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76章 灵山宝藏

第476章 灵山宝藏

  有时候,苗云娟和沈云怡、范瑶空闲下来,也会去店铺里帮忙。

  秦笛自己修炼疲乏感觉枯燥的时候,也可能改变容貌去店里坐坐,跟来往的顾客聊聊天,借以放松心情。有时候,他还会制作一品或者二品的仙阶阵盘,放在店里销售。在灵山这种地方,如果说一阶阵盘还算不了什么,那么二阶阵盘就显得很珍贵了。

  四圣宗既然以修真四艺闻名,各项传承在灵山便居于上游,虽然不敢说是独一份,但是平均水平还是比较高的。别的宗门除了四大上门之外,可能在某方面超越了四圣宗,其余的宗门固然杀伐实力很强,但是炼器、制符、炼丹的水平远不如四圣宗,要不然四圣宗也不会列入九大正宗之一。

  因此,仙品阁中推出二阶仙阵,当即便引起了轰动。消息传开来之后,很多人前来购买。

  秦笛并没有完全敞开来销售,而是采取区别对待。如果来人出自四圣宗,价格要便宜一半。

  除了炼阵之外,他还要炼器、制符。在众多的灵宝法器之中,灵舟的炼制难度最大,因此,他跟施八宝合作,专门炼制飞行灵宝。

  在施八宝的洞天之内,有他积累多年的炼器材料,还有各样的工具和炼器炉。

  秦笛跟着师傅学习炼制灵舟,从绘图炼制骨架开始,一点点附加各种组件,直到三十年之后,才炼成第一只九阶灵舟,渡劫之后成为一阶灵宝。他给这件灵舟取了个名字“桃舟一号”,用来纪念小桃树引领自己踏上仙路。

  随后,他依样画葫芦,在自己的洞天之中,开辟了大型的炼器阁。然后搜集各样工具和炼器材料。他虽然有一百多个洞天,但是要想凑齐所有的灵金,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炼制灵宝需要的都是天阶以上的灵材,而他收集的那些洞天都来自普通的修士,并不是精通炼器的宗师,因此洞天中积累的材料并不能说得上有多么全面,欠缺的灵材不是一样两样。

  这一天,他将峰顶众人召集过来,包括许真君、郭真君、李真君、黎真君、兰星裳、郑星平、庄云清、宁云芝、苗云娟、吴眉儿、蒋云木等人,再加上几个核心弟子,这些弟子都是从赤火岛跟过来的,也算是经过了考验,口风比较紧。

  众人聚集在阿房宫中,七嘴八舌的说着话。

  “小秦,你将大伙儿叫来,发生了什么大事?”

  “秦师弟,是不是又有人要过来攻打仙渺峰?”

  “师傅,你带我们出去玩吗?”

  秦笛笑了笑,道:“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带大家出去寻宝。”

  众人闻言,全都十分欢喜,因为很多人都跟着进入灵山第三峰的大阵之内,得到了不少的仙草、灵金、宝壤,每个人的洞天之内都堆积了不少的灵材,那都是他们进步的保障。

  只有后面过来的几个人还没有这番经历,但是大伙儿都知道秦笛奇遇连连,所以跟他出去,定然会有好处。

  秦笛从灵宝方寸山中取出一大把储物戒指和储物腰带,要分给李真君等人,因为他们不像苗云娟、吴眉儿、庄云清、范瑶那样,每个人都炼化了一座完整的洞天,出门一趟,如果没有储物装备,面对宝山空手而归,那就太难过了。

  李真君笑着摆手拒绝:“储物戒指?我有好几件呢!”

  黎真君也笑道:“我有一件超大型的储物腰带,不愁装不下宝物。”

  许真君哈哈笑道:“我练成天罗法袖,袍袖一抖,能装下一座小山。”

  只有郑星平“呵呵”笑着接受了几枚戒指:“你们都不要?哈哈,我要!”

  秦笛将剩下的储物装备都收了起来,然后他又邀请了施八宝同行,让众人都进入洞天之内,这才施展出神龙百变的心法,改换容貌下了仙缈峰,直奔灵山第四峰而去。

  灵山天柱已经倒塌了三根,再过几百年,即将轮到灵山第四峰。

  秦笛沿着唯一的山路曲折上行,看见两边都被仙阵笼罩着,山脚下有不少的修士正在攻打仙阵。

  他只是在那儿驻足看了片刻,便有人过来驱赶:“快走,快走!看什么看,今天玄黄宗包场了!”

  玄黄宗也是九大正宗之一,排名比四圣宗靠前很多。

  秦笛眼见那处大阵只是一阶仙阵,显然里面的灵材算不上珍贵,于是也懒得跟对方争吵,转身往山上走去。

  走着走着,来到山腰,看见又有一伙人在攻打路边的二阶仙阵,其中有三四位地仙,还有一大帮合道、步虚修士。

  灵山上的仙阵不是只有一道,攻破之后里面的东西就可以随便拿,而是仙阵一层又一层,每隔三五十步就会碰到一道仙阵,所以要想取宝,必须一路破阵。

  如果是一阶仙阵,十个合道联手之下,只要花一两天的功夫,就能够破解开来。但作为二阶仙阵,破解的难度提高十倍,就需要多个地仙联手了。所以这些人拼命祭出各种灵宝,没命的往阵膜上砸。已经砸了一整天,连点儿损伤都没有,这些人都憋着一股气。

  秦笛在旁边看了片刻,结果又引来呵斥:“滚!滚!滚!灵云殿包场,你这小子,还不快滚,想死咋的?”

  秦笛定睛一瞧,见是一位合道巅峰的修士,身材魁梧,五大三粗,面上带着狞笑,禁不住轻哼一声,道:“灵山这么大,又不是你家开的!我看一眼咋的了?”

  “哼!找死!”那人大喝一声,转身将手里的灵宝飞剑抛了出来!

  秦笛眯起眼睛,眼见着飞剑来到面前,才探手摸出青霄剑,单手持剑迎了上去。

  然后就听见“嘡啷”一声,接着“噗”的一下,飞剑竟然断作两截!

  霎时间,那位合道巅峰的修士如受雷击,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顿时委顿下来。

  虽然只是一件三阶的灵宝飞剑,但也凝聚了修士数千年的心血,里面附带着锤炼多年的神识,还有剑灵心连着心,飞剑断了,修士也会受到重创!

  他坐在地上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望着秦笛,叫道:“啊……你竟然毁了我的飞剑,啊……你是什么人?”

  秦笛也不睬他,转身就走!

  因为旁边还有一大帮人呢,如果全部涌过来,对付起来也比较麻烦。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而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过度刺激灵云殿。

  坐在地上的修士大叫:“他娘的!你给我回来!砍断我的飞剑,就这么走了?当我们灵云殿是什么?”

  秦笛脚步飞快,一瞬间已经离开老远,山路蜿蜒曲折,几乎看不到人影了。

  那人大声叫着:“张师叔,王师叔,金师叔,我的灵宝飞剑被那小子毁了,求你们帮我捉住他!我要抽他的筋,扒他的皮!”

  几个地仙也不是没看到,但是因为攻打仙阵已经到了关键时候,如果一松下来,仙阵还可以自动恢复,前面辛苦一整天就白费了!

  因此一位地仙开口大声道:“朱萨斌,你神识受损,手脚又没有损伤,赶紧跟上对方,看他往哪里去!你给我吊住他,回头看这小子出自哪宗哪派,等我们打破大阵,拿到仙材之后,再上门寻仇!”

  地上坐着的名叫朱萨斌的修士闻言爬起来,定了定心神,快步追了上去。

  他也不敢追的太近,因为先前手里的三阶灵宝被毁,说明那小子实力非凡,绝不可等闲视之。

  他在后面远远的看着,只见秦笛脚步如飞,迅速向山巅行去,心道:“这小子是傻的!你要是往山下跑,或许还能逃掉,你往山顶攀爬,还不是自寻死路?灵山表面都有禁飞限制,想从山顶飞走,简直是做梦!”

  因为这个缘故,他在后面也不着急追上去,反正只有这一条上山的小路,只要拦住了,别让对方下山就行。8)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417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