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五 夹击

章一一五 夹击

这么近的距离,千夜体内燃金之血又正在提升,就连血脉潜伏也不能完全压制气息外溢。拉塞尔毕竟有着实力伯爵的位阶,在这样的等级压制下,难免感到了异常。
  千夜已缓过气来,立刻持剑后退,如在水上滑行,几步即闪退到数十米之外。
  拉塞尔双瞳泛起浓郁血色,锐芒一闪,立刻大步追上。眼见千夜又闪入一栋楼房废墟,他顿时脸现冷笑,笔直冲了过去,准备再次将那废墟彻底摧毁。
  千夜一转入半面断墙后,刚好看到一个身影如幽灵般从一扇残留的窗户飘了进来,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千夜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完全没有察觉对方的气息,甚至就连看到影子一晃而过,也下意识地想要忽略过去,以致于反应慢了半拍。而对面的少女明显也没有觉千夜,此刻千夜的燃金之血已经稳定下来,血脉潜伏再次遮盖了不该有的气息。
  一张清丽的面孔刹那间映入千夜的眼帘,他顿时脸色微变,来人竟是白空照。
  白空照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千夜,竟然动作一滞,小脸上满是愕然,嘴都惊讶得合不拢了。
  还没等千夜动念是否要把她顺手解决,猛然间一道霸道无伦的气势当头压下,随后轰的一声,砖石金属如同炸开般四处乱飞,烟尘大起,什么都看不清了。持盾的拉塞尔高奔来,人还未到,迸的冲力已经将半栋残屋彻底摧毁。
  白空照的身影隐没在烟尘中,在她消失前,千夜看到她转头望向拉塞尔,眼中居然出现了饥渴的神色,就像在沙漠中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旅人看见冒着热气的美食。
  “她打算偷袭那家伙还是我?”这个念头从千夜心中一闪而过。
  如整座山峰砸来的强大力量接踵而来,千夜挥去杂念,再度面对拉塞尔。这一次他不再硬拼,而是运剑如风,一剑剑忽轻忽重,不断劈斩在巨盾上,同时自己也在迅后退。
  没几下,拉塞尔就感觉无比别扭,巨盾几乎吃不到任何力道,一身强悍力量无处挥,惟有大步向前,追着千夜不断攻击,让他找不到脱身的缝隙。
  一路上任何障碍,拉塞尔都全然无视,笔直撞过去。前路上是一大堆瓦砾,这片建筑坍塌得够彻底,几乎看不到什么墙壁隔断了,惟有半截断柱孤零零地竖立着。
  千夜纵跃而起,正好拉塞尔的巨盾又一次撞击过来,他的身体忽然变得极轻,恍若没有重量般,顺着巨盾推来的澎湃原力浪潮,飘出了十多米。
  拉塞尔再次感到浑不着力的别扭,不过他也已经开始适应,收回巨盾的动作比前几次稳定许多,步伐则几乎不受影响,一脚飞去,将面前那截断柱踢爆成无数细碎破片。
  然而这一脚踢出,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异样,低头一看,只见自己那合金铸就的战靴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裂口,鲜血正在向外喷涌,伤口之深,已经看到了森森白骨。
  拉塞尔随着惯性又向前跨出一大步,钻心的痛疼才从脚踝上传来,顿时让他一声痛吼,右腿一软,单膝跪在地上。
  不过拉塞尔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就在这样突兀的时刻,仍然没有放松对周围环境的警觉,立时隐隐感觉身后有些不对劲。他将巨盾往身前一竖,手中大剑向后挥去。
  在拉塞尔身后,白空照瞬间伏在地上,一头长飞舞在空中。拉塞尔的大剑贴着她的脊背掠过,斩下了她半头长,空中顿时无数丝飞舞。
  但是少女手中的长刀依旧保持着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出,准确地钻入拉塞尔战甲缝隙,在他后腰上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
  白空照随即手脚并用,如同爬行的昆虫,瞬间退后,远离了拉塞尔。她手中长刀的刃尖和锋口上都有了血迹,拉塞尔脚上的伤也是她的杰作。
  拉塞尔回头,盯住了白空照,眼中如欲喷出火来。他双瞳突然涌动刺眼的血色光芒,直刺白空照双眼。
  人偶傀儡!这曾是上位血族用来控制附庸种族中强者的一种异术,即使不能完全操控对方的心智,也会施加难以承受和痛苦和恐惧。然而黎明战争爆后,这种异术就开始大面积失去作用,渐渐变成极少数上位血族才有的天赋能力。
  明明白白中了人偶傀儡的白空照,小脸上只是闪过一点惊讶,随即跑得更快了,眨眼间消失在废墟之中,她竟然一点也不受人偶傀儡的影响。
  拉塞尔顿时一怔,这个天赋能力是他对战黎明阵营的底牌之一,若非少女的战技引起他警觉,也不会用在这么一个十级人类战将身上,但结果居然完全失败了?
  正分神之际,拉塞尔手中巨盾突然剧烈震动,几欲脱手飞去。好在他反应迅,瞬间加力,这才控制住了巨盾。
  在拉塞尔前方,千夜已经转身攻来,东岳在头顶盘旋一周,蕴足力道,再次狠狠斩在拉塞尔的巨盾上。
  这次交击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杀伤力却同样恐怖,十米之内,废墟瓦砾被震得飞上天空,化为漫天齑粉。
  千夜这一剑是横斩,拉塞尔脚踝受伤,却是吃不住力,被千夜一剑扫得横移数米。
  眼见扫动了拉塞尔,千夜眼中光芒一闪,双手持剑,脚下力,瞬间前冲,竟合身撞在了拉塞尔的盾牌上。
  这下攻击出乎意料,拉塞尔此刻姿势不对,重心不稳,一时在如此蛮横冲击下踉跄后退。才退了两步,拉塞尔猛然想起一事,心中大叫不好!他不假思索,将巨盾转到身后,挡住了后方要害。
  果然巨盾才挪到位,拉塞尔手上就颤动不已,盾面上传来阵阵密如珠雨的敲击,一时间不知道承受了多少攻击。
  千夜则是攻势去尽,连退了好几步,才化去野蛮冲撞带来的反震力道。他站定后手中东岳斜指地面,剑锋上纹路一一点亮,已然准备好了下一步的杀招。
  在拉塞尔另一侧,白空照一击未中,立刻前扑,双脚在盾面上一踏,轻盈地倒翻出去,落到了十余米外,然后双眼死盯着缩在巨盾后的拉塞尔,如同觑觎最美味可口的食物。
  塔楼上,白龙甲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战局,右手用力挥下,喝道:“开火!”
  数记枪声几乎和他的命令同时响起,大威力的狙击弹跨越战场,瞬间轰到拉塞尔身上。他身披的重甲也挡不住这种具备穿甲效果的狙击弹轰击,转眼间身体上就多了数个大洞,洞口内血肉模糊,不断喷出焦糊的味道。
  拉塞尔身周血气翻涌,巨盾上亮起濛濛青铜光芒。虽然仓猝受袭,他仍然十分镇定,一边快移位,一边防备着十多米外的千夜和白空照,同时目光掠过战场,忽见数十名白阀战士不知何时出现在附近,隐隐呈现合围之势。
  一缕危险感觉在拉塞尔心头生起,他大吼一声,一拳砸在地上,道道血色波纹顿时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数十头形象各异的凶兽自血气中生成,扑向周围的白阀战士。
  一头背生长长鬃毛的血豹度最快,瞬息间就从一个白阀战士身侧掠过。这名战士全身摇晃,扔下了手中的枪,拼命捂住咽喉,鲜血自指缝狂涌而出。他眼中满是惊骇,慢慢倒了下去。而这个时候,血豹早已经扑到另一个白阀战士身上,咬开了他的后颈。
  数十头血气汇聚而成的凶兽到处肆虐,转眼间就夺走了大半合围上来的白阀战士性命。拉塞尔的领域看起来十分完善,并且非常适合战场上的大规模杀戮。
  看到拉塞尔放出领域,正在伺机而动的千夜出手了,东岳轻轻挥动,一道剑气无声无息地射向拉塞尔。
  寂灭斩!
  千夜研习寂灭斩已有多日,此刻动,几乎没有一丝烟火气,就连剑气也变得若有若无。然而这一斩消耗的原力比过往大了近一半,威力可想而知。
  正在操纵领域并且躲避狙击的拉塞尔突然感到致命危险,他不及挪动巨盾,只能拼力回缩,单膝跪地,双臂护住头脑要害,全身血光大盛,领域几乎具象化,仿佛瞬间出现了一个直径数米的血池。
  没有任何征兆的,血气领域突然一分为二,数头血兽不及闪避,同样被切成两半,又还原成血气,汇入领域。
  拉塞尔慢慢放下双臂,忽听啪的一声轻响,他的臂甲分为两片,掉落在地,手臂上则各自多出一道细细切口,如红色丝线细得几乎难以用肉眼看见。拉塞尔这么一动,切口即刻迸开,变成深及臂骨的恐怖伤口。
  这一剑只斩开了拉塞尔的一半臂骨,都没能将他的双臂斩下来,大出千夜意外。望着拉塞尔创口里那闪烁着金属光泽的臂骨,千夜若有所思。
  拉塞尔的领域同样被千夜一剑斩开,虽然马上恢复,但是血气明显淡薄了不少,数头血兽更是直接消失。在战场上张开领域有利有弊,弊端就是如若被强者针对领域攻击,就会极快的消耗原力。
  拉塞尔的血兽领域品阶着实不低,万万没想到被千夜一剑切开,就此重创。
  白龙甲的后续命令早已出,数名白阀强者奔到,一齐出手猛攻拉塞尔。
  这样抽调战力虽然让防线其它地段压力猛增,但白龙甲已经看出拉塞尔不是普通人物。敌势如此浩大,若无特殊情况,这个要塞迟早会丢掉,若能斩杀这名血伯爵,也算收回一点本钱。
  高空中,血族老人如死水般的双眼终于起了一些波澜,缓缓地说:“让拉塞尔回来吧,再打下去,那个小家伙说不定要动手了。”
  此刻在他面前的影像上,出现的是一间幽暗房屋,可以看到窗外火光和爆炸频闪,屋顶也不断掉落木屑灰泥。
  在房屋中央,放着一张简单木椅,椅上端坐一个白衣女子,双目微垂,似乎屋外纷飞的战火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个女人,正是白凹凸。
  在影像上,她双手处的光芒越来越明亮,显然正在汇聚原力,已经忍不住要出手。
  ps:工作原因,下周十分忙碌,将会更新不定。俺尽量抽空写。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