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07章 苏仙岛

第407章 苏仙岛

  三个月后,苏守前来蝴蝶岛,邀请秦笛、范瑶和苏云棠同行,做客苏仙岛。

  苏守此前登上云祈岛,在祭坛之下经受了洗礼,因而进阶为步虚真君。

  虽然如此,他看向秦笛的目光依旧充满了尊敬,因为他看到蝴蝶岛拥有一位地仙,还有四位合道,这都是令人震惊的事实;另外,他还看见秦笛登上了祭坛。凡是能登上祭坛的修士,每一个都是天降机缘,身上带着上天的鸿运,令人不得不佩服。

  按理说,只有合道以上的修士,才能登上祭坛;即便是步虚真君,能站上祭坛已经是特列,而这位秦真君当时还只是元婴修士,怎不令人羡慕和震惊呢?

  于是,他一路坐着灵舟,说话的口吻都非常客气。

  “秦真君,我们苏仙岛虽然是一个大型的岛屿,但是我们苏家的实力很弱,跟蝴蝶岛没法比。您这边是岛小大仙多,我们那儿天高皇帝远。苏家已经很多年没有合道老祖了,目前功力最高的,是我爷爷苏澈,这次他也登上了云祈岛,顺利进阶到步虚后期。”

  秦笛听了有些诧异:“咦?苏家既然有步虚修士,你怎么还要参加擂台赛?”

  苏守苦笑道:“每一个步虚中期只能携带两人。苏家如我一般卡在元婴巅峰的就有好几位,那些人实战厮杀的能力较弱,因而我把机会让出去了。”

  秦笛听了更觉得奇怪了:“怎么会卡在元婴巅峰?莫非买不到步虚丹?”

  苏守答道:“步虚丹只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功法传承的问题。我们苏家的传承有些古怪,单靠口述效果很差,最好的方式得自于问仙枕,由先祖梦中传法,方能够一日千里进步飞。可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只有极少数弟子能在梦中见到先祖。”

  秦笛听得咋舌,心道:“那要是仙界的苏耽出了变故,苏家的传承难道就完蛋了吗?”

  苏守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当下苦笑道:“这对苏家来说,也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曾有人在梦中询问先祖,想知道如何才能更好的沟通,结果先祖只说了一句话:你睡的不够深沉,如果心中无忧,睡死过去,就能见到本仙了!”

  秦笛听了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忽然笑道:“云棠,等会儿我炼制一炉‘昏睡丹’,能让你睡的深沉,你可以吃一颗试试。”

  苏云棠还没来得及答话,就见苏守连连摆手:“不行,秦真君,昏睡丹没有效果,我们试过了!不过,我家先祖提到过‘盗梦丹’,可惜却没有留下丹方。”

  秦笛沉吟好一阵,最后忽然呵呵笑道:“盗梦丹是九阶丹药,我这里恰好有丹方,但是需要一种云梦青苔做主药,只要能找到,别的都不愁了!”

  苏守大喜:“真的?那简直太好了,我们苏仙岛盛产云梦青苔!还是先祖当年留下来的!”

  秦笛笑道:“这倒是巧了!”

  苏守面色显得有些奇怪,嘴张了张,想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

  秦笛道:“苏兄,你若是有什么忌讳,请早些告诉我们。”

  苏守咬了咬牙,道:“也不算什么忌讳,只是事涉先祖,有些话不好开口。既然秦真君问起来,那我就随便说一句。我们苏家有一种说法,先祖的母亲还是少女时,在水边石头上洗衣服,忽然看见有一缕青苔碧绿柔滑非常可爱,在水面上荡漾,围着石头转了三圈,后来先祖的母亲就怀了孕,生下先祖。先祖自幼神异,修行神,成为天界大仙。所以后来,我们苏家人对那种云梦青苔一直很尊重,您若是拿它炼丹,也要斋戒,不能轻之贱之。”

  秦笛点头:“我明白了。有些草木带着仙灵之气,炼丹师需要沐浴更衣,带着诚心炼丹,才能够炼出上好的仙丹。”

  说话之间,灵舟来到一个绿树掩映的岛屿前。

  四人从空中落下,就有年轻弟子迎上来,叫道:“二爷爷,您回来了!”

  苏守“嗯”了一声,转头对苏云棠道:“这是老三家的孙子,论辈分是你的堂兄。他功力就差远了,目前还只是筑基中期。”

  苏云棠看了那人一眼,将其面目记下。

  苏守带着三人沿着小路往前走,不久来到一处宽敞的宫殿前,看见两位步虚初阶的老者正坐在院子里说话,于是走上前去介绍:“大哥,三叔,我这次出去,找到了苏哲留在尘世的女儿!”

  两人大喜:“那真是太好了!我们苏家人丁单薄,所幸又多了一位后人!”

  苏守招呼苏云棠上前见礼:“这是你大爷爷,这是你三叔祖爷爷!”

  “大爷爷好!叔祖爷爷好!”苏云棠依言一一行礼。

  两位老者纷纷拿出礼物:“好孩子,你来的突然,我这里仓促之间,也没有准备什么好东西,只有一些小玩意。这是祖传的碧玉镯,还有一柄桃木剑,都有宁心辟邪的效果,你先拿去玩。”

  苏云棠接过来,笑道:“谢谢大爷爷和三叔祖爷爷。”

  苏守又介绍秦笛和范瑶:“这位是蝴蝶岛的主人秦琼秦真君,这位女修是他的弟子范真人。范真人乃是我孙女的师傅。”

  两位老者听说“蝴蝶岛主”四个字,禁不住吃了一惊,当即迎上前来:“失敬失敬,没想到秦真君亲自过来,令我们苏仙岛蓬荜生辉!”

  显然,这两人前些日子也登上了云祈岛,知道那时候生的事,因而才感到十分震惊。

  “真没想到,秦真君竟然收下苏家的孩子做徒孙,如此一来我们是一家人了!”

  苏守笑着介绍:“秦真君收下云棠已有一百六十年。我这孙女早年命苦,幼年丧父,少年丧母,孤苦伶仃,若不是碰到范真人和秦真君,她早就没命了!所幸踏上了仙途,成就了金丹真人,这都是两位的大恩大德!”

  听见这话,那两位老者更加吃惊:“这样说,还真是苏家的恩公了!快快!大摆宴席,为恩公接风洗尘!”

  不久,大宴摆开来。

  秦笛跟苏守一样,如今都是步虚初阶,因此谈笑自如,没有丝毫压力。

  经过询问,知道两位老者一个叫苏望,乃是苏守的大哥;另一位叫做苏仓,是苏守的三叔。这两位正好原本都是元婴巅峰,正是因为苏守相让,才有机会登上云祈岛,因而能进阶步虚,所以都对苏守十分感激。

  席间,两人问起苏云棠早年的事,听说孤苦伶仃流落在遥远的秦淮城,禁不住唏嘘不已。

  “唉,若是早知道有孩子流落在尘世,我们苏家一早就派人前去寻找了!”

  “可叹苏哲那孩子,功力没修炼到家,就一个人出去闯荡江湖,却没能安全返回。”

  “二弟,苏哲的仇报了没有?”

  “报了!我请人施展大法,找到了几个仇家,后来将他们满门抄斩,寸草不留。可叹杀再多人也换不回哲儿的性命。”

  “苏哲当年出去的时候,还没有修成金丹吧?他怎么能跑那么远?”

  “嗨,他受人追杀,慌不择路,只能驾驭灵舟,有多远跑多远,谁知道差点儿跑到死海里去了!”

  “谁跟他有那么大的仇怨?竟然死追着不放?”

  “归根结底,是哲儿口风不严,透露了问仙枕的事,所以引得别人觊觎,从后面紧追不放。那些人都被我清除了。”

  苏仓闻言叹了口气:“问仙枕!唉,就连我们苏家弟子都难以沟通,别人得了去,又有什么用?”

  苏望也跟着点头:“是啊,如今越难以入梦,我都怀疑先祖是否去了别的天界?我听说,天有三十六重,若是隔得远,就会变得难以沟通。”

  这时候,苏守忽然道:“大哥,三叔,秦真君说他能炼制盗梦丹,我们还是求他帮忙吧。”

  两人听了立马神情一震:“秦真君,你若能炼制盗梦丹,那就是苏家更大的恩人了!我们三位刚刚进阶步虚,暂时还用不着盗梦丹,但是我家老祖积累深厚,或许不用两三百年,就有进阶合道的可能,若不能一梦沟通先祖,前途就有些可悲了。”

  秦笛道:“好说,不过是一炉九阶灵丹,很容易就可以炼制出来。”

  随后不久,便有人取来了云梦青苔。

  秦笛开炉炼丹,两个时辰炼出一炉,半天之后,总共炼出两炉二十颗盗梦丹。

  他拿出十颗交给苏守,引来一片感激之声。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091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