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45章 师侄敖影

第345章 师侄敖影

  师央口中出轻啸,将百灵鸟儿赶得远远的,然后找了个石台坐定,取出瑶琴放在腿上,轻拢慢捻,开始弹奏起来。

  秦笛静静地听着,一开始仿佛听见泉水叮咚,极细极微,若有若无;继而声音越来越清晰,仿佛化作溪流潺潺,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然后溪流逐渐增大,变成了小河……

  才听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掌门师芦就退了下去,不敢再听了,心想:“这位秦师弟真是妖孽!他才是金丹巅峰的修为,竟然比我这元婴后期的修士都厉害!”

  渐渐的琴声越来越充满了迷人的魅力,从小溪变作瀑布,从百丈高空落下,泛出一朵朵美丽的杨花,有鲤鱼在潭中跳跃,似乎想越过龙门。

  随后瀑布又化作江河,涌起大风大浪,水流湍急,仿佛有舟楫翻沉,有人坠水呼号,声音凄惨,令人恐怖。又过了一会儿,似有龙吟之声,令人心胆俱丧。

  这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半炷香的功夫。

  师芦远远的看着,心里越来越感到惊讶:“不得了!这已经是步虚中阶的神识了!这怎么可能呢?或许秦师弟说的是真的?他不但被老祖施展过仙人指路,还服用过天圣果,却不知道天圣果是什么样子?”

  秦笛的脑海中,已经看到浩瀚无边的大海,几条鲤鱼跃入空中,化作蛟龙,蛟龙在空中飞舞,开始吞云吐雾,继而云龙变换,生成风雨,直到这一刻,他的神识还非常清晰,然而时间已经接近一炷香了。

  师央的双手在瑶琴上拨动,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激昂。

  秦笛就仿佛看见有电闪雷鸣,就像自己在经历雷劫,每一道天雷都让他心中震颤,身子跟着抽搐,不过他修炼了枯木逢春、春风化雨的功夫,所以还能够勉强支撑,迅将雷劫造成的伤害化去。

  直到最后,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道巨大的惊雷落入他的脑海,他才终于撑不住了,身子一晃倒了下来!

  师央停下弹琴,摸了把额角的汗水,叹道:“这孩子,太了不起了!竟然有步虚巅峰的神识,眼看就能踏入合道的门槛了!跟为师差不了许多。我若没有五阶的宝琴相助,还未必能拿下他来!”

  师芦从远处走过来,口里叫道:“恭喜师傅,竟然能收到这么好的弟子!”

  师央微微一笑:“这也是为师在离开本地之前,收下的最后一位弟子了。阿芦,日后有小秦帮你,你身上的担子也能减轻一些。”

  师芦却禁不住苦笑:“师傅,我看以秦师弟的修为,或许用不了太久,也要去灵山了。浅水养不了大鱼,他虽然功力尚浅,只能算作小鲤鱼,但是这条鲤鱼却有化龙的潜力,一旦化成了龙,又怎能留在本地呢?”

  师央道:“阿芦,你不要想太多。以后有事多跟小秦商量,我看这孩子面相和善,乃是重情重义之人。能者无所不能,就算要离开,他也会帮你将仙音门安置好。”

  “弟子明白了,多谢师傅提点。”

  过了好一会儿,秦笛才从昏迷中醒过来,感到身上不但没有受到伤害,反而神识还略微增强了一分,于是赶紧上前拜谢。

  师央对他赞不绝口:“好孩子,你已经通过了第三关。接下来的第四关,要考你自身的演奏能力,快把你的琴拿出来吧,让为师看看你奏乐的能力如何。”

  秦笛便取出一个自己制作的七阶瑶琴,找了块石头坐下,静下心来,弹奏了一曲《秋瑟瑟》。

  师央听了一会儿,就让他停了下来。

  “意境高远,但是技法生疏,还差的很远。小秦,你练过多少年的琴技?”

  秦笛挠挠头皮,答道:“弟子跟一位凡间的琴师学了三个月,后来断断续续,练了几年的琴技,自知功力太浅,还请师傅指点。”

  师央点了点头,道:“为师知道了。资质绝佳,根基太薄。此事等会儿再说。接下来还有第五关,奉献仙材,却不知你有什么与乐器相关的好材料,能够献给师门?”

  秦笛想了想,道:“我手里只有一些八九阶的灵木,还有一些八阶的象牙,可以用来作为制琴的灵材。”

  师央笑道:“不错了。这些东西都是宗门急缺的物件,回头你拿出一点,换成宗门积分,也算你为本门做出的贡献。走吧,为师带你去仙音石前宣誓,然后祭拜祖师,将你正式收归门下。”

  于是秦笛跟着师傅和师姐,飞回玉琴岛,进入大阵覆盖的范围。

  玉琴岛的西头,有一座仙音峰,峰顶有一块巨大的玉石,色呈淡黄,就跟先前中年人测试仙音竹取出的玉石质地一样。

  师央将秦笛带到玉石前,开口说道:“这块玉石唤作‘仙音石’,不但能沟通仙界祖师,还是本门护派神石。你在这里宣誓,就等于对着上天起誓,效应非常灵验。以前曾有居心叵测的坏人想要打入本门,结果在宣誓的时候被天雷当场劈死。所以,你可要小心了,若想反悔,此刻还来得及。”

  秦笛郑重说道:“师傅,却不知弟子该如何宣誓?”

  大师姐师芦指了指旁边树立的一块石碑,道:“这就是誓词,你先看一遍,然后照着念,就行了。”

  秦笛迅浏览了一遍,现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地方,于是凝聚心神,郑重宣誓:“弟子秦琼,本名‘秦笛’,我自愿加入仙音门,拥护仙音门的荣誉,尊敬仙音门的传统……绝不做损害仙音门的事……如有背叛,天打雷劈,堕入幽冥,不得生……”

  等到宣誓完了,又去旁边的祖师殿祭拜了一圈。

  师央领他来到仙音石左侧的一处宫殿,道:“为师就住在这里。若有要事,你来这儿寻找为师。小事就找你师姐。”说着取出两块玉简,道:“这里有仙音门秘传操琴手法一百零八式,还有斫琴圣手三十六法门,你先拿去琢磨一下。”

  秦笛接过玉简,连忙致谢:“多谢师傅指点。”

  师央又对师芦道:“阿芦,小秦的琴技还没有入门,教导琴技的事就交给你了。”

  师芦躬身道:“弟子知道了。师傅您放心吧。”

  随后又说了几句,秦笛便跟着师芦走下仙音峰,来到玉琴岛中央的宗门管理大殿,弄了块身份令牌,上面写的是“仙音门太上亲传弟子秦琼”。

  接着,掌门师芦便唤来一位丰姿冶丽的年轻女子,道:“敖影,这是秦琼,按辈份来说,是你的小师叔,但是琴技还没有入门,你能不能帮为师的忙,亲自指点他操琴手法?”

  年轻女子身穿绿色衣裙,身材纤细,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面目姣好,风姿绰约,转头看了秦笛一眼,道:“师傅,我传他琴技没问题,但看他年纪还不满两百岁呢,叫他小师叔我可不干!”

  师芦一板脸,道:“不叫小师叔,你想造反啊?”

  年轻女子闻言嘴一撇,显出委屈的样子,道:“他才入门,应该叫我师姑才对!我都是元婴第四重了,功力比他高;我活了三千年,岁数也比他大;我入门三百年,进门也比他早。无论怎么说,也不能叫他师叔啊!”

  师芦皱眉道:“他是我师傅新收的弟子,辈分就是比你高嘛。”

  年轻女子道:“那我叫他名字行不行?”随即,她转过身来,看着秦笛,大声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咱们平辈论交,如何?”

  秦笛忙道:“好说,我直接唤你敖影,你叫我秦琼就行。”

  年轻女子顿时欢喜起来:“好了,师傅,他已经答应了!”

  师芦摇头叹了口气:“随便你们怎么叫。秦师弟,你先跟着敖影学琴,等到学得差不多了,再来我这儿,咱们相互探讨,共同提高。”

  秦笛躬身道:“多谢师姐了。”

  “敖影,你带秦琼去找个洞府,先让他定居下来。”

  “是,弟子知道了。”

  过不多时,敖影在自己居住的地方附近,帮秦笛找到一处空置的洞府。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727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