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395章 龙王、王妃

第395章 龙王、王妃

  敖影走在大街上,心中洋溢的欢喜别别人都多,不停的催促着:“小师叔,快走!”

  秦笛忍不住问道:“咦,敖影,这些人怎么不认识你呢?你这儿公主可别是冒牌货?”

  “胡说!我因为常年在外,回家的日子并不多,这都是水族普通的民众,怎么会认识我呢?”

  走了一阵子,长街的尽头,便是一群气势宏伟的宫殿,比凡间最豪华的宫殿还要高大十倍,宫殿顶上的尖角直冲蓝天,给人一种高耸入云的感觉。

  宫殿前方有一个很大的广场,摆了许多排的桌椅,此刻大宴还没有开始,却有无数的侍女走来走去,不停的在桌上摆放各种水果。

  秦笛跟着敖影,从广场边上绕过去,一连穿过三个宫殿。

  路上遇到不少的侍卫,对着敖影躬身行礼,口里叫着:“小公主!”

  “小公主您回来了!”

  敖影只是点点头,又走片刻,来到一个圆形的宫殿前,她转身对秦笛道:“小师叔,这就是我母亲居住的云岚宫。她想见你一面,跟你说一个谢字,同时不想惹人注目,所以让我将你领到这儿来。”

  “嗯,走吧。”

  秦笛进了门,先见到几位衣衫华丽的少女,对着敖影躬身施礼:“见过小公主!”

  “小公主,王妃在里面等着呢,您赶紧进去吧。”

  敖影紧走几步,进入一个宽敞的房间,对着一个身着宫装的中年女子叫道:“母亲,我回来了!”

  秦笛定睛一瞧,就见这人看似只有三十多岁,面如冠玉,云鬓高耸,细细的眉毛,眼睛里显出柔和的气息,衣衫虽然华丽,但是周身上下并没有过多的装饰,显得十分的朴素自然。

  宫装女子站了起来,笑道:“敖影,这位就是秦琼秦真人?想不到这么年轻!”

  “是啊,母亲,按宗门辈分,我该叫他小师叔呢。”

  宫装女子敖岚对着秦笛施了一礼,笑道:“多谢秦真人,赐我大道丹,实不相瞒,我被打入冷宫许多年了,眼看韶华将尽,没想到还有进阶合道的机会,更没想到敖影这孩子在仙音门学琴,竟然能碰到秦真人这样的炼丹仙师!”

  秦笛微微一笑道:“前辈您太客气了,叫我小秦就好!我与敖影同门,难得被她叫一句小师叔,眼看她愁眉不展,所以勉力一试,能练成大道丹,也算是晚辈的运气。”

  敖岚笑道:“整个云梦大泽,不知道多少的修真人,据我所知,能练成一品仙丹的,你还是第一份。究其原因,一则是因为缺乏传承,二则是没有灵宝丹炉,三则是缺乏炼制仙丹的灵草,这三项缺一不可,秦真人才只是元婴修士,就能炼制大道丹,这可以算是人间奇迹。”

  秦笛躬身道:“前辈您过誉了!”

  敖影从旁插嘴道:“母亲,您恐怕还不知道,秦琼不单能炼制仙丹,还能炼制出仙阵,更是一位修炼奇才!数十年前,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已经是元婴第四重,他还没有进阶元婴呢!可是这才几十年过去,我刚到元婴六重,他却已经是元婴第七重巅峰了!将我甩在了后面!”

  “如此说来,秦真人果然是不世出的天才。”

  “而且还有更奇怪的呢,刚开始学琴的时候,他简直啥都不懂,指法还是我教的,可是后来呢?他的琴艺比我师傅都厉害!你说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人?有听过他演奏的低阶弟子说,他用瑶琴演奏的风雨之道,已经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秦笛连忙道:“敖影,休要瞎说!我弹琴进步快,是因为你师祖给我开过小灶!”

  “小灶?什么小灶?师祖传你真正的仙诀了?”

  秦笛“嘿嘿”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敖岚笑道:“老身请秦真人过来,只是为了表示感谢。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给你准备了一百株云梦花,一百颗龙血石,这都是小东西,难以表达我的心意。你若是胆子大,不怕老身伤害你,就请走进前来,让我传你龙族的风雨之道!”

  秦笛吃了一惊:“这……前辈,您等会儿还要参加庆典,传功之后会损伤自身的功力,还是算了吧。”

  敖岚却道:“老身在步虚阶耽误了很多年,积累比普通人丰厚得多,早将风雨之道修至大成,传功耗费不了太多的功力。小秦,你且近前一步,盘膝坐在蒲团上。”

  秦笛只好走上前去,依言坐好,宁神定志,准备接受传法。

  他胆子一向很大,讲究待人以诚,也没想过对方有什么理由会陷害自己。

  正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压,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殿门口响起来:“阿岚,你这是做什么?”

  然后是敖影的叫声:“父王,你怎么来了?”

  秦笛睁开眼,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走进来,真人透顶金冠,身穿龙袍,要上系着金玉带,颌下两条尺许长的胡须,于是他赶紧站起来,躬身施礼道:“后辈弟子秦琼,参见龙王陛下。”

  龙王上下打量他一眼,道:“你就是一人打退十六位步虚独占蝴蝶岛的秦琼?你家炼制的大道丹,已经在云梦大泽掀起一道热潮,不知道有多少人将目光集中到你身上!本王想起来的,阿岚能进阶合道,也是你贡献了大道丹!如此说来,本王倒是欠你一个人情。”

  秦笛忙道:“不敢不敢!”

  龙王又道:“不过我仔细想了想,西行路上极其遥远,这条路我也走过两趟,见到不少的名山大川,却不知缥缈峰位于何处?”

  秦笛并不想欺瞒对方,因为面对这样的地仙,说谎之后哪怕多一次心跳,就能被对方觉,那样活着太累了,一不小心还会将对方得罪了,于是他挠了挠头皮,道:“启禀龙王,缥缈峰只是托词而已,并没有那样一个地方。”

  龙王略微有些诧异:“这么说,你身后的修仙家族和背后的地仙老祖也是假的?”

  “半真半假,晚辈有一位隐居多年的地仙老祖做师傅,是她传了我炼制仙丹的法门。”

  龙王更加惊讶,道:“这么说,大道丹是你自己炼制的?敖影,你竟然欺瞒父王!”

  敖影连忙辩解道:“父王,我不是有意欺瞒您,只是忘了提及此事。当年小师叔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对外说。”

  龙王望着秦笛,手捋颌下两根长长的胡须,道:“能以元婴修士的境界,炼制出大道丹,的确是不简单。阿岚,你刚才是想做什么?”

  敖岚答道:“臣妾听说秦真人修炼了风雨之道,所以想将呼风唤雨的感悟传给他。”

  龙王微微摇头:“你刚刚进阶合道,灌顶一次要耗损至少三年的功力!”

  秦笛吃了一惊,没想到一次醍醐灌顶,对于合道真君来说,竟然也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由此看来,师央对他真是太好了!

  敖岚却道:“臣妾不愿欠人恩情,非如此无以摆脱因果纠缠。”

  秦笛想说不用了,可是这种因果纯粹是自内心的感受,他也不能替对方做出抉择。

  龙王眼望着他,道:“秦小友是何法象?能够展示给本王看一眼?”

  秦笛抬头看了大殿一眼,道:“这殿也够高了,既然龙王有命,那我就只好唐突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998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