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八 超出预期的收获

章一一八 超出预期的收获

千夜双眉微扬,问道:“要塞不要了?”
  白龙甲摇头道:“守不住。血族中央战舰里坐镇的强者实力莫测高深,至少是一名荣耀侯爵。若非我让家姐保持克制,不要露面,只以威压反击侦测,他也不会因弄不清虚实,最终没有出战。不过此法只能用一次,下次就不管用了。”
  他又道:“现在黑暗种族次进攻就折损大量精锐,暂时退兵休整,正是撤离时机。否则的话,剩下这些战士还不知道有几个能够活着回去。”
  原来白阀几个厉害人物除了白凹凸和另外一名长老外,都不在这座要塞附近。现在双方兵力太过悬殊,如果那血族战舰中坐镇的是一位黑暗公爵,那就是白凹凸和长老齐上也赢不了。
  另外白阀要塞守军死伤过半,6战部队也还罢了,驻守的分遣舰队几乎全军覆没,这样的损失对白阀来说已经伤筋动骨。再打下去,就不是一个战区的问题,而是帝国本土根基都有可能动摇。
  当着千夜的面,白龙甲也不避讳,直截了当地说:“就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赵阀突然进攻我们,只要挡不住他们的浮空舰队,就有失地之虞。”
  千夜笑笑没有说话,他对帝国门阀世家的内战毫无兴趣。白阀当初趁赵阀四面皆敌时,对赵家年轻子弟下手,就早该料到自己也有陷入同样困境的一天。
  白龙甲心里叹了口气,转开话题,问了问千夜能不能跟随白阀战斗,如果千夜答应,那他愿意把白阀原先对外招募的条件再翻一倍。
  听到这个条件,千夜也愣了愣,“白将军,这可是合计四倍的军功,就不怕我掏空你的家底?”
  白龙甲毫不犹豫地道:“你值得。”千夜战力远等级,是真正可以支撑起一方战线的强者,对于整体战局的贡献也完全不是那些表面上的杀敌数字可比。
  千夜却突然晃下了神,想起一件被遗忘很久的事情。他第一次见白龙甲是在襄阳征兵时,双方地位悬殊,他只在人群中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些来自精英军团的大人物,几乎已经不记得那时白龙甲的模样,惟一记住的是曾在他档案上写下的评语,不过那其实并不重要。
  但是不管千夜本人对白阀有什么看法,他答应李家在先,也不准备毁约,自然不会留下。
  白龙甲见千夜对什么条件都没兴趣,也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遗憾地道:“接下来撤离的时候,你最好跟着我们大部队一起走。这次的黑暗军队是混编,看这个规模,其中至少会有六、七名伯爵以上强者,你孤身一人太过危险。”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多种族混编黑暗联军的强者数量总会稍微多一些。千夜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拒绝。白龙甲说的是通常情况,但是千夜可以凭借血脉潜伏混入黑暗军队,突围并不是很困难的事。
  白龙甲见他还在考虑,也不再多说,叫进一名军官询问了几句,即对千夜道:“这样吧,先将这次守卫战的军功折算给你,比照我白阀招募的自由强者,此战军功合计为一个嘉德伯爵。武备、药剂还是其他资源,你看选些什么?”
  “嘉德伯爵?”那可是一等伯爵,如此收获有些出千夜预期之外。
  他也不打算客气推辞,想了想,指指身上已经破破烂烂的铁壁,道:“听说白阀制甲技艺是帝国翘楚,如果可以的话,我准备用这些军功换一套盔甲。”
  “没问题。如果我没有看错,你身上穿的是帝国制式盔甲铁壁吧?这可是重甲。”
  千夜伸出手臂,翻转,露出满是咬痕抓伤的臂甲,最醒目的是肘内侧几个深深牙洞,几乎洞穿了臂甲。
  “不是重甲的话,早就被咬穿了。”千夜道。
  看到这幅臂甲,就连白龙甲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他转头对军官道:“去把我营帐里那套盔甲拿过来。”
  军官顿时一呆,“将军,那可是您备用的盔甲!”
  白龙甲脸色一沉,冷冷扫了过去,军官不敢再多说,立刻离去。
  白龙甲这才对千夜道:“我们体型差不多,我的盔甲你应该能穿。那套盔甲太重,我穿起来不耐久战。你既然能够穿着铁壁厮杀那么久,那么用起来应该正好。”
  片刻之后,军官就将一个箱子搬了过来。打开盔甲箱,露出里面一套银白色的战甲。
  这套战甲看上去十分轻盈贴身,完全就是轻薄软甲模样,都可以穿在外袍下面。整副盔甲由无数细小甲叶织成,宛若片片龙鳞,每个甲叶上都有细密纹路,在银色中又透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不用问,千夜一看就知道这些金色纹路意味着盔甲里加添了缠丝精金的成分。
  盔甲胸前部位有浮雕的兽,背后则是一双折叠羽翼,醒目无比。再加上那整体闪亮的银色,即使跻身万军之中,也可让人一眼看到。
  千夜从箱中拿起胸甲,入手竟然是意外沉重,比铁壁还要重得多。这还只是一件胸甲,整套盔甲岂不是要重达上千公斤?
  这下千夜才知道白龙甲为什么会不太愿意穿它,身负这样的重甲行动,一举一动都要消耗原力。不是冲锋陷阵的生死关头,穿它确实麻烦。
  白龙甲在旁边道:“此甲名为虬龙,原本是我为自己定制的。只是没想到因为追求防御力,多添加了几样材料,结果导致重量过大。虽然额外附加了一个减重的原力阵列,但是想要启动它也需要消耗原力。”
  “这太贵重了吧?”千夜皱眉。虬龙至少是六级的定制精品,性能上丝毫不弱于七级制式战甲,甚至某些性能和效果上还有过之。这样一套战甲,已经可以换一些八级制式原力枪了。单就价值而言,已经远远出千夜此战军功。
  白龙甲手一挥,道:“想要穿着虬龙进退自如,至少得突破十五级,我近年杂事多,进境太慢,它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如果你实在心里过意不去,那么记得欠我白阀一个人情即可。若是关键时刻,还希望能够再助我们一臂之力。”这就是要求千夜将来再参战一次了。
  千夜却是笑了,“白阀是白阀,你是你,这是两回事。你若有事,我自然会尽力,若白阀有事,只要敌人是黑暗种族我也可以答应你。”
  白龙甲不由苦笑。
  此刻时间紧急,很快白阀就要撤军。于是千夜也不耽搁,直接换上了虬龙,只是看着这一身闪亮的银色,他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穿得这么闪闪光,在战场上还怎么玩猎杀?隔得老远就被人一眼看到,什么样的血脉潜伏都没有用。千夜当即让军需官拿来一些涂料,把战甲漆成了毫不起眼的深灰色,这才勉强满意。
  白阀要塞中忙碌而有序,仅仅数个小时,就完成了战后清理和撤退准备。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白阀这支军队的精锐,以及白龙甲治军有方。
  千夜最终还是留下来随白阀私军一起撤退,权做拿了那套虬龙战甲后,还白龙甲的一点小小人情。
  黄昏时分,白阀的残军终于开始撤退,将那个几近变成废墟的要塞抛在身后,并且无可奈何地抛下了大量非必要物资。原本近万的守备部队经此一役伤亡过半,最后离开要塞时仅剩千余人。
  原本一些将领还有所不甘,想要继续固守,以等待白阀再调军过来。然而在撤退途中,就得到消息,又有一支规模不逊于当日血族突袭舰队的登6舰队出现,正在全向这边赶来。
  得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如果还死守要塞,别说一个白凹凸,就是白阀长老尽出,恐怕也得战死在那里。
  看到这份军情,白阀那个名为白天风的长老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忍不住破口大骂:“帝国那几支舰队,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接连两支登6舰队都完好无损地放了进来,要他们有什么用?”
  千夜其实心中也有类似疑问,放眼望去,见周围大多数人都脸有愤愤不平之意,就连白龙甲也面带阴霾。
  也无怪众人愤怒,按情报上所说,两支登6舰队若是合二为一,那么岩漠戈壁上就聚集了接近十万黑暗大军,而且很可能有两位至少是荣耀侯爵的强者领军,若是运气不好,说不定是两位公爵。
  大战才刚刚开始,黑暗种族就出动如此力量,说明对岩漠戈壁志在必得。两支登6舰队都有可能只是前锋,后续还会源源不断派军进来。无论白龙甲是运气好也罢,还是确有运筹帷幄之能,此次决策都是对了。
  在这种情况下,白阀陷入了一个尴尬境地。单凭一已之力,已经绝无可能拿回岩漠戈壁,那么在战后领地分配上无疑会吃个大亏。
  撤退队伍的气氛立刻显得十分压抑,千夜则一直默默跟着中军,没有见到白空照,也没有遇到白凹凸,这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走了大约一天时间,终于和白阀前来接应部队相遇。白阀战区和宋阀相邻,交界处有一座双方共用的前进基地。然而那前进基地位置毕竟在宋阀战区里,于白阀有许多不方便。
  千夜对宋阀更没有什么好印象,也不想知道这两个在铁幕血战时还隐约有点摩擦的门阀,怎么会现在都能共用一个基地。既然到了安全地带,千夜就向白龙甲告辞,连进基地补给的意思都没有。
  白龙甲心里明白,也知道无法劝阻,亲自送了千夜一程。临别之时,白龙甲问:“你最近有没有见过破天?他这次也来参战了。”
  千夜微微一笑,道:“虚空登6的时候,我正是跟着魏家舰队。”
  白龙甲点点头,没有再说下去。
  离了白阀军队,千夜折向西南。岩漠戈壁地域辽阔,黑暗大军又好像事先确定了攻击目标,除战区军事要地之外,其它地方连巡逻队都没有,千夜一路奔回迷雾森林不曾遇到半点阻碍。
  当感知被浓雾重重封锁压缩,限制到只有数百米时,千夜反而生出安全的感觉。这座迷雾森林,才是天然为他所设的战场。
  随意找了棵大树靠着坐下,千夜取出地图,看了一会,双眉就渐渐皱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