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14章 再次反击

第314章 再次反击

  从这天开始,秦笛就在木须生住所的旁边找了个小院定居下来。

  敌人隔三差五会过来骚扰。有时候来一个步虚,有时候一个步虚带领两三位元婴。

  每一次,都是木须生老祖顶上去,要么施展和风细雨,让对方麻痹;要么施展凄风冷雨,让对方心碎。

  然后秦笛偷偷的摸出落日弓,搭上乌木箭,附带上仙火射出去。

  如此一来,敌人不知不觉就被烧死了。

  有了秦笛的帮忙,木老祖的杀伐之力骤然增强了很多,因此,木老祖变得很开心。

  然而三番五次之后,秦笛在不断揣摩风雨之道的同时,心里却有些害怕,因为杀人太多了,单是步虚期的高手,死在他手下的已经有五六人,他生怕会引来步虚巅峰的秋三山和巫来冬,对于这二位,他心里还是感到发憷。不说别的,就凭那几千里的步虚天象,就觉得很难对付。

  为了安全起见,他去找木须生商量对策。

  “师叔祖,要是秋冬两位老祖来攻打灵谷山庄,我们该怎么办?”

  木须生淡淡的道:“山庄外有半仙阶的防护阵,即便是秋三山,也没法骤然闯入,要想破阵,总也要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到时候就各自逃命去吧。”

  “能逃得掉吗?”

  “逃不掉唯死而已。”

  “那不行!弟子还没有活够呢!总得想个法子保护自己。”

  “你要是害怕,就不该来这儿。”

  秦笛呵呵笑道:“师叔祖,弟子这里有我师傅给的一阶仙阵,您看能不能替代外面的半仙阵,将灵谷山庄完全保护起来?”

  木须生吃了一惊:“你有仙阵?那可不得了!赶紧拿出来啊!还犹豫什么?”

  秦笛道:“师叔祖,我只有这一个仙阵,等到四圣宗赢了,我还要将阵盘拿走。”

  木须生低喝道:“先用了再说!若是赢了,整个太阳湖都是我们的天下,还要仙阵做什么?”

  秦笛便拿出了一阶仙阵的阵盘,这是方九符赐下的困锁仙阵,能将敌人锁住,不是单纯的防御阵,他在黑水洲擒拿蒲兴龙的时候就曾经用过,据说对付步虚巅峰都没有丝毫问题。

  木须生是金丹宗的太上长老,因而强于炼丹而弱于阵法,只能眼睁睁的看他布置仙阵。

  等到秦笛在半仙阵的内部又加了一层仙阵保护,心里才感到轻松下来。

  “哈哈,这下子安全了,终于可以放心的睡个好觉!”

  木须生也跟着笑道:“这样一来,你也能去外面瞎闯,将敌人勾引到这儿来。然后,你只要往大阵中一躲,咱爷俩就能偷偷阴人了。”

  “师叔祖您说的不错!我这就出去招摇一番!”

  秦笛只做了两个进出大阵的令牌,交给木须生一个,自己拿着另外一个:“师叔祖,这令牌你自己拿着!别交给手下人。仙阵一旦启动,没有令牌就没法进出。”

  木须生问道:“只有一个令牌,那要是有很多弟子同时进出呢?”

  “到时候再说,以后我会多造几个令牌。”

  “你放心去吧。小心点儿,千万别让人围住!”

  秦笛驾驭着通天舟冲了出去,凭着小桃树强悍神识的引导,一路上碰到元婴真君就放出镇神塔收起来,遇到步虚真君就将其勾引到灵谷山庄附近,一面跟木须生合作收拾对手,一面学习和风细雨和凄风冷雨的神识攻击法门。

  他在圣山顶上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梧桐木呼风唤雨的体验,这次又有木须生反复施展风雨之道,因此对于这两门神通渐渐入门了,虽然还没有足够的法力施展出来,但不妨碍放出类似于夕阳乱的神识攻击。

  当然,对他来说这才是刚开始,风雨之道的神识攻击远不如夕阳乱那么强。但是随着不断的观摩,不停的演练,威力还会继续增强。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随着他不时的冲出灵谷山庄,到处搜罗捕捉引诱秋冬两位老祖手下的弟子,渐渐的围在朝阳峰外的敌人越来越少,四圣宗的日子好过了很多。

  于此同时,程虚春和衍虚秧、铁虚陆的又一次火祭成功了,三个人都将仙火又升了一阶,因此开展了第二次反击。

  这一次,阴鬼宗和黑虎宗各有一位步虚真君陨落,导致秋冬两位老祖直接参战。步虚巅峰的秋三山对上了程虚春;同样是步虚巅峰的巫来冬对上了步虚后期的衍虚秧和铁虚陆。

  五个人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湖水翻腾,巨浪滔天,不知道有多少灵鱼因而遭殃。

  其余的步虚初阶,甚至步虚中阶都插不上手。

  所有的金丹、元婴只能躲在大阵保护之后静悄悄观望。

  秦笛驾驭着通天舟,也在远处的空中观瞧。

  这样的大战可不多见,多看几眼,对于自身的功力进境,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虽然都是步虚巅峰,秋三山放出巨大的黑虎天象,举手翻山,踏足蹈海,一声虎吼就能声传数十万里。程虚春的天象乃是火凤,显得功力稍微弱些,所幸有一朵四阶的仙火助阵,因而还能够战成平手。

  另一侧的巫来冬就大大领先于衍虚秧和铁虚陆了,一个九千里的步虚天象行,对战两个五千里的步虚天象,就像一个壮汉打两个瘦弱少年。

  衍虚秧和铁虚陆虽然都有仙火,但是巫来冬修炼的功法以阴泉水为根基,所以并不十分惧怕仙火的攻击。如此一来,这两位老祖就渐渐落在了下风。

  秦笛看得焦急,想上前帮忙,可是又找不到杀手锏。如果仙火不顶用,估计乌木箭也不会凑效。

  他不想此刻出手,是因为古虚天老祖还没有出场呢!这种压轴戏要交给古老祖才对。

  秦笛站在通天舟中,命令小桃树不停的扫描周围的变化,想看清古虚天出场的那一幕。

  然而等了半天,眼见着衍虚秧和铁虚陆节节败退,古虚天还没有出来!

  秦笛禁不住皱眉,心说:“难道四圣宗内部不团结?古虚天与这三位有什么龃龉,因而才会见死不救?”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549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