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02章 震慑金丹宗

第402章 震慑金丹宗

  结果谁知道一天都没有过完,就有两位蒙着面的元婴修士找上门来。

  秦笛并没有出面,而是由沈云怡迎了上去。

  沈云怡已经到了金丹第八重,正是接受磨炼的机会。

  “这里是金丹宗下辖岛屿,请问两位前辈出自何宗?来此有何要事?”

  为的元婴中期修士冷哼道:“你只要回答一句,是否出自蝴蝶岛,就行了。”

  沈云怡点头:“不错,我是蝴蝶岛秦琼真人的大弟子。”

  “哼,那你就受死吧!”

  “两位不肯说说,究竟是何原因杀上门来?”

  “休要多言,看剑!”

  话音未落,空中飞起一只一阶的灵宝飞剑!

  沈云怡毫不犹豫放出了六阶的朱雀手环,化作一只巨大的朱雀,出一声摄人心魂的凄厉鸟鸣,“呖……戾……”

  那声音有勾魂摄魄的作用,两位元婴魂飞天外,吓得面色如土,身子都矮了一大截!

  朱雀张开长长的鸟嘴,一下子叨住了飞剑,然后一甩头,竟然将飞剑夹断成两截!

  为的元婴如丧考妣,冲着飞来的朱雀大叫:“饶命!饶命啊!我们是金丹宗弟子!你不能杀我们!”

  朱雀略一停顿,冲上去在两人身上连续啄了几下。

  转眼之间,两个人四条手臂都没了!

  还待再啄,将对方的元神毁掉,龙瑾儿已经冲了过来,放出拾椂树桩,在每人头上轻轻敲打了一下,将他们的元婴震碎,魂魄也收走两道,然后道:“师姐,算了,放他们回去!行尸走肉一般,已经没有危险!也算是给别人提个醒!”

  拾椂树桩原本就有迷惑心神的效果,经过秦笛重新改造符文之后,已经能收取魂魄了,就像亡魂钟一样。

  沈云怡厉声大喝道:“滚!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这两人元婴破碎,丹田还是完整的,跟当年的龙沧海不同,所以失去一道魂魄之后,还能够靠着本能飞回去,但是记忆已经凌乱了。

  这两位元婴修士回到赤焰岛,被守护大阵的弟子觉,当即敲响了警钟。

  于是,很快有步虚真君前来询问,然而这两人又说不出所以然,只是伛偻着身躯唯唯诺诺,双眼无神,状若痴呆。

  马虚麟也来了,见了这两人的样子,禁不住心中颤抖,不知道派出这二人去对付几位低阶修士,怎么会生这种事!

  这两人乃是他后期招收的弟子,平日一直闭关修炼,所以认识他们的人并不是很多。

  他只以为派两位元婴修士前去,就能将仙草岛两位金丹和三四位筑基修士彻底铲除了,没成想竟然被别人收拾了!

  此时,他也不敢声张,只能说可能遇到了外敌,让大家多小心!

  马虚麟将两个弟子带回自己修炼的宫殿,喂他们吃下断续丹,手臂倒是长出来了,然而神魂受损,一时半会儿却无法恢复。

  好在金丹宗有一种半仙阶丹药,名字叫“逆天还魂丹”,吃下之后,经过百年修养,有一定机会补回一两道魂魄。但是新生的魂魄怎么都赶不上原先的丰满,所以这两人以后的仙路算是断绝了。

  这是被拾椂树桩收走了魂魄,跟秦笛当年用失神引震散了神魂又有不同。神魂震散之后,服用七阶灵丹就能将其找回来;而被收走了一两道魂魄,难度就大大增加了,非要有半仙丹才行。如果收走三四道魂魄,半仙丹就不成了。金丹宗虽然是炼丹的宗门,半仙丹也不是轻易就能拿到的,即便是马虚麟这样的长老,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至于元婴破碎,也有恢复的方法,但也要上百年的努力,才能重新碎丹生婴。

  更何况,在这种半痴呆的状态下,又怎么能自己修炼呢?

  马虚麟看着两个弟子,越想越生气,心道:“这不可能是两个金丹出手,定然有别的高人在场帮她们,说不定姓秦的小子就在那儿!哼,既然你离开了蝴蝶岛,没有大阵作为依托,那就是你的死期到了!就算你有几朵厉害的仙火,最多也只能对付步虚中期的修士而已,我可是步虚后期,不信拿不下你来!”

  转念一想:“这小子也算是金丹宗门下,老夫要是出手,不能以本来面目现身,否则回来没法交代。”

  想到这里,他猛地一跺脚,摇身化作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人,出了宫殿,纵身飞了出去。

  才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仙草岛,放眼望去,就见岛屿的正中央,几个身材婀娜的女子围着一个青年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话。

  因为距离赤焰岛也不算很远,所以马虚麟并没有放出几千里的步虚天象,而是笔直的冲了过去。他知道秦琼有几只神箭,而且善于在箭上附着仙火,所以用最快的度冲了上来,好让对方猝不及防取不出弓箭。

  秦笛老早就得到了小桃树的预警,所以心里有了底,待到对方切入两三里内,这才骤然施展出呼风唤雨的功夫。霎时间,周围十余里的范围内变得一片昏暗,风雨如晦,风雨如刀,每一滴雨珠都能够滴水穿石,打在脸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小孔。

  马虚麟猝不及防,浑身上下变得鲜血淋漓,好在他是步虚后期的修士,吃惊之下将全身的气机张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防护罩,试图将风雨挡在外面。

  可是那风雨太厉害了,防护罩竟然阻挡不住,风雨落在肉身上,虽然降低了七八成的威力,依旧留下一个个浅孔,就像被人用小针刺过一样!

  马虚麟出一声大吼,放出一只丈许长的二阶灵宝飞剑,仿佛一扇门板远远的砸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见一段琴音传来,琴音合着风雨,如泣如诉,勾魂摄魄。

  马虚麟只听了两三个呼吸的功夫,神智就变得恍惚起来,打在身上的雨滴也不觉得疼了,仿佛有人在给自己深度按摩一般,放出去的飞剑也失去了方向,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他知道不对,所以努力挣扎,然而却无法摆脱琴音的束缚。琴音仿佛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魔鬼,将他死死的抱住,又像是一场恐怖的梦靥,将他包绕在里面,让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

  于此同时风雨之刀越来越猛烈,将他的身躯刺得千疮百孔,

  此时的秦笛得到了师央老祖的醍醐灌顶,对于仙音的理解和操控已经达到极其高妙的程度,虽然没有拿出凤凰琴,单凭七阶宝琴也能将对方制住。

  沈云怡和龙瑾儿等人就站在他的旁边,见到这一幕无不感到惊叹。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然而心里却在呐喊。

  “师祖的境界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他老人家就是神仙啊!”

  “元婴修士能施展这么大威力的神通法术,真是开眼了!”

  “师傅一直在进步,正是我等的楷模!”

  经过两位老祖的醍醐灌顶,再加上自己坚持不懈多年的演练,秦笛对于仙音和风雨的操控能力已经到了极细极微的地步,就像他放出去的两只手臂,只将马虚麟困在当中,而他自己和几个弟子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大约过了盏茶功夫,眼见对方无力挣扎,浑身上下千疮百孔,伤势不知道有多么重,秦笛放出了四阶灵宝捆仙绳。

  捆仙绳仿佛一条游龙,飞到里许之外,将对方绑缚起来,绕了一圈又一圈。

  秦笛收了风雨,住了琴音,趁着对方还在心神迷乱之际,飞上前去拍了一张仙符,如此一来再不怕对方飞上天去,就算是自爆都不可能了。

  龙瑾儿手持拾椂树桩,问道:“师傅,怎么处理这老家伙?要不要我给他来一棍?”

  秦笛淡淡的道:“毕竟是金丹宗二号人物,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消失,要是消失了,会给金丹宗带来巨大的恐慌。”

  “难道就这么将他放回去?回头再来找我们的麻烦,那可怎么办?”

  “等我问问张虚云大长老。”

  随即他摸出身份令牌,将这边生的事禀报掌门谷元正和合道真君张虚云。

  时候不大,这两人联袂而至。

  谷元正见到被捆绑的马虚麟,禁不住看了秦笛一眼,心里生出深深的忌惮:“才只是元婴修士,就能将步虚后期擒住,如此手段,简直逆天了!”

  张虚云见了,禁不住叹了口气,望着委顿于地、满脸血污、遍体鳞伤的马虚麟,道:“马师弟,我已经警告过你,这件事就算了!你却不听劝阻,过来复仇,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说辞?”

  马虚麟刚刚从迷乱中醒过神来,见到自己被擒住,也是心中惊恐。他心里明白,像自己这般,输的一塌糊涂,已经没有了争辩的资格,就算被对方杀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只能服软:“师兄,我错了!自求面壁千年!对不起,秦真人,求你放我一马。”

  秦笛不置可否,淡淡的道:“有什么怨言,请来蝴蝶岛面谈。莫要找我弟子的麻烦。马长老,你也有家有业,门下弟子众多,家族数千人,没了一个品德低劣的儿子,你还有数百位儿孙后代,回去好好管教,莫要再生事端!我在这里把话说清楚,我秦琼睚眦必报,只要损失一个弟子,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会找上马家!你就算不惜自身,也要想想整个家族被灭的下场!”

  马虚麟又不是傻子,他只是觉得自己能吃住秦笛,所以才过来找对方报仇,此时见识了人家的手段,他也就死心了,于是低头求饶:“对不住,是我一时被鬼迷了心窍,秦真人,请你看在金丹宗的份上,饶过我这回。我以后闭关修炼,若不到金丹宗危机时刻,再不现身于众人面前。秦真人,您就当我已经死了。如何?”

  秦笛挥了挥手:“张师叔,您把他带回去吧。我秦琼杀人盈野,但没有杀过一个金丹宗弟子,所以下不了手。”

  张虚云也没有多说什么,让秦笛收回仙符和捆仙绳,便带着马虚麟回去了。

  掌门谷元正则在岛上考察了一个时辰,跟秦笛闲聊,借以沟通。

  “秦师弟,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莫非神机妙算,能算出弟子的麻烦?”

  秦笛笑了笑:“多谢谷师兄,要不是你,范瑶就可能被堵在掌门大殿了。”

  谷元正摆了摆手:“这只是一点儿小事,当时范瑶找到我,将事情一说,我就觉得头疼无比。你也知道,我固然做了掌门,但是并没有什么实权。修真门派,全凭实力说话。我们金丹宗内,只有张老祖说话算数,前些年张老祖一直闭关,所以有两个女弟子受了委屈,我竟然无能为力,等老祖出关之后,那两个女弟子却不见了。一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很难受,所以范瑶将对方刺死,我在头疼之余也感到心喜!”

  秦笛微微摇头:“戒律堂该整治了!既然是名门正宗,怎么能无处伸冤?那不成邪派宗门了?”

  谷元正眼前一亮,双眉跳了跳,笑道:“秦师弟,要不然你出来帮把手,将戒律堂的担子挑起来?”

  秦笛想了想,道:“些许小事,有我大弟子沈云怡出马足矣。小沈,你去做戒律殿殿主,只要做满十年,十年之后有你师妹范瑶接手!”

  沈云怡躬身道:“弟子谨遵师命!”

  谷元正还有些担心:“小沈,你能对付元婴修士吗?本门有三四十位元婴,这些人大都忙于修炼,但是也有些人不怎么守规矩,而且很多的弟子犯了事,背后都有靠山,七拐八弯之后,就能找到元婴修士说情。所以,如果没有实力,戒律殿主很难做。”

  沈云怡留着短,面白如玉,神色淡然,十分爽快,笑道:“谷师叔,我虽然功力不高,但有防身杀敌的手段。再说,如果有对付不了的强敌,不还有我师傅在吗?师叔您也不会不管,是不是?”

  谷元正笑道:“好好!你既然有信心,这件重任就托付给你了!小沈,你这就跟我走吧!”

  沈云怡给秦笛行了一礼,问道:“师傅,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秦笛想了想,沈云怡身上既有朱雀手环,又有火葫芦,能将赤地千里挥到极致,同时还有护身灵宝盔甲,再加上两张威力极大的仙符,就算是对上步虚中阶的修士,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挥了挥手:“去吧,小心行事!”

  沈云怡便跟着掌门走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034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