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五 典礼

章九十五 典礼

白松年顿时一怔,露出明显讶异,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带着洞察之力的目光居然会被一名小辈不动声色地挡下。
  他若再加一把力,自然可以穿透千夜原力防御,但是白松年能够和赵玄极平等论交,那等身份地位,一次出手未果,怎么好意思再做第二次。况且旁边赵玄极望过来的目光已是颇为不善,难道他要向这个老对头解释,竟然不曾一眼看透那小辈?
  白松年久经风浪,失态只是刹那,很快就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点头道:“果然非同凡响,配得上赵阀给你的礼遇。”
  “您过奖了。”千夜眉心微微一跳,不卑不亢地把这句姑且算是夸奖受了下来。
  白阀赵阀两支车队齐头并进,已经到了中军大营之外。车队在辕门外的宽阔地带停下,只余赵玄极和白松年的座驾可以继续驶入,其它车辆就不能再往里去了,就连赵君度和白凹凸也不例外。
  中军内最大的一个校场边上早已搭好高台,铁衣卫林立四周,气氛肃穆。
  各门阀世家此次出来领军的实权人物,如赵玄极等自然登台落座,那些小世家、二三流军团的指挥也在边缘捞了个座位,门阀世家和大军团的其余人等就只有在校场周围入座。而千夜他们这些人的位置则是在高台前的校场上,那里按照门阀世家的位阶顺序划好了区域。
  高台正中央,属于张伯谦的帅位上仍然空空如也。他虽然不在,场地上也无人高声喧哗,相熟的各家见面最多互相打个招呼,很少有人长篇大论地交谈,此外就都在静候封赏大典开始了。
  千夜在赵阀的队列里站了片刻,忽听大营各处号角长鸣,苍劲悠扬回荡不已,直至许久方歇。
  号角响过三遍方罢,紧接着就是三记鼓声,场上所有人心中同时一凛,似有无边威仪落下。
  千夜心有所感,抬头向高台上望去,只见正中央的帅椅上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一个英伟的男子。他只是坐在那里,千夜却感到视野中有一座高绝山峰扑面而起,一时连气都有些透不过来。
  等鼓声余音散去,张伯谦方缓缓地道:“此次永夜之战,以血战始,以巨兽之眠一役暂息,帝国上下可谓勠力同心,战功赫赫。我大秦以武立国,历来军功封赏最厚。今日本王就代陛下嘉奖有功之士,以为诸军将士榜样。”
  张伯谦声音听起来并不如何响亮,可是却传遍了整个帝国大营,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他的声音不只限于帝国大营,还在不断传向四面八方,越远就越是响亮,到极远处直是轰轰隆隆,如同海啸雷鸣!
  帝国大营外的荒野上,忽然从地下、草丛、林木间跳起数十个身影,满地打滚,显得痛苦不堪,没过多久,就全都口鼻流血,气绝身亡。这些都是永夜一方留下窥探军情的密探,本来也藏身得颇为隐秘,谁知道会用这种方法送了性命。
  此刻旁边一名铁衣卫送上托盘,上置大碗烈酒。台上台下人群中另有军士穿梭往来,给所有参加典礼的人都送上一碗酒。
  张伯谦端起酒碗,长身而起,环视一周,道:“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我等今日之荣耀,实是无数袍泽以鲜血换来。是以在封赏之前,我与诸位同袍满饮此杯,以为逝者祭。”
  众人皆是肃然,随着张伯谦行礼如仪,随后一口干了碗中烈酒。
  这一大碗酒下肚,千夜顿时感觉一股火从腹内烧了上来,依稀就有些恍惚。有点模糊的视线中,不知不觉就浮上许多昔日战友的面容,一时间只觉无比萧瑟,惟有叹息。
  饮罢,张伯谦重新落座,旁边一名将军就送上一份名单。张伯谦接过名单,扫了一眼,点点头,道:“此次对个人的封赏,将把血战、巨兽之眠以及攻占永夜大营三战合并计算,诸位可有何想法?”
  无论台上台下,自然无人有异议。虽说各家子弟并非每个人都参加了这三次战役,如此排名总有人会显得吃亏,但全程参与者所冒风险是最大的,也让人说不出反对的话来。况且这份结果肯定是已送往御前,并经皇帝阅览,就算有人真有异议,也不敢在这种场合声。
  张伯谦等了片刻,见全场鸦雀无声,即道:“军功第一人,白阀白凹凸,记一等功。”
  他话音方落,白阀诸人即刻一片欢腾,呼声如雷,台上的白松年笑得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缝,不断四处拱手作揖,接受各方道贺。
  此刻白阀风光,一时无二。
  帝国一等军功,需斩杀一名荣耀侯爵。然而荣耀侯爵几乎是黑暗大军地面战场的最高统帅了,在三场大战中,对方并没有主帅阵亡,白凹凸能得封一等功,即意味着她斩杀了至少两名侯爵级黑暗强者,以及多个次等敌人,最后累计成这份功劳。
  虽是如此,也足以笑傲军中。
  帝国军功封赏最厚,一等军功,已可换取八级原力枪械,或是同等价值的奖励。
  白凹凸依旧是一身古服素衣,老老实实地一步步登上高台,自张伯谦手中接过一个镌刻着金字的玉牌。这面玉牌即是军功凭证,日后可以此向帝国国库兑换相应物事。
  在千夜印象中,白凹凸本是天地崩于前也不会变色的人物。可是此刻她站在张伯谦面前,接过玉牌时,双手竟是在轻轻颤抖,明显有些不能自已,不光让千夜,也让台上台下觉察到的人颇为诧异。
  白凹凸失态也只是短短一瞬,转眼间她双眼就恢复清明,身上强横霸道的气势再起。只是在张伯谦面前,这气势却显得颇为微弱,就像绝峰前的一棵小树。
  然而台上一众门阀世家的大人物却纷纷点头,白松年更是面有得色,笑得嘴都合不拢。张伯谦身为天王级强者,就是随意站在那里,无需刻意,也是威压慑人。
  能够在张伯谦面前放出气势,哪怕仅仅是一丝一缕,都是非同小可。白凹凸的前途不可限量一直被白阀宣诸于口,如今在众多门阀世家和军团宿将面前展现了实力,让白松年脸上大有光彩。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对白凹凸表示赞赏,有些与白阀素来不合的相互交换的眼神中却另有含义。在身份地位和实力都远自己的强者面前强行放出气势可是有失礼之嫌,若是换了心胸狭窄的人,此举已是得罪了对方。
  不管台上台上众人心中各自有什么盘算,张伯谦却是面色如常,即看不出恼怒,也没有欣赏,似乎在他眼中,白凹凸与整个校场上的将士们没有什么区别。
  张伯谦只是点了点头,道:“日后还须多为帝国效力。”
  颁赏之后,按例应有几句勉励,张伯谦这句话则是中规中矩,没有丝毫额外赞赏之意,不免令白松年略感失望。不过他转念一想,张伯谦生性就是如此,对任何人都不见得会另眼相看,于是心也就平了。
  白凹凸收起军功玉牌,便有人引了她离开。
  接下来,张伯谦又道:“军功第二人,赵阀赵君度,记次一等功。”
  此言一出,场上立刻起了不小轰动。
  赵君度真正扬名还是在血战后期,算起来他晋阶战将仅数月而已。血战时因有天鬼铁幕,是以参战者多是伯爵以下,就算斩杀再多,功劳也是有限。其后巨兽之眠内虽有黑暗侯爵活动,但赵君度毕竟只有十二级,如此大的等级差距下,根本不太可能斩杀对手。
  虽然人人都承认赵君度天资卓绝,但毕竟太过年轻,原力等级有限。许多人都不敢相信,他竟然能够登榜,还高居第二名。
  帝国次一等军功,需斩杀一名实力侯爵,如果赵君度取得这份功劳,必然是硬生生用数量堆上来的,那简直让人惊骇。数量多到这种程度,说明同级对手遇见了赵君度,恐怕根本就撑不了几下。
  听到叫了自己的名字,赵君度从容起身,正了正衣冠,方才一步步拾级而上,登上高台,站到了张伯谦面前。
  赵君度这一亮相,台上台下再次掀起一阵嗡嗡私语声。这位赵阀四公子名动帝国,可五年前开始压制等级后,就很少出入各类社交场合,因此见过他本人的却是不多。
  此刻众人亲眼见了,无不眼前一亮,赵君度容貌气度,皆是臻至极处,无论是赵阀的盟友还是对头都暗叫了一声好,深觉光是这份仪容气度,就不愧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称谓。
  站在张伯谦面前的赵君度却是双眉微皱,隐隐感觉到一层无形压力,就连呼吸都不顺畅,更不要说开口说话了。张伯谦今天并未刻意收敛气势,以至于仅仅是不经意流溢出的自然之威,已令赵君度受压颇重,仿佛脊背上有一座山在缓缓沉下。
  重压之下,赵君度全身原力自然运转,拼命抵抗,他忽然全身微微一震,头顶一道青气即刻冲天而起,凝聚不散,片刻后方才徐徐消失。
  在坐的都是强者宿将,眼力见识不凡,当下就有人大赞:“好一道青气!”
  张伯谦亦是向赵君度多看了一眼,微微点头,道:“根基不错,以后也当如此。勿生骄纵之心,勿为外物所惑,守本心而不动。”
  赵君度神色微动,行了个军礼,道:“多谢殿下指点。”
  张伯谦不再多言,把一面军功玉牌交到了赵君度手中。这面玉牌上写的也是一等字样,只不过金字镌文上多了一道银色滚边,用来和真正的一等军功区分。
  张伯谦不过多说了两句话,可是高台上众人的神色就变了不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