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49章 姜穿云

第449章 姜穿云

  秦笛十分开心,先回过头堵住上方的缝隙,不让灵气向外蔓延,引来意想不到的强敌。然后,他将山流水玉瓶丢进灵溪中,一面收取灵液,一面在周围走动,寻找仙灵脉的源头。

  找了一会儿,他发现这并不是一条简单的仙灵脉,而是好几条二阶仙灵脉纠缠在一起,形成了大范围的地下灵河溶洞!他能够分辨出来的,最少有五条二阶仙灵脉!

  秦笛怦然心动,暗道:“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有了这些二阶仙灵脉,我那仙渺峰上的灵气还能够增强好几倍!日后的修炼就更加快速了!”

  小桃树却叫起来:“哼哼,这里面有属于我的一半呢!要不然,我可不愿意出力!”

  “好,好!这些灵脉都分你一半,先抽出来再说!”

  小桃树找到一条二阶仙灵脉的源头,扎下深根奋力抽取灵脉。

  它先前抽取一条一阶仙灵脉,需要花两个时辰;如今乃是二阶仙灵脉,难度要增加十倍。而且,这些仙灵脉彼此纠结在一起,牵引的难度还要增加一些,所以抽取第一条二阶仙灵脉,就花了他三四天的时间!

  趁着这个功夫,秦笛反复检查上面的缝隙,将其封得死死的,生怕关键时候有敌人杀过来。

  随后,他沿着灵河延伸的方向寻找,结果发现,眼前的仙灵脉不是五条,而是竟然有八条,眼看就能凑成一条三阶仙灵脉了!

  不过,这其中有一半要分给小桃树,他自己只能得到四条。

  虽然如此,他已经很开心了!

  有这四条,再加上仙渺峰原本就有一条二阶仙灵脉,那就有五条了,相当于半条三阶仙灵脉,假以时日,有希望凑够一整条三阶仙灵脉。

  现如今,他手里没有仙阶三品的封灵阵,所以就算有三阶仙灵脉,也没法将其锁住。

  一个月后,小桃树将八条仙灵脉全部抽走,最后关头忽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

  “不好!这座大山要崩塌了!”

  秦笛急忙催促小桃树迅速变小,然后沿着山岩缝隙急速钻出来!

  刚出来不过十来个呼吸的功夫,忽然山崩地裂,一座八千丈高的大山仿佛散沙一般,骤然倒了下去!

  秦笛迅速飞向高空,改换了容貌,立足于五百里外,十分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奇景,心道:“如果说,山要是没有灵气,就像人类没有了呼吸,离死不远了,山岩变得晦暗无光,那还可以理解。可是像现在这样迅速的崩塌,仿佛散沙一样坠落,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这番巨大的动静引来不少人观看,一个个争相询问:“怎么回事?这山怎么倒了?”

  “不知道啊!这座山矗立在这儿不知道多少年了,山上树木葱茏,还有不少的野兽,怎么忽然化成粉尘?简直是咄咄怪事!”

  秦笛静悄悄的往后撤,站在人群中瞧着。

  不久,有一位七阶地仙飞过来,只望了一眼就叫起来:“有人把山下的灵脉抽走了!他娘的,这是谁干的?这些山上全都是非常坚固的金刚宝岩,没有七阶以上的灵宝,别想挖得穿,更何况山高数千丈深,要在山岩之中寻找仙灵脉,这简直不可能!”

  秦笛觉得自己的脑子又开窍了,却原来岩石那么难挖,乃是有名堂的。幸亏有小桃树提醒,才找到一条很深的缝隙,要不然怎么可能挖那么深?

  地仙的目光望向周围众人,想把挖取灵脉的人找出来。可是所有人的神色都没有异常,根本看不出变化。

  这时候,他身边一位文士模样的人忽然道:“姜师叔,看这山的规模,地下肯定有二阶灵脉,如果被别人抽走,定然留下印记,我们只要看看印记,就知道灵脉的大致去向了。”

  于是地仙收回目光,俯身往下飞,想去寻找灵脉抽走后留下的印记。

  周围的人群还在不断聚拢过来,有人在低声议论:“这是灵云殿排行第七的长老,名叫‘姜穿云’,地仙七层后期,此人杀伐果断,很多年前,曾经一人剿灭了‘咸云宗’,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是一位杀神啊……”

  有人不想惹麻烦,便开始四散离开,继续寻找仙灵脉。

  秦笛也跟着离开的人,不急不缓的往外飞。

  眼看距离原地越来越远,已经脱离了围观的人群,正在这时,下方忽然传来一声大叫:“我知道是谁抽走了灵脉!就是此刻离开本地的人!你们九个人,都给我站住!抽走灵脉的人,就在你们之中!”

  叫声未落,地仙老祖的身形已经疾冲而上,向着正在离开的一人冲去,隔着百丈,袍袖一抖,将那人罩住,然后折返身形向另一人追去!

  秦笛吃了一惊,当下也不敢停留,取出通天舟,急速飞走!

  这时候再说什么也晚了,对方摆出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让一人漏网的架势,如果被捉住。后果不堪设想!

  做出同样举措的不止他一个,先前离开的八人中,只有两人站在了原地,剩下几个人都做鸟兽散。

  姜穿云身形快如鬼魅,大袖飘飞,只是片刻之间,就捉住了六个人,还有两人如秦笛一般,取出灵舟飞得很快,似乎暂时逃出了追索。

  姜穿云长啸一声:“你们三个小子,还想往哪里逃?如果现在停下来,不说能保住性命,最起码能留个全尸,如果再逃一步,我将你们捉住,必然碎尸万段!”

  三人听了,不但不敢停,反而逃的更快了!

  秦笛控制着通天舟,径直向西飞去!

  他坐在舟中,回过身来,眼见着地仙姜穿云取出一只似乎是二阶或者三阶灵宝的飞舟,在“哈哈”狂笑声中,迅速赶上,捉住二人,然后又折返回来,向他追过来!

  秦笛面沉似水,心道:“灵云殿太霸道了!地底灵脉又不是你家的!我能找到灵脉,是我秦某人的运气,又不是抢了你的宝贝,难道说必须吐出来不成?”

  他心里明白,各大宗门之间,竞争十分激烈,为了争夺资源,相护倾轧,杀伐不休,根本不顾及宗派的名声了。或许这也是灵山天柱倾倒之后带来的恶果,人心险恶,都被激发出来了。

  秦笛心中不忿,此时并没有催动通天舟将对方甩开,而是不紧不慢的往西飞,心道:“你有本事就追吧,追到人烟罕至的地方,我才能从容出手,或许手下又可以多一个地仙傀儡!”

  他心里有这种想法,但也不知道能不能将对方制住,毕竟姜穿云乃是七阶巅峰的地仙,而他先前捉住的三个地仙傀儡中,无论是风无羁,黄鹤楼还是洪泽雷,都只是三阶以下的地仙。

  现在的问题是:三个地仙初期能打过一个地仙后期吗?

  秦笛觉得很悬,但是他还有仙器镇神塔和诸般高阶灵宝,未尝不可以一试!

  两只飞舟一前一后,中间相隔两千八百里。

  姜穿云在后面紧追不舍,一面飞一面千里传音:“小子,你不要跑了,跑到天边也逃不出老夫的手心!”

  秦笛也不睬他,干脆摸出一册金书,慢慢翻阅起来。

  “小子,你真是不知死活!你且去打听一下,有谁能逃过我们凌云殿追杀?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停下来!否则等我捉住你,搜魂夺魄之后,还要找到你所在的宗门,惩治你的门人弟子……”

  秦笛心中着恼,仍然做出充耳不闻的样子,继续翻阅金书,让通天舟自己决定飞行的速度。

  耳听后面不断的传来姜穿云骚扰的声音:“哈哈,我手里有灵仙大人赐下的三阶灵宝飞舟,如果全力飞行,从没有人能逃得出去,就凭着这只飞舟,我曾经追杀过上千人,就连咸云宗的掌门,已经逃到西极之地,最后还是被我追上了!”

  秦笛抬头瞄他一眼,轻蔑的笑了笑,一句话都没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274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