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创世女神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创世女神

  站在支离破碎的创始之星废墟上,举目四望所能看到的,便是黑暗领域真实的面貌。

  一片被混沌与黑暗所包裹的宇宙空间——正常的宇宙空间当然也是黑暗的,然而在这里,黑暗已经不再是一种状态,而是一种几乎可以触摸、可以感受到的实体。

  创始之星被撕碎之后仅剩的天体碎块漂浮在这片空间的中心,它所残存的强大能量在一万年后的今天仍然维持着这片残骸群的结构,因此那些崩裂的大6并没有逸散到致命的虚空中去,而被污染的大气则被某种能量场束缚在残骸群周围,让这些本就凄凉的废墟笼罩了一层更加凄凉的雾霭——就仿佛披在尸骸上的裹尸布一般。

  但黑暗领域里并不是只有这些东西。

  在看到远方那颗同样被撕裂的星球之后,郝仁便开始扫视整个天空,以寻找更多的残骸与废墟,随后他果然在黑暗混沌中看到了一些朦朦胧胧的影子。那些影子被不正常的黑雾笼罩着,难以辨别真实的距离,它们有一些像是撕裂的天体,有一些则仿佛是巨大的宫殿或战舰,而且郝仁还注意到它们并非全都具备实感:一些影子呈现出明显的半透明迹象,这种反常的现象表明,那些随着创始之星一并被拖入这片黑暗领域的东西有一大半恐怕都已经遭受了可怕的命运。

  联想到那个曾经也被拖入黑暗领域,随后又奇迹般回到主物质世界的苏卢恩之门,郝仁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片空间应该比我们想象的要广阔的多,但能够观察到的范围却很小,有很多东西恐怕都被那种黑雾笼罩了起来,在黑暗领域内,维持物质形态看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也有幸运儿能回到主物质世界并重塑形体,”薇薇安仰望着天空,淡淡地说道,“比如苏卢恩之门是吧?”

  “看样子你在那个拉赫瑞恩世界召唤出来的红月也没办法照耀在这个地方,”郝仁看了薇薇安一眼,“怪不得诺兰之前广播道标会失败……世间最难以逾越的阻碍,莫过于现实与梦境,而这个梦境如果是神明所铸,那就更难对付了。”

  就在这时,诺兰来了郝仁等待已久的汇报:“Boss,侦测到一个稳定的神力释放点,就在你们附近。”

  “看来我们终于找到那位沉睡的神明了,”郝仁微微一笑,看着自己的朋友们,“但愿那位女神大人没什么起床气——毕竟她是被咱们暴力一脚踹出梦境的。”

  莉莉对郝仁呲呲牙:“吵醒人家的是你俩!跟我可没关系。”

  就如之前预料的那样,陷入梦境又摆脱梦境之后,众人的“落点”便在创世女神沉睡之处的附近,这个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女神所处的位置其实就在一行人脚下的这片浮游6地上。

  在诺兰的指引下,郝仁一行翻越了一片小小的丘陵,又攀上一座焦黑的山峰,终于,他们抵达了一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地方。

  一圈仿佛环形山般隆起的岩石圈出了一片空地,在空地的中央,竟然有着一抹绿色,那是一片仅有数米长宽的草坪。在这个已经死亡的神之星球上,竟然还有这最后的一点点生机逗留,这一点让郝仁目瞪口呆。

  而在草坪的中央,则伫立着一块不到半人高的岩石,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子恬静地倚靠在那块石头上,就以这个姿势安静地沉睡着。

  那白裙女子有着与莉亚极为相似的容貌,甚至身高体量也相差无几,不同的是,她有着一头已经可以铺散在草地上的银白色长,而且即便是处于沉睡之中,她的面容间也隐隐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圣之感。

  当然这一点对郝仁而言并无卵用——自从他知道渡鸦12345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还会给自己安装圣洁庄严表情包之后,任何然凡俗的外表就已经无法对他产生任何动摇了……

  一片数米见方的草坪,一块冷冰冰的石头,一颗四分五裂的死亡行星,以及无边无际的黑暗混沌,这就是曾经封印了疯嚣之主,开创了梦位面田园时代,让整个宇宙生机繁茂、欣欣向荣的创世女神最终沉睡的地方。

  郝仁曾经设想过无数次自己会在什么情况下见到这位神明,但现在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所有设想都毫无意义。

  薇薇安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并抬手指着上方:“那就是……你当初在幻象中看到的那个神殿么?”

  郝仁顺着薇薇安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片七零八落的建筑残骸正漂浮在上空,那些残骸依稀还能跟看出昔日辉煌壮丽的模样,而在那些立柱和浮雕之间,他似乎还能辨认出一些熟悉的线条来。

  “是的,那些神殿曾经漂浮在起源之海上,而如今起源之海已经消失,我们所站的位置其实是昔日的海底,”郝仁点点头,一边带着大家慢慢走向创世女神一边低声说道,“神力束缚了这颗星球的残骸,让它们在爆炸之后仍然大致维持着昔日的结构,所以那座神殿的残余部分就漂浮在这里,就像昔日漂浮在起源之海的海面上。”

  他们在那片草坪的边缘站定,莉莉犹犹豫豫地看着仍然处于沉睡状态的创世女神:“房东啊……她不是应该已经醒了么?怎么我看还睡着呢?”

  郝仁没有吭声,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留在原地,他则来到那位沉睡的女神面前,弯下腰去,与对方的面庞平齐:“沉浸在梦境中确实可以得到抚慰,但我知道你绝不是为了逃避现实才选择了那个梦境——它已经结束了,不管这是不是个意外,梦境的结束都是个事实,再强行将其延续并没什么意义。”

  那位看上去处于沉睡状态的女神在听到这些话之后突兀地睁开了眼睛,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休眠,始终维持着警醒一般,一双仿佛红宝石般剔透而鲜红的眸子静静地看着郝仁:“梦境终有结束的时候——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我从未想过它是在这种情况下结束的。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现真相的?那个梦境……从某种意义上它几乎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我想不通它有什么可以让人一眼便看出来的漏洞,尤其是在你们本身就深陷梦境的时候。”

  不远处的莉莉:“哇!醒啦?!原来女神刚才是装睡的!!”

  南宫三八赶紧把这个冒冒失失的家伙卷到一边去了……

  郝仁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声音,他也没有对女神的突然醒来有什么意外,他只是好奇对方第一个问题竟然不是询问自己一行人的来历:“我还以为你会对我们的身份更感兴趣。”

  “因为这不重要,”银血瞳的女神静静地说道,“虽然我已经很虚弱了,但我仍然能从你们身上感知到一些东西……所以至少我能确定,你们不是‘它’的爪牙,那么,我就更好奇你们是如何识破那个梦境的了。”

  郝仁站直了身子,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那个梦境确实近乎真实——而且对于梦境内的生灵而言,说那就是个真实世界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但梦境就是梦境,至少你所塑造的那个梦……它还是有迹可循的。”

  “自从进入那个叫做‘拉赫瑞恩’的世界之后,我就从未做过梦,我询问了我的朋友们,他们也同样如此,这就是第一个导致我产生怀疑的点——现在想来,这应该是因为我们没办法在另外一个人的梦里面再次入梦吧。

  “随后的线索是拉赫瑞恩怪异的生态系统,整个梦位面所有的物种都生存在那里,他们源自你的记忆,对吧?但这足以引起我的怀疑了。当然,关于生态系统的异常并不是很重要的原因,因为我知道神国曾经有一个物种保存库,在这个基础上,生态系统的异常都可以解释,然而历史方面的异常就难以自圆其说了……

  “那些遗迹,各种各样的遗迹,包括那些弑神者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们也源自你的记忆,但是是在你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添加到梦境里的吧?所以拉赫瑞恩的学者们才会把那些遗迹称作‘安诺遗迹群’,并认为它们是最大的未解之谜,即便穷尽那些学者一生的精力,他们也无法解释那些安诺遗迹的来龙去脉,因为在你的梦境中,本来就没有给那些东西安排出对应的解释。

  “在大坑道里面,那些碎片,不符合比例尺,漂浮在无尽空间中的碎片……它们让我想到了潜意识层,不管是表现形式还是运转规律都很相似,只是抽象的潜意识层被转化为具象的异空间之后会让人难以第一时间识破,但对我而言……我这两年几乎一直在和类似的抽象玩意儿打交道,我对它们太敏感了。那些是梦境的最深处,是你记忆里最琐碎、最无序的角落,它们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拉赫瑞恩这个梦境世界的基石,但从另一方面,那些直达世界真相又疯狂错乱的信息对于拉赫瑞恩的居民而言又是最危险的,因为对于一场梦而言,直面真相便意味着梦的结束,所以大坑道就成了拉赫瑞恩的世界观中最危险的地方,甚至危险到了全世界的学者都必须对它做出错误解释的地步,而这些错误解释直到有一个外来的观察者——也就是我——亲眼看见大坑道内的记忆碎片才被纠正。

  “但这些东西都不是决定性的,它们只能让我做出‘拉赫瑞恩世界要么是个幻境,要么是个梦境’这样的猜想,真正让我确定它是一场梦的,其实是这个小家伙……”

  郝仁说着,向薇薇安招了招手。

  薇薇安心领神会,将小弱鸡释放了出来。

  伴随着一阵黑红色的血雾,小不点弱鸡在半空中凝聚出身形,并摇摇晃晃地在郝仁身边飞来飞去,随后她就看到了眼前的创世女神,在本能的判断下,她认为这个陌生的家伙需要“biu”一下。

  于是她就“biu”了。

  创世女神随手打散那毫无威力的能量箭,饶有兴致地看着正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小弱鸡,语气中有些好奇:“我最好奇的其实就是她……她到底是个……什么?为什么是她让你确认了拉赫瑞恩就是个梦境?”

  “要解释她的来历恐怕需要很长时间,但我可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郝仁微微笑着,“这个小家伙虽然很弱,但却有一个别人都不具备的特性,至少现阶段是如此:她是一个混乱生物,概念级别的混乱生物,因此她根本不会进入任何一个有理智的梦境,简而言之就是不兼容,她那浆糊一样的精神世界是完全无法被一个像拉赫瑞恩那样充满秩序的梦境所影响的,所以……”

  郝仁看着已经落到地上开始使劲拔草的小弱鸡,表情哭笑不得:“她从头至尾就没有进入拉赫瑞恩,她没有做梦,也看不到、感知不到那个梦,她眼中的世界始终就是这个真实的黑暗领域,而她眼中的我们从头到尾都是在呆或者在进行可笑的梦游……现在我万分庆幸这家伙没有脑子,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被她嘲笑了。”

  “所以,在看到她轻而易举地进入大坑道并且在大坑道里活动自如的一幕之后,我就明白了一切。”
  浏览阅读地址:/yichangshengwujianwenlu/8668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