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寻空记 > 第二章:梦境

第二章:梦境

  主管姓顾,中年大叔,平时常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头梳得一丝不苟,脸上总是带着一副淡淡的笑容,看着总给人一种春风和熙的感觉,胖子私下给他取的外号却是“笑面虎”。&1t;/p>

  看见苏辰敲门进来后顾主管放下手上正在看的文件,抬头笑道:“苏辰啊,快坐,这段时间辛苦了,上次的案子完成得不错。”&1t;/p>

  苏辰脸上难得露出了一点笑容,回道:“您过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倒是让您跟着我们加了几天班,怪不好意思的。”&1t;/p>

  “加班没什么,就是多吃了几个晚上的垃圾食品,你看看我这肚子是有增无减啊!”顾主管用手轻轻托了一下眼镜架笑道。&1t;/p>

  苏辰愣了愣,没想到主管也会开玩笑了,看来这个案子的顺利完成让主管的心情很好。&1t;/p>

  顾主管摸了摸圆圆的肚子,接着说道:“这次你跟陈辉都辛苦了,给你们报了个旅行团,明天出,好好休息休息,票记得拿回来报账。”&1t;/p>

  如果是一天前听到这个消息苏辰一定会很兴奋,可是现在的心情很低落,对于旅行全额报销也提不起兴趣来,但还是面露微笑地答道:“谢谢,那我们今天就开始休假吧。”&1t;/p>

  “好的,旅途愉快。”顾主管很爽快的同意了。&1t;/p>

  等苏辰出门后顾主管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响了两声后接通。&1t;/p>

  “夫人,事情办好了,他一个星期内都不会回来的。” &1t;/p>

  “好的,辛苦你了,有时间出来喝喝茶。” &1t;/p>

  “夫人客气了,小事而已。” &1t;/p>

  顾主管放下电话后沉思了一会,摇头笑了笑,随后拿起桌上的文件继续看了起来。&1t;/p>

  苏辰刚回到办公室就被胖子追问道:“怎么样,找你什么事,升职还是加薪?”&1t;/p>

  “都没有,不过有全额旅行报销。”&1t;/p>

  “地点呢?”&1t;/p>

  “忘记问了。”&1t;/p>

  “那我马上去问问。”说完后胖子一溜烟没影了。&1t;/p>

  苏辰看了看桌上的东西,把重要的文件资料都锁进抽屉里,刚刚忙完就见胖子风风火火的回来了。&1t;/p>

  只见胖子一脸喜色,兴冲冲的说道:“咱哥俩这次了,你知道吗?西藏1o日游啊,还是高端的VIp团,老顾这是打了鸡血了啊,对咱俩这么好,有阴谋!”&1t;/p>

  “有阴谋那你就别去了,我自己去吧。”苏辰打趣道。&1t;/p>

  “美得你,好不容易铁公鸡拔毛了,这种机会不抓住,我傻呀;再说了,我还得陪你去散散心,万一你想不开自己去天葬了怎么办。”胖子越说越激动。&1t;/p>

  “别贫了,赶紧回去收拾东西走人,对了,联系旅行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弄好了告诉我。”苏辰说完拿起公文包准备出门。&1t;/p>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胖子高兴地扭扭屁股走了。&1t;/p>

  苏辰出门后看看时间才3点不到,回家也没什么事,想着第一次去西藏,得多准备点东西才是,药品和穿戴装备都是必须的。&1t;/p>

  随即拦下一辆的士,来到了附近的豫园。豫园在上海非常有名,又叫老城隍庙市场,是极具上海地方特色的商业中心和旅游胜地。&1t;/p>

  盘算了一下进藏必带的用品,自己还差太阳帽、护肤霜、登山鞋以及一些常备药品。&1t;/p>

  “胖子是个粗心大意的人,想来也不会想到买这些必用品,得提醒他一下。”苏辰心里暗暗想着。&1t;/p>

  还没等苏辰拿出电话,胖子先打过来了:“老大,明天早上7点55的飞机,虹桥T1航站楼,早上6点我打车过来接你。”&1t;/p>

  “好的,我在豫园这边,你记得买登山鞋还有羽绒服、帽子什么的,常备药我来买。”&1t;/p>

  “知道了,我晚点就去。”胖子还没等苏辰回话就挂了电话。&1t;/p>

  苏辰摇摇头,对于胖子这种风风火火的劲儿已经习以为常,抬头四周望了望,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商业街,逛了几家体育用品店便买齐了穿戴装备,剩下的药品等回家后在楼下药店买就可以了。&1t;/p>

  苏辰回到自己住处,看着客厅摆放的女友照片,无由地感到一阵疲惫。&1t;/p>

  苏辰走到卧室,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所经历的点点滴滴,感觉有点奇怪,却也说不上有什么不正常,想着想着就和衣睡着了。&1t;/p>

  睡梦之中,苏辰现自己穿上了古代的鎏金战袍,头戴一顶紫金冠,手拿一把古香古色的长剑,只见长剑上刻录着繁杂至极的线条和花纹,夹杂着丝丝金色的电光;环顾一望,自己身处一座平台,平台不大,却位于四周的山脉之间,平台四周竖立着许多白色石柱,柱子上精美地雕刻着各种飞鸟走兽,咋眼望去栩栩如生;平台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图案,图案上描绘了一龙一凤,此时图案上的龙凤各自散出莹莹的五彩光辉,交相辉映;平台后面有一个山洞,入口处有一幕紫色的屏障,屏障上不断地洒落紫色蕴气。&1t;/p>

  苏辰凝神望向自己的前方,现三只怪兽正在和自己对峙,随着图案上的五彩光辉越来越亮,怪兽按耐不住嘶吼起来。&1t;/p>

  其中一只怪兽蛇身九头,蛇身上长满青色鳞片;另外一只长着三个狗头,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龙尾,狗嘴里不断往下滴着毒涎,背上的毛不断的蠕动,仔细看去却是一条条颜色各异的毒蛇;剩下一个则更为怪异,人形的金属机身,脑袋呈长方形,胸口绘着不知名的图案。&1t;/p>

  睡着睡着苏辰似乎感觉自己身上有点冷,翻了翻身,随手拉了一下被子搭在身上,继续睡眠。&1t;/p>

  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的画面,随着画风一转,苏辰现自己不断抵挡三只怪兽的进攻,身上战袍破裂,金冠歪斜,嘴角溢出不少血迹。&1t;/p>

  此时的龙凤图案下方正在出沉闷的咚咚声响,三只怪兽听见后立刻仰头嘶吼,金属怪的胸甲突然闪烁出耀眼的金光,胸口处如花蕊绽放般缓缓打开;一口黑色的箱子缓缓推了出来。&1t;/p>

  金属怪双手托着箱子,嘴里念念有词如同朝圣般跪下,浑身如筛子般颤抖起来。&1t;/p>

  箱子漆黑如墨,仿佛黑色墨汁刷洗了无数次,颜色黑得纯正、厚重。箱子上雕刻了许多镂空符文,此时的符文开始慢慢蠕动、相互交替。&1t;/p>

  苏辰看见箱子后脸色大变,此时箱子散出来的威压使得他无法移动,只有双手举着长剑对抗,长剑上释放出的金色流光似乎也无法抵御箱子散出来的波动,剑身的光泽也黯淡了不少。&1t;/p>

  符文在箱子上不停的组合变幻,形成了数不清的图形与文字,但仔细望去却无法读取上面所表达的意思。&1t;/p>

  其余二兽见状匍匐着身躯,相互之间对吐出一颗黑色的玄珠,随后缓缓起身,内息托着两颗玄珠升起,玄珠升空后随即碰撞、摩擦,出滋滋的电流声。&1t;/p>

  随着碰撞频率加快,周围的空气躁动不安,出“噼啪、噼啪”的声响。&1t;/p>

  只听见“轰”的一声,两颗玄珠合为一处,然后瞬间分开,在空中撕裂出一个黑色圆形的洞口,洞口旋转着黑色的漩涡,看起来像是黑洞一般。&1t;/p>

  此时箱子符文已经停止了变幻,四周的符文都已不见,而箱子的顶部却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六角星石图案。&1t;/p>

  金属怪站了起来,从腿部拿出一把匕刺向了自己的手心,匕轻易的穿过了手掌上的铠甲直刺手心,剧烈的疼痛让它出沉闷的“嗡嗡”声。&1t;/p>

  匕拔出之后手心溢出了很多绿色液体,金属怪忍着疼痛把手放在了六角星石图案之上。&1t;/p>

  当绿色液体接触图案时,图案出淡淡的青色微光,一滴不剩的吸干了滴下的液体。&1t;/p>

  流出的液体越来越多,金属怪的双腿开始颤抖,而图案出的微光像似不知疲倦地继续吸取液体,终于,金属怪支撑不住倒了下来,厚重的身体卷起了周围的尘埃四处扩散。&1t;/p>

  此时的微光停止了散射,星石开始变幻各种颜色,由青转紫,由紫转红。&1t;/p>

  只听见“叮“的一声脆响,星石图案破裂,从箱子里飞出一把残缺的黑色金属小刀,刀身缺失了一半,并且遍布斑驳的痕迹,诉说着它的历史与沧桑。&1t;/p>

  小刀飞到黑洞的漩涡上方,轻轻一刺,漩涡高运转,大量的怪兽从中飞出,怪兽有大有小、形态万千、不一而足;唯一相同的就是目光呆滞,通体黑色。&1t;/p>

  黑洞出来的怪兽蜂拥着冲向小刀,小刀散出浓浓的雾气,蜂拥而来的怪兽在雾气中瞬间消失,只看见一丝丝红色的轨迹流向小刀。&1t;/p>

  小刀的颜色渐渐地变红—浅红—玫红—深红。当红得透紫的时候,漩涡处已没有怪兽出来,这时的小刀通体饱满,圆润光滑,就连缺失的一半也补全了,隐隐散出红光。&1t;/p>

  此时的黑洞已然消失,两只怪兽也趴在地上无力再动,小刀缓缓移动到中央的龙凤图案之上,红光大盛,身后逐步幻化出一把漆黑的长刀,刀上燃烧着浓烈的红炎,夹杂着惊天威势劈了下来。&1t;/p>

  感受到外在的威胁,图案上的龙凤活了过来,一龙一凤交替旋转迎了上去。&1t;/p>

  激烈的碰撞如期而至,碰撞声如阵阵雷鸣,产生的震动让周围的事物生了静止,随着碰撞度加快,碰撞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空间震动频率已经达到了临界值。&1t;/p>

  一股剧烈的震荡波朝着周围散开来,带着点火红色的能量和五彩的光辉交织在一起,如晚霞般的美丽,却又是那么的让人心悸。&1t;/p>

  中心处震耳欲聋的声响随即传来,苏辰无法抵挡如此强烈的波动,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撞倒在洞口的紫色屏障上,倒在地上。&1t;/p>

  身上的铠甲碎裂,长剑也出现了裂痕,头散落其间,也看不出伤势如何。&1t;/p>

  平台上也没有了三只怪兽的身影,似乎已经跌落山崖。&1t;/p>

  四周的白色石柱也同时粉碎,就连地面也断裂无数。&1t;/p>

  地面下开始出现剧烈震动,就如地震来袭一般抖动,四周的山脉开始出现崩裂,山上的树木和石头滚滚而落,扬起灰尘无数。&1t;/p>

  “嘭”的一声,龙凤图案被来自下方的拳头打破,冲出来一块四四方方的小石头,跌落在苏辰身边,石头上隐现五彩花纹,时而透亮,时而隐蔽。&1t;/p>

  拳头后面自然是手臂,手臂上长满了浓密的黑毛,黑毛上沾满了许多灰尘,有如多年未打扫一般,重叠了一层又一层。&1t;/p>

  随着手臂不断上升,灰尘抖抖而落。&1t;/p>

  抖落的灰尘再也无法遮掩黑毛实质,细细看去是由鲜血干枯后经历长时间的凝结而成。&1t;/p>

  它黑得是那样的纯粹,黑得是那样的耀眼,仿佛诉说着千年或万年的岁月。&1t;/p>

  苏辰看见了这只手臂,眼神中露出了无比的失落,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立马不顾自身伤势,运行起体内仅存的一点真元,拿起手中长剑,捡起了身旁的小石头,对着紫色屏障打出一套复杂的手势,在空中凝结出一个圆形的八卦图案,对着洞口拍了过去。&1t;/p>

  紫色屏障缓缓打开,露出了一个圆形的洞口,苏辰不再迟疑,身形一闪冲了进去。&1t;/p>

  就在圆形洞口随着苏辰的进入后即将关闭之时,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激射过来,打在了即将关闭的洞口上。&1t;/p>

  气息就像糯米糖一般黏黏的粘在上面,让洞口无法关闭。&1t;/p>

  同样的气息也打在了三只怪兽身上,怪兽从山崖处缓缓升起,身上断裂的骨头开始复位,伤口也停止了流血,涣散的眼神也明亮了过来。&1t;/p>

  金属怪恢复度极快,气息直接渗透&1t;/p>

  回到平台处后三只怪兽跪了下来,在他们前方的是一个浑身漆黑的男人,身上的铠甲和披风多处破裂,就像碎布条一般挂在身上,与挺拔的身躯相比显得是那样的萧瑟。&1t;/p>

  他仰望着天空,不知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用手指了指洞口,三只怪兽立马起身钻了进去,洞口缓缓关闭了起来……。&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xunkongji/8654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