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四 驰援 下

章一一四 驰援 下

血族老人手指点着黑暗战阵一个比较靠后的位置,前方是要塞已被攻下的外墙,数量众多的黑暗战士正在你推我挤,试图从城墙裂口冲进去。不断有原力弹、手雷或是炮弹从要塞内飞来,将黑暗战士成片放倒,但并不能遏制他们的冲势。
  就在混乱的人群中,有一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身影,正随着黑暗大军前行。他比周围的战士更敏捷一些,百米后就显出了少许度上的优势,不过也就如此而已。
  从外表上看,他应该是一个血族爵士,如果说有什么异常的地方,那就是他身边的黑暗战士经常会无缘无故地倒下。
  血族老人凝视了一会,又调整影像,这一次影像上多了原力分布。于是血爵士身上泛起了暗淡红光,那是血气的标志,品阶并不怎么高,和他的等级很相称。
  血族老人的双眉并没有舒张,反而越皱越紧。但那个血爵士所在队列已十分接近白阀要塞外墙,满屏都是原力爆炸的刺目光芒,黑暗战士们或冲锋、或回避、或倒下,人影穿梭,再看不出什么来。
  老人思索着移动手指,把影像切换到战场另一个角落。在那里,一个人族少女正好从废墟中钻出,出现在两个狼人身后。她手中拖着一把格外宽大的砍刀,顺手一挥,就将狼人的后颈切开了一半。
  这一刀挥出时如同鬼魅,两个正在冲锋的狼人全无反应,直到后颈被切开时才惊觉自己被攻击了,但要害受到重创,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仆倒在地,无助地抽搐着,任由鲜血横流。
  这一刀的伤已经无可挽救,但又不会立刻死亡。这其中的关键,并非少女要给他们施加痛苦,只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力气而已。
  那把大砍刀余势未歇,在空中划完了剩下的弧度,把少女单薄的身体也带得旋转半圈,影像中正好映出她的正面,血族老人不由瞳孔微缩。即使以血族标准,这个人族少女的容貌也称得上是绝美,然而她的行事风格手段,却让他也隐隐心生寒意。
  血族老人的指尖拂过,影像中,淡淡乳白光芒从少女身上散出来,但里面又夹杂着缕缕黑气。
  乳白光芒自然是黎明原力,这理所当然,奇怪的是那些黑气,血族老人分辨出了属于魔裔的魔气,怎么会在她身上出现?又一个混血儿?
  就在这时,血族老人若有所思,忽然伸手一点,影像又切回到先前那个奇怪的血爵士。他正跃过一片废墟,似乎收势不住,撞在了一头蛛魔身上,居然将半人形的蛛魔撞得向旁边跌出几步。
  蛛魔的人形半身扭转过去,狠狠盯了血爵士一眼,却没有咆哮。刚刚那一撞让蛛魔明白对方力量远在自己之上,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那血爵士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径自向前,很快就冲进了外城墙。而蛛魔本来开始迈步,却突然动作变得迟缓,然后晃了一晃,就那么倒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
  看到这里,血族老人不再沉默,招了招手,用沙哑之极的声音说:“告诉拉塞尔,让他将这个奇怪的孩子带过来。”
  旁边侍立着的一名血族伯爵即刻躬身行礼,以极致的恭敬道:“如您所愿。”
  血族老人不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继续看着那个血爵士。
  战场中,千夜已经快要挤到最前面的锋线了,此刻耳中全是呼喝和爆炸的声音。他贴上一名血族高级战士的侧后背,伸手轻轻在他腰上一点,锐利之极的原力就切破了那血族战士的战甲肌肤,留下一个微不可察的小伤口,同时送入一缕紫色血气。
  要塞外墙和内墙之间就是一片死亡地带,头顶是枪林弹雨,地面是白刃相接。那个血族高级战士感应到了千夜的气息,根本没在意来自同伴的小小碰撞,直接扑向不远处一名白阀战士。可是他刚刚全力催动血气,就全身一震,慢慢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千夜刚要如法炮制地接近一头狼人,忽然间心中泛起淡淡不安,猛然回头,立刻看到一个全身华丽黑甲的血族强者正如飞般向这边奔来。那接近沸腾的血气中,有零星如火焰燃烧般的金芒点点闪动。
  居然也是燃金之血!
  虽然那零星金芒疏疏落落和千夜根本没法比,但只要有了燃金之血,就意味着质变已经开始。冲来的这名血族伯爵,真实战力绝对过他的等级。
  千夜自忖可以抗衡普通伯爵,然而面对这位拥有燃金之血的血族强者却没有把握。他再不掩饰踪迹,陡然把度提到最高,向侧前方冲去,刹那间千夜的身形几乎拉成一道虚影。
  然而那个血族伯爵也闪电般调整了方向,笔直朝着千夜冲来,一路上无论黑暗战士还是白阀战士全都被他冲得人仰马翻。千夜远远就感觉到一股锋利无比的气势如锐矢般指向自己,仿佛下一刻攻击就将越空而来。
  到了这个时候,千夜也知道自己暴露了,虽然想不到对方究竟是怎么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中现自己的。不过如今他已经按照计划突破战场,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进入白阀的阵线。
  千夜扫了一眼身边的战况,脚步微调,闪进一片废墟断墙后面。
  那血族伯爵见了,一声冷笑,度骤然加快,如疾风闪电般向着千夜冲来,根本不管前路上有什么障碍。别说几堵断壁残垣,就是完好的营房,他也能直接撞穿。
  一名血族伯爵突然出现在战场锋线上,顿时引起白阀警觉,要塞主楼数个狙击位的枪口纷纷转向。塔楼上,白龙甲向那伯爵的方向望了一眼,下意识地看看身边,似乎想起了什么,没作任何特殊调动,任他冲向防线。
  拉塞尔直线冲向千夜最后消失的地方,接着血气爆,彻底摧毁了这片废墟,石块和金属片向四面八方飞溅,附近不管哪方的战士都在拼命向外面逃跑。
  拉塞尔却没有丝毫放松,身周的血气反而更加浓郁,果然,漫天烟尘中,一把长剑破空而至。
  这是一把重剑,外表毫不起眼,只有剑身上若隐若现的暗金色原力纹路显示它不是普通的原力剑,但也仅此而已。那些原力阵列纹路就像器皿容纳着澎湃的原力,却没有激出某种强大威力的迹象。
  拉塞尔左手一挥,背后的巨盾就到了手中,挡向东岳剑锋。拉塞尔生得极是高大,远寻常血族,这面巨盾足有一人高下,轻轻一动就将正面完全挡住。
  血伯爵并未单纯防御,巨盾一出,立刻合身冲撞,竟是要以绝对的力量将千夜撞翻。过往不知有多少对手一时疏忽,被拉塞尔越蛛魔的力量在第一次交锋时就撞成重伤。
  千夜不闪不避,东岳表面丝幽晶的光芒流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强。他蓦然暴喝一声,一剑斩在巨盾的中央!
  这一剑集原力和强悍身体力量之合,威力前所未有。
  剑盾相交,顿时出一声极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一圈淡淡原力波纹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去。方圆数十米内,来不及跑出波动范围的战士们都痛苦不堪地摔倒在地,双手捂耳,不断有鲜血从指缝中涌出。
  拉塞尔全身一震,脸上顿时泛起刺眼的猩红,忍不住退了两步。千夜也血气上涌,同样退了两步。
  看起来两人竟是平分秋色。
  拉塞尔从巨盾后露出半边面孔,血气氤氲的双眼盯着千夜,极是惊讶。他受命拦截千夜,当然知道对方有问题,出手时也没有丝毫轻敌,可怎么也料不到对方竟然会在正面冲撞中与自己平分秋色。
  无论哪个阵营的生物,大多力量与体型成正比,拉塞尔天赋异禀,力量比同级蛛魔只强不弱,身材也远比普通血族高大。眼前这人个头不算矮,但体型匀称中略显单薄,难道说,他的原力等级远远过自己?
  拉塞尔在心中摇摇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刚才一击,那重剑上附着的原力偏虚空属性,以至于阵营属性有些模糊不清,但他可以肯定对方原力等级还只是子爵位阶。
  此刻千夜也不如表面上那样平静,他拄剑于地,尽量掩饰双手偶尔的微颤。刚刚那记对拼,也是他罕有的未能在力量上压倒对手。没有落于下风,其实是千夜早就蕴力完毕,而且东岳本身重量比拉塞尔的巨盾还要沉得多,占了兵器上的便宜。
  在千夜胸膛内,血核正全脉动,全身血液几乎都化成燃烧的金色流火,将强大能量送向身体的各个角落。剧烈对撞带来的麻痹感迅消失,新生的力量不断涌出。
  千夜感受着不断增长的强横力量,同时又对全身各个部位了如指掌,每个最细微的部位似乎都在自己掌控之下,这种感觉着实美妙,让他几欲沉醉其中。
  与拉塞尔一记全无花巧的对撞,竟让千夜的燃金之血又进了一层,距离遍布全身已然不远。到了那时,晋升一等子爵就只是时间问题。看来这种倾尽全力的战斗,也是提升的一种有效方式。
  不过拼过这一记之后,千夜就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血伯爵的对手,若动用原初之枪并能命中,或有胜机。但在这种战场上,原初之枪一动,必然会引起众多强者注意,尤其头顶那艘血族巨舰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你……”拉塞尔缓缓开口,眼中闪过疑色。
  ps:长公主无定生日快乐!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