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33章 九章琴祭

第433章 九章琴祭

  秦笛一步一步走上祭坛,凝神定心,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

  一个时辰之后,他将众人都招上祭坛,站在他的身后。

  接着,秦笛盘膝坐下,取出凤凰琴,置于身前,轻轻拨动琴弦,开始扬声放歌。

  “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修路幽蔽,道远忽兮。怀质抱情,独无匹兮……世浑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媒绝路阻兮,言不可结而诒。蹇蹇之烦冤兮,陷滞而不。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沉菀而莫达。愿寄言于浮云兮,遇丰隆而不将。因归鸟而致辞兮,羌迅高而难当。高辛之灵盛兮,遭玄鸟而致诒……”

  歌声一起,山巅的云雾就开始不停的晃动,神女的石像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欲变节以从俗兮,媿易初而屈志。独历年而离愍兮,羌凭心犹未化。思蹇产之不释兮,曼遭夜之方长。悲秋风之动容兮,何回极之浮浮。数惟荪之多怒兮,伤余心之忧忧。愿摇起而横奔兮,览民尤以自镇。结微情以陈词兮,矫以遗夫美人。昔君与我诚言兮,曰黄昏以为期……”

  秦笛演奏的曲调乃是威力最大的沧海桑田,歌唱的曲词乃是屈原的《九章》。《九章》原本就是先秦祭祀神仙的文章,拿来作为祭词,最恰当不过了。

  所以他才唱了一会儿,神女的石像就变得栩栩如生,眉眼颤抖,似乎眼见就要从沉睡中醒过来了。

  “憍吾以其美好兮,览余以其修姱。带长铗之6离兮,冠切云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宝璐。世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

  这时候,神女的眼睛悄悄睁开了,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霓裳霞衣。

  琴歌不停,神女峰下的树木一会儿变得枯黄老死,一会儿又新生出来。一万里外的道真君骇然变色,不知不觉生机竟然被剥夺了五百年!因此,这些人被吓得逃出很远。

  秦笛不想大造杀孽,因而只将琴音控制在三万里内,逼退了在周围觊觎的两位地仙和六七位合道真君。

  “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济乎江湘。乘鄂渚而反顾兮,欸秋冬之绪风。步余马兮山皋,邸余车兮方林。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疑滞。朝枉渚兮,夕宿辰阳……”

  歌声之中,神女峰顶的石像不见了!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祭坛之上出现一个女子,她那如花似玉的容姿,简直是无可挑剔;她那丰盈妩媚的仪态也无法寻根究底;她那珍奇宝石般的风采,最好的赞美还会有疏漏。她刚开出现的时候,灿烂的像旭日初升照亮屋梁。当她走进一些的时候,皎洁的像明月洒下的光芒。她的脸颊,时而亮丽的如同鲜花,时而柔和的好似美玉……

  见到神女降临,秦笛恍如未知,依然弹琴放歌,丝毫未停。老实说,自从见到了苏耽和师旷之后,他对天仙大能也有些免疫了。

  但是他身后的众人却全都呆住了,睁大双眼,傻傻的看着神女,想要仔细看清楚,然而却被她的光采照得目晕眼花。她身穿的丽服盛饰,非常合适的将她的侗体包裹。她身上沐浴过兰草的雨露,时时散着宜人的芳香。

  秦笛歌声不绝,面色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瑶姬,就见她的体态丰满庄重,容颜温润如玉,美眸炯炯放光,明亮的眼珠流转有神。弯弯的细眉象蚕蛾飞扬,鲜亮的红唇似点过朱砂。娇娆的身段富有弹性,娴雅的神态安闲无躁。果然是得天独厚的美质啊。她身披华藻般的衣裙,就像张开翡翠色的翅膀。瑶姬的相貌举世无双,毛嫱见了她举袖遮面,自知无法比量;西施见她也要双手捂脸,怎敢和她争艳。近处瞧已叫人神魂颠倒,远处望更让人魂牵梦绕……

  这一次,秦笛也算是开眼了,就觉得前世今生加起来,也没见过这样的美女!然而知道对方乃是大罗金仙,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放肆,只能勉强凝神,继续吟唱:

  “苟余心其端直兮,虽僻远之何伤。入溆浦余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猿狖之所居。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哀吾生之无乐兮,幽独处乎山中……”

  祭词哀婉,让人的心都快碎了。

  裙纱飘动,瑶姬轻盈绰约地走来,纱裙拂阶,出玉佩的响声,她望着秦笛,轻叹一声,袍袖一抖,带着秦笛倏然不见了。

  苗云娟吃了一惊,不知道秦笛被带到哪里。

  吴眉儿面现惶恐之色,心道:“莫非神女不喜欢这样的祭祀?或者祭词中有什么侵犯的地方?”

  庄云清只想跳下祭坛,御风行空飞到神女峰顶查看。

  敖影早已经飞了起来,然而睁大眼睛,望向云雾深处,却什么也看不到。

  宁云芝还算镇定,招呼众人回来:“姐妹们莫急,此举未必是坏事,秦师弟被神女招去,或许还有好处呢。”

  大衍七十三掐指算了一算,然而事涉金仙,早已出他演算的能力,只能摇头放弃。

  祝仙屛开口道:“孩儿们,不要怕。我刚才看清了,神女面色祥和,并无恼怒之意,所以你们就放心吧。”

  听见功力最高的地仙老祖都这么说,众人悬着的心也算是暂时放下了。

  秦笛被一阵香风卷到了云雾深处,睁眼一瞧,就见面前有一处金碧辉煌的仙宫,周围还有几百亩仙田,生长着一丛丛传说中的瑶草。

  瑶姬将他丢在仙宫跟前的石阶上,开口问道:“你这曲子是跟谁学的?沧海桑田,威力极大差点儿攻破我这守护仙宫的五阶仙阵。你是仙音门弟子吗?是不是师旷的后辈徒孙?”

  秦笛忙道:“弟子原本是四圣宗柳华阳祖师门下不知道多少代的后辈弟子,后来拜在仙音门师旷祖师门下,受他亲传,成为第三十九徒。”

  瑶姬的妙目打量着他,用柔和舒缓的声音说道:“师旷四十八万年前,突破瓶颈进阶金仙,如今在天道碑上排名九百九十三。本仙曾在凌霄大宴之时,跟他合作过歌舞,所以也算是旧识。柳华阳这人我也听说过,乃是老牌的八阶天仙,在天道碑上排在两万名之后。不过,我看你身上,还有一股阴柔之气,却是怎么回事?”

  秦笛再度躬身答道:“弟子运气好,被阴鬼宗鬼良人一脉的地仙‘鬼玉真君’,收为记名弟子,学了一些《修鬼宝典》,豢养了千只大鬼,能够施展出千鬼夜行的法门。”

  瑶姬听了眼前一亮,旋即面带微笑,问道:“你刚刚吟唱的祭词,是从哪里来的?”

  秦笛闻言一滞,但又不得不答,于是道:“弟子也算是转世重修,前世出生于别处,那儿有一位诗仙,名叫‘屈原’,写了很多传世经典,诗词歌赋,我刚刚吟唱的祭词,就是屈大夫的作品。”

  瑶姬的目光望向天外,声音幽幽的道:“你可能不知道,屈原也是我门下弟子,他当年投江之后,得到本仙赐予的修鬼法门,后来成了鬼修一脉,从鬼仙而至灵仙、神仙,如今已经是七阶天仙,天道碑上排名十三万八千。你刚刚吟唱的祭词,我以前也曾听过,但与这么好的曲子配合起来,还是第一次!听你一仙曲,还有这么好的祭词,本仙很开心!我决定赏赐于你,但是赏你什么好呢?”说到这里,这位女仙沉吟着停下来。

  秦笛心道:“只要开心就好!您可是金仙大能,随便赏赐我一卷神功法门就行了。”

  瑶姬沉吟片刻,道:“《修鬼宝典》只是鬼修初级功法,最高只到地仙初期。你既然修炼了这门功法,也算是本仙门下后辈弟子。老实说,本仙的真身距离此间五十万仙年,适才听你一曲,又见你资质不俗,阴阳二气都极其纯净,也算是动了凡心,遣一具分身至此,想要收你为亲传弟子,你可愿意?”

  秦笛又惊又喜,忙道:“弟子当然愿意!情愿拜入仙师门下!”

  瑶姬笑道:“既如此,天地为鉴,本仙收你为第六十七位亲传弟子,叩头吧。”

  秦笛连忙叩头行礼,心中禁不住感慨。他自打修真以来,也不知道磕了多少头,拜了多少师傅。对此,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前世的时候,他见到的老师更多,从小学到大学,不知道有多少位。他自己也做过老师,手下的学生同样很多。

  瑶姬等他叩头完毕,将看似柔弱无力的手臂一抬,便把他扶了起来,道:“起来吧,为师赐你一册金书,名字唤作‘阴阳造化宝典’,先传你上卷。你如果潜心修行,可以从鬼仙、地仙、灵仙、神仙,直指三阶天仙!”17o74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197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