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勇敢者的世界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最伟大的珍宝(12)

第五百五十四章 最伟大的珍宝(12)

  机械大师爱德华的房子,加上他书房里有大量工程建筑相关的书,安一指能几乎1oo%的肯定这间豪宅里有密道!

  而偷听者或许是走过密道时不经意间听到了安一指和屠宏宇的交谈,所以系统才会开始屏蔽,也有可能他是故意从密道里偷听,后来现两个玩家像是有所察觉,于是跑了。

  但不管哪种情况,这件豪宅里有密道存在是一种可能性非常高,高到可以用肯定来形容的情况。

  但得出这个结论也没什么卵用,他俩根本不知道密道的入口在哪,又通往何方,目前知道的只有npc中有一个人或几个人知道密道所在,并在里面进行过探查,这其中嫌疑最高的有四人。

  律师埃布尔,在这里工作的男女佣人查理和玛丽,以及肯定隐瞒了什么东西的阿娜斯塔。

  npc方面竟然已经知道了密道,寻找宝藏方面的进展明显比两个玩家快得多,安一指不着急吗?

  还真是不着急。

  别忘了他们的主线任务是什么,所谓解开真相这四个字代表的意思广泛的多,换句话说,宝藏被npc拿走也无所谓,他们的任务只有解开宝藏背后的真相,仅此而已。

  同时,安一指觉得揭开真相也就代表谜题并非只有宝藏一个,还有很大可能出现凶杀案,然后让他俩找到凶手和还原事件经过的意思。

  虽然这仅仅只是猜测,但安一指已经玩过不少的副本了,大致规律还是能总结的出来。

  玩家们若是赶在所有凶杀生之前解开宝藏的谜题,拿到宝藏结束副本,是不是就能获得额外奖励?

  其实并不是,或者说不全是。

  赶在所有其他事件生前找到宝藏系统会给与高评价,但那些‘事件’则相当于支线任务,也就是说完全不触支线任务。

  这对玩家来说算得上有利有弊吧,快通关副本确实会得到结算奖励提升的优势,但无视掉支线任务又有可能错过更多的奖励。

  毕竟系统给人玩家奖励的方针是‘难度越高。奖励越高’,不管是人为让奖励变高还是系统设定的高,都是如此。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两个玩家手里的线索和证据都少的可怜,就算想赶在所有事件生前直接通关都做不到。这只是让他们确定了一下接下来的行为方针。

  那就是等,等事件生。

  至于死的npc无辜与否…….

  安一指表示,关我屁事!

  书房中的藏书之多根本不是一个副本能完全查明的,两人在里面只是单纯的‘翻书’,而非读一遍,不然别说3o小时,就是给他们大半年的时间都不可能读得完。

  所以这一下午就在安一指的暗自盘算与两人的翻书声中度过了。

  直到临近晚餐时间,分散到豪宅各处的客人们才被男侍者查理叫到餐厅,准备晚饭。

  虽说有可能凭空获得一大笔财产,但查理和玛丽依旧没有打算放弃自己的职责,这敬业精神倒是给个好评。

  不过安一指看了看聚集到餐桌前的众人,现一个都没少,实在是有点失望,他还觉得今天下午一定会死个人意思意思,结果什么事都没生,实在是无趣……

  ——从这儿就能看出这货混乱中立的本质有多不招人待见了。

  晚餐依旧非常丰盛,只是和精致的菜肴相比,众人心里转着什么念头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本来安一指并不打算吃,因为不能排除有人在食物里下毒的可能,但完全不吃又有点过于显眼,所以他们采用‘俄罗斯转盘’的方式。

  具体就是菜上来,安一指先吃一口,等几分钟没有问题,屠宏宇再吃。下一盘菜上来时两人的角色互换,这样假如真的有毒至少能保证其中一人不会中毒。

  或许真的是各怀心事吧,他俩的这点小算盘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餐桌上的众人几乎都保持着和中午时相同的进食度和进食量。

  安一指重点观察了阿娜斯塔那个妹子,她依旧吃了很少的食物,喝下大量的红茶,不知道这妹子是饭量小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正当女仆玛丽推来饭后甜点时,安一指听到一阵钢琴声。

  这显然不是只有他一人听到,众人都是一愣,随后看向餐厅隔壁的音乐厅。

  “这是主人的机关,每到早餐和晚餐后甜点的时间钢琴和那些乐器便会自行演奏。”

  查理解释了一句,将餐厅和音乐厅之间的大门打开。

  众人看到那家漆黑的钢琴像是被一个隐形人弹奏般出悦耳的节奏,完全可以媲美最顶尖的钢琴师。

  这倒不是特别的惊奇,早在19世纪时就有能自动弹奏钢琴的小型机械人偶了,而进入2o世纪,使用打孔纸当‘磁带’的自动钢琴也走入百姓家,直到胶片的兴起才让这些自动钢琴被淘汰。

  真正吸引大家目光是摆在音乐厅正中的那只机械天鹅。

  它在由波浪状玻璃形成的‘水面’上游动,时不时的左顾右盼,随后弯下长长的脖颈,从‘水中’叼出一条黄铜色的金属鱼,然后扬起脖子让它落入腹中。

  这一连串的动作丝毫没有任何滞涩和僵硬,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天鹅捕食画面,实在是让人赞叹不已。

  “那些提琴和吹奏乐器也会自动演奏吗?”

  安一指问道。

  你说钢琴能自动演奏是因为里面有机关,这很好理解,几乎可以看成是一个大型八音盒,但那些需要持握或吹气才能演奏的乐器怎么整?

  之前探查音乐厅时,安一指当然不会放过那么明显的东西,虽说钢琴因为结构复杂安一指看走了眼,但小提琴和黑管之类的东西体型那么小,加上重量也很正常,不太可能自动演奏。

  “这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主人告诉我的,我和玛丽并没有见过。”

  看查理的表情不像说谎,再说这也没有说谎的必要。

  虽说自动演奏的乐器确实神奇,但对于安一指和屠宏宇这两个‘未来人’而言并没有太过在意,他们更在意爱德华的宝藏在哪,这副本中又会生什么事。

  晚宴就在大家的赞叹中度过了。

  吃过晚餐,安一指和屠宏宇没有回到图书馆,也没有回到房间,而是去了娱乐室,坐在墙边的方桌上下着国际象棋。

  理由很简单,安一指想在观察观察阿娜斯塔那个妹子。

  她身上的疑点很多,很有可能掌握了有关于爱德华先生藏起来的宝藏的线索。

  不过,娱乐室里并不只有他们和阿娜斯塔三人,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聚到这里了,不只是巧合还是其他人也意识到阿娜斯塔有问题。

  “将军!”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屠宏宇得意的一笑:

  “跟我玩儿国际象棋你还太嫩了。”

  他最擅长桌面游戏,而安一指则完全相反,仅仅只知道国际象棋的规则,根本谈不上什么研究,几乎次次都被屠宏宇杀的溃不成军。

  这棋盘也很别致,并拥有机关,只要把棋子都放在棋盘上,按下棋盘边上的按钮,那些棋子便会自行排列整齐,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他俩在边上下棋,律师埃布尔和老伯爵以及他夫人则坐在吧台前喝酒聊天,不知道他们聊的什么不过倒是还算愉快,时不时传来压低的笑声。

  大学讲师伯力克则对墙上的飞镖靶子很有兴趣,正一个人端着杯威士忌丢飞镖。

  而安一指最关注的阿娜斯塔仍然坐在单人沙上看书,这次换成了简.爱。并时不时的皱皱眉头,或许是被书中的情节所致,但更有可能是在场的众人打扰了她看书。

  尤其安一指,这货端着个从怀里找到的烟斗,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烟,烟草味儿很快布满整个房间。

  佣人查理和玛丽不知在哪,或许在刷盘子?反正他们并没有在娱乐室中。

  除了室外的雨越下越大,现在看上去就跟水龙头开闸放水似的以外,众人相处的还算融洽。

  “看出什么了么?”

  屠宏宇拿起‘骑士’放在棋盘上,悄悄对安一指说。

  “暂时没有。”

  安一指随手拿起‘士兵’:

  “不过我之前对这些人的分类是对的,他们之间并非全都认识,关系相对复杂,有的人互相认识,有的人又完全不认识。”

  “只有这点?”

  “当然不是,我还知道阿娜斯塔那个妹子一定有个大号的膀胱”

  屠宏宇:“……”

  这家伙,关注的地方为何总是这么奇葩?

  安一指关注的地方确实有点怪,但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且不说刚刚在晚饭时阿娜斯塔喝了多少红茶,单单在娱乐室里已经喝了快一整壶的水,喝这么多水居然不去厕所,没有个大号的膀胱显然做不到。

  虽说谈论一个妹子的膀胱实在是有点不好,但安一指对其也没有太过在意,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多了什么鬼都有。

  这世上奇奇怪怪的人多了去了,能喝水算什么特点?硬要说特点,安一指面前的屠宏宇也足够奇特的了。

  才初中就有195身高,体重o.16吨,这是正常人能有的体型吗?

  安一指的眼睛从棋盘,扫过众人,再回到棋盘。

  一切都显得正常,且融洽,没有什么值得怀疑或不对的地方。

  后来想想,这应该是他们最后的安逸时光了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ganzhedeshijie/8668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