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19章 巫鼓

第419章 巫鼓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一个身材魁梧、年约五旬的巫师跟着巫岱走了过来,来到近前,对着秦笛和敖影躬身,道:“在下巫鼓,见过两位大乐师!”

  秦笛忙道:“请坐!巫鼓师傅,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

  巫鼓的头发有些脱落,头顶秃了一半,闻言笑道:“巫鼓不是我本来的名字,它相当于一个官职。我们巫咸国每一代都有一位巫鼓,我虽然击鼓的水平很低,但比别人还略微强一些,因而才担当了这个职责。等我老了,就将这个名字传给子孙。不过很遗憾,我儿子夭折了,所以只能传给弟子!巫岱也是人选之一,但他还不会击鼓,要想做巫鼓,还要修习两三年!”

  巫岱却道:“师傅您又不老,继续努力,老来还可能有子。”

  巫鼓没有理睬他说的话,对着敖影躬身道:“我听巫岱说,您是击鼓大乐师,能不能收我为徒?我愿将所有家产全部献上,只求能学会击鼓!”

  敖影看了他一眼,笑着答道:“收徒就算了!你把写字的牛皮拿出来,不管能不能看懂,我教你击鼓就是了。但我每个月只教你一天,前后不超过两年。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巫鼓听了,“扑通”跪倒地上,大礼参拜,磕了三个头,叫道:“多谢师傅!你只要教我一天,就是我的师傅,不管您认不认!”说着,他从身上摸出一个带着香气的檀木盒子,打开来里面是卷着的牛皮纸。

  敖影接过来,只瞄了一眼就傻了!

  “相公,这活儿交给你了!”

  秦笛接过来摊开,定睛观瞧,只见上面写的不是文字,而是一个个符号,这些符号像甲骨文,又像某种符文,他睁大眼睛辨认了好一会儿,也只能猜出很少的几个。而这张牛皮纸上至少有三四千字。

  巫鼓满怀希冀的望着他,问道:“先生,您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吗?”

  秦笛坦然答道:“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字符,我一时也难以辨认,但是经过慢慢推测,还是可以解析出来的。能不能让我将这些符文拓印一份?”

  巫鼓爽朗的笑道:“先生您也不用拓印了!我将牛皮纸放您这儿,过些天再来取。老实说,我留着它一点儿用处都没有,每天看着它,大眼瞪小眼,茶饭不思,都成心病了!再这么下去,我肯定得早死!要不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真想一把火把它给烧了!”

  秦笛不能动用法力,连神识也不想用,因而取来笔墨,将那些符文描画下来,将牛皮纸还给对方。他知道巫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如果真要将牛皮纸留下来,这家伙可能更要寝食难安!

  巫鼓接过牛皮纸小心收了起来,嘴里“嘿嘿”笑着道:“多谢秦先生,让您费心了。”

  敖影既然答应了要教对方击鼓,当天就教了一个时辰,让巫鼓回去练习,一个月后再来。她毕竟出自仙音门,随便教一点内容,就够巫鼓练习很久。

  巫鼓非常欢喜,拜谢之后离去了。

  秦笛继续琢磨那些符文,然而花了好几天的功夫,也没法辨认出太多。他毕竟不是古文字专家,没学过这些东西,全靠猜测还是很难的。

  于是乎,他进入洞天之中,求教施八宝等人。

  施八宝作为炼器大宗师,对于这些符文了解的也不是很多。

  方九符乃是制符大宗师,看了一眼便道:“这是一种很古老的巫仙蚀文,数十万年前,甚至百万年前就已经绝迹了。我因为研究符文,翻阅了仙符宗所有的典籍,看到过一些相关的内容,因而能辨认一小半的文字。”

  秦笛闻言大喜:“多谢师祖,麻烦您将认识的字标出来。”

  方九符凝神看着那些符文,最后标出了一千一百字,还有三百多字吃不准,也勉强记下来放在旁边。

  秦笛拿着这些记录如获至宝,然后又去请教大衍七十三。

  结果大衍七十三微微一笑,很快便将剩下所有的文字轻而易举的解开了!

  秦笛见之震惊:“师傅,您可真厉害!怎么对这种文字那么熟悉?”

  大衍七十三笑道:“我们大衍一脉,除了阵法就是占卜,占卜也是巫家行走世间的主要手段。所以说有的地方巫道不分家,巫中有道,道中有巫。正因为如此,我们大衍一脉也必须熟悉这种巫仙蚀文,据说到了天界,有些地方就靠巫仙蚀文来记事。”

  “师傅,我想跟您学巫仙蚀文,求您老教我!”

  大衍七十三递给他一片玉简,道:“这里面是我整理出来的蚀文,有跟我们常用文字的对照,你拿去琢磨几天就行了。”

  “多谢师傅!”

  秦笛开开心心走出洞天,将玉简交给敖影,请她把里面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在纸上。

  而他自己则开始琢磨从牛皮纸上拓印下来的那些文字。

  从头到尾阅读一遍之后,他发现这果然是一篇讲述关于鼓的文章,其中包括如何制鼓和击鼓。制鼓用的材料越好,最后得到的鼓威力越强。凡俗世间的鼓多数用的是牛皮。巫家用的鼓经常用鼍龙,也就是鳄鱼皮。仙家用的鼓,多采用夔牛皮。

  云梦大泽中就有夔牛,又名雷兽,据说只有一条腿,苍灰色,出入水必有风雨,能发出雷鸣之声,并伴以日月般的光芒,它的吼声跟雷声一样震耳。如果用它的皮做鼓,用它的骨头作为鼓槌,就可以得到灵阶甚至通天灵宝级的大鼓。

  文章讲完制鼓之后,后面还有几首古曲,一首闻天鼓是巫家祭祀用的,一首震天鼓是战时鼓舞士气擒拿敌手的,还有一首暮天鼓每天傍晚敲一敲,有辟邪驱鬼的作用。剩下几首也都跟巫族杀伐交战有关,同样可以作为仙家擒敌杀人的手段,如果有了好鼓,再学会这些战曲,就能声传五百里,让五百里内的敌人闻风丧胆。

  关于鼓曲,仙音门内也有一些传承,如果跟巫家的鼓曲结合起来,内容就变得更加丰富了。

  秦笛将翻译出来的内容写出来三分之二交给巫鼓,之所以折扣三分之一,是因为他现在是仙音门弟子,代表着仙音门的利益,应该将仙音相关的内容收藏起来,不让它传到别的宗门。巫咸国已经没有高手了,就算留下全部的曲目,这些人也没法完整演奏,搞不好还可能给他们带来灾难。

  牛皮纸上的曲子不翻译出来还没事,一旦翻译好就成了祸端。与其给这些小巫惹祸,最终将鼓曲流传到别的宗门,还不如干脆只拿出三分之二,对于巫家的祭祀已经足够了。

  巫鼓得到鼓曲之后非常激动,急匆匆跑了回去。

  不久,巫咸国的国君巫溪带领手下十几个王公大臣,都来到秦笛居住的地方拜谢,送来不少的金银器皿牛羊瓜果。

  秦笛毫不客气收了下来,因为房子很小,也没有请这些人进屋,就在院子里跟众人说话。

  国君巫溪态度十分的恭敬:“老天赐福,让敝国来了两位大乐师!这是巫咸国的无上荣耀!小王亲身至此,是想请两位大乐师,至我的宫中饮宴!能找回鼓曲,乃是天大的幸事,应当大宴三日,举国同庆!”

  秦笛婉言谢绝:“饮宴就算了。我只想隐居此地,安安静静的渡过余生。”

  巫溪三请都没有请动,只好神色怏怏不乐的带着众人走回去。

  自此之后,每到逢年过节,都有人将礼物送上门来,也没人敢打扰秦笛宁静的生活。

  秦笛放开身心,闲居于巫咸河畔,经常坐在凉椅中,一面看书,一面看着河中来往的舟楫,将一担担白花花的盐运往他乡。

  如此过去了五年,巫鼓学了闻天鼓,虽然还只是初学,并不能击出鼓音中的神髓,但是参加每年的祭祀,得到的好处越来越多。

  按照他的说法,以前参加祭祀之后,任何的感觉都没有。而他学了闻天鼓后,第一年参加祭祀,就觉得身体强壮了不少,精神也比先前好了很多,整个人似乎变得年轻了一些。

  第三年参加祭祀,他的外表都发生了改变,头顶稀疏的头发都变得浓密了,整个人好像年轻了五岁。

  第五年参加祭祀后,他年过五旬的老妻竟然怀孕了!

  这让他简直欣喜若狂,带来各样的礼品拜谢师傅和秦笛。

  秦笛没收他的礼物,却对他说的巫咸国每年的祭祀动了心。

  他心里明白:“这可能又是一场类似于云祈大会或者仙火大祭那样的祭奠,但是因为祭祀的规模不足,或者说主祭的巫师功力不够,辅助的乐音舞蹈水平太低,不能引起天界大巫足够的恻隐,所以才没能让参加祭祀的人发生非常惊人的变化。但这些条件都可以改变!最关键的是巫家的血脉没有断绝!”

  他因为刚刚功力大进,所以暂时不想介入这种祭祀,于是便没有说出来,只是让敖影继续教导巫鼓击鼓之法。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141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