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20章 灵巫大祭

第420章 灵巫大祭

  于此同时,秦笛还放出风去,说可以教人弹琴。

  结果第二天,便有一位名叫“巫琴”的人找上门来,匍匐在地,想要拜入他的门下。

  秦笛让他起来,见他年纪很轻,只有十八九岁,面色白净,看起来文质彬彬,问道:“你是什么人?先说说自己的情况。”

  巫琴躬身答道:“我是国君巫溪第三个儿子,因为去大楚国学了七年琴,所以回来之后就被父王安排做了巫琴。主要是因为我们巫咸国实在是没有弹琴的人才,没人弹琴就没法祭祀,所以才让我滥竽充数!”

  秦笛眉毛一挑,笑道:“原来是王子殿下,失敬了!”

  巫琴忙道:“不敢,不敢!秦先生,小子诚心想拜入您的门下,求您收下我!”

  秦笛微微一笑:“你娶亲了没有?有没有子女?”

  “小子一直在外面漂泊,因此尚未娶亲。”

  秦笛上下打量着对方,道:“我看你身上有精气流动,气血充盈,是不是修炼了某种功法?”

  巫琴躬身答道:“是的。小子我心忧巫咸国越来越弱,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在大楚国学琴的时候,同时拜入一家习武堂,跟人学了几路拳法,还有一门不知名的内功心法。”

  秦笛忽然摸出一个测灵盘,丢了过去,道:“将你的双手放上去,让我看看灵根资质。”

  到了这时候,巫琴自然知道自己遇到传说中的修真人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喜事,于是他神情振奋,将手放了上去。

  “深吸一口气,然后憋住气,不要动!坚持的时间越长越好!”

  巫琴依言而行,渐渐的测灵盘中有光发出,青赤黄白黑五色都有,而且向上窜起的高度一个样,可以说是齐头并进,前面上升的速度很快,等到升起七尺之后慢慢减缓下来,到最后眼见着他憋得满脸通红,很快就不行了,五道光线又忽然向上窜了一阶,到了八尺九寸!

  秦笛吃了一惊:“二品五行混沌灵根!眼看就接近一品了!”

  五行灵根又叫杂灵根,本来不是好事,但是如果五种灵根很均匀,那就变成好事了,因而又叫做混沌灵根,乃是五行宗最期待的资质。

  秦笛手里有五玄秘境的主人广真君留下来的《五行宝典》,正好可以教导眼前这位年轻人。他原本想的只是招收一两个学徒,闲暇之时教一点儿琴技作为消遣,同时借此机会拉近自己跟巫咸国的关系,从而在若干年后可以更深的介入巫家大祭。可是忽然见到如此罕见的五行混沌灵根,他禁不住起了别样的心思。

  沉吟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我先收你做记名弟子。从今以后,每隔十日,我教你半个时辰的琴曲。与此同时,你以前修炼的功法就不要练了,我再传你一套心法。”

  巫琴大喜过望,跪倒地上使劲儿的磕头,然后跑回宫中准备拜师的礼物。

  不久,国君巫溪又一次登门,带来大量的礼物。

  秦笛择一良辰吉日,当着巫咸国多位王公大臣的面,收下巫琴作为记名弟子。

  这些王公大臣虽然不知道秦笛是什么人,但却知道巫鼓一直在这里学习击鼓,每年祭祀得到的好处越来越多,都是因为鼓音越来越高亢,让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所以居住在这间小屋内的两位大乐师那真是货真价实!

  秦笛将《五行宝典》中炼气前期的心法传给巫琴,让他慢慢修炼,打好基础。

  修真之道关键在于个人。同样的师傅,同样的教导,最后能不能成才,还要看弟子的心性。

  秦笛并不知道巫琴的心性究竟怎么样,但从初次见面来看,感觉还可以,毕竟出身王室,对人彬彬有礼,又在外面经历了磨炼,不是嚣张跋扈之辈。所以收为记名弟子还是满意的。至于将来能走多远,秦笛也不晓得,只能顺其自然。

  日子一天天过去,秦笛在巫咸国住腻了,就带着敖影,乘坐马车四处遨游。

  如此一来,敖影就很开心了,陪伴在秦笛身边,有时候依偎在对方怀中,简直是人间极乐,令她心里都醉了。

  她将柔软的娇躯匍匐在秦笛腿上,美眸凝视着他,娇声道:“相公,我宁愿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我都不想回去修炼了!”

  秦笛不觉想起了当年那首诗“宁羡鸳鸯不羡仙”,禁不住“呵呵”笑道:“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只有继续修炼,才能让这样的日子持续更久。”

  敖影探头在秦笛面上亲了一下,道:“相公,有你陪我这六十年,我此生就感到没有虚过!我要珍惜这段日子,等你回到蝴蝶岛,还有苗姐姐她们呢。”

  秦笛没法再说下去了,想当初他也没有三妻四妾的想法,可是到了如今就变得贪婪起来,只想将美好的事物都聚拢在自己身边,否则就觉得心里有遗憾,达不到完满无缺的心境。

  修真到了高层,最重要的就是心境,否则心魔扰动,很难再往前行。

  好在这世界也没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说法,讲的是‘合则聚、不合则散’,修仙讲究的就是自由,又何必强加限制给自己套上牢笼呢?

  前世的他也是老老实实的好男人,可是最终的结果,连一份简简单单的婚姻都守不住,最后留下的只是心碎而已。所以转世重生之后,他心里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了。

  老实说,如果单论爱情,如今的秦笛爱的是谁呢?他对这几个女子,每个都有一分情,但都爱的很浅,远没有达到刻骨铭心的地步。好在未来的日子还长,这只是刚开始而已。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或许十万年,百万年后,就能找到那分真挚的感情了。

  时光如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又过去三十五年。秦笛来到巫咸国四十年了。

  这期间,苗云娟过来看了一回,告诉他蝴蝶岛一切如常,很快就离去了。

  临去之时,秦笛叮嘱她,再过二十年,等到九月初九那一天,别忘了将蝴蝶岛上所有人都带来,留下三位合道傀儡看家就行。

  苗云娟也没问带那么多人过来做什么,只是点头答应:“放心吧,师弟,我记住你的吩咐了!”

  自此之后,秦笛开始介入巫咸国每年的祭祀。

  此时的巫琴已经进入练气巅峰,对于俗世的凡人来说,炼气巅峰的修士就是神仙了。

  巫琴在巫咸国的地位越来越高,虽然没有做国王,但是就连继承了王位的大哥巫琅也要听他的话。

  秦笛让巫琴在巫咸山的脚下建造一个两百丈高的祭坛。因为巫咸国的人口不多,所以这座祭坛整整花费十年的功夫才建成,其中一多半的巨石还是巫琴亲自开山劈石搬运过来的!若没有巫琴亲自出手,这座祭坛都不知道最终能不能建成!

  老百姓对建造这么高的祭坛怨声载道!就连王公大臣都纷纷摇头:“太奢侈,太浪费了!耗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究竟有什么用呢?”

  国君巫琅知道自己管不了,所以只能龇龇牙,也不敢多说什么。

  好在祭坛最终还是建成了,而且自从开始建造祭坛,大楚国就没有再前进一步!祭坛建成的那一天,大楚国的势力甚至还往后退了三十里!这对巫咸国来说,倒是意想不到的好事了。

  随后几年,秦笛和敖影开始调教巫咸国原本负责祭祀的队伍,查考巫族留下的典籍,访问老一代的巫师,询问巫族古老的传说,重新设计祭祀的程序,编排新的舞蹈,演练各种乐曲。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十年,直到秦笛在巫咸国待够了一个甲子,这一年的九月初九,蝴蝶岛上的修士都来了,不管是凤儿还是阿紫、白虎全都在场,就连定居在蝴蝶岛上的梦幻鸟,都选出一位作为代表,被胁迫来到了这里。

  除此之外,施八宝,方九符,大衍七十三和祝仙屛也全都出现了。

  随后,整个巫咸国,所有的居民,合计三万多人,全都聚集到祭坛的边上。

  蝴蝶岛上的修士和巫咸国的王公大臣走上祭坛,巫琴开始宣布,巫咸国千年一次的大型祭祀正式开始!

  负责主祭的就是巫琴,开始念诵祭文之前,让秦笛在肩膀上拍了一下,瞬间将功力拔升到相当于金丹真人的地步,开口之后声传数十里。

  一篇花团锦簇的祭文念完,台上台下的众人同声祷告,现场的气氛十分庄严凝重,晴朗的天空出现五颜六色的云彩,有的像血一样鲜红,有的像青草一样嫩绿,五彩缤纷,在空中不停的晃动。

  现场的人们见了这一幕,都禁不住呆住了。

  随后是各样的巫族舞蹈,场面宏大,神情凝重,再加上乐音响了起来,钟鼓齐鸣,琴声悠扬,感动天地!

  乐曲持续了盏茶功夫,天上忽然有五彩缤纷的天花坠落,仿佛雪花一样,飘飘扬扬从空中落下来!

  再次见到天花降临,秦笛很开心,因为每一朵天花都能带来功力的提升!他并不想自己从中得到多少好处,只想让跟着自己的这些人能从中受益。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天花能够弥补仙基的不足,譬如郑星平这般,受到天花洗礼之后,原本仙基不足的瓶颈就打开了,以后的道路会变得很通畅!这可是天大的造化啊!

  而且这一次的天花色呈五彩,对于五行血脉的巫族来说都有好处,特别是负责主祭的巫琴,得到的好处就更多了!

  一场祭祀从巳时开始,直到申时两刻结束,整整持续了三个半时辰,天花一直不断的落下来,有时稀疏有时密集,那感觉就像天上的仙人看了演出,开心之后开始打赏撒钱一般,看得开心了就多抛几个银币,觉得一般般就少抛几枚赏银。

  等到祭祀结束,无数的百姓跪倒在祭坛前,巫族的王公大臣也都跪倒,感谢上天赐福,也感谢大乐师的帮助,让巫咸国重新找到了祭祀的法门,以后的日子就能够沟通祖先了!

  直到这时,众人才明白为什么要建造这么高的祭坛。有些人心里懊悔,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哪怕再加两百丈高,也不会说那些不中听的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146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