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相思闲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天牢之中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天牢之中

  木神医冷冷的看着她,寒声道:“你为什么害死了,婉儿还不够,还要害死谢怡心?”

  “我不喜欢你的眼神,看着别的女人,你看着谁,我就要杀谁。”满脸疤痕,浑身鲜血的夏梓月含情脉脉的说着,让人觉得有点变态和恶心。

  木神医忽然一笑,依然高贵俊朗的脸上笑意涌动:“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婉儿吗?因为你让我恶心,在我心里,白竹也比你可爱。”

  夏梓月再强悍的内心,也受不了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如此当面唾弃她,她使劲扭动,想挣破束缚,粗重的铁链咣当当的响。

  “我那么爱你!你竟然把我和白竹那个奴婢比!”夏梓月形似疯癫。

  木神医不慌不忙的说:“白竹死在我面前,我厚葬了她。可你知道白荷怎么死的吗?我让人活剐了她,你也想如此死吗?”

  “人都有一死,活剐又如何?只是你对得起阿沛吗?我是他的妻子,你要我赤身裸体现身人前,是在羞辱他吗?”夏梓月不怕死,但不想被脱光衣服活剐。

  木神医闻言一怔,想起阿沛,叹口气:“阿沛娶了你,是你的福气。明丹是你女儿,你谋逆时想过她吗?”

  “生在皇家,既然享受了别人享受不到的福,自然也要承受别人承受不了的苦。她活了三十多年,死也不亏!”夏梓月毫不在意。

  木神医突然又问:“那靖王呢?你也要他陪你死?”

  “靖王?他是秦世年的儿子,他要杀要剐是他的事,与我何干?”夏梓月并不上当,冷笑着说。

  木神医来回踱了两步,轻笑道:“你是笃定我查不出来,靖王到底是谁的儿子?”

  “你和秦世年不放心,自然可以杀了他啊!我无所谓,还有个皇子陪葬,也值了。”夏梓月脸色无波,毫不在意的说。

  木神医拍拍手,老林低头进来,“王爷,有什么吩咐?”

  “去,请皇兄和九皇子来,我要看看,她说是不说。”木神医早就怀疑,靖王也许是狸猫换太子,否则夏梓月,不会那么死心塌地助他为帝。

  老林低头领命退下后,夏梓月“桀桀”怪笑:“你要我说什么?你想不想知道,婉儿师妹是怎么死的?”

  看木神医沉了脸,夏梓月继续嘶哑的说道:“她产后不到三日,本来已无大恙,我本来准备毁了她的脸,再毒哑她的声音,丢到娼寮里。但我不能让其他男人侮辱你,所以我就打算,将她剥皮抽筋,然后把她皮做把扇子,把她骨头做一套饰。结果阿沛得到消息,想来救她,我就让白梅灌了她一碗活血化瘀汤。眼看她鲜血流了满床,啊!”

  木神医实在听不下去,用手捏住夏梓月的脖子,阻止她继续说。

  “杀啊?你杀了我啊?”夏梓月也不挣扎,从嗓子里挤出声音,继续挑衅。

  木神医收回手,寒声道:“想激怒我杀你?我还怕脏了我的手!等靖王来了,你会求我的。”

  夏梓月见激怒他失败,也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木神医没等一会,圣上和靖王先后就到了。

  “阿源,你终于肯回来了,来天牢做什么?让人把她带出来,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圣上看着木神医,高兴异常。

  木神医也笑着说:“皇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为什么夏梓月要帮九皇子的忙吗?”

  “为什么?她想为南安王报仇?可阿沛不是自尽的吗?”圣上也一直想不明白这点。

  木神医并不说话,等九皇子来了后,才对圣上说:“皇兄,还是让靖王和她说几句吧!”

  圣上虽心有疑虑,但坐上季公公搬来的椅子,也静观其变。

  老林只留下飞龙和自己保护圣上,让季公公等,都退出三丈开外,保证无人可以听到,里面的话语。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和硕王叔。”靖王一进牢房,就瞟见了夏梓月的惨状,心底波澜起伏,但面上依然镇定自若。

  木神医也在椅子上坐下:“九皇子,你是皇兄最寄以厚望的人,你当着皇兄和这叛逆,说说,你和她的关系。”

  九皇子马上跪下,磕头道:“回父皇,回王叔,儿臣和慈原师太是认识,她一直说要助儿臣成帝,但儿臣只当她是谋臣,没想过她敢对父皇不利,求父皇、王叔明查!”

  “她说要助你,你就一点都不怀疑?她可是方外之人,她什么都不求,为何要助你?”木神医淡淡的说道,满含讥诮。

  靖王不敢迟疑,磕头道:“慈原是曾说过,让儿臣继位后,答应她一件事。”

  “什么事情你都没清楚,你就敢答应她?”圣上龙颜含怒,不悦道。

  靖王跪伏在地,回答道:“儿臣不敢欺瞒父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等儿臣继位后,她所求如何,儿臣自可斟酌。”

  “不错,不错,如果你过得了你王叔的眼,你就是太子。”圣上对靖王这点很是欣赏,做君王者,本该如此。

  木神医一直用余光注视夏梓月,看她在皇兄说立靖王为太子时,嘴角微扯,低声吩咐道:“老林,你和飞龙去取一碗清水来。”

  “圣上?”飞龙不放心。

  “有阿源在,你有何不放心,去吧。”圣上摆摆手毫不在意。

  靖王跪伏在地,悄悄握紧拳头,心里天人交战,该不该放手一搏?

  “阿源,你葫芦里又卖什么药?”圣上也有点好奇,难道阿源要滴血验亲?

  木神医看了,闭目养神的夏梓月一眼,淡淡的说道:“我听说九皇子曾随韦贵妃出宫治病,怀疑是否有鱼目混珠。”

  “哈哈哈!阿源,你的医术和我同出一门,论理你还该称呼我为大师姐。滴血验亲由来不准,皇家秘法都没办法,你如何验?”夏梓月张开眼,嗤之以鼻的说道。

  木神医想到谢怡心,声音一黯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心丫头现了静水庵神医谷的地址,你骗我去益州,我就去了一趟神医谷。在神医谷三年,我也习得一些不传之秘,要不要你开开眼界?”
  浏览阅读地址:/xiangsixian/8669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