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69章 仙琴渡劫

第369章 仙琴渡劫

  这一天,秦笛来到洞天之中,去看望施八宝和方九符。

  这两位也都有自己的延寿法子。

  施八宝采用的是人偶胎息功,就像第一次秦笛见到他的时候,将自己藏身于巨大的金属雕塑中,不说不动,一坐千年。

  方九符则靠着他自己炼制的生死仙符,来控制身上的生机流逝。

  这是一枚二阶仙符,以秦笛现在的功力还无法炼制出来。但是他得到方九符的传授,知道其中的基本原理。

  生死仙符分成生符和死符,不但能控制对手的生死,还能调节自身的生气和死气。生死符能将死气改换成生气,就跟小桃树利用死海中的死气增长功力一样。

  按理说,方九符因为有着生死仙符,是可以一路冲到三生岛的,但是转换死气需要耗费灵能,而他年老体衰只剩下残魂,最缺少的就是充足的灵力,没法儿给仙符不断的充能,所以最终只跑到生岛,而没能达到死海的核心三生岛。

  而且二阶的生死仙符还是有点儿弱,赶不上小桃树三阶天仙的底子。即便是小桃树,都没法冲到三生岛。秦笛能登上三生岛,最终靠的还是那一朵紫微天火。

  秦笛在洞天之中跟方九符探讨符法,问道:“方师祖,请问你一个问题,仙符宗修到极致,能修出几道天条法则?”

  方九符诧异的望着他,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以你现在的功力,知道太多也没用!我只能告诉你,在灵山仙符宗的总部,有一个传承洞天,我曾经在洞天之中悟道,亲眼看见有出自仙符宗的大仙,身上披着金色的绶带,显然已经是金仙大能了!”

  秦笛来了兴致,问道:“那是什么人?”

  方九符摇摇头:“那人并没有显示自己的名字,但是既然将传承遗像留在仙符宗,显然是仙符宗的祖师之一。”

  “专靠制作仙符,也能成为金仙大能?”

  “为啥不行,仙符之中承载的是大道,一笔天下动,二笔鬼神惊,如果修炼到极致,甚至能沟通三清,号令群仙,莫敢不从。”

  秦笛笑问道:“师祖,何谓三清?”

  方九符大道:“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都是掌握数万道天条的道祖,每个人都有一方大世界,地位比普通的仙帝仙王高得多。”

  “既然如此,一张小小的仙符,怎么能招来三位天尊相助呢?”

  方九符笑了笑:“不是招来,只是沟通而已。三清化身亿万,气机无处不在。你现在只能炼制一阶的仙符,还没有太大的动静,如果将来炼制出高阶仙符,就会引起三清祖师的注意,将一分神气移注于仙符上,从而具备更大的威力。”

  秦笛眨眨眼睛,道:“三清祖师怎么会愿意帮忙?”

  “三清乃是道气所化,能成为大道祖,就已经汲取了难以计量的道气,这些道气原本属于天下人,因而他们自觉对于普天下的修真者都有一分责任,不时的化身下界,教化百姓,对于能画出高阶仙符的人,也有一份奖励,那就是允许仙符师借用他们的名,加在仙符之上,从而凭空增强数倍的威力。”

  “仙符究竟是谁最先创造的?仙符宗的第一代祖师是什么人?”

  方九符摇了摇头:“仙符取自于天地,究竟是谁创造的,已经无法考据,只能说多位道祖一点点阐,慢慢形成了仙符。至于灵山仙符宗第一代祖师,那就是柳仙君了。柳仙君全名柳华阳,是从天外来的,在灵山留下四圣宗,在这方世界传下修真四艺,然后又飘然而去。”

  “柳华阳?”秦笛心里咯噔一下子,暗道:“这名字有些熟悉,记得他是一位崇尚仙佛合宗的高人,没想到也跑到这儿来了。不过,这时间可有点儿颠倒,好在不同的世界,也可能有不同的岁月。”

  “师祖,您在灵山待了那么多年,除了道家修士之外,有没有见到光头和尚?”

  方九符答道:“有,怎么会没有呢?早年的时候,佛宗在灵山很昌盛,后来生一件大事,从天界下来一位妖修猴王,将所有的大德高僧一股脑捉走了,所以佛宗才在本地衰落下来,如今已经不成气候。”

  秦笛心道:“妖修猴王?别是孙悟空吧?那就太逗了!”

  他陪着方九符说了一会儿话,施八宝才慢慢醒过来。

  秦笛又向施八宝请教了一番炼器的经验,然后道:“师祖,我有一件天仙二阶的梧桐木心,可以制作成凤凰琴,可是又怕引起太大的动静,招来众多的合道老祖,乃至于地仙的觊觎,您说该怎么办?”

  施八宝手摸山羊胡,道:“仙器出世之所以动静大,一个是天劫的规模不小,要经历四九三十六道天劫,每一道天劫都能声传万里;第二个更关键的是,仙器自身想要昭告天下,告诉大伙儿我来了!这个告白就太厉害了,它不是声传几万里,而是面对这方世界所有的修真者,每个人都能听见耳边有人在说话,我凤凰仙琴在这里诞生了!”

  秦笛听了有些苦恼:“那可怎么办?眼瞅着凤凰琴就要成型了,却没法将其完成。唉!”

  施八宝微微一笑,道:“我们仙器宗有一道传承,能让仙器宣告变得模糊,比如说让仙器学会骗人,原本产生于死海周边,它却说诞生于云梦大泽,如此一来就可以劈开别人的觊觎了。”

  秦笛闻言大喜:“求师祖将这道传承教给我。”

  施八宝叮嘱道:“不过,凤凰琴不是别的东西,你只要一弹奏,就能被人觉,所以你最好还是少用,只要用了就不要让对方逃出生天!否则,别人知道你手里有仙器,还是一个大麻烦。”

  秦笛点头:“弟子明白。归根到底,是我的功力太弱了。否则也不会瞻前顾后,这么麻烦。”

  随即,施八宝伸出手指在他脑门上一点,将一道法门传了过来。

  秦笛很快领悟了传承。说起来简单,这是一种让仙器提前一步产生器灵的方法。一般来说,器灵常常是在雷劫过后生成,诞生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昭告天下仙器出世了。这道传承能让仙器的器灵诞生于渡劫的过程中,在还没有渡劫的时候,或者才渡过一半雷劫,就有器灵生成了,因而可以提前沟通,告诉它不要昭告天下,或者说改成模糊的告白方式,甚至能改成错误的诞生地点,让人误入歧途。

  秦笛想了好大一会儿,究竟去哪里渡劫好呢?

  蝴蝶岛不行,因为单是雷劫就要声传万里,动静太大了。而且这里毕竟是他的家,万一泄露机密,没有转圜的余地。

  水底的明霞大6也不行,因为那是在水底,万一来一道天雷将外面的阵膜击碎,再想布置起来可就太难了。有阵膜的时候容易再加一道仙阵,没有阵膜就无法将河水挡在外面,整个大6被水淹没,还怎么布置仙阵呢?

  过了一会儿,他心想:“不知道死海里能不能渡劫?那样对凤凰琴本身有没有影响?”

  那还真不好说,因为死海里有羲和大神设置的阵法,或许可能对渡劫不利。

  所以考虑了片刻之后,死海也被他放弃了。

  到最后,他决定驾驭通天舟一路往南飞,看看遥远的南方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渡劫场所。

  秦笛出了蝴蝶岛,带着凤儿向南方飞去。

  云梦大泽极其宽广,通天舟飞了小半个时辰才飞出大泽的范围,再往前则是广褒无边的大平原,无数的城市星罗棋布,数不清的人口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繁衍。当然也有很多的国度,甚至还有战争厮杀。

  通天舟一直往前飞,半天之后,不知道跨越了多少万里,人口渐渐变得稀少。再往前就到了南荒。

  说起来也奇怪,这方世界除了有一条通天河跟长江有些相似之外,其余的地形差别很大,比如说非常宽广的南荒,因为远离通天河,没有充足的灵气供应,所以连高大的树木都没有,只有低矮的杂草。

  再继续往南,甚至连杂草都没了,只有光秃秃的红土地,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就算是大沙漠中也会有绿洲。所以秦笛在荒无人烟的红土地上飞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块绿地。

  他从空中落下来,在周围走了走,现这块绿地下方有一个小型的灵脉,因而才能支撑方圆百里的绿草,成为荒漠中的一颗明珠。

  凤儿走在他的身边,还是十岁小姑娘的形象,看上去天真活泼,忍不住问道:“哥哥,你来这儿做什么?难道想把家安置在这里?”

  秦笛笑道:“我来给仙器渡劫。”

  “仙器?哥哥你能制作仙器了?”

  “真正的仙器大都是天然形成的,先有天仙阶的材料,然后稍加调试打磨,就能成为仙器。它不是闭门造车就能成功的。”

  “我听说仙器极其罕见,就连偌大的仙鸟洲,很多代的绵延,都没有一件仙器呢!我听凤老祖说,很多年以前,原本有一件快成型的仙器,结果被路过的地仙抢走了。”

  “是啊,正因为这个缘故,怕被人抢走仙器,我才偷偷摸摸躲到这儿来!”

  说话间,他先在绿地上设置了一道防御仙阵,再加上一个传送阵。随即,他飞到五十万里之外,又布置了一个远距离传送阵,将两个传送阵勾连在一起,作为万一大事不妙被人堵住之后的退路。

  人说狡兔三窟,秦笛在这方面不敢大意。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他才将制作一半的凤凰琴取出来,将天蚕丝一根一根绷在上面作为琴弦,只留下最后一根琴弦没有绷上去。于此同时,他还要按照施八宝传授的方法,刺激凤凰琴的器灵早一步诞生出来。

  秦笛按照奇特的配方,找齐了几种灵草,将其榨成汁,小心翼翼的涂抹在木心的表面,然后施展一系列手法,点按在木心上,直到最后木心里面隐隐有神识波动,但还模糊不清,这时候,他开始反复重复一句话:“吾乃凤凰琴,仙器二阶,诞生于南极冰原!”

  连续重复数遍之后,木心里的神识也跟着语调起伏,似乎很快就学会了。

  直到这时,秦笛才将最后一根琴弦绷了上去。

  然后很快的,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忽然变得阴云密布,同时雷声隐隐,随时就可能落下来。

  秦笛急忙拉着凤儿退出百里,躲在远处静静的瞧着!

  天空中阴云越来越厚,仿佛一堵墙随时可以砸下来。

  然后就听见“咣”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水桶粗的雷电穿破仙阵击打在凤凰琴上!

  伴随着“叮”的一声脆响,雷声传递到万里之外,琴音则传到十万里之外!

  琴音传入耳朵里,秦笛就觉的浑身一颤,似乎心脏都被人抚摸了一下!

  随后又一道天雷,琴音变成了“叮淙”两声脆响!琴音传到了二十万里之遥。

  秦笛的心又跟着剧烈的跳动。

  凤儿也同样跟着惊诧:“哥哥,这仙琴太厉害了!才只是两声,我都觉得快受不了了!”

  “快把耳朵捂住!”

  凤儿赶紧伸出小手捂住了耳朵,然而第三道天雷过后,琴音变成了三道音符,声音传到了三十万里之外,她的面色有些变了,惊叫起来:“不行啊,哥哥,捂住耳朵也不顶用!”

  “那你赶紧去洞天里躲一躲!”秦笛便将凤儿收进了施八宝所在的洞天里。洞天是合道真君精心构建的,能将仙音的攻击降低很多。

  第四道天雷过后,琴音变成了四连音,声传四十万里!

  秦笛虽然觉得心中震动,但还可以承受,或许因为这块木心是梧桐仙树赠送的,带着仙树老祖的意志,所以对他没有太大的伤害。再加上,先前他跟木心有过简单的沟通,所以木心已经隐隐将他当成了自家的主人。

  天雷越来越粗大,从水桶粗变成了三尺,同时木心也跟着伸展开来,从三尺增长到一丈。

  随着天雷的不断降落,琴音变得越来越复杂,渐渐能成为曲调了。琴音的传播也从四十万里延伸到百万里之遥!

  又过了一会儿,二十道天雷降落,琴音显然已经自动构成一只好听的曲子,秦笛也听不出曲名,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跟着琴音起伏,几乎要被琴音操纵了。

  这时候,忽然听见小桃树在紫府丹田中提醒:“有人过来了!两位合道真君,从北方过来!此刻正位于五万里外!”

  秦笛禁不住皱眉,心道:“我都躲到这儿来了,怎么还会有人找上门来?这可是南荒啊,方圆五百万里没有人烟,这两位可能凑巧就在附近,所以被琴音惊动了!这可不好,如果不断有人过来,我只能等渡劫结束之后,直接驾驭通天舟逃走。”

  又过了一会儿,第三十道天雷结束,琴音传递到三百万里之外。

  小桃树再度提醒:“又来一位合道,总共有三位合道老祖!但是这些人惧怕琴音,都已经退到十万里之外了。”

  秦笛有些担心洞天内的几人,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855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