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41章 四圣仙墟

第441章 四圣仙墟

  四圣宗占据大凉山之后,重新布置了防护仙阵。可是因为能炼制二阶仙阵的地仙老祖一直待在天柱上修炼,所以宗门内缺乏二阶仙阵,布置好的一阶仙阵并不是非常稳固。

  好在这时候,大衍七十三已经恢复了一半的功力,可以重新炼制二阶仙阵了,根本用不着秦笛展露头角出手炼阵。所以四位宗主翘首以待,等了一个月,拿到二阶仙阵,才算是守住了大凉山!

  此后每隔一段时间,秦笛就要出手一次,帮着收回一两处领地。

  每一次他只管弹琴,从不走出大阵跟对方面对面的厮杀。所以久而久之,每个人都知道他这位合道初期的仙渺峰主功力很弱,既不会修真四艺,也无力当面交锋。就连四圣宗原来的十一位合道老祖,提起他来也禁不住摇头。

  有修炼数万年的老者叹道:“唉,小秦太年轻了,听说才修道六百多年,还是乳臭未干的小毛头!既然进阶这么快,肯定牺牲了别的方面!”

  有人挖苦道:“真是怪了!作为金丹宗弟子,怎么能不会炼丹呢?他的仙琴这么厉害,应该投奔仙音门才对!”

  更多的人表示反对:“哼!你这是说什么话!要没有小秦帮忙,我们失去的领地,怎么能抢回来!他是金丹宗的大功臣!”

  那人还表示不服气,道:“大功臣不假,可是不会炼丹,也不会炼器、制符和炼阵,总归说不过去,不符合四圣宗的要求!”

  先前说话的老者道:“人家不还年轻嘛,只有六百多岁!你六百岁的时候会什么?有没有进阶元婴?别忘了,人家都已经是合道了!这可是天差地别!”

  还有人低声说道:“他只是实力最弱的合道修士!只能躲在大阵后面弹琴!”

  这种话不单在几位合道老祖之间交流时经常出现,到后来连下面的步虚真君、元婴修士也知道了,自然而然的也就陆续传到更多的金丹真人耳朵里,于是乎愿意依附仙渺峰的弟子就更少了。

  仙渺峰上有些年轻的弟子听了都很生气,可是师傅、师祖都不发话,他们也不敢乱说。

  苗云娟、宁云芝等人都已经习惯了,所以只是淡然一笑,并不在意。

  为此,秦笛专门将众人召集在一起,宣扬韬光养晦的道理。

  “别人说什么并不重要,我们修炼的时间太短,应该抓紧时间弥补不足,提高自身的境界。不要将有限的精力,浪费到与人争执方面。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路遥知马力,日久见真功。”

  仙渺峰有内外两道二阶仙阵防护,可以说固若金汤,就算不出门,守着八万亩仙田和几处灵矿,众人也可以稳步修炼,慢慢提高修真境界。

  秦笛在山巅角落里又建了几处光阴祭坛,加速众人的修行。

  他自己则没有一直守在山上,而是施展神龙百变的心法,变换形貌走出仙渺峰。

  他一面四处走动,观察四圣宗各峰和年轻弟子的生活环境,一面查看身份令牌,了解周围的地形,以及各大宗门的分布图。

  整个四圣宗,众多的山峰,分布在柳仙山脉之上。柳仙山脉太大了,可惜没有更高级别的仙阵,可以将整个山脉笼罩在里面。为了保护弟子的安全,重要的核心区域还是有防护的。一个又一个一阶仙阵,仿佛蘑菇一样,每一个只能防护周遭千里范围,但却无法全部覆盖,仙阵与仙阵之间往往留着空隙。

  柳仙山脉属于灵山四条螺旋手臂的一个分支,自西向东,西侧灵气丰富,越远灵气越弱。所以真正最繁华,仙山最集中的地方,都位于山脉的西侧。

  仙渺峰已经很靠近西侧边缘了。

  经过秦笛和诸位合道老祖不懈的努力,不到三年的功夫,四圣宗失去的领地大都夺了回来。

  仙渺峰周遭还有不少的主峰,原本都已经失陷,如今都重回四圣宗怀抱了。

  距离仙渺峰不足两千里,柳仙山脉的最西侧边缘,有一个“四圣仙墟”,乃是四圣宗面向周边各宗的大型交易场所。这是一个方圆三百里的山谷,街道内外三环,分布着很多的店铺,这些店铺并不单属于四圣宗,而是各大宗门都有,只要你有足够的灵晶,就可以或租或售,拿到一个店铺,从而在这里进行买卖。当然,既然叫‘四圣仙墟’,最核心的区域还是被四圣宗占据了,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店铺,唤作“四圣坊”,提供丹、符、器、阵各样灵物,

  秦笛在四圣仙墟随意走动,进入一个又一个店铺察看。

  他现在作为仙渺峰的峰主,管着八万亩仙田,如果那些灵草全部炼制成丹药,也是很大一笔收入。虽然说丹药都可以交给宗门,然后拿到四圣坊卖出去,可是他如果不想暴露自己精通修真四艺的事实,最好还是能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店铺。

  走着走着,他看见了天宝阁,心道:“这真是一家专事经营的大宗门,果然是无处不在啊!”

  他从天宝阁的门口迈过去,继续考察别的店铺。

  距离天宝阁里许,有一家店铺,外面的招牌已经摘下来了,也不知道原先卖什么。

  大门依旧敞开着,门边贴着一张告示:“本店转让,欲购从速。”

  秦笛在外面看了看,发觉店铺的规模虽然只是中等,但是位置还不错,周围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他迈步走了进去,就见店中空荡荡的。货物都已被清光了,只剩下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桌旁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看着一本画册。

  老妪的眼睛凝视着孩子,眼睛里带着说不出的忧伤。

  秦笛看了这场景,就觉得心里一紧,莫名的有些酸楚。

  老妪见他进来,连忙起身招呼:“客官,本店已经关了。您若是想购物,只能麻烦您去别处。”

  秦笛道:“我看见转让的招牌,所以过来问问。”

  这时候,小女孩抬起头来,看面目十分端庄,齿白唇红,瓜子脸,柳叶眉,俨然一个小美女。

  秦笛的眼睛与女孩的眼神交汇,不知何故,脑子里就觉得“嗡”的一声轻响,仿佛有钟声,在脑海深处响起!

  他禁不住吃了一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妪说道:“客官您请坐。老身给你泡茶。”

  秦笛在桌边坐了下来,眼睛仍然望着小姑娘,问道:“孩子,你看的什么书啊?”

  小姑娘轻声答道:“叔叔,我看的是一本画册,名字叫。”

  秦笛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书,就觉得脑子里的轻响渐渐平静下来。

  老妪端了一壶茶上来,一面倒水,一面叹道:“这是老身第五代的外甥女。可怜不久前家里出了事,满门上下数十口人遭了劫难。只剩下老身和这个孩子。老身的寿数也不多了,无力看护此店,只能转让出去。我就想换一些灵晶,给孩子找一处安身的地方,我才能安心的离开。”

  秦笛问道:“老人家,我看你天门敞开,乃是元婴九重的修士,可惜眉心暗淡无光,寿数不足十年。为何不买些寿丹服用?”

  老妪略显惊讶的看着他,一眼看不透对方的修为,神色顿时变得拘谨起来:“前辈,我已经服用了不少的寿丹,再服普通的寿丹都已经没用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242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