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87 祝融峰顶

第387 祝融峰顶

  秦笛领着二人来到祝融峰的山脚下,就有负责迎宾的筑基修士走过来。

  “欢迎三位,光临本宗。”

  秦笛拱了拱手,问道:“却不知何处献上灵火?”

  那人笑道:“您往前走,左侧有一个小型的宫殿,进去以后献上灵火,就可以领到一块白玉牌子,然后凭着玉牌登山。”

  秦笛便往前走了几步,进了小型的宫殿,现里面坐着三位老者,负责检验仙火的等级,旁边还有两位年轻的侍者,负责来回走动,运送灵火入库。

  为的老者乃是一位步虚修士,看了秦笛一眼,道:“年轻人,你可以将灵火拿出来了。”

  秦笛取出两朵天阶上品的灵火,回头看了郭真君和沈云怡一眼,道:“这两朵是为他们交的!”

  老者接过灵火,定睛一瞧,禁不住吃了一惊!

  “嗬,竟然是天阶上品!年轻人好大的手笔!快,快拿贵宾令牌过来!”

  另外两位老者也露出惊讶的表情,低声道:“师叔,过去三个月了,我们收到玄阶、地阶灵火无数,天阶灵火总共不到五十朵,大多数都是中下品,天阶上品只有三朵,这可是第四、第五朵!”

  老者点点头,赞道:“很难得!年轻人,你们是哪门哪派的弟子?”

  秦笛忙道:“我们来自金丹宗,这一位是我师傅郭真君,另一位是我的弟子小沈,次拜会仙火宗,区区两朵灵火,不成敬意,请前辈多关照。”

  沈云怡躬身施了一礼。

  郭真君看着天阶上品的灵火,心里直咬牙,暗暗责备秦笛,怎么拿出这样高阶的灵火出来。

  为的老者面露笑容,道:“金丹宗也算是关系不错的宗门,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位长老的门下?”

  秦笛答道:“在下秦琼,暂住蝴蝶岛。我这里还有一朵火焰,献给贵宗,为天火大祭添砖加瓦!”

  听见秦琼这两个字,三位老者都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秦琼?你就是凭借一己之力守住蝴蝶岛,打退十六位步虚进攻的绝世英才?”

  “嗬,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真是令人惊讶。”

  秦笛连忙躬身道:“哪里哪里,只是侥幸而已。”

  为的老者接过火焰,低头看了看,开始时只以为又是一朵天阶上品的灵火,然而仔细一瞧,禁不住震惊的跳起来!

  “竟然是一朵仙火!小兄弟,你真要将这朵一阶仙火献出来?”

  秦笛微微一笑:“我想见识地仙老祖的风采,不拿出仙火,怎能显示出晚辈的诚意?”

  身后的沈云怡还没有太多的感受,然而郭真君的身子都几乎要跳上来,将仙火再抢回去!

  仙火,那可是一朵仙火啊!作为赤火岛金丹宗那样的小宗门,一朵仙火就能成为镇派之宝!许真君修炼那么多年,到现在手里还没有仙火呢!他手里那朵紫微天火也是秦笛送给他的一朵仙火,然后在那朵仙火的基础上逐渐培养出来的。

  “没想到这小子出手竟然这么大方,平白无故拿出一朵仙火,回头我得好好教训他几句。”

  不过转念一想,郭真君又忍不住苦笑:“这小子翅膀硬了,我想训他,也说不出口来!唉,不管他了,随便他怎么折腾。”

  看见仙火,对面的三位老者全都坐不住了,瞪大眼睛望着秦笛,稍微呆愣了片刻,最后还是为的老者竖起大指,赞道:“小兄弟,好样的!你当得起本次天火大祭头号贵宾,可以站在祝融九老祖身侧,亲眼目睹他主持火祭,一定会不虚此行!”

  “来人,拿紫玉令牌来!”

  很快有人拿来三块令牌,其中两块为金黄色,一块为紫色。

  老者亲手将令牌挂在三个人的脖子上,笑道:“好了,凭着令牌,你们可以一直走到山顶。祝你们好运!”

  秦笛躬身致谢,然后领着二人走出大门,沿着台阶往山上走。

  沈云怡东看西看,心里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她眼见着师傅进行一次次火祭,就连她自己手里那朵仙火,都是通过火祭得来的,虽然每次火祭要消耗很多的灵火,采集灵火要耗费很长时间,但那是对别人来说的,对于师傅来说,火祭变得越来越简单,只要拿出一个仙阵,就能换来不少的低阶火种,然后便可以进行火祭了。

  郭真君跟在后面欲言又止,想说又说不出口,再加上周围还不时见到别派的修士,根本就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就闭了口,心里郁闷,眼睛里都有些冒火。

  秦笛不紧不慢往山巅走,路旁仙火宗负责服侍的年轻弟子看见三人胸前挂着的铭牌,一个个低头躬身,态度极为恭敬。

  就为了这分受人尊重的感觉,秦笛也觉得值了。更何况,随后的好处还多者呢。

  来到山顶,放眼望去,就见上面的空间不大,除了一个巨大的祭坛之外,周围能立足的地方就更小了,四个角落里总共只有十来个座位。

  秦笛被安排在距离祭坛很近的地方,那里总共有三个宽敞的椅子,按照服侍人员的介绍,最前面的一个是给地仙祝融九坐的,后面两个座位一个是给祝融九的儿子合道老祖祝融灿准备的,剩下一个就给了奉献灵火等级最高的贵宾了。

  这三个座位不但坐着宽敞,头顶也比较空旷,有可能承接到更多的天花祥瑞。

  沈云怡和郭真君都被安排在四角狭窄的区域,头顶的空间也很有限。

  至于其余的宾客,哪怕贡献出天阶中品的灵火,也都被安排在距离祭坛稍远的下一层空间了。

  整个祝融峰就像一座宝塔,或者说像是梯田,周遭修建了不少的位置,让人坐在其中,既能承接天道祥瑞,也不至于掉落到山下去。

  在服侍人员的暗示下,峰顶很快变得鸦雀无声,没有人说一句话。

  因为火祭是一件神圣的事,更何况这样的天火大祭,里面含有祭天的意思,主祭人员都需要斋戒数日,旁观的人员当然不能吵吵嚷嚷。

  秦笛静静的坐在石头雕刻的宽大椅子里,眼观鼻鼻观口,凝神静坐,因为这是通天之举,心越诚,得到的好处越大。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次日清晨,有人将一朵又一朵的仙火拿上来,放入祭坛中,然后是各种各样的灵木,一样样摆在祭坛下面。

  秦笛定睛观瞧那些灵火,结果现了自己敬献的仙火,因为那朵仙火是他经过火祭得到的,所以对他有种亲切渴慕的感觉。

  这一刻,秦笛心里忽然有些后悔,觉得不应该将这朵仙火拿出来。

  这种感觉就像把自己的身体割了一个口子,鲜血一滴滴流下来;或者说砍下一根小手指拿去献祭。

  他真想站起来大叫:“老子不干了,把仙火给我拿回来!”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就算想退出也已经无法做到。就连祝融九那一关就过不去,说不定这位地仙老祖急了,一巴掌能把他拍死!

  秦笛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因为他以前连续火祭了很多次,都没有丝毫难受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欣慰。

  看起来,这场天火大祭跟以前的火祭有所不同,或者因为主祭之人不是他,而是祝融九,由此造成了其中的诧异。

  事已至此,他只能将眼一闭,尽力忍受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950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