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31章 一曲仙音沧海桑田

第431章 一曲仙音沧海桑田

  秦笛的心里一尘不染,时间仿佛过了一瞬,又仿佛过了千年万年。

  冥冥渺渺之中,一点灵光渐渐脱离肉体,飘飘荡荡飞上天去。

  那点灵光仿佛还在这世间,又仿佛跨过千山万水,越千万个时空。

  渐渐的,他感到自己来到一座高山之巅,看见一个身着宽袍大袖、峨冠博带、须银白的老者,相貌清奇,仙风道骨,闭着眼睛坐在山巅弹琴,老者的身前是浩瀚无边的大海,波浪翻滚,云蒸霞蔚。

  秦笛来到近前,耳中似乎听见老者的传音:“小子,你给我好好听着,若能领悟这一‘沧海桑田’,就可以拜入老夫门下,做我的记名弟子!”

  霎时间,秦笛心中剧震,又惊又喜,那一点儿灵光差点儿被震散!

  他赶紧宁神定志,全神贯注于老者的双手上。

  老者身前有一张闪着霞光的仙琴,也不知道是哪个级别,反正比秦笛手里二阶的凤凰仙琴等级高很多。

  老者鹤童颜,双目闭合,一双手搭在琴弦上,叮叮淙淙演奏起来。

  时候不大,翻滚的波涛变得宁静,浩瀚的大海中升起一座山峦,山峦逐渐抬高,连带着海水向远处流淌,渐渐的海底的地面逐渐抬高,大海逐渐缩小,慢慢变成了湖泊,海里的鱼上了岸,在岸上跳来跳去,有的静静的死去,有的演化为四脚的爬虫,接着6地上生长出野草绿树,然后又有原始的人类繁衍,茹毛饮血,开垦荒地,种植桑麻……

  秦笛静静的看着,眼见老者只是演奏了一曲子,就将眼前浩瀚无边的大海变成了肥沃的农田,看似经历了千万年,然而凝神一想,又仿佛只是盏茶功夫,这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秦笛看得目眩神驰,几乎要心神失守。

  他从未想过,一曲仙音竟然能有这样如此巨大的威力!

  他心里震颤:“这就是大罗金仙!仙音门的祖师师旷!只有他老人家,才能演绎出这样天翻地覆的传奇!”

  老者一曲奏完,在旁边的石头上拍了拍,道:“好了,小伙子,取出你的琴来,将这曲子演奏一遍,只要能奏出百分之一的韵味,就能拜入老夫门下!”

  秦笛颤抖着双手取出凤凰琴,在石头上坐下来,静静的沉思了片刻,然后双手力,开始演奏。

  老者虽然闭着眼睛,却似乎能看到一切变化,不但能清晰的看到凤凰琴,还能看到琴弦的跳跃,看到秦笛的双手,也能看到秦笛的心里去。

  秦笛神识虽然强,但是比起天仙来还差的很远。好在他的记忆力经过小桃树的加强,因而能勉强记得师旷演奏时所用的指法和音调,所以一曲子演奏下来,似乎能有两三分味道。

  老者手捋银白的胡须,一面听音一面微微点头:“嗯,不错,刚刚进阶合道,功力如此浅薄,就能将这‘沧海桑田’模拟出一小半,可以算是难能可贵!”

  等到秦笛演奏完了,老者随口点拨了几句,然后让他再奏一遍!

  秦笛先后演奏了五遍,才让老者大体满意。

  “孩子,磕头吧!老夫师旷,自今日起,收你为亲传弟子,列入为师门下,第三十九徒!”

  秦笛心里更加欢喜,同时也感到惊讶,没想到师旷竟然收了那么多徒弟,当下连忙磕头行礼:“弟子秦笛,拜见师傅!”

  师旷待他叩头九次之后,才让他起来:“为师也不教你别的,只传你这一‘沧海桑田’。此曲非同凡响,乃是为师进阶金仙之后,方才领悟的三大仙曲之一!它不但能移山填海,让周围的环境生沧海桑田的剧变,还能随心所欲的消减敌人的寿命。譬如为师这般,演奏一遍,就能刷掉对手十万年的寿命。你现在功力浅薄,演奏一遍只能消减对方百年光阴。但如果你能将这曲子练到极致,威力还可以加强数倍,甚至数十倍,如此一来,就可以纵横世间,保住自己的性命。”

  秦笛越听越开心:“多谢恩师赐下仙曲,弟子一定勤加演练,不辜负您的教诲!”

  师旷微微颔,缓缓说道:“你能仿制出这件凤凰琴,让它成为二品仙器,在‘原荒’世界中,已经算是奇迹!但是为师不得不说,琴弦的材质还不够好。”

  秦笛忙道:“师傅您说的没错,弟子身处‘原荒’下界,一时找不到高阶仙材,暂时只能将就着用。”

  师旷慢慢说道:“你可知道,真正的凤凰琴是用八阶天龙的筋,抽丝鞣制做成的琴弦,所以只有大神伏羲才能够拥有。为师这张琴是用六阶仙蚕吐出来的丝制作的琴弦,最后勉强制成了七阶仙琴。秦笛,今日你入我山门,为师也没有准备别的礼物,便赐你一卷六阶仙蚕丝,足够你使用数万年,还能将你的凤凰琴提升两阶,你看如何?”

  秦笛神情大振:“哇,那真是太好了,多谢师傅,赐我这么珍贵的礼物!”

  师旷微微一笑,道:“为师培养的仙蚕,眼看就要进阶了!再有一万年,就能进化为七阶仙蚕,到那时,这沧海桑田的杀伐之力,还能够再提升十倍!

  “预祝师傅早日培养出九阶仙蚕!”

  师旷探手取出一团银光闪闪的天蚕丝,递了过来。

  秦笛接在手中,就觉得无比的柔软,摸上去十分的舒适,轻轻一拉又觉得特别坚韧,以其作为琴弦,肯定能奏出更加美妙的乐音。

  师旷将手一摆,道:“好了,时候不早,你可以回去了!为师与你隔了八千万仙年,距离太远,沟通不易。每过一刻,都要耗费不少的功力。”

  秦笛吃了一惊,连忙拜别师傅:“弟子去了,恩师您多保重!”

  师旷袍袖一抖,就将他从山巅甩了下去。

  眨眼之间,秦笛的神识就回到躯壳中,睁眼一瞧,眼前还是一尊雕像,刚刚生的事仿佛只是一场梦。

  他从传承洞天中走出来,看见师笏依旧守在外面,于是问道:“我在里边待了多长时间?”

  师笏笑着答道:“师叔,您在洞天中悟道三年,肯定有了极大的收获!对吗?”

  秦笛眨眨眼睛,神情诧异的道:“三年了?怎么会呢?”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这三年的光阴是怎么过去的,说不清是前头的静坐耗费了时间,还是后面的神识穿越浪费了光阴,或者说师旷的演奏跨越了三年,反正就是一头雾水。

  “师叔,您领悟了哪位老祖的传承?是威力极大的仙曲吗?”

  秦笛笑了笑:“我从师旷老祖那儿学到了一曲子,可惜还不太熟练,控制不住力道,没法演奏给你听。”

  师笏十分震惊,张大嘴巴望着他,听了片刻才道:“啊?师旷祖师?老天!这简直就是奇迹,师叔您太厉害了!相传有史以来,每隔三万年,才有一人能沟通师旷祖师,没想到师叔您竟然能成功!”

  秦笛心想:“我只是师旷第三十九个弟子,也不知道前面那些个弟子都是啥时候拜入师门的?每隔三万年,就有一人沟通师旷,这些人中可能多半都是记名弟子,或者连记名弟子都不算,只是学了一小段乐音,就被撵回来了。要不然就不止三十九位了!”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秦笛在一片恭维和惊讶赞叹声中,离开当地,回去拜见师傅师央。

  “师傅,我学会一威力极强的仙曲,可是却暂时没法演奏给您听。”

  他将自己进入洞天接受传承的过程说了一遍。

  师央很是为他开心,眉开眼笑的赞道:“既然是祖师传下的曲子,你自己珍藏起来,不得轻易传授他人。玉琴岛的北边,距离蝴蝶岛八千里,有一座无人的荒岛,你去那里演练仙曲,就算把荒岛全部毁掉也没关系。”

  秦笛忙道:“多谢师傅,那我去了!”

  他出了玉琴岛,来到师央所说的荒岛上,日夜不停的演奏“沧海桑田”。

  为了不给周围的环境带来难以估量的变化,他并没有使用凤凰琴,而是用了一张三阶灵琴,连宝琴都没有拿出来,先用低阶灵琴熟悉仙曲。

  可是尽管如此,在仙音的摧残之下,周围的树木迅枯死,草地也变得枯黄,然后又有新的草木迅生长,迅枯死,周围的水中不断有成片的死鱼浮出水面,就连天上的飞鸟听了琴音也会扑簌簌的掉下来。所以这片荒岛几乎成了禁地!

  渐渐的,秦笛熟悉了仙曲的变化,已经能控制琴音损伤的范围了,整个荒岛近百里区域,都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想让哪儿的地面隆起,那儿的土地就会突出来;想让哪儿凹陷,那里就可以出现一片小湖;想让哪里的树木枯死,该处的树叶就会迅枯黄;想让哪些飞禽走兽遭殃,那些飞禽走兽就会被剥夺寿命。

  开始的时候,他只能剥夺鸟兽不到百年的寿命,后来他换上凤凰仙琴,随着对这曲子越来越熟练,其中的威力也在逐渐增加,到后来甚至能一下子剥夺三百年的寿命!

  这么大的威力让秦笛自己都感到震惊,以后再遇到地仙老祖,也不用拿出镇神塔了,但只是弹奏两遍沧海桑田,就能将对方吓个半死!哪怕地仙老祖有很长的寿命,也经不起三百年、三百年连续不断的衰减啊!

  再者说,随着他的功力不断提高,以后再弹奏“沧海桑田”,就可能不是剥夺三百年了,而是一下子刷去千年寿命,那简直比勾魂阎罗都恐怖!74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189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