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四 看不见的黑手

章九十四 看不见的黑手

对方是谁?
  这个问题千夜当然答不上来,而宋子宁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忽然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需要更加强大的武力,可不可以叫上夜瞳?她的战力会很有帮助。”
  “绝对不行。”千夜答得异常干脆。
  宋子宁神色如常,仿佛只是不经意地说了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好吧,我知道了,只是询问一个可能性而已。”
  “如果你需要人手,尽管叫我。夜瞳一旦暴露身份,会非常危险。”
  “你若全力出手,怕是也有危险。”
  “只要抓住战机,做得干脆利落,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对千夜来说,在帝国内6动手,最麻烦的就是“生机掠夺”这种大招不能用,原初之枪倒是单从气息上来看分不出阵营,可若要出手还需再三斟酌。不过他在黄泉和红蝎学的都是匿踪杀人之术,现在虽然战场风格变化,但也没把狙击暗杀的本事丢掉。
  宋子宁只是笑笑,道:“看情况再定吧。好了,我该走了,再待久的话,说不定那两位又该好奇了。”
  “我们现在还不到能够引起他们注意的地步吧?”千夜奇怪地问。
  “我们的战力当然还不够格,只不过在他们意志所及之处,突然出现一块隔绝感知的区域,自然会来看上一眼。既然不涉及密谍、探子之类的阵营或朝堂之事,当然也就不会在意了。”
  宋子宁走后,千夜再也没有感觉到那种隐晦波动的出现,看来宋子宁的猜测应该很接近事实。
  而宋子宁离开千夜的营帐后,却是吐出口气,伸手按了按额角。他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还是一贯温润的模样,只有淡漠的双眼泄露了一点心事。
  刚才经千夜提醒后,宋子宁从反常的焦躁中恢复过来,随即就想到更深一层。天演术在帝国的传承流派是数得出来的,那可比高阶战将更稀有。
  幕后之人以此布局,这手笔实在大得过分,除非他们一开始推算的是千夜,而且没有成功!甚至可能觉察了些什么,才想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
  一夜平静,千夜并没有多做修炼,继续感悟消化那些得自鲜血长河的记忆碎片。随着对传承知识的理解,他对血气的运用也有所进步。
  千夜现在主要钻研的是如何收敛气息和隐藏血气,恰好传承中也有这一部分的知识。在古老岁月,那是血族为了狩猎,隐蔽接近猎物的方法,同时,也用于躲避强大的异兽和天敌。
  来自传承的这方面秘法有些类似于血脉潜伏,修炼到最后,能够控制更深层的血气,甚至让血核也披上一层伪装。但另一方面,或许是过于古老的缘故,传承秘法并不如血脉潜伏那样精细,在技艺上有所不如。
  比较了两种方法,千夜感觉鲜血长河的传承显然更加强大,如果连血核都能彻底收敛,那还有什么人能够觉察到血气的存在?而血脉潜伏,则象是自身力量不够,就用技巧来弥补不足的临时手段。
  在如今阶段,看起来是血脉潜伏的效果更加好些。但是等千夜黑暗一侧的原力晋阶侯爵甚至是公爵,血脉潜伏就不足以收敛他全部的血气了。而到了那时候,传承秘法依然会有作用。
  千夜尝试着运转秘法来收敛血气,却现只有表层的血气受到控制,逐渐收敛到血脉深处,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不过若是先运用古老传承秘法,再行使用血脉潜伏,效果比单一使用要好。
  他反复思索,最终决定在面见张伯谦的时候,还是只使用血脉潜伏。距离上次觐见时间不是很长,如果血脉潜伏有效果,那么这次也一样有效。而贸然使用传承秘法,却有可能被看出气息变化,到时候反而会有麻烦。
  如是一夜过去。
  第二天黎明时分,永夜大6还沉浸在深深的夜色中,苍凉的军号声已经响彻全军,整个大营随即从沉睡中醒来。随后又有数声长短不一的号角声响起,这是召集各营主将前往中军大帐的军号。
  帝国大营中,近百辆越野指挥车全行驶,冲向中军营地。这些指挥车上大都涂着军团或门阀世家的徽章,炫耀着属于自己的荣光。
  赵阀此次获得中军受封荣誉的有好几个,不过只有千夜坐上了赵玄极的指挥车。其他人都是数人一车,跟随在幽国公车后。至于赵君度,他是一府之主,向来有独立座驾和卫队。
  登车之时,千夜感觉到数道火辣辣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赵阀车队驶出营区,开往中军。一路上先后遇到数个世家或是军团的车队,也由此看出了差距。绝大多数世家车队规模都远不如赵阀,有的小世家和二流军团甚至只有一辆车。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无人得到中军受封的资格,因此仅家主或军团长前往参加仪式。
  世家和军团见了赵阀车队,大都会减靠边,以示礼让。
  赵玄极抚须微笑,道:“千夜,他们这份礼节并非由于本公的爵位,也不全是敬我赵阀势大,更多是向燕云赵氏此次军功的致意。而今天他们的礼让,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看着车窗外,一辆辆军车先后停车让行,千夜心底慢慢泛起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中军宏伟的营门就在眼前,从旁边一条岔路上忽然冲出另一支车队,不但没有停车的意思,就连通常的会车减都不做,竟然在瞬间加,想要抢到赵阀前头去。
  如此一来,不光赵阀战士人人大怒,千夜也心生不悦。
  那支车队上的族徽属于长平白氏。
  白阀位置一直在赵阀之后,但谁都知道他们心有不甘,多年来每每力图越。可纵观最近几代的年轻子弟,自白凹凸之后,就没有太过亮眼的人物。
  即使有个白龙甲,因为心性沉稳,而被大人物们许为能够厚积薄,大器晚成。但在赵阀众人眼中,也不过与赵君弘相若,比之赵雨樱的天赋还要差了一线,更不说追上赵君度和千夜这样的天才。
  赵白二阀过往一向不太和睦,这次铁幕血战又结下新仇。就算有仇怨不出铁幕的规矩在,两家之间的火药味仍是日渐浓重。
  巨兽之眠战争中当然不能内讧,可两家战区相邻,一直有意无意较量着所取得的军功。攻入永夜大营那一役,白凹凸最后时刻强杀朱利奥,也有在赵君度、李狂澜等人面前立威之意。
  既然如此,看到是白阀车队,赵阀哪肯相让。
  通向中军的车道并不算宽,只能勉强容下两只车队并行。双方你争我抢,车辆之间碰碰擦擦越来越多,都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这时一辆越野车赶了上来,和赵玄极座车并行。对方车窗降下,露出一张慈眉善目的脸,半边头已经花白。那老人看见赵玄极,当即笑得更加诚恳,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打招呼道:“玄极兄,好久不见了。”
  赵玄极不咸不淡地回道:“松年兄,你我不是去年在定国公的大寿寿宴上刚刚见过吗?”
  白松年脸上青气一闪而逝,哈哈笑道:“是吗?唉呀,你看看,我都老糊涂了,连这事都忘了。玄极兄近来可好?”
  “还不是老样子,好也不怎么好,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只要不被那些小辈们给气死,就算好的了。”
  “有什么小辈敢给玄极兄气受?除非是你家雨樱那丫头,哈哈!”白松年打了个哈哈,又道:“话说,雨樱那丫头也不小了吧,玄极兄不再考虑一下那个提议吗?我家的龙战近年来原力大进,勉强配得上雨樱了。”
  此次轮到赵玄极脸色隐现黑气,淡淡回道:“不急,雨樱还有大把前程。”
  “前程也需要时间啊,雨樱毕竟年纪小了点。不要说她,就是我们的白凹凸,一路成长到现在,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若非运气够好,说不定早就半途陨落了。”
  白松年这段话含沙射影,再炫耀了一次白凹凸,另一方面却暗指赵阀年轻一代天才是有可能半途陨落的,居心不可谓不险恶。
  他这话也戳中了赵玄极痛处,铁幕血战伊始,赵阀太过骄傲,没有防备,以致损失了不少嫡系子弟。若非赵君度和千夜在血战后期展现出无以伦比的强势,杀得诸方胆寒,赵阀年轻子弟还不知会有多大损失。而白阀正是明面上的始作俑者之一。
  赵玄极脸色自然不会好看,可明知白松年是在蓄意激怒他,却不得不在口舌上落了下风。
  赵阀英才辈出,代代都有不止一名神将,从无断层。可偏偏当前三十多岁这个年龄层次的子弟略弱,是以还真拿不出人来与白凹凸抗衡。赵君度毕竟比白凹凸小了十多岁,这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至少晋阶神将前的一段时间,赵君度绝对战力不见得能追上白凹凸。
  赵玄极当下哼了一声,缓缓地道:“小辈的事情,自有他们自己的福缘,我们这些老家伙何必白白操心。松年兄这么着急赶路,又是为了什么?”
  白松年笑眯眯地答道:“还不是为了军功封赏,早点去抢个好位子,看看各家孩子都有什么出众人物。啊,对了,玄极兄,你身边这孩子可就是近来名声大噪的千夜?”
  见白松年目光望向自己,千夜欠身致意,道:“在下千夜。”
  白松年上下打量了千夜一番,狭长双眼中的目光锐利如针,似要将他穿透。然而千夜早有准备,体内原力鼓荡,更是隐隐蕴含了一缕虚空意境,将白松年的目光阻挡在身体表层,再也不得寸进。
  ps:这个周末在外地出差,事情比较多,更新晚了,俺努力不要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