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47章 龙族公主

第347章 龙族公主

  师芦从空中落下,站在一棵大树下给秦笛介绍:“秦师弟,你看这些云杉树,每一棵都这么粗,但是并非树越粗等级越高。x真正的仙灵木是懂得隐晦的,不会轻易的让你看出来。所以每次来挑选杉木都让人很头疼。”

  秦笛笑道:“师姐,你不是拿着仙音针吗?每棵大树戳一下,不就行了?”

  师芦哈哈笑道:“要是这么容易就好了!秦师弟你有所不知,就算是仙灵木,也不是每个地方都能拿来制琴。木材近地则声音浊,不清亮,不脆;靠近树梢声音又太飘。所以选取中段最好。但这只是凡俗制琴的要求,我们仙家修士,要求就更高了。我们要选真正的木心,选木之魂,才能制作出好琴。”

  秦笛点点头:“这我也听说过,不过木心可不好找啊。”

  师芦叹了口气:“没错。并不是每棵树都有木心,有木心的也未必等级够高。这么多树,一棵一棵的用仙音针测试,简直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再者说,这些杉木都很坚硬,仙音针只是石头,没法扎到树心里去。所以这里边的难度就大了。”

  “那以前怎么选灵木呢?”

  “只能靠木系修士与树木简单的沟通了。但对于树木来说,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等闲之下不会告诉你实情。只有运气好的特殊情况下,才能够找到仙灵木。比如说某棵树太高调,惹得周围的树嫉妒了,就可能把它交代出来。可是最好的仙灵木常常拥有极大的威望,甚至是其余树木的祖先,被众多的子孙环绕着,自己又知道隐晦,所以很难挑出来!秦师弟,现在就靠你了!你可要帮师姐我一把!你看我都元婴后期了,竟然没有一件趁手的灵宝,说出去多丢面子!”

  秦笛听得有些惊讶:“师姐您是宗主,怎么能没有灵宝呢?”

  师芦无奈的笑了笑:“灵宝是有,但都是属于宗门的。没办法,好的乐器太稀少了,无法做到人手一件。否则我们仙音门的实力将会骤然增加很多倍!”

  秦笛望着眼前数不清的大树,道:“师姐你等等,让我站在树梢,望气片刻,试试能不能找到仙灵木。”

  “原来秦师弟懂得望气之术,怪不得这么厉害!”

  秦笛飞在空中,沟通肚子里的小桃树,不一会儿就得到了消息:“这座岛上仙灵木更多!最高到了灵仙七阶,但只有一棵;灵仙六阶也有一棵;灵仙五阶有两棵;灵仙四阶有三棵;三阶以下就更多了。”

  秦笛心想:“果然是灵气丰富,再加上仙音门有眼无珠,所以这些仙灵木越来越精明,一个个逃出生天,在这里自由自在的活着。现在我来了,你们的好日子就到了尽头!”

  过了一会儿,他转身对师芦道:“师姐,我已经看好了。你想要几阶的宝琴?”

  师芦眼前一亮:“二阶?三阶?难道你找到四阶的仙灵木了?”

  秦笛想起师傅师央手里也只有五阶的宝琴,于是道:“我看到一棵六阶,两棵五阶仙灵木!还有三四阶的仙灵木,各有两三棵!二三阶的仙灵木就更多了!”

  师芦心中激动,骤然之间血往头上涌,身子在空中晃了晃,差点儿掉下去。

  “师弟你没有看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仙灵木?我的天,你让我想想,应该砍伐几棵……”

  她皱起眉头,表情既兴奋,又为难,过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师弟你帮我指出来!我们砍伐四棵,可以做四张瑶琴,其中有你我各一张,剩下的两张我也有用!”

  “好,师姐你跟我来。”

  秦笛将一棵六阶和两棵五阶的仙灵木指出来,又拣选了一棵四阶的仙灵木,算是留给自己的。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配拥有等级最低的一个,心道这已经不错了,既能得到一张四阶的宝琴,又能跟师姐学习斫琴之法,这机会很难得。

  师芦不是木修,对这些树木可没有同情之心,手段粗暴,当即将四棵树砍下来,装进储物戒指中。然后带着秦笛飞回了玉琴岛。

  “师弟你莫急,这些树木暂时还不能用,需要经过一系列处理,干燥之后才能斫琴,这些处理方法都很简单,就在师傅给你的玉简中。你看看就知道了。等到木材处理好,木心挖出来,我还要请教师傅,最后制琴的时候我会叫你过来。”

  “多谢师姐了!”

  随后,秦笛来到玉琴岛的北侧,找到了雷劫谷。

  雷劫谷中生长着一种又细又高的雷树,能够从天上招引天雷,原本是高阶修士修习雷法的地方。

  当秦笛来到谷中时,只看到一位元婴真君坐在雷树之下,不断的演练轰天雷的招数。

  他不敢靠的太近,远远的向对方施礼,然后将丹炉小鼎取了出来。

  随后便有一道道的雷劫从天上下来,比在外界渡劫要快的多。

  阿鼎这小家伙作为器灵也在不断成长,当初才是一阶灵宝的时候显得很幼稚,如今也变得懂事了很多,而且性格坚韧,接受雷劫的时候竟然一声不吭。

  而有的器灵则不然,比如赶山鞭,每次渡劫就像杀猪一样,发出剧烈的惨叫。

  秦笛接触这些灵宝越多,感觉上天造物真是奇特,每样灵宝都有自身的性格,就像小孩子一样,各有各的不同。

  等到一个时辰之后,雷劫结束,丹炉小鼎进阶到灵宝四阶,外表显得越来越古朴。

  秦笛回到居住的洞府,照样每日去见敖影,学习弹琴手法。

  敖影的性格起伏很大,有时候显得较为成熟,有时候又显得很幼稚,平日里很大气,生气的时候又很是偏执。所幸她教琴很认真,所以秦笛也没觉得难以相处。

  这一天,他又去敖影的洞府,来到近前,却见洞府之外站着两人,一人身材细高,弓着腰,好像大号的虾米一样;另一人身形宽大,看着像一只螃蟹。二人手里捧着一堆物品,绫罗绸缎,地上还摆着一堆礼盒,站在门口轻声喊:“公主,你开开门,属下奉命给您送东西来了!”

  敖影在洞府里传出声音:“把东西拿回去,我不稀罕!”

  “这都是王爷的心意,公主您还是收下吧,否则属下没法回去交差。”

  “滚!快滚!我管你们能不能交差!”

  门口两位左右为难,看见秦笛过来,似乎来了救星一般,对着秦笛躬身道:“这位先生,请您帮忙劝劝公主,让她不要为难属下,好吗?”

  秦笛看看二人,又看看关闭的洞府,干脆转过身去往回走。

  结果才走了没多远,就听见敖影的声音传过来:“秦琼,你往哪里去?到了学琴的时候,怎么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点儿恒心都没有!”

  秦笛只好走了回来,这时候洞府的门打开了,那两人手捧各式礼物躬身站着。

  “公主,请您收下。”

  敖影似乎因为秦笛在场也不想发生进一步的争执,便开口道:“丢在墙角,都给我滚回去,以后少来!”

  “是是,属下知道了!”

  两人进入洞府中,将礼物放下,然后轻手轻脚的出门,还没忘记对秦笛施礼:“多谢多谢!”

  秦笛还礼:“两位走好!”rw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737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