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70章 凤凰仙琴问世

第370章 凤凰仙琴问世

  趁着琴音停下来的间歇,秦笛闪身进入洞天之内,就见凤儿脑门上被方九符贴了一道仙符,因此才能够坚持下来。就连方九符自己也在前胸贴了一张符,而施八宝则躲在几丈高的金属人偶中陷入了龟息,人偶的外面明显又加了一个金钟,能将仙音挡在外面。

  等到又一道琴音结束,他闪身出来去看师傅大衍七十三,却见大衍师傅的身周多了一道仙阵,显然每位祖师都有自己的方法,虽然不敢从洞天中走出来,但是简单的防守还是可以的。

  秦笛心想:“这还只是仙琴自动带出来的音符,如果我用它来演奏仙音谱中的曲子,想来会更加恐怖。”

  至于另外一个师傅祝仙屛,因为是地仙老祖的缘故,所以抵抗仙音的能力更强一些,也就不用进去查看了。

  秦笛出了洞天,眼看着最后一道天雷落下,心想:“终于算是完事了!趁着那些合道老祖都在十万里外,我现在拔腿就跑,凭着通天舟肯定能逃出去。”

  然而远远望去,天劫似乎并没有完!雷劫过后还有火劫,凤凰琴需要经过火焰焚烧,才能涅槃成为真正的仙琴!

  可惜烈火焚烧的时候,凤凰琴反而没有声音了!

  小桃树不断的提出预警:“总共有三位合道真君!这些人正在靠过来!已经到五万里之内了!而且度越来越快,只有三万里了!”

  秦笛看看凤凰琴,烈火还在焚烧,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结束,禁不住感到焦急。

  他心想:“早知如此,我应该多布置几道仙阵,或者多设置几个传送阵,形成连续传送,也可以更安全一些。”

  布置一道仙阵最少要半个时辰,此时再想增加一道已经来不及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三位合道老祖慢慢靠过来,眼看就要触摸到阵膜了!

  因为这座仙阵覆盖的面积只有百里大小,所以秦笛可以清晰的听见这些人说话的声音。

  “咦,原以为是哪位地仙老祖,吓得我抖抖索索飞过来,谁知道竟然是一个元婴小修!”

  “师兄,你说这小子是打哪儿来的?怎么能整出仙器来?”

  “那谁知道!反正这仙器被我看中了,这是我们阴风教的大造化!”

  “可惜是一具仙琴,就算抢过来,咱也不会弹啊!”

  “哼,不会弹算什么?赶紧去仙音门学习,一点儿都不晚!别说那么多废话,赶紧动手!若是等渡劫结束,仙器宣告天下之后,就会有很多人赶过来,到时候就没咱兄弟俩的份了!”

  “师兄你看,那边的罗老贼已经开始动手了!快,我们也动手!”

  “没事,姓罗的只是一个人,还是咱兄弟俩得到仙琴的机会最大!”

  秦笛眼见着这三人从单个角度将这块不足百里的绿地围住,各自取出兵刃开始攻打仙阵,心里感到有些焦急,因为这可是合道老祖,法力比步虚巅峰还要强大十倍百倍,步虚巅峰的天象能达到九千多里,这些合道老祖的控制领域只会更大,说不定有十万里!

  有这三人接近百里之内,就算他有通天舟也没法冲出去了!因为通天舟刚起步的度也未必有多快,一个不巧就可能被对方伸手抓住,一旦被抓住,别说凤凰琴不保,就连他的小命也要交代了。

  “这可怎么办?”秦笛心想:“幸亏还布置了一个远距离传送阵,能直接传送到五十万里之外,或许能逃出对方的领域控制范围。不过,等到凤凰琴渡劫结束,我有了这件仙器,或许能反制这些家伙!”

  三个人“砰砰砰”的击打仙阵,然而一时半会儿之间也难以破开。

  一阶仙阵本来就是对付合道老祖的,按理说这些人不可能破开,除非他们拥有四阶以上的仙火,用仙火慢慢烧灼;或者拥有八阶以上的通天灵宝,用灵宝慢慢切割。即便如此,也要花大半天的功夫,才能将仙阵破开。有这些功夫,秦笛可以在里面加一道仙阵了!

  所以他并不是太担心对方能破开大阵,只是忧心怎么能逃出去。

  这些人即便不去破阵,只要将四周围住,若没有传送阵的存在,也能将他困死。

  那些人破不开仙阵,开始骂骂咧咧:“他奶奶的,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有一座仙阵!”

  “怪了!这儿又没有大型的灵脉,仙阵是怎么构建起来的?”

  “那还用说,这小子肯定借用了一部分灵珍,剩下的部分用极品灵石填充呗!”

  “师兄,破不开仙阵怎么办?再过一会儿,仙琴渡劫结束,就会告白天下,然后就可能有地仙老祖赶过来!”

  被唤作师兄是一个中年人,穿着大红色的法袍,大声叫道:“喂,那小子,你给我过来!赶紧将大阵撤了,我可以留你性命,否则等我破开大阵,将你挫骨扬灰!”

  秦笛不紧不慢走了过去,问道:“这位前辈,请问你是什么人?为啥能找到这儿来?”

  那人答道:“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将大阵撤了!你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竟然敢一个人跑到这里给仙器渡劫,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将大阵打开,将仙器交给我,我保证不杀你!”

  秦笛转身就走,去另外两个方向问了问,结果没一个人搭理他。毕竟一个是元婴第一重,另外一边是合道老祖,这差别就像天上的云彩和地上的泥土一样,中间隔着元婴中期,元婴后期,步虚初中后期,然后才到合道,就像小学一年级六七岁的的小娃娃面对人高马大的高中生一样,两者之间还是敌对的关系,这就没办法说话了。

  秦笛也没想让对方放自己一马,仙器摆放在跟前,这是无法调和的利益冲突。他只想问问这三人中有没有四圣宗的修士,否则动起手来自相残杀,心里总有些顾忌。

  既然这些人不答,那就算了!

  又过了一小会儿,眼见着凤凰琴上火焰即将熄灭,三人都禁不住加快了进攻的节奏!

  “快快!仙器通告天下就快要开始了!”

  这时候,火焰终于熄灭,一个声音响彻于天地之间:“吾乃凤凰琴,仙器二阶,诞生于南极冰原!”

  这声音不论远近,只要是在这方世界的修真人,每个都能够听见,仿佛有人在耳边对自己低语,又好像能直接传送到心坎里去!

  这么一刹那,从东海到灵山,从南荒到北漠,无数的高阶修士都被惊动,不知道有多少合道老祖和地仙大能驾着祥云向南极冰原飞去!

  这边围着大阵的三个人也同时听见了宣告,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这小子,竟然玩这一手!骗了一帮人奔去南极冰原,去了一看啥也没有,不把他骂死才怪!”

  “哈哈,反正要死了,骂又骂不死人!”

  “这下子好了,我们几个人慢慢破解,花上几个月总能破开仙阵!”

  “这小子弄巧成拙,没想到便宜了我们。”

  秦笛走回凤凰琴的边上,就见原本淡白色的木心变得古色古香,一张古琴仿佛存世不知道多少年了,摸起来是那么的滑顺自然,而且有种心心相印的感觉。

  这时候,忽然有一朵粉红色的花儿从空中坠落,秦笛抬头一瞧,就见有漫天祥瑞,天花朵朵,从天而降!他伸手抓住一朵,花儿迅消失在手中,几乎一瞬间,就觉得浑身的功力都忽然跳升了一小截!

  他赶紧伸出手去抓取,同时施展了吞天诀,将天上落下的花朵吞噬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被凤凰琴吸取过去。

  紧接着,就听见肚子里的小桃树和诸般灵宝都纷纷叫嚷起来:“哇!太好了!这可是纯阳之气!大道之气!”

  “对!!一气化三清,就是这种道气!”

  “主人有了道气,就等于奠定了仙基,以后的仙路更顺畅了!”

  “嘻嘻,我们也跟着沾了一点儿光!我身上的小损伤都被抹平了,以后还能继续升级!”

  “是啊,原本我还担心自己最多只能晋升到七阶灵宝,现在看不到尽头了。”

  这么一会的功夫,秦笛泥丸宫中的小人已经从九寸成长到两尺三寸!也就是说,他已经凭空跨越了一阶,直接跳升到元婴第三重了!

  这可是十分惊人的变化,最少给他节省了三十年的时间,而且好处还不止这些,仙基稳固意味着以后的仙路更好走了。

  秦笛十分开心,伸手抚摸着凤凰琴,笑道:“阿琴,这都是你带来的好处!恭喜你渡劫成功!”

  仙琴之中传出清脆的声音,就像乐音一样好听:“多谢主人,将我从混沌中提升出来。琴儿愿意为您效劳!”

  “那好,你看见外面那三位坏蛋了没有,这些人想将你抢走呢!”

  “主人,我能够将他们制住,但是我刚刚出生,心里没有曲谱,还要您亲自出手才行。”

  秦笛便将凤凰琴摆在膝上,弹奏了一《幽窗冷雨》。

  琴音响起,就让人浑身一抖,身上的力气瞬间被削去了一半。

  那三位合道老祖的进攻瞬间就停了下来!

  “不好,仙琴被奏响了!”

  “怎么办?快跑吧,师兄!”

  “哼!一个元婴小辈,就算拿着仙琴也挥不出其中的威力!不要怕,再加把劲,将大阵破了,仙琴就是我们的了!”

  于是三人顶着琴音,加快了进攻的节奏!

  琴音带来阴云,带来刺骨的寒意,只是片刻功夫,周围数千里都被凄风冷雨的氛围笼罩住了。

  秦笛本就修炼了凄风冷雨的大神通,如今与仙琴结合起来,能将这种大神通的威力放大不知道多少倍!

  因此才听了一小会儿,这三人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了。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惓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孤灯,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人世间最难解的就是一个情字。回萧瑟处,风雨总关情。

  这些合道老祖有的修道之前有过家室,或者当年有过坎坷的情路,或者斯人已逝难以追忆,因而很快陷入迷惘中;有人一辈子修仙,心思很简单,对于感情的向往反而被勾引出来,于是更深的陷入迷惘中。

  三人之中,除了有一人大叫一声掉头就跑之外,剩下两人都被完全制住了!

  那逃跑的一人也只是逃出数千里,一样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凤凰琴的琴音施展开来,极限能放送到三百六十万里之外!要想逃出这个空间可不容易!

  秦笛眼见着两人呆呆的坐在大阵的外面,他也不敢停下来,而是接着曲调一变,换成了不同的意境:“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曲词虽然短,但是夜雨的感染力就更强了!

  等到他弹完了,那两个人都已经神游物外,心思不知道去了哪里。

  凤凰琴传出声音:“仙音能勾动魂魄,这些人都已经魂不守舍,最少有一道魂魄飞到了天上!主人您再弹一会儿,只要有一盏茶的功夫,还能有一道魂魄飞走。丢一道魂是梦游,丢两道魂魄,就是傻子了!”

  于是,秦笛又接着弹了一依旧是风雨相关的曲子《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结果曲子还没有弹完,那两人都已经哭成了泪人。

  秦笛心中大喜:“哈哈,真变成傻子了!”

  等到一曲弹完,凤凰琴又传出清脆的声音,赞道:“主人,您这曲子太厉害了,一下子勾走了三道魂魄!让那些人从傻子变成白痴了!”

  秦笛一呆:“白痴和傻子有什么区别?”

  “白痴是什么事都不管不问,傻子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要问。”

  “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这种魂魄分离只有一盏茶的功夫,再过一会儿,那些分离的魂魄还能再回去!”

  “喔,不是永久的分离啊?”

  “这还是针对合道真君呢。若是地仙,只能让其神识分离十个呼吸!”

  “就连地仙也会受制?阿琴你真厉害!”

  “我是二阶仙器!理论上就算是灵仙也能制住。如果主人的功力够高,甚至能控制二阶天仙呢!”

  秦笛十分欢喜,他从大阵里走出来,抖手放出镇神塔,将这两人全都收了进去。两人都已经变得呆呆的,没有丝毫的反抗意识。

  随后,他又飞到千里之外,将另外一人也收进镇神塔中。

  他先前答应了施八宝,凤凰琴不可轻用,只要用了,就不能让对方逃走。

  至于五阶巅峰的通天灵宝镇神塔,将三位合道老祖吞下去之后,能不能抹除他们的智力,那就不清楚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867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