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06章 炼制仙阵

第306章 炼制仙阵

  终于到了火祭第四十八天,眼看再有一天就要结束了,投入祭坛中的上千朵灵火所剩无几,两位老祖都以为不会再有更大的变化,谁知道忽然之间就听见祭坛中传来“轰”的一声,火苗骤然窜起七尺高,定睛观瞧,其中的一朵仙火竟然从一阶晋升为二阶了!

  衍虚秧看得目瞪口呆,同时也心痒难耐!

  铁虚6激动的浑身颤抖:“哈哈,竟然有一朵二阶仙火!我这下要赶上古虚天老祖了!”

  衍虚秧有些着急,恨不得火祭早点儿结束,好开始新一轮火祭!

  眼看着最后一天到来,火祭终于要结束了。

  衍虚秧急不可耐的取来一千朵灵火,投入祭坛之中,刚要吐出自己的仙火,门口却进来一个中年人,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风流倜傥,扬声说道:“衍师弟,能不能让我先来?”

  衍虚秧顿时呆住了,回头一瞧,叫道:“程师兄,你怎么出关了?”

  秦笛在旁边惊讶的看着,心想:“能被衍虚秧称作师兄的,想来只有程虚春老祖了。这可是步虚巅峰的级高手,没想到外貌显得这么年轻潇洒。”

  程虚春笑道:“我听说铁师弟火祭之后,得到了一朵二阶仙火,还有两朵一阶仙火,当时就坐不住了。衍师弟,你让我先来好不好?”

  衍虚秧道:“好!没问题!程师兄有一阶巅峰的仙火,若是能进阶到二阶巅峰,就能硬抗秋冬两位老祖。我这边早一天晚一天没关系。”

  程虚春转头看了秦笛一眼,面带微笑道:“这位就是秦琼小友?真是好样的!自打你来到朝阳峰,我们四圣宗才算是恢复了生机。”

  秦笛见大殿之中也没有几个人,于是上前施礼道:“秦琼乃是假名,弟子秦天笛,拜见宗主!”

  程虚春神情微微一震,睁大眼睛望着他,颇有些惊讶的道:“你就是一人身兼四大宗师的秦天笛?好小子!你的名字已经传遍了通天河下游!凡是有四圣宗的地方,几乎每一位宗主都知道你的名字。”

  秦笛惊讶的道:“啊?这怎么可能?”

  程虚春笑道:“本宗每隔一月都要向天宝阁购买周围诸宗的消息,因而得知你的事,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秦笛面带苦笑:“完了,我要给那儿的金丹宗惹祸了!”

  程虚春微微一笑,道:“无妨,人们只知道秦天笛乃是宗师,却不知他有灭杀步虚真君的实力。”

  秦笛依旧愁眉不展:“弟子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怕亲朋好友受到牵连。”

  程虚春轻轻摆手:“金丹宗下游,真正的敌人都集中在太阳湖。你只要协助本宗,将秋冬两位老祖牵制住,就不用担心赤火岛的事。但是从今以后,不妨忘记本名,你只是秦琼而已!”

  秦笛看了看大殿中的几个人,点头道:“弟子记住了。”

  程虚春笑道:“你刚才说的话,已经被本宗遮蔽,除了两位老祖,别人都没有听见。”

  “多谢宗主。”

  程虚春走近祭坛,张嘴吐出一朵仙火,就准备进行火祭。

  秦笛却道:“启禀宗主,此刻祭坛中只有千朵灵火,若是有两千朵,或许能让您老的仙火直接晋升为三阶!”

  程虚春闻言霍然转身,吩咐手下再取一千朵灵火过来。

  这一次,秦笛并没有一直守在祭坛边上,而是跟着衍虚秧老祖去圣火湖边构筑耐火阵。

  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低头一看,下面就是烈焰滚滚一片火红的圣火湖,无数灵火在湖面上舞动,就像一个个小精灵一般。湖心一座圣山拔地而起,因为隔得太远,只能隐约看见山顶闪着金光的宫殿,还有一株高大的梧桐树。

  朝阳峰面向圣火湖的的一侧,从上到下都是光滑琉璃的峭壁,只有几十个向里凹陷的洞府,靠着耐火阵的支撑,艰难的挣扎着求存,如果没有耐火阵,用不了三天,这些洞府就会消失。

  秦笛低头仔细看,却见岩壁上连个上下的台阶都没有,要想下去只能靠着耐火的绳索,再加上吊篮,才能将人送进洞府里。

  当然,能来到这里的,最少也是筑基修士,每个人都可以飞上飞下,问题是下方就是圣火湖,掉进去就会死,所以在这里飞行还要考验心性,如果心性不够坚凝,往下看一眼就会头晕,那还是老老实实的坐着吊篮出入为好。

  衍虚秧手指洞府,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开凿这些洞府倒是不难,难就难在没有足够的耐火阵盘。而且耐火阵盘消耗太快,每一个九阶阵盘,最多只能支撑三年,过三年就没有用了。因此之故,老夫花了很大的精力,几乎耽误了个人修行,在勉强支撑这些洞府。小秦你看看,能不能跟老夫合作,研制出半仙阶的阵盘?或者仙阶的阵盘?如果有半仙阶的阵盘,也能支撑三百年,仙阶的阵盘就可以长期使用了。而且仙阶阵盘覆盖的面积也大,一个阵盘就可以支撑好些个洞府,好处太多了!”

  秦笛沉声道:“衍师叔祖,你让我想一想,看看能不能构思出仙阶耐火阵来。”

  他的神识扫视师傅留下的七十二仙阵,结果找了一圈,还真找到了,于是如获至宝,坐在山岩上仔细研究起来。

  他心想:“如果能制出仙阶的耐火阵,我可以将其应用于自身,就可以达到师傅所说的可以经受仙火炙烤的程度了。既然早晚都要突破仙阶大阵,就让我从耐火阵开始!”

  秦笛坐在山岩上陷入了沉思,他这一坐就是十余天,等到醒来的时候,就见衍虚秧还坐在不远处,取出一个方桌,两三把椅子,一面为他护法,一面炼制阵盘。

  “怎么样?想明白了?有没有制作半仙阵的思路?”

  “弟子已经有些收获,但还有疑惑的地方,我现在说出来,跟您老共同研究。”

  “好,你说吧。”

  秦笛便将仙阶耐火阵的构架仔细描述出来,不管自己懂还是不懂,都拿出来跟衍虚秧分享。

  就算有大衍七十三这样的师傅在,秦笛还要有共同探讨的同伴,财侣法地中的“侣”说的就是这个。

  他也不怕泄露仙阶大阵的秘密,因为学无止境,就算对方学会了这些仙阵,那也不是坏事。他脑海里这些仙阵最高只到四阶,再往上就没有了。即便是他自己,将来还要去灵界或者仙界,去寻找更高级的传承。

  衍虚秧侧耳倾听秦笛说话,越听越觉得惊讶,只感到字字珠玑,每一句都给人启迪,不知不觉,眼前仿佛打开了一道大门。

  他忍不住赞叹:“小秦,你这脑子是啥做的?怎么这么好使?老夫真想撬开来看看,里面是否住着万年老妖?”

  “别,您老人家还是省省心,多琢磨阵法,别琢磨弟子的脑袋。这可是一阶的仙阵,就算咱爷俩合力琢磨,没有个一年半载,也别想弄明白。”

  “好,小秦你继续说,我老头子不打岔了。”

  随后几个月,两个人苦思冥想,潜心研究,反复实验,不断探讨,对于仙阵的理解越来越深入。

  每次感觉疲倦的时候,秦笛都取出悟道茶,跟衍虚秧一起分享。

  “好小子!这悟道茶可不便宜!老夫手里只有七八片叶子,还是花大代价从天宝阁换来的。奇怪,我那悟道茶,怎么不如你这茶好喝?”

  秦笛也不提悟道泉水的事,只是“嘿嘿”笑道:“或许,我这茶出自仙茶母树,你换来的茶乃是次品?师叔祖,真正的好茶,人家是不会卖的!”

  衍虚秧一面小口喝着悟道茶,一面瞪大眼睛瞧着漂浮的茶叶,左看右看,看不出太大的区别。不过,修真界的天地灵材是无法用肉眼分辨的,他也不能直言叱责秦笛说谎。

  “那你这些茶是从哪里弄来的?”

  秦笛信口开河:“嘿嘿,有位地仙老祖从灵山下来,一眼看中了弟子,就要收我为徒,还送我一些悟道茶。”

  “地仙老祖在哪儿?”

  “飞向死海去了!”

  衍虚秧摇摇头,也不再继续追问。

  半年之后,两个人终于炼制出仙阶耐火阵的雏形。又经过半年的不断完善,等到完美无缺制作出仙阶阵盘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之后的事了。

  看着第一个仙阶阵盘,秦笛心里十分高兴,暗道:“哈哈,我终于掌握了仙阶阵盘,不怕面见大衍师傅了!”

  然而更值得开心的是,经过这一年持续不断的炼阵,再加上悟道茶的刺激,他的神识也得到极大的提高!已经过步虚初阶了!

  衍虚秧的进步也很大,随着仙阵研制成功,他的功力得到极大的提升,已经不知不觉中跨越步虚中期的门槛,进入步虚后期了!

  大衍宗就是以炼制阵盘来增长功力的宗门,炼制的阵盘水平越高,功力也就跟着越强。按理说,衍虚秧能制出仙阵,就已经具备了进阶合道的基础,这扇大门已经为他敞开了,他所欠缺的,只是进一步的积累而已。

  因此之故,衍虚秧仰天长啸,声传百里,举世皆惊!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540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