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478章 巫琴的不安

第478章 巫琴的不安

  灵山第五峰高二十三万四千丈,其上天柱高二十二万六千丈,这数字一听就让人觉得恐怖。

  山脚下一上来就是二阶仙阵,山腰乃是三阶仙阵,接近山巅的地方,已经不再是三阶仙阵,而是赫然变成了四阶!

  理论上,四阶仙阵只有灵仙巅峰甚至天仙才能破开,整个原荒世界都没有人能进去。

  按说在灵山之上设置这样高等级的仙阵,未免有些可笑,可是秦笛却听说,这些仙阵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由天仙大人物布置出来的。他们布置仙阵的目的不是为了防范原荒世界的土著,而是为了防止从天外来的灵仙攻破这些仙阵。

  所以在灵山倾倒之前,这样的仙阵很难被破坏,自然也很少有人能进去挖取灵材。

  秦笛取出仙箭,在四阶仙阵上轻轻一划,顿时出现一道豁口!

  他心里明白,自己手里拿的乃是八阶仙箭,别说是四阶仙阵,即便五六阶,也可以轻松破开。

  进入仙阵之后,他才惊喜的现,这里的仙田之中竟然生长着四阶仙草!

  只有四阶以上的仙草才能炼制四阶仙丹,而他目前是没办法炼制四阶仙丹的。

  不过,如果选一株四阶仙草作为主药,再搭配低阶的仙草,便能够炼制出三阶仙丹。譬如瑶草丹便是这样来的。

  三阶仙丹一颗能增强三百年功力,这是多么了不起的神效啊!

  因此之故,秦笛见到四阶仙草就快要疯了!

  他将苗云娟等人都召唤出来,让众人小心翼翼的采集仙草。

  面对四阶的仙草,每个人都变神色大变,又惊又喜。

  “秦师弟,这是真的吗?”

  “灵山之上,怎么会有四阶仙草?不是说只有四阶仙灵脉,才能诞生四阶仙草吗?”

  “这座灵山的本部,难道有一条四阶仙灵脉?怪不得会有四阶的仙阵,若没有仙阵,灵脉也会逃走。”

  “师傅,您能不能将这条四阶仙灵脉牵走?”

  秦笛只能摇头:“仙灵脉埋藏在仙山内部,找不到灵脉的源头,没办法牵引走。再者说,我们没有四阶仙阵,怎么能将它锁住呢?”

  “那要是灵山天柱崩塌,是不是仙阵都会被破坏?这条灵脉也会逃走,是吗?”

  秦笛沉吟道:“按理应该是这样。大阵被破坏之后,四阶仙灵脉也可能分解,化成众多的一二阶仙灵脉,然后四处逃走,如此一来,每隔五六百年,才会有一次灵潮涌动生。”

  蒋云木却道:“秦哥,天柱没倒之前,也有灵潮涌动啊。”

  秦笛道:“是啊。原本就有灵潮涌动,只不过天柱倾倒之后,这种涌动更加剧烈了,新生的仙灵脉更多了。”

  他在周围走来走去,现这里不单有四阶仙草,还有不少的灵金,大多是天阶中品,但也有少量天阶上品。甚至还现了一处灵石矿洞,进去一看,洞内有不少的极品灵石。

  他召唤出众多的大鬼,指挥他们挖矿,挖出来的灵金、灵石都收入洞天中。

  正在忙碌的时候,他忽然看见巫琴忧心忡忡的走过来。

  “怎么了,巫琴,生了什么事?”

  巫琴的面色很难看,答道:“师傅,我觉得浑身难受,心里剧烈的跳动,感到很不安。”

  秦笛有些惊讶,伸出手去,在他的腕脉上搭了一下,道:“嗯,心跳比常人快三倍!你这是怎么了?”

  巫琴苦着脸道:“我也不知道。先前还好好的,在山脚下就觉得不舒服,进入大阵之后,心里更难过了!只觉得有一种悲凉的感觉,仿佛死了最亲近的人!”

  秦笛沉吟片刻,摸出一张宁心符,贴在巫琴心口。

  巫琴当即舒了口气:“师傅,我感觉好多了。”

  秦笛想不出缘故,便将其搁置一边,叮嘱巫琴若觉得不对,赶紧过来禀报。

  众人不断你的采集仙草,挖掘灵矿。一年之后,渐渐深入大阵的核心。

  这一天,巫琴又皱着眉走过来,面色显得很是阴暗,道:“师傅,我觉得心慌的感觉越来越厉害!”

  秦笛在他胸前又贴了一张符,道:“以前我给你贴的只是九阶灵符,如今换成一阶仙符,你试试会不会好点儿。”

  稍停片刻,巫琴点头:“的确好了很多。多谢师傅。”

  秦笛看看四周,现跟先前一样,每隔数十丈都有一道仙阵,将这片区域划分成无数隔间,于是道:“你跟我来,咱师徒俩在附近走走,你觉得哪里难受,就赶紧告诉我。”

  “是,师傅。”

  秦笛领着巫琴,穿过几道仙阵后,听见巫琴叫道:“师傅,我感觉更加厉害了!”

  “喔,是这个方向吗?”

  “对,师傅,左前方,每往前走两丈,都让我的心跳加快一些!”

  两个人走了不到百丈,巫琴大声叫起来:“师傅,我受不了,不能再往前走了!”

  秦笛取出一道二阶仙符,贴在巫琴心口,又让他略微好过了一些。

  这一次又往前走了不足百丈,巫琴站住不走了,手指前方一块石碑,道:“师傅,那种让我心慌的感觉就来自石碑!”

  秦笛看了一眼,道:“好,你往远处退开一些,为师走过去看看。”

  他心里没有一丝的异样感觉,也想不明白为何巫琴会觉得心慌难受,但是这是真实生的事,所以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石碑前,就见碑上写着五个字“天帝御阴阳”,除此之外,上面还画着一根手指。

  秦笛看了半天,石碑的前面后面都看了,然而却百思不得其解。

  “奇怪了,这石碑平平无奇,怎么会让巫琴感到难受呢?难道说里面蕴含了什么玄机?”

  他用力搬了搬石碑,那石碑却极为牢固,也不知由什么材料制成,要是一般的石碑说不定早被他掰断了。

  秦笛想不明白,只好取了张纸将碑文拓下来。留待以后慢慢参详。

  他隐约感到,这其中肯定有说不出的道理。

  巫琴出身于巫族,带有十大灵巫的血脉,难道说这座灵山会跟巫族有关?

  回去之后,他并没有声张,而是跟众人一起,继续挖掘灵材收集灵草。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8433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