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29章 救人离去

第329章 救人离去

  这时候,周围一堆鸟人已经围了过来。

  有人喊:“小公主,你赶紧过来,别被我们误伤了!”

  “凤儿,快跑呀!”

  “兀那汉子,赶紧放了小公主!”

  凤九霄也跟着大叫:“喂,你小子是什么人?从哪儿来的?赶紧跪地投降,我饶你一条性命!否则再过一会儿,大伙一起上把你碾成肉泥!”

  秦笛大笑道:“哈哈,老子就是大雪山缥缈峰的秦琼!凤九霄,你赶紧放马过来,让我砍了你的鸟头当夜壶!”

  凤九霄一声怪叫,骤然放出千余丈高的步虚天象,猛的冲了过来!

  秦笛退后一步,叫了声“关门,放狗!”

  一瞬间,他将两个傀儡蒲兴龙和鬼钟真君放了出来,这两人实力虽然不复从前,但也是步虚真君,顶在前头当个肉盾,还是没问题的!

  秦笛躲在后方,抽出了落日弓,搭上乌木箭,附带两朵一阶仙火射了出去!

  凤九霄正在迎接两位步虚真君的夹击,猝不及防,被乌木箭射中了左胁,肚子左边留下一个大洞,几乎同时,仙火在他的步虚天象中燃烧起来。

  凤九霄先是惨叫一声,随即又哈哈大笑:“你竟然有仙火!难道你不晓得,我们凤氏家族以玩火闻名于世,你想送我仙火,那我就笑纳了!”

  仙火在他身上燃烧了一会儿,后来竟然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秦笛吃了一惊,稍一犹豫,又取出一只乌木箭,附上四阶的阴风火和红莲火,射了出去!

  这只乌木箭射中了步虚天象的前胸,留下一个更大的孔洞。

  凤九霄又是一声惨叫,接着还想再笑,然而那火焰“轰”的一声爆开来,四阶的仙火显然出了他控火的能力,想要压制也压制不住,迅吞噬他的步虚天象!

  这时候,凤九霄才感到害怕,当即转身,掉头就跑,只是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冲出仙鸟洲,一头扎进仙巢湖中。

  然而仙巢湖的凡水也灭不了四阶的仙火!两朵仙火依旧在熊熊燃烧着!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千丈高的步虚天象只剩下百丈了!又过片刻,仅仅剩下二十丈了!

  凤九霄跪倒在湖面上,口中大叫:“秦琼好汉,饶命,饶命啊!”

  这时候,凤儿已经跟着秦笛追了上来,当即拉了拉秦笛的衣袖:“哥哥,莫要烧死他,留他性命,否则老祖那里不好说话。”

  秦笛想了想,便喝令仙火停下来。

  “凤九霄,我饶你性命,你将当年捉到的金丹宗、大衍宗和仙器宗高手都给我放了!否则我一把仙火烧了仙鸟洲!反正凤老祖不在,也没有人能挡得住我!”

  “是是,我这就下令放人!”

  两朵仙火驻足在他的肩头,虽然不再进一步焚烧步虚天象,然而却十分恐怖,容不得凤九霄不答应。

  秦笛问道:“你把我另外两朵仙火收到哪里去了?”

  凤九霄赶紧将仙火放出来:“秦琼,仙火都在这儿!我现在还给你!”

  时候不大,朱虚炎和铁老祖领着一帮人出了大阵:“小哥,可以了。我们的人都带出来了。”

  这时,秦笛才将阴风火和红莲火收了回来,大声叫道:“凤九霄,我今天不杀你,一是因为凤儿心软,二是给凤老祖面子。我秦琼是鸟类爱好者,无益打破仙鸟洲的宁静。但是凤老祖将我们人族的步虚修士当做奴隶,数十年不放出来,这也太过分了。因而我将这些人带走。你把这番话,跟凤老祖实话实说,若敢搬弄是非,将来难逃一死,你知道了吗?”

  凤九霄转头看了看不远处跟来的众位鸟修,连忙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有这么多鸟儿在场,我也不敢乱说。”

  秦笛心想:“你乱说我也不怕。我只是担心,凤儿当初可能在凤老祖面前,泄露了我的底细,如果杀了你,或许会被凤老祖找上门。因而才不杀你。至于放走了这些人,不过是小事一桩。”

  随后,众人就从仙鸟洲离开了。

  朱虚炎领着一帮人,来到原先金丹宗的所在地,看着残垣断瓦,一片狼藉,就连岛上的灵脉都被人抽走了,禁不住唏嘘不已:“可怜啊,我那些门人弟子,还有我那儿子、孙子,可能都死了。”

  秦笛笑道:“老祖您不要难过,多年之前,我就将本地金丹宗、大衍宗、仙器宗的弟子救出来了。其中金丹宗的弟子去了不远处的仙墟立足,至于仙器宗的弟子去了哪里,我就不清楚了。”

  朱虚炎闻言,就觉得喜从天降:“那真是太好了!感谢小哥救助!如此大恩,不知当如何报答。”

  另一位姓铁的老者道:“老夫铁虚江,同样要感谢小哥。既然人救出来了,不管去了哪里,总归能找到。”

  秦笛忙道:“两位不要客气,些许小事,不足挂齿。我也是金丹宗弟子,同属四圣宗一脉,相护帮助是应该的。”

  朱虚炎道:“多谢多谢。以后但有差遣,老夫绝无二话。”

  秦笛笑道:“好说,好说。两位老祖请多保重,我要带妹子回大雪山缥缈峰了!”

  毕竟现场有不少人,人多口杂,而且仙巢湖距离赤火岛不算太远,秦笛不想暴露身份,给门人弟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他并不多说,便和凤儿告辞离去。

  坐在通天舟上,说起别后情形,凤儿道:“哥哥,凤老祖对我不错,但她离开仙鸟洲好几年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鹏老祖也跟着去灵山了。所以凤九霄才能在岛上作威作福。幸亏哥哥你过来,否则我都快愁死了。”

  秦笛道:“若知道是这样,我该早些来。凤儿,我看你这些年来,功力增长很快,如今到了哪一阶?”

  凤儿答道:“哥哥,我受凤老祖提点,五年前就踏入十一阶,又服了一颗化形丹,才能够变成这样子。”

  秦笛想了想,十阶相当于元婴初期,十一阶相当于元婴中期。

  记得初次见到凤儿的时候,她才是八阶,刚过去一个甲子,就已经跨过了三个大台阶,已经算是非常快了。看起来,凤老祖的指点还是很得力,否则单凭凤儿自己,恐怕到不了这种地步。

  “哥哥,你看我这样子好不好看?”

  秦笛望着凤儿,见她一副八九岁小姑娘的形象,脸颊白嫩,齿白唇红,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好像两颗黑葡萄一样,闪亮闪亮的,细细的眉毛,仿佛两弯月牙,于是笑道:“噫,凤儿好看,宛如小仙女一样!”

  “嘻嘻,凤老祖宫殿之中有一幅画,就是这个样子!”

  “喔,那幅画是谁留下来的?”

  “不知道呢,我问老祖,老祖不告诉我。”

  “那可能是凤族的前辈。”

  “嗯,我猜也是。”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654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