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03章 苏仙后人

第403章 苏仙后人

  秦笛回到蝴蝶岛,却见汤星岷走了过来。

  这么些年过去,汤星岷的功力也有了不小的进步,已经到了筑基巅峰,用不了多少年,就可以尝试结丹了。

  他已经三百多岁了,原以为今生再没有希望,却没想到跟着秦笛来到蝴蝶岛之后,服下延寿丹重新焕了青春,而且这边的资源也极为丰富,各种灵丹妙药一股脑堆上来,让他的修为就像打了气泡一样,呼呼往上长。所以他每天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都几乎要笑醒。

  “启禀师叔祖,今天又有人拿来一颗梦幻鸟蛋。”

  “喔?这颗鸟蛋是从哪里找到的?”

  “是在黄岩岛。”

  秦笛此前已经通过仙品阁收到七颗鸟蛋,交换出七颗大道丹,又私下里卖出了五六颗,手里积攒的大道丹越来越多。

  每次得到鸟蛋,他都要求汤星岷将来源记录下来。

  日久天长,从这些地方就可能得到梦幻鸟飞行的路线图。

  他也查阅了不少的资料,结果越查越觉得玄奇。

  梦幻鸟是一种很奇特的鸟类,据说它是凤凰类的一个亚种,体型跟凤儿变小的时候差不多,因而鸟蛋很小,只有蚕豆那么大。

  凤儿说自己以前曾经见过梦幻鸟,还跟她们交谈过。

  梦幻鸟似乎受到了某种天道禁止,因而不能像别的鸟雀一样无限制的成长,最高到九阶就停住了,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她们也知道自己的鸟蛋非常珍贵,不但要防着人类偷袭,还要防着鸟类偷窃,因此之故,每到产卵的时候,就漫无目标的四处乱飞,找到无人的地方,譬如高山之巅,悬崖峭壁,将鸟蛋偷偷生出来。

  尽管如此,能够繁衍出来的后代还不足十分之一。

  因此按照凤儿的说法,梦幻鸟的日子过得很苦。

  凤儿说她正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勾引一群梦幻鸟,到蝴蝶岛来定居,但是要秦笛答应,不能把所有的鸟蛋都练成大道丹。

  秦笛一听就笑了:“别的不说,来我蝴蝶岛,我最多只留下一成鸟蛋,其余的九成都能够孵化出来!古语有云,涸泽而渔,焚林而猎,都不是长久之计。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凤儿却道:“哥哥,并不是每只鸟蛋都能孵化出来,梦幻鸟也有一些假卵,同样能拿来炼丹。”

  “哈哈,那就更好了!凤儿你可以沿着我画出的这几个岛屿,飞过去找一找梦幻鸟,争取救他们脱离苦海。别忘了我可是炼丹大宗师,说不定能帮她们摆脱禁制呢!”

  “我知道,哥哥是好人呀。”

  于是自此之后,凤儿也多了一个重任,那就是出去玩耍的时候顺便寻找梦幻鸟的下落。

  随着大道丹和仙阶防护阵盘的不断推出,再加上时不时卖出的步虚丹和立婴丹,让蝴蝶岛半仙角的地位越来越高,一直吸引着云梦大泽众多高阶修士的目光。

  越来越多的人涌上半仙角,让这块公共区域都变得拥挤了。

  因此之故,秦笛再度施展大法,从周围赶过来两座小岛,与半仙角合在一起,将公共区域的面积增加了两倍。

  他还从残损的洞天中,拉出不少的灵脉,布置在半仙角。

  那些灵脉虽然经过死海雾气的侵蚀,到最后只剩下一丝尾巴,但是毕竟含有大型灵脉的根骨,可以从周围的云梦大泽中吸收灵气,日久天长重新恢复成大型灵脉。

  秦笛想明白之后,就毫不吝啬的牵引灵脉,将数不清的残损灵脉埋藏在半仙角。等到这些灵脉恢复之后,灵气太过于丰富,就让小桃树偷偷抽走一部分。

  于此同时,他在半仙角开辟了更多的修真洞府,租赁给散修,和那些来半仙角定居的别派修士。

  至于这片土地的管理工作,由苗云娟主动请缨接过去一部分,剩下一部分由汤星岷和他的两个儿子共同管理。

  郭真君有时候修炼之余,也可能来半仙角逛一逛,顺便提提意见。

  秦笛虽然不想管太多,但还是在金丹宗布任务,请了一些低阶弟子,来维持半仙角的秩序。

  即使是宗门任务,也需要支付报酬。好在这种报酬对他来说微不足道。因为半仙角所有的修炼洞府都是他的,所有的店铺都要向他缴纳租金,仙品阁的收入也很可观。有这么多的收益,拿出一点来,支付给请来的弟子,也是应该的。

  时光匆匆,转眼过了二十多年。

  秦笛进步飞,从元婴第七重巅峰,一路飙升,踏入元婴第九重初期。

  苗云娟和庄云清都进入元婴第二重了。

  兰星裳使用了光阴祭坛之后,修为进步飞,已经碎丹生婴,踏入元婴期。

  吴眉儿和沈云怡都已是金丹大圆满。蒋云木和范瑶到了金丹第八重,龙瑾儿到了金丹第六重,就连最小的弟子白冬儿也到了筑基第七重。

  这时候,云祈法会就快要到了,整个云梦大泽所有的修真人,为了争取有限的名额已经沸腾起来。

  经过各大宗门多年的协商,最后由龙王和祝融九拍板,每一个步虚初期可以携带一人,步虚中期携带两人,步虚后期携带三人,步虚巅峰携带四人,合道真君携带十人,地仙老祖携带二十人。除此之外,只给散修留了一百个位置,需要激烈的竞争才能脱颖而出。

  如此安排已经预留了足够的空间。因为到最后能登上云祈岛的,究竟会有多少人,并不是一个定数,有些合道真君和地仙老祖可能拖到最后一刻从外地赶过来。多一位高手就多一份祈祷的合力,所以也没有理由拒绝这些人加入。

  方案确定之后,各大宗门沸沸扬扬。因为像金丹宗这般,一位合道老祖,外加四位步虚修士,总共只能携带十七八人。这些地仙老祖都有自己心爱的弟子和家人,能匀出来的名额很有限。

  张虚云老祖传音秦笛,说能给他留两个位置。

  秦笛婉言谢绝,深表感谢。

  蒋云木传音回来,说神箭门那边给他留了位置,让秦哥不用为他担心。

  庄云清过来问,要不要去天剑门找找路子,如果给二长老白剑真君送上厚礼,或许也能给她留一个位置。

  秦笛摇了摇头:“庄师姐,就不要麻烦了。我已经做好了安排,不但你们几位能登上云祈岛,就连三代弟子再加上凤儿、阿紫,都有登岛的机会。”

  “那样人不少呢!”

  “总共不过二十人,很容易安排。”

  庄云清眨眨眼睛,想起岛上经常出现带着面具的那位合道真君,于是也没有多问。

  各大宗门内为了争夺登岛的机会,各展其能,勾心斗角,自不用提,虽然有争执,但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最惨烈的是那百名散修的名额,竞争极为激烈。

  秦笛闲得无聊,带大伙儿去现场观摩。

  这场比试安排在天宝阁占据的岛屿,也就是拍卖大会的所在地珍宝岛。这个位置相当于云梦大泽的核心,南来北往很方便,而且人口密集,众目睽睽之下,想作弊都办不到。

  参加比试的有人族,也有妖族,无一例外全是元婴修士。因为步虚修士自动拥有登岛的资格,金丹真人功力不足也不敢出场。

  比赛的方法倒也简单,总共一百个擂台,每一个擂台就是一个小型的结界,外面看着小,里面却有数百丈宽的区域,足够元婴修士在里面折腾。

  一百个擂台同时开始比试。只要有人能拿下十连胜,就可以退下来休息。这相当于资格赛。一个月后,所有十连胜的修士之间再进行比试,最终选出一百位真正的高手。

  说是给散修准备的比赛,其实来的大多数人都出自各大宗门,因为在自家的宗门中拿不到登岛的机会,所以只能来这里放手一搏。

  这些参加比试的元婴修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杀手锏,秦笛看了两天,感觉就算自己登上擂台,如果不动用通天灵宝和仙符的话,也未必能从其中杀出来,更不用说跟着来的这些个弟子们了。

  沈云怡、范瑶和龙瑾儿也算是经历过一些杀伐的场面,因而看得津津有味。

  白冬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你死我活鲜血淋漓的场景,几乎都不敢看了。

  几个徒孙也同样很少见到这种场景。因而面色苍白,几乎惊呆了。

  秦笛精心挑选了一些场次,一面看,一面给弟子们讲解,总结经验教训。

  “左边台上这两人都放出了元婴法象,一个是应龙,一个是黑虎,看其大小,应龙的体积要大的多,说明他的功力比较高。但是,他手里拿着的乃是一阶灵宝,另一人却有件二阶灵宝,所以最终鹿死谁手,还不好说。”

  “你们猜猜,最终谁能获胜呢?猜对了有奖!但要说出具体的原因。”

  龙瑾儿笑道:“师傅,有什么奖品?”

  “一斤元晶!”

  一个三代弟子名叫谢云米,乃是沈云怡的弟子,抢着说道:“一斤元晶相当于一百块极品灵石了!师祖,我也要猜!我猜黑虎法象的修士能赢,你看他已经占了上风,就因为善于利用手里的灵宝法器。”

  苏云棠已经到了筑基大圆满,笑道:“我看应龙法象会赢,他虽然暂时落于下风,但是防守严谨,进退有序,丝毫不乱,正在酝酿反击。相反,黑虎法象显得太急躁了。”

  众弟子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苗云娟和吴眉儿也加入进来,对两人交手进行预测。

  庄云清只是静静的看着,双目之中精光闪烁,仿佛自己也加入其中,正在激烈的搏杀。

  到最后,应龙法象的修士凭借自身的功力高出一筹,最终战胜了对手。

  擂台上有人大声宣布:“集灵观苏守,赢得第一场!”

  台下众人都不在意,因为这只是百座擂台中的一个而已,没什么特殊性。

  有弟子笑着问:“师叔,我猜对了,啥时候灵晶?”

  秦笛答道:“回去之后一块儿,先记账!”

  他转过身去,准备去看另外一场,然而一转头,却现徒孙苏云棠面色白,神情有些不对,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

  于是,他急忙问道:“小苏,你怎么了?”

  苏云棠嘴唇微微颤抖,定了定心神,道:“师祖,我刚才没听错吧?那人是集灵观的,姓苏?”

  “集灵观怎么了?”

  苏云棠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我母亲去世的时候,给我留下一个白色的玉枕,上面写着集灵观苏哲。”

  听见这话,秦笛收住将要迈出的脚步,转头望向那位有着应龙法象的元婴修士,见他身材瘦高,面容清癯,眉眼之间跟苏云棠有一些相似的地方,知道其中必有蹊跷。

  范瑶听见苏云棠的话,回头看了秦笛一眼,道:“师傅,要不我去把苏真君请过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这时候,苏守已经从擂台上走了下来,看样子一场比试消耗很大,因此要休息一两个时辰,再参加下一场比试了。

  秦笛迈步走了过去,眼见着对方距离擂台越来越远,似乎要找个地方休息去了,他赶忙从后面呼喊:“苏先生,请等一下。”

  苏守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神态中带着疑惑。

  秦笛走到跟前,神识传音道:“苏先生,您是否认识苏哲?”

  苏守闻言浑身剧震,瞳孔骤然收缩,双目紧盯着秦笛,道:“苏哲是我的小儿子,怎么?你是他生前的好友?”

  秦笛听了皱眉:“怎么?苏哲已经去世了?”

  苏云棠从后面听见,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苏守叹了口气:“他的魂灯已经熄灭很多年了。”

  秦笛为苏云棠感到难过,招手将她叫过来,说道:“这是我的徒孙,名叫苏云棠。她母亲去世的时候,曾经留下一个玉枕,上面写着集灵观苏哲。”

  苏守听了,神情显得颇为激动,眼睛里有一丝雾气蒸腾,上下打量着苏云棠,道:“孩子,你把袖子挽起来。让我看看手腕上有没有苏家的印记。”

  苏云棠强抑悲痛,把左侧的手腕露出来,内侧有一个青绿色青苔状的胎记。

  苏守睁大了眼睛,一眼将胎记看在眼里,深吸一口气,神情变得很是和蔼:“没错了,孩子,你是苏家的后人,是我苏守的孙女。你看看爷爷手腕上,也有一个同样的印记。”说着,他将手腕伸出来,一只粗如老树皮的手,跟一只皓腕凝霜的手臂比照,在同样的位置果然都有一个印记。

  苏云棠心里既悲且喜,同时还有些疑惑:“你真的是我爷爷?我父亲就是苏哲?”

  苏守叹了口气:“唉,你这孩子,连亲生父亲都没有见过?”

  “我从小跟母亲一起生活,没见过父亲的样子。”

  “你们在何处生活?”

  “秦淮城。”

  苏守微微皱眉,不知道秦淮城在哪里。

  他还想再问,却听秦笛说道:“此地太嘈杂,找个僻静的地方,你们爷俩好好唠唠嗑。”

  苏守道了声“好”,转头四面一望,道:“那边就有天宝阁开辟的茶楼,我们过去坐坐。”

  于是秦笛走到茶楼,要了个包间,让苏云棠、苏守爷俩进去聊,他和范瑶坐在外面喝茶。至于其余的众人,都留在广场上继续观摩比赛。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048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