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三 驰援 中

章一一三 驰援 中

数十公里转眼即过,空中的战斗早已结束,白阀舰队损失殆尽,大地上到处是焦黑的深坑,燃烧的战舰残骸。永夜一方,血族战舰的损失微乎其微,运输舰却损毁了四十余艘,过三分之一。也即是说,有过万大军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化为灰烬。
  前方是一座还没有完全建成的白阀要塞,数道火流正不断从炮塔中喷出,如同燃火长鞭,狠狠抽向天空。
  大型的永夜战舰都已回到千米高空,躲到了火焰长鞭的射程之外,另外有七八艘小型高艇在低空灵动地飞旋,一边躲避白阀要塞的防空火力,一边找到机会就将炮弹倾泻进要塞里。
  忽然一艘血族小战舰的躲避出现了失误,被一道火流抽中,顿时一阵剧烈震荡,在空中翻滚了十几圈。那道火流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追着战舰不断抽击,又连续命中数次,终于将这艘战舰轰得凌空爆炸。
  大团狂暴的原力在空中刮起强风,几乎可以闻到硝烟的味道,其余血族战舰如同受惊的飞鸟,四下散开,纷纷向高空飞去,避开了防空火力的范围。
  这时那艘血族巨舰缓缓开到了要塞上空,舰腹打开,露出一个黑沉沉的炮口。这门舰炮炮口粗得惊人,偌大一艘主力战列舰,居然只有这么一门对地炮。
  血族战舰舰身上的纹路一一点亮,光波如潮水般一波波涌向舰腹重炮,炮口处的光芒开始越来越亮,终于,一团直径足有数米粗细的原力光团从炮口喷出,砸向下方的军营。
  千夜怔怔看着那原力光团,实在难以相信这是战舰射出的原力炮弹。寻常主力战舰上配备的原力炮,炮弹直径基本都在一米附近,口径越大,消耗的动力将会以倍数增加,直到战舰难以负荷。
  原力炮弹下落的度十分缓慢,慢得让人感觉有些不真实,好像一伸手就能够拦截下来。但即使千夜不用真实视野,也清晰地看见炮弹周围的空间都在扭曲,可以想象它的威力。
  白阀要塞中响起了一个粗豪的声音,有若雷鸣:“集中轰击那颗炮弹,不要管其它!”
  数座炮塔的火力全都转向,一道道火焰长鞭拼命抽击着那颗恐怖的原力炮弹,看火流的强度,显然炮手们已经根本不顾他们手中的原力炮是否会负荷的问题。只看那炮弹降落声势就绝不能让它击中要塞,不然还不知道会生什么。
  原力炮弹被迅削弱,不断变小,最终到了直径不足一米时,终于轰然炸开。它爆炸的方位距离地面还有数十米,可是冲击波已经掀飞了数十面营帐,同时热流又将纷飞的营帐、木板甚至是弹药在空中引爆。
  这颗原力炮弹终于被提前引爆,虽然对要塞造成了一定伤害,不过损失尚可。
  然而不等白阀战士们松口气,要塞边缘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一座炮塔里火柱冲天而起,数名炮手被爆炸掀上了半空,变成一个一个燃烧的火炬。那座炮塔终于不堪负荷,原力阵列自爆了。
  空中的血族战舰又开始新一轮的攻击准备,长达数分钟的集蓄能量后,又是一炮弹慢吞吞地落下。这一次,要塞内不光是防御炮塔在拼命轰击炮弹,许多强者也出手了,各种原力弹和原力光芒不断飞上天空,削弱着这宛若梦魇般的炮弹。
  当炮弹终于被凌空引爆时,这次没有更多的额外损失,可是谁都高兴不起来。千夜也已觉,要塞的炮塔都濒临崩溃边缘,强者们也肯定消耗了不少的原力。下一次进攻的防御,势必更加艰苦。
  这时要塞内忽然响起一片惊呼,悬停于高空的血族战列舰居然又一次集蓄能量,准备新的炮击!
  千夜的心直向谷底沉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样庞大的血族战舰只配置了一门原力炮,如此威力的炮击竟然能够连续射。
  终于,血族战舰剧烈颤动了一下,将炮弹射向下方的要塞。这炮一出,那门巨炮的炮口也扭曲变形,看来已经损毁,无力再射。千夜能够看到,白阀要塞内许多人也同样能够看到,于是士气骤然高涨,防御炮塔再也不顾惜什么,拼命轰击着落下的炮弹。
  当第三颗炮弹被凌空击爆时,白阀要塞的防御炮塔也开始接二连三地爆炸起火,最后仅有两门勉强能够使用,要塞内的强者们原力也都消耗过半。
  那艘血族战列舰并没有离开,就悬停在战场上方,俯视着大地。
  荒野上忽然响起数声清越的号角,随即被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淹没。
  “敌袭!敌袭!!”要塞的瞭望哨指着墙外,歇斯底里地大叫。
  就在要塞全力抵抗血族战舰的对地轰击时,幸存的运输船已经在要塞外降落,放出数以万计的黑暗战士。真正精锐的战士还在后方整队,没有什么价值的炮灰则被驱赶着,如潮水般漫过砂砾地面。
  数万名炮灰形成的第一波浪涛,涌向白阀要塞。经过三轮炮轰,白阀要塞此刻防御力已经被摧毁大半,失去了防御炮塔,光是依靠城墙,很难抵抗得住可以一跃数米的黑暗种族战士。
  千夜爬上一个陡峭的高坡,向前方的战场看去。这一波攻向白阀要塞的炮灰和他过往见过的都有不同,里面居然混有不少低阶战士,狼人、血族和蛛魔都有。
  看了一会儿后,千夜本就沉肃的神色变得更加冷凝,看这个冲锋的队型和进攻方式,那些低阶黑暗战士并不是隐藏在炮灰中的精锐,而是实实在在被当作了炮灰使用。这意味着什么,每一个战场经验丰富的老兵都很清楚。
  城墙上的白阀战士拼命开火,一排排火药弹和原力弹射出,在炮灰潮中犁出一大片空白地带。可是黑暗种族炮灰的数量实在太多,死掉几百个根本感觉不到变化。
  仿佛要淹没地平线的灰潮狠狠拍击在要塞上,顿时有数百人飞上半空。在炮灰潮中,体型巨大的仆蛛狠狠冲撞着城墙,它们在开始奔腾的时候,就被秘法催了潜力和凶性,不畏生死,力量剧增。
  白阀战士当然也知道这些仆蛛的破坏力,高级军官们的原力子弹优先向它们攒射。仆蛛在第一次冲击中就损失了一半数量,颓然翻倒的庞大身躯压扁了更多炮灰。
  然而还活着的仆蛛恍若毫无所觉般继续一次次合身撞击,每一下都会让要塞外墙上镶嵌的装甲钢板凹陷变型,然后再撕扯几下,钢板就一块块脱落。
  失去装甲钢板保护的城墙,在被激了潜力的仆蛛面前显得脆弱不堪,来回几个冲撞,就令以框架结构搭建的城墙崩塌。转眼之间,要塞城墙出现了多处缺口,无数炮灰战士立刻蜂拥而入。
  但是当他们以为马上就能和人族战士短兵相接时,却愕然现十余米外居然又有一道城墙。地面在震动着,伴随钢轨划动和蒸汽机械驱动的巨大轰鸣声,一道道钢闸正在落下,将内墙的城门封死。
  墙头涌现数以千计的白阀战士,枪口瞄准了冲过来的黑暗种族战士,而外城墙上也有小半战士枪口掉转,摆出了夹击之势。
  在要塞城楼上,白龙甲手中长剑向前一指,喝道:“机关!开火!”
  两道城墙之间的地面上突然裂开无数黑洞,喷出熊熊烈焰,顿时将这道不宽的地带变成火焰地狱。而内外城墙上的白阀战士拼命开火,将一个个浑身粘满火焰的黑暗种族战士射倒。
  要塞外的黑暗种族正规战士已经集结完毕,分成十余路,向着要塞扑去。而炮灰部队在一轮措手不及的惨重损失后,仍有着可观的数量,现场指挥的黑暗贵族没有花太多时间就组织起了新的攻击。
  一时之间,要塞外墙上处处都是硝烟和血流,在绝对的数量劣势面前,白阀战士死伤惨重。
  战斗更加激烈,要塞每个方向都是小型的战场,不时有一队队的黑暗战士突破防御,冲入要塞内部,然后又被白阀战士包围、歼灭。
  天空中那些血族战舰也不甘寂寞,开始降低高度,炮轰要塞。白阀强者们也在不断还击,大口径的原力狙击枪配合特殊穿甲弹,也能够对护卫舰产生威胁,其中还偶尔会打出几原力手炮,那可是会把中小型浮空艇直接击穿的大家伙,一时间,血族战舰也不敢靠得太近。
  很快战火就蔓延到要塞内部,潮水般的黑暗战士冲入要塞,和白阀战士在每一条通道,每一个房间中展开殊死搏杀。
  要塞内部的白阀战士不过数千人,在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而另一方面,高空中那艘独一无二的血族战列舰中,不知道有何等强者在坐镇,所以在强者这个层面,白阀也不占什么优势。
  尽管形势岌岌可危,城楼上的白龙甲依然指挥若定,不断调动手头仅有的机动兵力,填补着防线上的漏洞。
  白阀上下对白龙甲显然十分信服,所有命令都不折不扣地完成。时间不断过去,尽管每一条战线都风雨飘摇,可就是奇迹般地没有崩溃。
  此刻黑暗种族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伤亡数字直线上升。然而进攻的命令仍然在一个接一个布出来,后方督战的永夜贵族面无表情地将一波又一波战士赶上前线。
  此刻的白阀要塞就象一台吞噬血肉生命的绞肉机,不断将双方战士粉碎。
  白龙甲眼中微略焦急,不过脸上依旧风平浪静,沉稳地调动军力。
  双方强者还没有投入战场,也就没到最终决战的时刻。前面炮灰和普通战士消耗得太惨烈,也无法决定最终的战斗结果。
  此刻那高高在上的血族战舰中,一位血族老人正坐在高背宝座中,望着面前原力阵列投射出的战场影像。他干干瘦瘦,面色青黑晦暗,如同刚刚从棺材中爬出来的僵尸。
  那双原本毫无生气,许久都不会动一下的混浊淡色眼珠,忽然间有了焦距,盯住战场上的某个点。他如同枯骨般的手抬起,在空中虚点几下,那处战场的影像就被放大呈现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