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22章 镇神塔仙劫

第422章 镇神塔仙劫

  出来一问,没想到又过去一个甲子!

  他禁不住叹了口气:“这真是洞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啊!”

  他先将最小的弟子巫琴叫过来,考察指导了一番,因为越是年轻的弟子,越需要更加细致的指导,至于沈云怡和范瑶,那都是元婴真君了,百年指导一次都没问题。

  随后众人聚拢过来,不断有好消息传出。

  敖影已经是合道真君了,郭真君也开始漫长的闭关,准备进阶合道,其余众人每个都提升了一阶以上。

  六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元婴修士往前进一阶。如果连一阶都无法提升,那就是遇到了瓶颈,前路可能将要断绝了。

  这时候,秦笛已经有四百三十一岁,功力依旧是步虚中期巅峰,差一点进入步虚后期。

  此后不久,镇神塔传来好消息,说自己积累完满,可以尝试去渡仙劫了。

  镇神塔原本就是仙器,只不过因为当年受到严重的损伤,才将等级一路下跌至灵宝二阶,这么多年来,经过秦笛的温养培育,终于修复了内部的伤痕,领先丹炉小鼎达到通灵法宝的大圆满状态。

  而小鼎却说自己至少还需要一个甲子,才敢去尝试渡劫。

  于是秦笛盘算了一番,又做了数月的准备之后,带着苗云娟、庄云清和吴眉儿三人,乘坐通天舟往南方飞去。

  吴眉儿坐在舟中,问道:“秦哥哥,我们要去哪儿?”

  秦笛微笑道:“要去找一个无人的旷野。仙器渡劫动静太大,搞不好会引来地仙老祖,可不是闹着玩的。”

  三人都清楚,若是招来地仙老祖,那就太凶险了。

  苗云娟也禁不住皱眉,问道:“师弟,你这是想去南荒吗?”

  “对,南荒人很少,数十万里廖无人烟,但也不能保证安全。这次一定要做足万全的准备才行。”

  通天舟一路往南,飞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进入南荒了。地面上高大的树木渐渐消失,剩下的都是低矮的杂草。

  飞着飞着,秦笛看见地面上有一片小型的绿色盆地,树木生长的很是茂盛,于是他赶紧将飞舟降下来,在盆地中查看了一会儿,现地下有一条中型木灵脉。

  “秦哥哥,你准备在这儿渡劫?这才是南荒的周边啊,为啥不继续往前?”

  “我要在这儿布置一个仙阶的远距离传送阵,一次传送上千万里!”

  “师弟你能制作仙阶传送阵了?”

  “嗯,我勉强制作了几个阵盘,才只是初级的仙阶传送阵,距离不过一千八百万里。”

  “哇哦,那已经很远了!从云梦大泽到死海能有多远?”

  “一亿两千多万里。”

  就连庄云清闻言也吃了一惊:“真有那么远?”

  吴眉儿更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真没想到,竟然有那么远!”

  秦笛一面说着话,一面布置传送阵,随后又在传送阵的外面布置了一道仙阶一品的隐匿阵,将整个山谷都笼罩起来,让人找不到传送阵的存在。

  随后,他又驾驭通天舟继续往南飞了很久,深入南荒的腹地,下面全是光秃秃的红土地,简直寸草不生,不久他找到了以前给凤凰琴渡劫时选择的那片绿洲,才再度降落下来。

  这一次他为了防备万一会有地仙老祖到来,便将自己辛苦制作出来的二阶仙品防御阵取了出来。这已经是他作为阵法大宗师目前来说的最高水平了!为了炼制二阶仙阵,他花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在大衍七十三的指导下,呕心沥血才将其炼制出来。

  按理说,一阶仙阵能困住合道,二阶仙阵能困住地仙,三四阶束缚灵仙,五六阶对付天仙,七八阶能捉住祖仙,九阶仙阵据说连金仙都能对付。所以有了这个二阶仙阵,理论上就可以对付地仙老祖了。

  但是这并不绝对安全,因为有极少数地仙老祖手里藏着意想不到的杀手锏,或许能把大阵攻破。

  布置好仙阵之后,秦笛又开始调配药剂,将几种灵草榨成汁,小心翼翼的涂抹在镇神塔的表面,然后跟镇神塔沟通,教它渡过仙劫之后如何通告天下。

  因为镇神塔是秦笛自己的法宝,所以沟通起来很方便,只要说一遍就行,用不着像当初对待凤凰琴一样反复的重复很多遍。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镇神塔放出九阶灵宝的威势,将身躯放大到数千丈,很快引来了天劫。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忽然变得阴云密布,同时雷声隐隐,随时就可能落下来。

  秦笛急忙率领三女退出百里之外,躲在远处静静的瞧着!

  天空中阴云越来越厚,仿佛一堵墙随时可以砸下来。

  然后就听见“咣”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水桶粗的雷电击打在镇神塔上!

  秦笛心想:“幸亏只是一个宝塔,不像凤凰琴会出琴音,声传数十万里,将远处的合道真君吸引过来。如今单单只是这雷劫,也就是声传千里而已,再远处就听不到了,如此一来也就安全多了。”

  天雷一道道劈下来,四九重劫,连续三十六道。

  这些雷劫也不是一口气劈到底,而是每隔九重停一会儿,让渡劫的灵宝喘口气,间隔时间不过一刻钟。

  眼见着已经劈到了三十四道,秦笛心中欢喜,以为这次要悄没声息的渡过去,再没有人过来打扰了,谁知道小桃树忽然传来预警:“不好!有一位地仙老祖从远处赶过来了!”

  秦笛心中一震:“该死!这位地仙是从哪里来的?偌大的南荒,我只占了小小的千里之地,犹如沧海之一粟,怎么会有地仙恰好从这儿经过?这不是见鬼了吗?”

  时候不大,一位目露精光、衣衫华丽的少年人飞了过来,站在大阵之外嘎嘎笑道:“哈哈,我守了三个多甲子,竟然给我等到了!”

  苗云娟三人定睛一看,看不出这人功力深浅,知道来人深不可测,禁不住担心起来。

  秦笛走上前去,隔着大阵问道:“这位前辈,请问您老贵姓?来此有何指教?”

  少年人扬头笑道:“老夫地仙风无羁,乃是小巫山阴风教的老祖。许多年前,老夫有两个师侄失踪了,我动用百般法术,最后找到了这一带,所以我在东方八百万里外找了个极小的绿洲蜗居,同时在此处埋下了一枚传音符,只要有什么响动,我那边就能知道。哈哈,老夫也没想到,费了两百年的功夫,不但等来了仇人,还碰到仙器渡劫的好事!仙器!仙器!哈哈,这可是老天赐给我的宝贝!”

  苗云娟和吴眉儿听了,吓得脸都白了:“怎么办?这可是地仙老祖啊!外面的仙阵能挡住吗?”

  庄云清握紧了剑柄,心道:“大不了血拼到底,唯死而已!”

  秦笛皱眉,心道这事儿无法调和了,口里淡淡的道:“我劝前辈,还是早早离去的好!若是等我仙器渡劫完毕,你想走都可能走不成了!”

  风无羁看上去就像十五六岁的少年,说话声音高亢:“哈哈,休要吓唬老夫!仙器渡劫之后,都有一个衰弱期,时间有长有短,少则盏茶功夫,多则两三个时辰,威力再强,也难以挥出来。那就是老夫的机会!”

  秦笛冷哼道:“那你就在这儿守着吧,别怪我言之不预!”

  风无羁用高亢的声音叫道:“小子,你弄这劳什子大阵有什么鸟用?你也不想想,什么样的大阵能挡住我这样的地仙老祖?哼哼,如果识相的话,赶紧自己将大阵撤掉,我也不杀你,但也不能将你放了,就把你圈养到小巫山阴风洞,直到你寿终为止!”

  秦笛也不理他,转身就走。

  风无羁又在后面大叫:“喂喂,你小子听见没有?老夫见你年纪轻轻,就能折腾出仙器,显然是个人才,所以才不忍心杀你!老夫问你,我那两个合道师侄,后来到哪里去了?”他一面叫嚷,一面转头四顾,心道:“这小子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弟子,怎么会跑到这儿来渡劫?他上次能捉住我两个师侄,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小子的背后,会不会有合道后期或者地仙老祖坐镇呢?”

  秦笛一句话也不回答,只是转头去看镇神塔渡劫。

  苗云娟从一个小修士到了今天的元婴大修士,也算是经历了风雨,所以在开始的震惊之后,很快就变得安静下来,一样转头去看雷劫劈落。

  吴眉儿想起秦笛先前的准备,还有那远距离传送阵,于是面色也渐渐变得好看了一点。

  庄云清依旧手握飞剑,面上露出坚韧的神色。

  风无羁见了,禁不住大怒,张嘴吐出一道风刃,化作一柄巨大的旋风刀,长有数十丈,向着面前的阵膜落下,心道:“老夫修炼旋风刃数万年,所到之处无坚不摧,管你什么大阵,那也是风过必破,如刀切豆腐一般!”

  风刃落在阵膜上,阵膜迅往里凹陷,仿佛弱不禁风毫不受力,然而风刃过后,阵膜却完好无损!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148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