,搅动周遭五十丈内的气机,所过之处,不管是金丹前期还是金丹巅峰,全都被绞得粉碎!

  正杀得爽快之际,他忽然看见前方现出一位身着黑袍的元婴真君,放出五十丈高的元婴法象,拦住了他的去路。

  秦笛知道,单凭龙木枪,对付元婴真君还是有些吃力。这不是说灵宝的等级不够,而是以他现在金丹第二重的功力,还无法挥出三阶灵宝的真正威力。于是心思电转,他准备动用神识攻击了。

  说起来,他现在真正的杀手锏,有那么三四个。第一个是镇神塔配合青霄剑,第二个是离别钩加上夕阳乱,第三个是落日弓远距离杀伤,第四个则是融合了仙火的赤地千里。

  这四种杀手锏每一个都很强,前三个都已经经历了实战检验,最后一个虽然没经过验证,但是秦笛很有信心,因为赤地千里本来就是火系杀招,如果再将几种仙火混入其中,其威力将会更强。有了仙火,别说是元婴真君,就是步虚初阶也可能吃不消。

  而且,仙火还有一桩好处,一旦放出来,就不需要他提供元力,仙火本身就是一种极强的能量体,除非对方拥有对付高阶仙火的经验,否则定然无法抵挡三阶的仙心月火和五阶的离尊神火。

  既然作为杀手锏,秦笛也不可能在这里拿出来,所以他现在施展的神识攻击,甚至都没有动用离别钩。这不是说他过于托大,而是因为处于一个高手环绕的地方,拿出一种灵宝已经是奇迹,如果骤然拿出两种灵宝,就会吸引别人的目光,或许接下来,他就该坐上通天舟跑路了。

  这里可不是死海周边,远处观望的人也未必是金丹宗前辈,一旦现好宝贝,就可能不管不顾杀过来。

  所以秦笛准备只用龙木枪,配合神识攻击杀进去。

  虽然没有离别钩的加成,但是凭着他的夕阳乱,也可以让元婴真君出现短暂的失神,只要有那么一瞬间,就已经够龙木枪威了。

  作为三阶灵宝的龙木枪,如果全部展开,不知道有多么宏大。即便以秦笛现在的功力,也可以将其伸展到八十丈长,四五尺粗,单是枪尖就有三丈长,根本就不用他抱在手里,只要单手往枪身上一拍,龙木枪就如蛟龙一般飞在空中,按照他的意念施展出各种杀招。

  这时候,身着黑袍的元婴真君展开了五十丈高的巨象法象,鼻子卷着一根丈许粗的巨大树桩,挟带着一股阴风,朝着秦笛冲过来!

  巨象飞在空中,俨然庞然大物。

  此时的秦笛还没有凝聚法象的能力,所以看上去就像蚂蚁一样渺小。

  巨象的嘴里出人类“嘎嘎”怪笑的声音:“小子,你这杆枪看着不错,从今而后,就归我巨象真君所有了!”

  秦笛飞身避开巨大树桩的冲击,口里大声叫着:“巨象真君,快住手,我是阴鬼宗弟子啊,你若不信,看我手里的令牌!”

  巨象略一停滞,然后怒吼道:“胡说,你先前杀了秋老祖门下好几位金丹真人,怎么不说是阴鬼宗弟子?”

  秦笛胡搅蛮缠道:“先前那些人都应疯了!巨象真君,你可不能也跟着疯啊!”

  巨象听他说得像模像样,攻势不由的变得和缓了一些。

  正在这时,秦笛骤然出了“夕阳乱”的神识攻击,一道红光从眉心穿出,直接笼罩了巨象的头部。

  霎时间,巨象的眼前浮现出夕阳落日的景象,隐约看到自己的晚年,似乎看到了将死的那一幕,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一时间陷入迷惘中,怀疑自己这一生,是不是白活了?

  秦笛毫不停顿,将手一拍龙木枪,枪身骤然放大到五尺粗,八十丈长,朝着巨象的头颅飞去,耳中传来“噗”的一声巨响,长枪贯穿了巨象的头颅!

  五十丈高的巨象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身子剧烈的颤抖,差点儿掉进湖水里!

  秦笛看他快要醒过来了,连忙又放出一道神识攻击,两道夕阳乱叠加在一起,将刚要清醒过来的巨象,又一次勾走了魂魄。

  龙木枪从巨象的头颅中穿过之后,从空中绕行一圈,仿佛巨龙一般,“砰”的刺入巨象的心窝!

  这一次,五十丈高的巨象骤然不见了!

  呈现在秦笛眼前的,乃是一个身材瘦高的老者,额头一个直径三寸的枪孔,心窝里还有一根长枪插在上面,两眼直,仿佛死鱼一样,没有丝毫的神采,显然人已经倒毙了!

  秦笛也是第一次运用龙木枪跟元婴交手,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真的死了。

  如果说死了,那么元婴呢?

  秦笛转念一想:“这简直就是个悖论,元婴法象被灭了,肉身也受到巨创,那么还有元婴吗?”

  “可是就算元婴破碎了,总该有神魂碎片吧?碎片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爆炸?”

  这时候,龙木枪传来尖锐的声音:“主人,您不用担心,我这枪尖所过之处,已经吸收了元婴中的精华,剩下的部分都是虚的,我只要拔出枪尖,您就能看见元婴陨灭之象了!”

  话音未落,龙木枪从心窝里退了出来,恢复到五尺长的样子,飞回秦笛手中。

  与此同时,一道黑烟袅袅升起,高达数百丈,直入云霄,久久不散!

  “哇,这就是元婴陨灭之象?”

  秦笛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先前他也灭杀过几个元婴,但都被镇神塔处理了,要么吞噬,要么改造成奴隶,所以没见过这种黑烟袅袅的景象。

  “奇怪,为啥是黑烟,不是白烟呢?难道说跟他修炼的功法有关?”

  秦笛摇摇头,顺手捡起了一根尺许粗三尺长的树桩,仔细一瞧,原来是一件一阶的灵宝,便顺手收了起来。

  因为黑烟升空的景象太显眼,所以他也不敢在当地停留,当即纵起身形往前飞去。

  此地距离朝阳峰已经不远了,因而这一幕也落在了朝阳峰上一些高手眼中。

  虽然说这些年来厮杀不断,每天都要死不少人,但是像元婴真君这种级别的陨灭则不可能每天都有。因而也格外的引人注目。

  朝阳峰上席步虚真君程虚春今日恰好闭关,另外两位步虚中期的修士分别是大衍宗的衍虚秧和仙器宗的铁虚6,这两位正好站在山巅四处观望,真真切切的看见了元婴陨灭的过程,因而心中略有些震动。

  衍虚秧吩咐手下人:“赶紧去查一查,那位手持灵宝长枪的修士是什么人?看其奔走的方向,似乎是向朝阳峰来了,你们把他领过来,我倒要见他一面,看是哪路的少年英雄。”

  秦笛这边刚赶到朝阳峰的山脚下,正在想要不要拿出一份假的令牌,那边就被人迎接过去了:“师兄跟我来,有两位步虚老祖要见你!”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439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