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54章 再度发威

第454章 再度发威

  地仙鲁地烈貌似中年人,满脸的络腮胡,身材不高,敦实有力,来到大阵跟前,二话不说,取出一把灵宝开天锄,放开来长约百丈,他的双臂抡圆了,对着大阵劈了下来!

  耳边就听见“砰”的一声,仿佛敲在鼓皮上,大阵往里凹陷了十余丈,然后又弹了回去,竟然连一丁点的伤痕都没有!

  远处围观的人发出一声惊呼:“哇!这仙阵厉害!地仙老祖都没有劈开!”

  “这仓促布置起来的大阵,竟然不是灵阶?难道是一阶仙阵?一阶仙阵面对地仙,最少能阻挡大半个时辰,有这段时间缓冲,他们宗门内的地仙也该赶过来了!”

  众人眼见着就要出现一场地仙级别的大战,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便都向后退出了一些。

  地仙鲁地烈似乎不信邪,抡起灵锄不断的劈砍下来。

  大阵中的秦笛仿佛没事人一样,照样跟两个弟子有说有笑。他也不想出手收拾对方,因为这就像滚雪球,一旦动手捉了鲁地烈,闹出的反响只会更大,围观的人将会更多,甚至引来更多的地仙出手。灵山周遭的修士多如牛毛,如果来的人多了,说不定会将这儿围得风雨不透,水泄不通,到时候连逃走都变得很吃力。

  他心想:“反正我这是二阶仙阵,别说是四阶地仙,就算是八阶地仙来了,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功夫,也难将其破开。等到小桃树收走了灵脉,我坐上通天舟迅速撤离就行了。”

  秦笛不喜欢张扬,前头捉拿四位合道,也是因为对方说话的口气太难听,否则他才懒得当着别人的面动手呢。对他来说,能不出手就不出手,一旦出手就要斩尽杀绝。这也是一种韬光养晦的法子。

  鲁地烈连续劈砍了盏茶功夫,大阵依旧保持完好,连一丝的缝隙都没有出现,他知道有些不对了,可是四个合道师侄失踪,让他骑虎难下,想要罢手都不行。

  又过了一会儿,远处围观的人不断的抬头向空中观望,不少人觉得奇怪:“咦,怎么没有地仙老祖过来?”

  “这阵也够坚固的,到现在还没破!这都半个多时辰了,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裂痕,这是怎么回事呢?”

  “是啊,就算是一阶仙阵,这时候也快顶不住了。难道说这是二阶仙阵吗?”

  “那怎么可能?二阶仙阵布置起来很复杂,除非有阵法宗师,才能在两三个时辰内布置好,我先前看他们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连一个时辰都没有,就将大阵张开来了,你说能是几阶仙阵?”

  有人低声道:“难道说传说中杀伐犀利的地仙鲁地烈只不过是一个水货?”

  话音未落,鲁地烈一声大吼,灵宝开天锄向旁边一偏,将一座百丈高山劈成了齑粉,灰尘漫天扬起,霎时间遮天蔽日!

  众人看了,无不吃惊的又向后退出十余里。

  先前说人家水货的那人被吓得面色如土,也不敢留在当地了,调转身形迅速逃走。

  所幸鲁地烈正将全部的精力集中到破解大阵上,没有功夫去理那个人,否则十条命也没了!

  围观的人群中也有金丹宗的一位合道修士,名叫张圣彻,眼见着秦笛和几个步虚期的弟子被围住了,心里担心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四圣宗两位强势的地仙都在灵山上修炼呢,一般情况下很少下山管这种小事,他们连四圣宗的仙山领地丢失了都懒得下来,更何况是几个年轻的弟子呢?

  他也知道秦笛的仙音杀伐之力极强,眼见着到了这时候,琴音都没有奏响,禁不住觉得有些奇怪。

  张圣彻混在观望的人群之中,不敢表现出一丝的异样,否则如果被鲁地烈发现了,结果也会很糟糕。

  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眼见着两个时辰过去了,大阵依旧完好。直到这时,围观的人们才明白过来,眼前那看起来不起眼的,竟然是一道二阶仙阵!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他们没用一个时辰,就把大阵设置好了嘛!难道里面有阵法大宗师?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

  张圣彻也听见了这句话,心里更觉得诧异了:“阵法大宗师?绝不可能!大宗师是能够炼制仙阵的!小秦只是琴艺高超,修真四艺一窍不通,说什么大宗师呢?”不过,他对秦笛能在荒野之地抢先布置好二阶仙阵,心里也觉得很佩服:“不管怎么说,他从大衍师叔那里拿到仙阵阵盘,能将其及时布置好,也算是手脚麻利,很有自知之明。”

  鲁地烈费了半天劲没破开仙阵,愤怒之余,连续发布信息,请来了好几位地仙。其中只有一位二阶地仙出自地煞门,剩下的四五位大都是散修,或者来自别的友好宗门。合在一起,六七个人,施展出各样的灵宝,对仙阵发起了强烈的攻击。

  张圣彻吓得脸都白了!

  他心想:“完了,完了!这么多地仙一起联手,秦师弟还能往哪里逃?”

  数百里外,围观的修真者已经有五六百人,这些人都露出兴奋的神色,想要欣赏一场大战,或者可能是一面倒的杀戮。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如果大阵中的那些人始终等不到救援,单凭阵法的守护总有被攻破的时候,到那时结果可想而知。

  大阵之中,苗云娟和吴眉儿的面色也变得很不好看。

  “怎么办?为了牵引一条灵脉,竟然惹来这么多地仙的围攻,这可如何是好?”

  “师弟,实在不行的话,趁着大阵还没有被攻破,看看能不能逃出去?”

  秦笛心里也有些上火,瞧着外面张牙舞爪的六七位地仙老祖,看他们挥洒各样的灵宝,一下一下击打在阵膜上,禁不住冷哼:“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既然不知道死活,那就都留下来吧!”

  他首先将凤凰仙琴取了出来,盘膝坐地,将仙琴置于膝盖上,运起全身的功力,弹起了仙曲“沧海桑田”。

  琴音如果放开来,极限能达到三百六十万里,但这里乃是灵山,这处山谷虽然不在四大主脉上,但是超过万里就可能有宗门驻地,于是他将琴音放送到五千里的范围内!只要在这个区间内,每个人的寿命都在刷刷的跌落!

  结果琴音一响,几百里外围观的人首先遭殃了!

  张圣彻知道琴音的厉害,第一个抱头鼠窜!

  后面一帮人也顾不得看热闹了,一个个叫骂声中急速逃走!

  这些人逃出三千里,寿命还在不断的下降,无不又惊又恐,继续往远处逃,一直逃到五千里外,这才算是稳住了。

  身在五千里外,就算是飞在高空,眼睛再好使,也看不见后来的结果究竟是鹿死谁手。

  “俺娘哎,这道琴音可要了人命了!才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我的寿命就被刷掉三百多年!”

  “我被刷掉四百多年,太可怜了!我才是步虚修士啊!总共还剩下两千年寿命!”

  “弹琴的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仙音门的地仙老祖扮猪吃虎?”

  “那谁知道!有本事你再过去瞧瞧?”

  也有胆子大的人回过身来,想要凑近一些继续观瞧,可是只要踏入五千里内,寿命就会刷刷的往下掉!这么一来谁还敢回头啊?

  张圣彻却有些担心,因为按照秦笛的说法,一天只能弹奏三曲,一曲刷掉别人五百多年的功力,三曲弹完也不过一千五百年,可是弹完之后呢?地仙老祖要是拼上损失寿命,一直守在大阵的外面,六七个人连续不断的攻打,二阶仙阵也难撑过五天!

  这时候,大阵之外正在围攻的地仙们心里的滋味就不好说了。有两位跟鲁地烈的关系并不是特别深厚,强撑了半炷香的功夫,寿命不断衰减,眼见形势不妙,夺命琴音始终不停,他们便找了个借口,掉头离开了。

  一炷香后,另外一位地仙收起了灵宝,叹口气道:“鲁仙长,老朽的寿数只剩下一万八千年,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为了帮你攻破大阵,我已经损失了一千年!也算是对得起你了!不好意思,告辞了!”

  留在现场的只剩下四个人,一个是鲁地烈的同门师弟,另外两个是他多年的好友,四个人商量了一下,一咬牙继续攻击大阵!

  谁知道,这时候琴音忽然一变,不再是夺命琴音沧海桑田,而是惑人心智的“夕阳箫鼓”!

  只是片刻之间,落日的余晖洒在山谷之中,外面的四人都变得精神恍惚起来。

  四人知道不好,可还是不肯退去,仍旧强行振奋精神,努力抵御仙音的迷惑。可是凤凰琴乃是四阶仙琴,秦笛又善于夕阳乱的神识攻击,二者叠加之后,不到盏茶功夫,这些人就变得半梦半醒,想要逃走都变得吃力了。

  又过了盏茶功夫,等到这一曲仙音发挥到极致的时候,四个人都停下了手里攻击不断的灵宝,呆呆的看着天上的夕阳,心里陷入迷乱之中。

  这时候,秦笛悄悄放出去九阶灵宝“山河社稷图”,一副美丽的画卷从天而降,将四位地仙包裹在里面,然后变成尺许长的卷轴,飞回到他的手里。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301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