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78章 夕阳箫鼓

第378章 夕阳箫鼓

  谁知道才回来第三天,就出大事了!

  这天早上,秦笛正在高空之上吸取日光中的紫气,忽然接到小桃树传来的预警:“小心,有数位步虚真君正向着蝴蝶岛的方向扑来!”

  秦笛心中微惊:“没想到对方主攻的方向竟然是我这儿!”

  他急忙从空中落下,进入两层大阵保护的范围之内。

  时候不大,外面竟然有十位步虚联袂而来,其中包括四位步虚初期,两位步虚中期,两位步虚后期,还有两位步虚巅峰。除此之外,根据小桃树的预警,数千里外的云层之中,还躲着六位步虚真君,其中包括两位步虚巅峰和四位步虚后期的高手!

  “看这架势,是想围点打援呢!而且不光是围,对方一下子派出十位步虚攻打蝴蝶岛,这是想采用急攻的方式,想把我尽快除掉啊!我不但烧死了一位步虚初期,还害得两位步虚中期的修士,显然已经被对方视为极大的威胁,成为不得不率先除去的目标。”

  秦笛有些烦恼,暗道:“这是要逼我暴露实力啊!”

  他先摸出身份令牌,将这边的情况跟仙音门和金丹宗说清楚,告诉他们来的敌人很多,不要轻易出来救援!毕竟有十六位步虚严阵以待,单是步虚巅峰就有四位,就等着围点打援呢!而这时,金丹宗和仙音门的两位老祖都双双闭了死关,剩下的人最高就是步虚后期,出来就是送死。

  金丹宗掌门谷元正接到消息,当即大吃一惊:“你多支撑一会儿,我这就联系其余三宗,让他们即刻派人过来援助,不过,即便是我们四宗联手,也只有两位步虚巅峰,其余的人要么闭了死关,要么出门游历去了。人员不整,这下完了!”

  仙音门掌门师芦急得直跳脚:“师弟,你快离开蝴蝶岛!赶紧传送过来!十位步虚攻打仙阵,搞不好半天就攻破了!”

  秦笛却道:“我先把弟子白冬儿传送过去。我自己倒是不急。既然这些人想要决战,那就决战好了!要是逼急了,我就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师姐你别妄动,不妨召集人手,等我消息,杀上青木门!”

  “嗨!守都守不住了,还想着杀出去,师弟你是不是说胡话呢?别磨蹭了,快点儿传送过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师姐莫急,你且耐心静观,看我抵御妖人的手段!”

  秦笛让白冬儿先走。

  白冬儿很是担心,脸上都没了血色,道:“师傅,你跟我一起走吧。”

  秦笛微微一笑:“这些个小人物,我只要吹口气,就能将他们灭了!之所以先送你走,是为了保险而已。”

  “师傅,那我也不走了。我要看你谈笑灭敌。”

  “听话,你先走了,我才能心无旁骛。”

  白冬儿只好走上了传送阵,很快就消失了。

  传送阵位于阿房宫大厅内,只要宫殿的门敞开着,就可以进行传送。

  这时候,十位步虚真君都已经来到大阵跟前,纷纷取出灵宝法器,“砰砰砰砰”不断的劈砍阵膜。

  秦笛站在防护阵里面大声叫道:“喂喂!我说诸位前辈,来我蝴蝶岛做什么?为什么破坏我的大阵?十位步虚真君,联手欺负我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你们还要不要面子?我可提醒你们,那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的很清楚,私人领地,非请莫入,若要强闯,后果自负……喂喂,你们到底听见了没有?”

  那十人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几乎全部一声不吭,不断的挥舞着各种灵宝,又刺又挑,又劈又砍,或者喷出黑色的液体,试图腐蚀大阵的阵膜;或者一股股阴风,形成漩涡,不停的吹拂;或者祭起森森白骨,刺在阵膜上。

  只有青木门的巨松真君面带狞笑道:“姓秦的小子,你的死期到了,不想着赶紧逃命,竟然还在这里贫嘴!等会儿打破阵膜,看我怎么泡制你!”

  秦笛呵呵笑道:“哎呦,让我好好瞧瞧,这说话的是谁啊?喔,原来是小松!上次饶你一命,没把你烧死,你怎么还敢过来?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我那阿房宫前还缺几棵树,我看你站在外面遮风挡雨就比较合适。”

  巨松真君大怒,现出只剩下数百里的步虚天象,化作一棵巨大的松树,向着仙阵一头顶了过来!

  然而仙阵借势向里凹陷了不到三丈,然后又反弹回去。

  秦笛眼见着十个人围攻大阵,可是一时半会儿没法破开,他自己也不能无聊干看着,于是将七阶的宝琴取了出来,试着弹奏还不太熟悉的《夕阳箫鼓》。

  夕阳箫鼓听名字有箫有鼓,其实它是一琴曲。前后共有十段,夕阳箫鼓,花蕊散回风,关山临却月,临水斜阳,枫荻秋声,巫峡千寻,箫声红树里,临江晚眺,渔舟唱晚,夕阳影里一归舟。

  这仙曲秦笛才刚刚学习没多久,但他觉得对自己来说非常实用。因为他有神识攻击的法门夕阳乱,如果将二者结合起来,很可能又是一个极强的杀招。

  秦笛没有拿出仙器凤凰琴,因为不到生死关头,他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出来,一旦取出来,后面将没法收场了。

  虽然只是七阶宝琴,但其威力也非同小可。

  因为这方世界仙器很少,即便是地仙老祖,手里的法宝也不过才是六七阶的通天灵宝;对于合道真君来说,手里能有四五阶的灵宝,就已经不错了;而对于眼前的这些步虚真君呢,手里拿的还是一二阶的灵宝,即便是其中功力最高的步虚巅峰,也只有一件他自己引以为豪的三阶灵宝而已。

  当然,作为一个宗门,总归有一两件镇派法宝,有可能高达六七阶,这次青木门的大长老杉木真君,就带来了一件七阶的灵宝,看起来像是一根擀面杖,每一棍打下来,都能让仙阵出“咯吱”声,似乎留下些许伤痕,也不知道能支撑多久。

  秦笛还想多撑一会呢,于是开始双手抚琴,演奏《夕阳箫鼓》,同时出了夕阳乱的神识攻击。

  委婉的琴音响起,渐渐抒出安宁的情调,描绘出人间良辰美景,夕阳西下,人们泛着轻舟,荡漾在春江之上,两岸青山叠翠,花枝弄影,水面波心荡漾,桨櫓添声……

  结果才演奏一个小节,外面的攻击就减缓下来。

  有两个步虚初阶干脆就停了,被步虚巅峰大吼一声,才又重新劈砍阵膜。

  然而琴音不断传过来,那些人不知不觉很快又受到乐曲的影响,暴躁的心变得宁静平和,只想坐下休息一会儿,最好能躺倒睡一觉,所以手里挥动灵宝越来越没有力气。

  要想打破仙阵,必须要一鼓作气。否则仙阵本身是可以自动恢复的。

  眼见着四位步虚初阶再度停下来,两位步虚中期也开始划水,只有两位步虚后期还在努力劈砍,为的步虚巅峰杉木老祖一下子就火了,忍不住出阵阵长啸,试图打破琴音的影响。

  秦笛毕竟是初学这《夕阳箫鼓》,所以连续几次被啸声打断。

  每被打断一次,外面的进攻就猛烈片刻。

  然后秦笛继续演奏,又夺回主动权。

  如此反复争夺,进攻时断时续,因而仙阵迟迟不能被攻破。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914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