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00章 灵宝宝禁

第400章 灵宝宝禁

  自从秦笛将龙王传授的呼风唤雨消化之后,日子又变得空闲起来,重新恢复到慢慢琢磨修真四艺的状态。

  这一天,他进入洞天之中,拜见施八宝和方九符,说起云祈法会,问两位师祖到时候愿不愿出去露一面,顺便携带几个弟子登上云祈岛。

  施八宝闻言笑道:“我虽然活了十余万年,但都一直待在灵山,没想到云梦大泽还有这种法会,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方九符也跟着点头,道:“祭天祈祷的时候,最容易领悟天道法则,这种机会,多多益善。”

  秦笛大喜:“那真是太好了!有两位师祖出面,我不用愁了!”

  随后,他向两人请教炼器制符的秘诀。

  “师祖,我有一尊炼丹炉,经过丹田温养、仙火煅烧、阴泉水浸泡,短短两百年内,从灵宝一阶晋升到五阶,不过我觉得还是有点儿慢,不知道有什么法子,能让它尽快升到九阶,甚至变成仙器?有了仙器丹炉,我才能炼制高阶仙丹啊!”

  施八宝望着他,微笑道:“如果是普通的炼器师,只有火炼一种法子。但是到了炼器宗师,那就不一样了。至于炼器大宗师,更有鬼神莫测的手段。要想升级丹炉,除了不时的提供高阶灵材,不断的煅烧淬火之外,还有一种非常重要的手段,那就是‘丹炉宝禁’。”

  秦笛听得神情一震:“师祖,何谓丹炉宝禁?”

  施八宝手捋山羊胡,笑道:“丹炉宝禁是一种符阵,也就是将微型法阵炼制在符纸上的仙符。”

  “喔,师祖您知道如何炼制?”

  “呵呵,我自然不会。我如果是一个人,只能去外面购买。譬如说天宝阁,就提供各种丹炉宝禁,虽然价格昂贵,好在效果明显,可谓立竿见影。现如今有你方师祖在,你也不用去外面买了,求他指点就行。”

  秦笛赶忙给方九符行礼:“方师祖,求您传授炼制丹炉宝禁的法子。”

  方九符沉吟道:“丹炉宝禁属于‘灵宝禁制仙符’的一种。我们仙符宗跟大衍宗一样,都有九九八十一道传承。我自号‘九符’,其实掌握的仙符并非只有九种。前次给你醍醐灌顶,怕你神识不足,所以只传你一部分。如今也可以将剩下的一半传给你了。”

  秦笛十分欢喜,然后却赶忙道:“师祖您这次就别醍醐灌顶了。我以前不晓得,现在总算是知道了,醍醐灌顶消耗太大,施展一次就要耗费好几年的功力,弟子承受不起。”

  方九符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你近前一步。”

  秦笛赶紧走近前去。

  方九符面色凝重,伸出一指点在他的眉心。

  顿时,秦笛的脑海里一下子多出很多云雾状的传承,他只要一一打开,慢慢演习就行了。

  自此之后,秦笛又多了一件事,那就是琢磨炼制各种灵宝禁制,给丹炉小鼎和其余各种法器升级。

  于此同时,他还不时的乔装打扮,去周遭各大宗门,帮别人洗练丹炉,借以让小鼎不断的吸收丹气。

  云梦大泽不知道多少的宗门,几乎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的炼丹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管丹阁是大是小,总归有几尊炼丹炉。有些大型的宗门甚至还可能有低阶的灵宝丹炉。譬如祝融峰地仙老祖祝融九所在的仙火宗,就有两尊灵宝丹炉,其中一尊被他们养坏了。

  所以当秦笛登门之时,有些宗门二话不说就将他撵走,也有些宗门将其待若上宾。等他洗练完毕之后,甚至还有不菲的报酬。

  如此折腾了两年,还没有用上丹炉宝禁,小鼎就迎来又一次大劫,晋升到六阶灵宝了。

  随后,秦笛在方九符的指导下,练成了两道丹炉宝禁,成功的用在小鼎之上,将其推升到八阶灵宝的境界!

  八阶灵宝就是世间罕见的宝器了,再往上升级越来越难,因为即便是丹炉宝禁,每一层的等级也在增加,第一层宝禁相当于一阶仙符,第二层宝禁相当于二阶仙符。至于三阶仙符,以秦笛现在的实力是无法炼制出来的。所以他只能将其放在一边,让小鼎歇一歇,等日后机缘到了,再进一步升级。

  好在八阶灵宝已经能炼制三四阶的仙丹,足够他未来千年炼丹所需了。

  于此同时,他还不断琢磨其余的灵宝禁制仙符,将各种灵宝都顺利提升了一两阶。比较常用的几种灵宝,包括镇神塔已经到了八阶,青霄剑和落日弓晋升到七阶,太白寸芒和龙木枪也到了六阶,就连捆仙绳也到四阶了。

  因为一连串的灵宝升级,让秦笛的心情十分愉快。

  然而这时候,却有不太好的消息传了过来:二弟子范瑶又出事了。

  范瑶跟沈云怡和龙瑾儿一样,都被秦笛派出去,参加金丹宗的各项事务,不时的在各个外岛跑来跑去,借以磨练自己,然而这三人毕竟是女修,而且是相貌清丽天资卓绝的女修,所以经常受到别人的骚扰。

  一般的骚扰也就罢了,厉害的自然引起三女的反击,将对方教训一顿。

  三人的手段也自犀利,所以经过教训,别人再不敢等闲视之。

  范瑶这一次运气不太好,也算是戳了马蜂窝。

  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名叫马元凯,三番两次调戏范瑶,都被不理不睬,后来借饮宴之机给范瑶下药,在茶杯中融入阴阳和合散,欲行不轨之事。

  范瑶自身就是炼丹大师,眼见就要进入宗师了,鼻子一闻,勃然变色,当即大声叱责。

  马元凯恼羞成怒,想要用强。

  范瑶知道对方的功力还在自己之上,于是取出灵宝飞剑,毫不犹豫,一剑将其刺死!

  谁知道马元凯的身后却有一位靠山,那就是金丹宗排名第二的步虚真君,名字叫马虚麟。

  马虚麟得到消息大怒,在掌门大殿中找到了范瑶,就要将她打死,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掌门谷元正起身拦阻,却无法拦住。

  范瑶见势不妙,一面取出“厚土神盾”护住周身,一面急匆匆逃走。

  她并不是惧怕对方,真要是冒死一搏,她有厚土神盾再加上亡魂钟,一时三刻可保无虞。她只是觉得跟步虚后期交手太吃亏了,而且毕竟是金丹宗同门,如何善后也是个很大的问题,于是并不纠缠,转身就走。

  马虚麟从后追赶,眼见着范瑶逃出护岛大阵,进入公共区域的一座小院,然后就不见了。

  小院的门口匾额上有几个字:“蝴蝶岛秦真人私宅,非请勿入!”

  马虚麟此时怒从心头起,挥掌拍了下去,心想一掌之下,这座小院就会化作飞灰!

  谁知道巨大的手掌落下,眼前忽然出现一道白色的阵膜,将他的手掌挡住了!小院丝毫无损!

  范瑶从大阵之内显出身形,口气淡淡的道:“马师叔,你且息怒。这座院落是我师傅的宅子,若是打坏了,我师傅会生气的。”

  马虚麟狂怒:“你师傅生气又能怎的?你杀了我的儿子,说破天去,也要给我儿偿命!”

  范瑶却道:“若想讲理,你可以召集宗门长老开会,或者去蝴蝶岛找我师傅面谈。犯不着在这里怒,跟我一个小辈火。实不相瞒,这里有一座传送阵,我要回蝴蝶岛了,待此事尘埃落定,再回金丹宗!”说着,她转身离开了。

  马虚麟气的跳脚,取出一阶的灵宝飞剑,连续劈砍了盏茶功夫,眼见那阵膜没有丝毫的损伤,不由得想起蝴蝶岛秦真人一人挡住十六位步虚的往事,再想想姓秦的曾经一把仙火烧死了好几位步虚修士,于是心里渐渐凉了下来。

  他也不敢去蝴蝶岛找对方算账,于是返回掌门大殿,将大长老张虚云和其余几位步虚真君叫来,要求众人为自己做主,将范瑶捉回来治罪。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024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