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18章 巫咸国

第418章 巫咸国

  秦笛笑着取出两坛悟道泉水,还有四十片悟道茶,道:“师傅,师姐,我能在仙音洞中坚持下来,靠的就是这两样东西。你们也可以分享试一试。”

  师央看他一眼,道:“你这孩子,越来越大方了!四十片悟道茶,价值不低啊!”

  秦笛“哈哈”笑道:“师傅,我正在培养悟道茶,因为年限还不是很久,所以产量还没有上来,不过孝敬您老还是不缺的。”

  他在洞天之中培养的悟道茶和巫神茶都已经有一小片了。其中悟道茶有了二十多棵,巫神茶也有了六七棵。这两种神茶都能促进修炼,堪称珍宝。

  师央也没有客气,分了一半给师芦:“徒儿,这是给你的!”

  师芦十分开心:“多谢师傅,多谢师弟!等我有空了,就去传承洞天中的石像跟前静坐,有了这些悟道茶,相信肯定会有很大的收获!师弟,你啥时候去仙音桥和传承洞天?”

  秦笛答道:“我要静修一段时间,近年来功力进展太快了,如果再度跳升,可能带来极大的隐患。”

  师央点头:“不错!云梦大泽的南岸,有一个巫咸国,你不妨去那里定居,修身养性一个甲子,不要动用自身的功力,期满之后就可以气血平静,仙基稳固,没有后顾之忧了。”

  秦笛道:“多谢师傅指点,等我准备妥当,就按您的吩咐出去静养。”

  他回到蝴蝶岛,将自己进阶步虚中期的事说了出来,结果引来众人的一片震惊。

  因为修为到了步虚,每前进一阶都可能需要数百年,甚至一两千年。如果能在八百年内,将功力从步虚初阶提升到中期,就已经是比较少见的了,正常情况下往往都要一千五百年之上。

  步虚修士拥有一万年的寿命,只要在万年之内进阶合道,都算是不晚。像秦笛这般三百多岁进阶步虚中期的修真者,可以说是人间奇迹。

  苗云娟惊讶的无以复加,望着秦笛说不出话来,摇头叹息道:“我这里拼命追赶,怎么也追不上师弟,差距越来越大,真让人没法活了!”

  秦笛呵呵笑道:“师姐莫急,我只是先行一步,为你们前头探路!”

  吴眉儿虽然觉得惊讶,却依旧笑着赞道:“秦哥哥,照这样修炼下去,再有两百年,你就能进阶合道了!”

  秦笛摇头:“哪里能那么快!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

  众人问究竟生了什么事。

  秦笛还没有开口,便由敖影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哎呀,几位姐姐都不是仙音门弟子,实在太可惜了!相公在仙音洞悟道,结果引来灵雾环绕仙音峰,每个人都跟着受益,我和冬儿还因此晋升了一阶呢!”

  众人了解之后,都跟着羡慕不已。

  秦笛便将自己准备去巫咸国静修的事说了出来。

  大家都没有在意,因为几个红颜知己全都到了元婴期,一次闭关就可能持续二三十年,一个甲子并不算太长,而且还知道他要去什么地方,如果有事还可以随时过去看一眼。

  只有敖影叫起来:“相公,你先前答应我的,如果去凡间悟道,一定要带着我!”

  秦笛笑道:“你生的这样美丽,看一眼就知道不是凡人,有你陪在旁边,让我还怎么在俗世静修?”

  敖影摇着他的手臂道:“我可以变丑一些嘛。相公,你不能抛下我!”

  秦笛看向众女,其余三女浑不在意。

  苗云娟道:“我要留在蝴蝶岛修炼,还要管理半仙角。一个甲子的功夫,够我将功力提升一两阶了!”

  吴眉儿和庄云清也摆了摆手:“你们出去玩吧。别忘了一个甲子之后,按时返回就行。”

  三女也都知道,敖影出生于龙族,但因为功力不足,并不能跟秦笛太过亲近,所以也并不担心这期间会生什么事。

  她们也都明白,秦笛如此快的修炼,将来的路一定会走得很远。如果她们现在分心停下来,未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差距会越来越大。

  秦笛在蝴蝶岛巡视一圈,将照顾梦幻鸟的任务交给了凤儿,便带着身子缩成小猫一样的大白虎出了。当然,身边陪着的还有一位怎么变都不算太丑的女孩敖影。

  巫咸国并不大,方圆不足千里。

  国很小,但是这里的人很富足,不用辛苦劳作都可以衣食无忧。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国中有一座巫咸山,山中有一条咸水泉,煮一煮就是白花花的盐。这年头盐很精贵,所以有了盐就等于有了充足的财富。

  这条咸水泉从山里流出来,化作一条小河,名之为巫咸河。

  河边有不少的人家,就靠着汲取河水,煮盐换得了财富。

  相传这个巫咸国乃是天巫“巫咸”自幼生长的地方,巫咸之后还有九大灵巫,分别是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这些大巫每人都统治巫咸国三千年,靠着占卜、熬药让巫咸国变成了人人向往的地方。

  后来,大巫一个个离开本地,升到灵界、仙界去了,巫咸国再没有大巫坐镇,留下来的巫师法力越来越小,就成了一个个的小巫,只能装模作样的跳大神,却没有沟通天神的能力了。

  巫咸国居民的日子也变得不如以前,而且不远处有一个大楚国,时刻想着吞并巫咸国,但因为忌惮天界大巫的名声,生怕他们从天上扔下来一块石头,就能把大楚国的国都砸成齑粉。

  因此之故,大楚国采用了慢慢蚕食的策略,今天往前挪一丈,明天再往前进一尺,日久天长就能把巫咸国全部吞下去。

  秦笛来到了巫咸国的都城,在巫咸河边买了个小房子住下来。

  他每天不再修行,只是在城中穿行,走来走去的闲逛。一连逛了月余,就将巫咸国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

  巫咸国的国王名叫巫溪,据说是巫咸第一百一十世孙,此时还掌握一些简单的巫术,只能算是小巫中的佼佼者。

  除了国王巫溪之外,本地还有十几名巫师,水平虽然差,但都是巫咸国的王公大臣,肩负着管理、医治和祈祷的重任。如果这些人都死了,那巫咸国也没法存在了。

  秦笛在城内闲逛完了,就回到自己居住的小房子,摸出个马扎坐在河边垂钓。

  左边的邻居是一对青年夫妇,丈夫名叫巫岱,大约二十八九,乃是巫家远房子孙,也是一个快出师的巫师学徒,走过来笑道:“哈哈,巫咸河流淌的乃是咸水,怎么会有鱼呢?”

  秦笛笑了笑:“我钓的不是鱼,而是浪。”

  巫岱为之一呆:“钓浪?秦先生倒是别致。钓浪有什么说法吗?”

  秦笛道:“归计未成头欲白,钓舟烟浪思无涯。我在这里垂钓,脑子里纷乱不已,几乎想到天外去了,所以靠着钓鱼静心,啥时候让心静下来,不随着波浪起伏,就算是钓到了!”

  巫岱闻言还是呆,过了片刻问道:“先生自何处来?”

  秦笛微微一笑,答道:“我自来处来,到去处去,偷得浮生半日闲,如此而已。”

  巫岱虽然听不太明白,但也知道这位邻居不是普通人了。于是,他经常过来闲聊。

  秦笛每天傍晚,都要取出一个普普通通的瑶琴,不动用一丝一毫的功力,坐在院子里静静的弹奏。他也不敢弹奏仙音谱上的曲子,只是随心所欲,天马行空,耳边听见鸟鸣,就可以用琴音捕捉下来,将其弹奏出来。

  巫岱听了他的演奏,禁不住惊叹不已:“原来先生是大琴师啊!您这样的人只该去繁华的大楚都城,怎么能来巫咸国这样的小地方呢?”

  秦笛答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纵然繁花似锦,在我心里,也是尘土而已。”

  巫岱不知道说啥好了,便开始自言自语,道:“先生可能不晓得。相传我们巫咸国当年鼎盛的时候,也是有大乐师的。我们的巫术能挥威力,其中一半的因素得之于乐音。自从九大灵巫飞天之后,我们的大乐师也一个个离开了。然后我们的巫术也变得越不灵了!”

  秦笛听了这番话,心里也觉得有些触动,因为巫术离不开祭祀,祭祀离不开舞蹈,舞蹈离不开乐音,这都是紧密相连的。

  巫岱眼望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激动,道:“先生,我想把您引荐给国君,国君若知道您这样的大琴师来到这儿,一定会非常开心,待您为上宾!您与国君合作,说不定能让巫术重归辉煌。”

  秦笛想了想,道:“不急,此事过几年再说。我来这儿就想清净一下,什么都不思,不想,每天晒晒太阳,钓浪钓风,顺手弹奏一曲,如此而已。”

  巫岱张了张嘴,缓缓说道:“我知道先生是大琴师了。但想问一句,您是否懂得如何击鼓?若会击鼓,对我们巫家来说,就更加重要了。”

  秦笛摇头:“不好意思,我从未学过击鼓。”

  巫岱又道:“我师傅名叫巫鼓,他喜欢敲鼓,家里也有一面好鼓,是用夔牛皮做成的,鼓声很响亮。可惜他打鼓的水平有限,一直想找人拜师,可是都找不到。”

  秦笛笑了笑:“可惜我不会打鼓呀。”

  巫岱抓了抓头皮,道:“我师傅跟我说,他祖上传下来一张牛皮纸,材料跟制鼓的牛皮一样,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符号,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他爷爷说是击鼓的法门,但是时间过去太久,灵巫升天之后,到今天再没人能破解其中的机密,真是太可惜了!”

  秦笛还没说话,就听见敖影从屋里跳了出来:“我会击鼓!你把牛皮拿来,兴许我能认得上面的符号!”

  巫岱眼前一亮,但是望向敖影的目光中有些狐疑,见她只是一个容貌俏丽的小姑娘,心里就更加不信了。

  敖影二话不说,忽然转身进屋,拿来一个直径三尺的大鼓,轻轻的敲了起来。

  她虽然没有运功,但是鼓声依旧传出很远,仿佛能敲到人心里去,甚至连水面的波浪都跟着跳动!

  巫岱听了,当即跳了起来,沿着巫咸河岸,迅向着上游跑去。

  秦笛这边还觉得奇怪:“敖影,你啥时候学的击鼓?”

  敖影嘻嘻一笑,道:“仙音八法,我每样都学了一点,最后才决定专门修琴。在此之前,我花了十年的功夫学击鼓呢!”

  秦笛竖起大拇指,赞道:“真是好样的,比我强!我只会弹琴,别的一窍不通,有空的时候你将仙音八法教一教我。”

  “好呀,相公想学啥,我都能教你!若是我不会,还可以回仙音门进修!”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140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