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71章 解围大蓟岛

第371章 解围大蓟岛

  秦笛回到大阵之中,任凭镇神塔在空中一圈圈旋转,整整转了三天之后,才将三位合道老祖吐出来。

  “主人,这三位老祖都只有一岁的智力,您可以随意指使了!”

  “这三人都叫什么名字?”

  镇神塔吸收三人的记忆,迅答道:“两位来自阴风教,一个叫风千里,另一个叫风百仭。剩下一人出自大罗教,名叫罗金衫。”

  秦笛微微摇头,这两个宗门都没听说过。

  “这两宗都位于何处?”

  “阴风教出自小巫山,大罗教出自大巫山,从云梦大泽再往上,一千八百万里外,先有一个小巫山,再有一个大巫山,两座山距离不远,位于通天河两岸,一南一北。这两个宗门的势力都很大。每个宗门都有六七位合道真君。”

  秦笛吃了一惊:“怎么会有那么多合道真君?而且距离这么远,三个家伙跑这儿来做啥?”

  “这三人过来寻找红血壤,是培植茶树很好的土壤。这片红土地就是红血壤的原产地。但是真正上档次的红血壤也不好找。他们已经找了好几年,才找到十来个立方丈的好土。”

  秦笛心道:“红血壤我有啊,倒是不清楚能用来栽种茶树。我可以用它来培育悟道茶了。”

  镇神塔又道:“大小巫山出产一种奇特的神茶,名字叫‘巫神茶’,只要经常喝这种茶,就能大幅增长仙元之力,不管你位于哪个层次,都能让修炼的度加快一倍!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两大宗门才会有那么多的合道老祖。”

  秦笛十分惊讶,他读过很多的药典,倒是听说过巫神茶的名字,据说这种茶树早就已经灭绝了,却没想到在大小巫山一带还有这种茶树的存在。

  他急忙让三人将身上携带的巫神茶都交出来。

  三人因为是合道老祖,都有自己的洞天,所以好东西都装在洞天里,里面自然种植着巫神茶树,可是巫神茶太珍贵了,对红血壤的要求极高,所以每个人都只有两三株。

  秦笛费了好半天劲,才让智力大幅下降的三个人将巫神茶树全部挖出来,合在一起也只有七棵。

  他将巫神茶树栽种在一个富含红血壤的洞天中,然后将三人收了起来。

  对他来说,这三人都是难得的打手,有了他们,安全度一下子提高了许多。

  秦笛将仙阵和传送阵收起来,然后驾驭通天舟又回到蝴蝶岛。

  他却不知道,因为二阶仙器凤凰琴诞生的缘故,仙音门一下子变得受人关注起来。原本仙音门只是二流宗门,在某些地方受到打压,可是因为凤凰琴的缘故,那些打压有一部分忽然撤了回去。

  仙音门自己也在纳闷,赶紧自上往下展开调查,想知道究竟是谁拥有凤凰琴。

  可是这方世界太辽阔了,一封信都要走几十年甚至数百年,要想调查一遍,怎么也得上千年的功夫。

  秦笛初次动用凤凰琴,就捉住三位合道老祖,也算是尝到了甜头,所以对于修习琴曲兴趣更浓厚了。为此,他将练琴的时间增强了一倍。又将白冬儿叫来,两个人一起练习,他用七阶的宝琴,白冬儿则是四阶的宝琴。听众则是凤儿和白虎。凤儿喜欢飞来飞去,所以经常听一会儿就跑没影了。白虎则只能老老实实的蹲在那里倾听。

  至于巫神茶,秦笛取了几片叶子尝了尝,果然能大幅提高修炼的度,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好茶。他在多个洞天中都找到了红血壤,因而准备多培植几株茶树出来。

  这一天,他正在演奏一曲碧涧流泉,忽然察觉身份令牌有了动静。

  他现在总共有四块令牌,一块来自赤火岛,因为距离太远,收不到信号,所以被他收了起来;第二块来自太阳湖,同样收不到信号,被他收了起来;第三块来自仙音门,第四块来自赤焰岛,这两地距离都很近,因而能收到信号。

  他将身份令牌拿出来一看,现是金丹宗传来的消息:“玄水门进犯大蓟岛!紧急求援!”

  秦笛毫不犹豫,便将通天舟取了出来,穿过大阵向着北方飞去,一面飞一面在身份令牌中查看大蓟岛的位置,结果现大蓟岛位于赤焰岛的北方一万四千里外,那是一个中型岛屿,岛上生长着不少的大蓟,还有一些别的灵草,也算是金丹宗不肯放弃的岛屿之一。

  大蓟岛位于玄水门和金丹宗之间,经常受到玄水门的侵犯,驻守大蓟岛的弟子三天两头面临着厮杀,因此死亡率特别高。

  每一个被派到大蓟岛镇守的弟子都将那儿当做死亡之旅,能活着回去就算是运气。

  以前的时候,攻打大蓟岛的最多也就是金丹真人,可是近年来等级逐渐提高,已经不限于元婴了,时不时会有步虚真君出动,而且下手毫不留情,一掌下去就能将所有的守岛弟子全部拍死!

  当秦笛赶到地头时候,就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大蓟岛上百名弟子,全部倒在血泊中,只有一位元婴后期还在挣扎没有死透!

  对手是两位步虚真君,一位步虚中期,一位步虚初期,就站在空中冷冷的瞧着,看他怎么死去!

  秦笛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血气上涌,立马就急了,心道:“明知道大蓟岛这么凶险,怎么能派出低阶弟子过来守岛呢?这不是送死吗?金丹宗五六位老祖呢?怎么到现在一个都没有出来?他娘的,不管了!我既然来到这里,一个人将你们都收拾了!”

  他站在通天舟中,取出六支乌木箭,搭上仙火就射了出去,其中三支四阶的乌木箭奔向步虚中阶的修士,三支三阶的乌木箭飞向步虚初阶。

  两人见到飞箭袭来,急忙躲避,然而却没能避开,于是乎这两人的身上顿时便有仙火熊熊燃烧起来!

  步虚中期的修士大叫:“秦琼,怎么又是你?你一个仙音门的修士?犯得着为金丹宗出手?”

  秦笛懒得回答,只管催动六朵仙火尽情燃烧。

  两位步虚不停的往自己身上喷洒各种灵水,然而却无法熄灭仙火。

  这六朵仙火包括六阶的仙心月火,五阶的离尊神火、斜阳暮火,四阶的阴风火、红莲火,还有一朵乃是紫微天火。前面五种仙火除了仙心月火之外,其余四朵都跟从前一样,但是最后一朵紫微天火已经到了二阶仙火的巅峰,眼看就要升到三阶了,因而比上次威力更猛。

  于是,这两位步虚修士跟巨松真君一样,只能掉头就跑,匆匆飞回玄水门的主岛圣水岛。

  距离圣水岛还有很远,这两人就开始高声大喊:“老祖救命,老祖救命啊!”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三万里,两人的步虚天象已经被烧掉了一半!

  然后立马有三位步虚中后期的修士冲出来相助,就连步虚巅峰的玄奇冥老祖也匆匆赶了过来!

  这些人不停的喷出各种各样的灵水,试图将仙火遏制。

  几朵仙火中,阴风火和红莲火很快招架不住了,仙元大损,火光变得暗淡了很多,如果再耗下去,几乎要有熄灭的架势,于是秦笛立马将其收了回来。

  剩下的四朵仙火中两朵五阶仙火离尊神火和斜阳暮火虽然被暂时遏制,但都没有受损,而且韧性十足,在各种水液的喷洒中不断的腾挪,一点一点的燃烧步虚天象。

  另外两朵就更加靓丽了,六阶的仙心月火不但没有受损,反而威势不减,大放光明!紫微天火的表现也很强,秦笛施展出仙火典第三式烈日炎炎,不断的蒸腾水液,同时炙烤步虚天象。

  才只是一小会儿,不但被烧的两位步虚眼看不行了,就连救助的几个人也忍不住大惊:“不好,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仙阶灵水也要受损了!老祖,怎么办?”

  玄奇冥用手一指:“快,去把那小子捉住,一切都能解决了!”

  于是三位步虚中期放出巨大的步虚天象冲了上来!

  秦笛也没有别的办法,既不能取出凤凰琴,也没有布置好仙阵,只能驾驭通天舟躲避。他还不能飞得太远,因为仙火还在下面呢,如果距离太远就不能指挥操纵了。

  三人紧追不放,两三千里的步虚天象伸展开来,几乎将这片空域完全挤占了,因而通天舟的飞行也变得困难起来。

  秦笛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忽然想起祝仙屛给的那一瓶“九天十地焚神销仙丹”,心道:“自从拿到这颗丹药,我还没有尝试过,先把它丢出去试试看,如果好用的话,我也多下点儿功夫,争取早日将其炼制出来!”

  他摸出一颗丹药,对着距离最近的一位步虚丢了出去!

  丹药来到近前,“轰”的一下爆炸开来,留下一个方圆十里的圆形空隙,这中间所有的东西都全部消失了,包括步虚天象腰里很大的一块!

  这位步虚真君出一声惨叫,当即远远的逃开了!

  另外两位步虚也被吓得退后了一步,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

  玄奇冥在下面大喊:“快上去把他捉住!这枚丹药作用有限!你们都有两千里的步虚天象,就算是毁损十里,还不是毛毛雨嘛?快!再晚一会儿,两位师弟就不行了!”

  于是两位步虚又冲了上来。一人从空中洒下阴雨,另一人喷出黑色的水汽,向着秦笛袭来。

  秦笛可不敢被对方的法力笼罩进去,所以只能飞逃走,顺便将几朵仙火都收回来!

  正在这时,被仙火焚烧的步虚中阶还在挣扎,然而另外一位步虚初阶却出一声最后的惨叫,然后就是一道淡淡的青烟笔直的升上天际。

  又一位步虚真君彻底陨灭了!

  这样的步虚陨灭之象整个云梦大泽所有人都能看见,因而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金丹宗的三位老祖已经赶到大蓟岛,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因而为之震惊不已。

  “不得了!秦琼一人面对那么多步虚真君,竟然能将玄鸿锦烧死!”

  “三位步虚中阶围堵,竟然都捉不住他!”

  “秦琼为金丹宗立大功了,我建议升他为金丹宗内门长老!”

  “那肯定的啊!他不单烧死了玄鸿锦,还将玄繆览的步虚天象削去了七成,这可是不得了的事。从今以后,玄繆览不足为虑了!”

  “我看经过这一次冲突,玄水门肯定不敢再来侵犯大蓟岛了,只是可惜了这些个弟子,都在这里送了命!”

  “谁能想到对方一下子派出两位步虚攻打大蓟岛啊,如果只来一位,护岛大阵也不会破损这么快,我们也能来得及救助。”

  “玄水门太不像话了!竟然以步虚修士来绞杀我们金丹期的弟子!”

  “邪派修士还不都这样?要紧的是如何设置更高阶的大阵,可惜大衍宗一直没能炼制出仙阵,否则也能支援我们!唉!要是能布置出仙阵就好了。”

  秦笛也懒得去见这些人,从远处飞了一圈又回到蝴蝶岛。

  经过这么一次交手,他觉得自己的仙火还有不足的地方。先九朵仙火太少了!如果一下子面对好几位步虚真君,这些仙火就不够用;其次有些仙火的等级还不够,应该再一次进行火祭,将其提高到五阶甚至六阶。

  虽然说六阶仙火飘飘欲飞,但是用上控灵仙符之后,还是很容易驾驭的。

  于是秦笛开始了闭关,再一次进行火祭。

  他将自己从圣火湖中采集的仙火,连同一部分从天宝阁百年一次大型拍卖会上买到的灵火都投入祭坛中,然后将自己的九朵仙火除了仙心月火和紫微天火之外,全都摆在了祭坛里,一下子几千朵火苗,在祭坛中不断的跳跃。

  这一次,秦笛同意了白虎的请求,让它蹲在地上,两只爪子抱着仙火扇扇火。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他手里总共有了十五朵仙火,其中有六阶的仙心月火、斜阳暮火和离尊神火,五阶的阴风火和红莲火,四阶的寒灰死火和玉润火,除此之外还有两朵三阶的仙火,分别叫做江枫渔火和梵宫劫火,再下面还有几朵一二阶的仙火,再加上二阶巅峰的紫微天火总共是十五朵。

  他一下子投进去数千朵火种,单是仙火就有十几朵放入祭坛中,结果也才得到十五种而已,按说这个数字真不多,可是几乎每一种仙火都升了一阶,五阶以上的仙火就有五朵了,这些仙火的威力很强,如果再去烧那两位步虚真君,说不定两个人全被烧死了。

  秦笛从洞天中走出来,拿出身份令牌来翻看,结果现有好几条留言,全都来自于金丹宗。

  “秦琼仙师,您已晋升为金丹宗内门长老,享受一切长老权限。”

  “内门长老会议定于三月初三辰时召开,请秦师侄按时抵达。”

  “三月十五有四圣宗联盟大会,欢迎秦师侄莅临会场。”

  底下还有一些不太重要的留言。

  他算了算日子,三月初三已经过了,再过三天就是三月十五,倒是可以参加四圣宗的大会。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877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