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04章 观摩邀战

第404章 观摩邀战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苏云棠从包间走出来,面颊上还有些许泪痕。

  苏守出来之后,清癯的面上带着喜色,对着秦笛和范瑶施礼:“秦真君,多谢你照顾我的孙女;范真人,多谢你将云棠收归门下。”

  秦笛笑道:“恭喜你们祖孙相认。不远数百万里,能在这里相遇,也是机缘巧合。”

  苏守道:“是啊!事情都已经搞清楚了。当年我的小儿子苏哲在外面受人追杀,重伤垂危之际,被云棠的母亲所救。他在秦淮城生活了一段时间,就有了这个孙女。后来,他伤势稳定之后就想回家,又怕仇家在路上阻截,便将随身携带的‘问仙枕’留了下来。可惜他最终还是没能返家。幸运的是,我却有了这么个孙女。”

  秦笛叹了口气:“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苏先生节哀顺变。”

  苏守微微摇头道:“修仙之人,生死都在一念间,苏哲的魂灯熄灭很久,我已经想开了。今天忽然多了个孙女,这可是大喜事!老朽很开心!”

  范瑶揽住苏云棠,在她的肩上轻轻拍打,低声安慰着。

  耳听苏守又道:“我们苏家位于云梦大泽的西南角,距离祝融峰十余万里,有一个‘苏仙岛’。岛上没有修真门派,只有我们苏氏家族。苏家多年以前出了位九阶天仙,所以家族虽然不大,凭着他老人家的福泽,还能在云梦大泽立足。”

  秦笛笑道:“九阶天仙?眼看就是金仙了啊!真是了不起!”

  “我家老祖名叫‘苏耽’,虽然仙凡两途,至今偶尔仍能通过问仙石联系得到。我想让云棠这孩子跟我回去一趟,不为别的,她要亲手摸到问仙石,拿到刻着自己名字的玉枕,才有可能在睡梦中沟通先祖,或许能得到苏家至高无上的传承。”

  秦笛听得很是惊奇:“太神奇了!没想到苏家还有这样的底蕴!等到云祈法会结束之后,就让苏云棠跟你回去!”

  苏守笑道:“欢迎秦真君和范真人前去做客。苏仙岛别的没有,却有先祖留下的桃园,虽然限于灵脉匮乏,桃树等级不算太高,但是补血养气的功效还是有的。”

  秦笛大喜:“好,等我从云祈岛下来,就跟苏兄过去看看。”

  苏守听了有些诧异:“怎么?秦真君已经拿到了登上云祈岛的名额?”

  秦笛笑了笑,知道对方居住的岛屿距离蝴蝶岛很远,可能没听说秦琼的大名,于是随口说道:“苏兄放心,我有法子带苏云棠登上云祈岛。”

  苏守颇为吃惊,心道:“你自己作为元婴真君,或许能跟着宗门长辈登上云祈岛,难道还能带着云棠这孩子过去?别忘了,她才是筑基大圆满而已!要是这么容易,我这样的元婴巅峰,还用得着登上擂台打生打死吗?”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们蝴蝶岛弟子不多,恰好又有几位前辈,修为高深,可以带我们过去。苏兄如果闯擂遇阻,也可以跟我们同去!”

  闻听此言,苏守更加吃惊了:“啊?不敢不敢!登岛的名额太珍贵了!你难道没听说?天宝阁拍卖的价格,已经到了一千斤元晶!那就是十万极品灵石啊!”

  秦笛也有些惊讶:“登岛的名额也能拍卖?”他口中出“啧啧”之声,心道:“我手里有不少空缺,要不要卖出去几个?”

  然而转念一想:“我也不缺这一点元晶,随便卖几颗仙丹、仙阵就有了。再说作为一个团体,一起出登上云祈岛,就要有和睦相处的气氛,如果增加了心怀叵测的外人,那就不好看了!”

  几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便从茶馆离开。

  苏守也没回客栈,而是跟着秦笛等人回到广场上,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打坐休息,准备过一个时辰再登台。

  他只是一个人来此,原本不敢在广场上打坐,可是如今多了个孙女,有人提个醒,所以就不怕了。再者说,这位秦琼真君带了十几人过来,单是元婴修士就有四五位,这些人在旁边一站,就没人敢过来找他的麻烦。所以他也懒得回客栈休息了。

  这场擂台比试昼夜不歇,白天有太阳,夜里有明灯,周遭一圈的灯柱,将偌大的广场照得亮如白昼一般。

  旁观的也都是修真人,连续几个月不吃不喝也没啥了不起。再者说,大伙儿身上都带着储物装备,饮食也是少不了的。

  秦笛取出椅子,让大伙儿坐下观战。

  苗云娟摸出一袋瓜子递过来:“师弟尝尝,这是我种植的灵葵,瓜子也与众不同,吃一颗能增添一分力气。”

  秦笛笑道:“是吗?那我要吃吃看。已经好多年没有吃瓜子看电影了。”

  吴眉儿从旁问道:“秦哥哥,电影是啥东西?”

  “呵呵,就是一种鬼把戏。”

  苗云娟抓出一把瓜子,吹一口气,瓜子便裂开了,外面的壳随风飘落,留在手里的就剩下瓜子仁。她将瓜子仁放在秦笛手里:“师弟,你试试口感,我用好几种灵草炒制的,如果你觉得不好,以后还可以再改进。”

  秦笛抬手丢进口中,闭上眼睛慢慢咀嚼,赞道:“唔,不错不错!味道很好,还能大补元气,苗师姐费心了!”

  阿紫从白虎的身上跳下来,口里脆生生的叫道:“姐姐姐姐,能不能给我两颗,我也要尝尝!再给小白一颗!”

  苗云娟便抓了一把递给阿紫。

  阿紫蹦蹦跳跳,到旁边跟大白虎分享瓜子去了。也不知道那么小的瓜子,到了白虎嘴里能不能品尝到什么滋味。

  过了一会儿,吴眉儿拿出一个大铁锅,里面满满的都是红菱,笑道:“秦哥哥,这些红菱也是五阶灵植,是我从洞天里采集的,你想生吃还是想煮熟了吃?”

  秦笛拿了一颗用手轻轻一掰,笑道:“这么脆只能生吃。正好能生津止渴,跟瓜子配起来,交替食用,刚刚好!”

  众人围着秦笛说说笑笑,不时的拿出各种食物分享品尝,气氛和睦,其乐融融。

  苏守休息好了,继续登台厮杀,碰到的元婴修士都没有高阶灵宝,因此一连轻松获胜三场,等到第五场的时候又变得非常吃力,好在经过漫长的征战,最后总算咬牙拿了下来。

  秦笛已经看明白了,苏守的功力已经到了元婴巅峰,积累得十分雄厚,差一口气就能踏入步虚了,但是手里的灵宝只是一阶飞剑,如果碰到二阶以上的灵宝就会比较吃力。

  秦笛手里虽然有很多的灵宝法器,但也不能轻易拿出来,一则跟对方还没有那么熟悉,二则就算有灵宝也需要炼化适应,不是片刻之间就能完成的。

  然而看到苏云棠担心的神色,他又有些不忍,于是问道:“苏兄,你有没有护身灵符?”

  苏守答道:“先祖离开的早,留下的灵符都已经用尽了。近年来只是在千年祭祖的时候,传过来一些助长修炼进阶的灵药,却没有仙符传过来。”

  秦笛摸出一张九阶灵符,道:“苏兄,这张符虽不能保你赢,却能让你活着回来,你把它戴在身上,免了孙女担心。”

  苏守迟疑着,看了看苏云棠,心里一软,就将灵符接了过去,口里说道:“多谢秦真君!如此恩德,容后再报。”

  秦笛笑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苏兄不必放在心上。这符又不是买来的,是我多年前练手的时候随便画的。”

  苏守心中吃惊,然而却没有再问,暗道:“云棠这孩子福泽不浅,竟然能拜入制符大师的门下”。

  又过了两天,苏守再胜三场,距离十连胜越来越近了。

  秦笛已经看得视觉疲劳,于是摸出一册金书,坐在椅子上阅读。

  这时候,他忽然听到音圭里传出话来:“相公,你在哪儿呢?”

  听声音就知道这是敖影在说话,自从定亲之后,她也不叫小师叔了,直接亲昵的唤作“相公”。

  秦笛也不以为意,妖族的女孩子比较直爽,跟苗云娟等人的含蓄不同。

  于是他开口答道:“我在珍宝岛观战!你若是过来,顺便将白冬儿带来。”白冬儿在玉琴岛跟别人切磋琴艺,所以没能跟大伙儿一起来。

  “相公我知道了!一会儿见。”

  时候不大,敖影跟白冬儿坐着灵舟赶到了。

  “几位姐姐都在啊?相公,你来看热闹,怎么也不叫我?”

  敖影的真实年龄已经三千多岁了,但是化形之后才相当于人类十几岁的少女,因此张口就叫姐姐,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秦笛事先也说了,众女之间没有大小,只论交情,顺其自然,合则聚,不合则散。

  苗云娟等人也笑着打招呼:“敖影妹妹,秦师弟不敢叫你来,是因为你身份不凡,他怕给自己惹麻烦。”

  敖影瞪大眼睛瞧着秦笛:“真的?相公,你胆子这么小?”

  秦笛笑了笑:“我胆子不小,却不喜欢招惹是非。当然,如果有人敢冒犯我,那就另当别论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擂台上传来一声大吼:“秦琼,你给我上来!你上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只把你打个半死!”

  秦笛吃了一惊,敖影也很惊讶,广场上的人无不转头去看,心道:“这是谁啊?怎么在这儿私人挑战了?”

  然而定睛一瞧,原来是一个水族的元婴修士,身子细长弯曲,头顶尖角,耳朵上竖起两根长须,手持一把大砍刀,仿佛一只大虾一般。

  敖影见之大怒,低声道:“这是虾族年轻一代的俊杰,名叫‘虾九阶’,竟然来这里凑热闹,让我去把他踢下来!”

  秦笛忙道:“这人功力不低,已经到元婴巅峰了,境界在你之上!”

  “在我之上也不怕,我有压箱底的招数‘龙威三式’,只要施展出来,所有的水族修士都要矮三分!”

  这时候,又听见别的擂台上也传来大喝:“秦琼,你既然来了,就上台一战,我是蟹七味,正式像你挑战!”

  秦笛转头一瞧,原来是一个矮胖子,双目圆睁,手持一只钢叉,在台上耀武扬威。

  “这些混蛋,真是找死!”敖影愈恼怒,飞身就往擂台赶去。

  谁知道刚起步,就被秦笛拉住了。

  “你别去了,让我来!”

  他也不能自己站在台上,让女孩出面维护自己的脸面。

  反正好久也没有运动了,那就趁着这个机会,上去活动活动筋骨。

  “哼哼,老虎不威,当我是病猫啊!”

  沈云怡和范瑶从旁边叫道:“师父,让我们替你去吧!”

  秦笛摆了摆手:“这是我自己的事,让我亲自出手解决。”

  苗云娟微微摇头,哭笑不得。

  秦笛大踏步向着擂台走去,然而来到近前却被人拦住了。

  “喂,你有没有报名擂台赛?把号码牌拿出来,贴在前胸才能上去!”

  “哈哈,我没有报名啊!”

  “没报名你凑什么热闹?赶紧让开!”

  “你听,上面那人挑战我呢!”

  “这是擂台赛!不是挑战赛!要想上台,赶紧去报名!”

  秦笛想了想:“我要是报名,势必引动更多的高手参赛,那样一来苏守剩下的两场比试就变得很艰难了。”于是,他哈哈笑道:“我没想参加擂台赛,所以还是算了。”

  说完之后,他又走了回去。

  台上出挑战的两人大声吆喝,都无法将其唤回,于是出言越来越无状:“秦琼,你这懦夫,你个胆小鬼,有本事你上来!”

  秦笛在台下笑道:“虾兵蟹将,有本事你们下来!”

  整个珍宝岛都在天宝阁管辖之下,除了擂台之上,别处都不准厮杀,这是珍宝岛的规矩,若敢违背,将会被押入死牢二十年!台上两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不肯放弃比试下来惹事,只能在台上继续叫喊。

  谁知道刚刚又叫了两声,这两人就受到警告,其中一人表示不服,被一位负责监管的步虚修士一脚踢了下来。另外一人也不敢喊叫了,只能隔着很远的距离,恨恨的瞪着秦笛。

  经过这么个小插曲之后,在场的人都纷纷打听秦琼是谁。

  有不少人知道这个名字,道:“你没去过蝴蝶岛?这是蝴蝶岛主,曾经以一己之力独挡十六位步虚,还用仙火烧死过步虚真君。”

  很多人惊叹:“哇,那么厉害?怎么还有人敢挑战他?”

  “咳咳,这里面有些缘故,一则是因为除了仙火之外,他没有展示过任何别的功夫,所以本身实力可能并不强;二则是他跟龙族的小公主走得太近,引来水族修士的不满。你看,擂台上那些人族的高手,就没有人招惹他,因为蝴蝶岛提供立婴丹、步虚丹,甚至还有大道丹,所以大多数宗门明面上都要求弟子尽量交好他。”

  “是啊,我们宗主已经将蝴蝶岛列入友好势力了。”

  “我还知道,蝴蝶岛不单能提供仙丹,而且实力强悍,有合道真君镇守着!你想想,整个云梦大泽,总共才有十来位合道老祖,其中有好几位新近进阶,都是从蝴蝶岛得到的大道丹,自然跟那儿关系密切。因为这个缘故,人族的修士都不敢招惹秦真君。”

  “哈哈,这些水族修士不知死活!我估计秦真君实力很强,要不然龙族的小公主怎么会喜欢上他?”

  “那当然,听说是修仙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弟子,背后有地仙老祖呢,肯定出手不凡!”

  众人议论声中,秦笛仿佛没事人一样,跟众女说说笑笑,顺便指导弟子,欣赏台上的比试。

  随后不久,苏守也完成了十场连胜,需要等一段日子,才能进入下一阶段的比试。

  看比赛长了也会累人,所以秦笛也没有一直盯着,而是不时的带领众人去岛上闲逛。整个珍宝岛到处都是店铺,各种奇珍异宝层出不穷,极大的勾引着众女购买的欲望。不管是苗云娟、吴眉儿还是范瑶、龙瑾儿,直到第三代弟子,每个人都十分兴奋,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062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