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四 天风云烟

章一二四 天风云烟

千夜黎明一侧的天赋在失去原晶后受到重挫,当年走出垃圾场,林熙棠为他做过整体评定,天资一等末流,算上身体状况就直接掉到四等。¤,
  如今他身体隐患全消,天赋也被所有人都认为是晨曦启明,千夜自己心中却一直存疑,他完全没有信心这样的晨曦启明能抗拒始祖血脉同化。
  现在千夜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尽可能提升黎明原力,压制黑暗原力,最好能高过一个等级才能确保不受影响。
  如此一来,非但不可以吸收那些精血还要另想办法消耗掉,好在他还有黑之书和原初之翼两个消耗大户,只是以往它们攫取的都是玄篇研磨后的精华,也不知是否能够直接吸纳精血。
  千夜在意识中试着与黑之书和原初之翼建立联系,然后将体内精血一分为二,分别导向它们。
  原初之翼鲸吸吞江般将半数精血一扫而空,羽翼又显得饱满真实了几分,一根新的羽毛已经快要凝聚成形。而黑之书的动作就慢得多了,将精血丝丝缕缕地吸纳进去,似乎还在挑肥捡瘦。
  千夜也不着急,只是默默等待着。
  整整过了一个小时,黑之书才将剩下那半数精血吸纳干净。千夜口一张,喷出一道浓郁如墨的黑气。这道黑气如同一泼墨汁,落在紫色基质上,顿时嗤嗤有声,居然将基质腐蚀下去,转眼之间就露出下面的土壤。
  如此还不算完,黑气继续扩大腐蚀范围,无论遇到什么,都会化成一滩黑气,转眼之间千夜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数米方圆,深达两米的大坑。
  如此腐蚀力量,比以往修炼结束排出的浊气毒何止一倍,顿时把千夜也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神秘的紫色基质可不是简单货色,它本身的腐蚀力也极强,至少除了极少数珍稀金属外,就没什么东西是它吞噬不了的。这样的基质,抗腐蚀能力自然也是极强。可是在千夜这口黑气面前,却几乎毫无抵抗之力,转眼间就被摧毁大片。
  黑气源于黑之书,这次供应的精血来自上千各等级黑暗战士,本就是大杂烩,又不曾经过玄篇研磨提纯,结果黑之书就变得异常挑剔,吞噬过程中不断吐出杂质。有时候一道品质低些的精血送进去,黑之书能挑出一半杂质来。
  可是千夜也万万没想到,这些杂质汇聚的黑气居然如此之毒。看眼前的破坏力,恐怕一个永夜伯爵被喷中,都会立刻受重伤。
  想到黑气在自己体内停留了足有一个小时,千夜不由鼻尖上出了一层细汗。他心中忽然一动,这是不是又多了一手杀招?黑气若能储存一段时间,在战斗中一口喷出去,哪怕遇到黑暗种族的高位强者,措不及防之下,说不定也会吃个大亏。
  不过千夜随即放下了这个诱人的想法。没有别的,如此剧毒放在体内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万一失去控制,千夜就算有血族体质,也抗不住它的侵蚀,转眼间就会如眼前的紫色基质融化成一滩黑水。
  他摇了摇头,继续探察体内情况,原初之翼倒是没有黑之书那么挑剔,不分精纯粗劣,兼收并蓄,吞噬进去的所有精血全都消纳一空。
  那双附在暗金血气上的羽翼明显增长少许,而在已有的两根羽毛之外,第三根新的羽毛也已基本成形。若是再多些精血,就是三记原初之枪,在当下战局中,基本可以让千夜保命三次。
  暂时解除了精血过多的隐忧,千夜注意力又转回到黑之书上。吸纳转化了这许多精血,不知黑之书内又会有何变化?
  在他意识所到之处,黑之书微微一震,慢慢打开。
  帝国本土南域,临海之地,矗立着一座繁华都市。此城名为临海,港口千帆林立,城侧光是大型浮空艇起降场就有四座,飞艇往来络绎不绝。
  临海城西南,有片独立城区,自成一体,修建得金碧辉煌,说不出的奢华瑰丽。这片区域中,倒是过半范围被一座座连绵成片的府邸占了去。
  此刻在主府的一座幽静院落内,数人正围桌而坐,饮茶赏景。这一幕看似风雅,然而暗地里却有些风起云涌的味道。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放下茶杯,沉声道:“浮陆那边的战事似乎不容乐观,永夜议会这次反应比当初预期的要快得多,也激烈得多。五弟,你任职帝国舰队,现在情况如何?”
  对面是一个年纪差不多的男人,身量高大,但是眉宇眼梢间有了不少风霜侵染的痕迹,看起来反而比对面的哥哥还要大些。
  此时他面色凝重,道:“我执掌的第六舰队,原本是预备役中的预备,根本就不满员,兵员和舰艇只有实编的三分之一。但我刚刚接到军部命令,要求抽调能战之兵,组成一支分舰队,近期开往浮陆战场。”
  众人都是微微色变,为首一个面容沉稳、眉目清隽的男人沉吟道:“连老五的舰队都要抽调,看来浮陆战事不顺,主力舰队损失惨重的传闻是真的。我们也要有所应对了。”
  他左手边一人即道:“大姐有从宫里传出什么消息来吗?”
  为首之人摇头道:“后宫不得干政,大妹即使贵为帝后,也不能去打听这等帝国机密。况且宫中耳目众多,上次我们动了林熙棠,已引起那边警觉,这种时候,大妹最好避嫌,不要随意往外面传消息,以免授人以柄。”
  说着,他环视桌边诸人,傲然道:“再者说了,我敬唐李氏如今人才济济,族运蒸蒸日上,哪还需要让大妹一介女流为难?这浮陆一战,虽然艰难,可也正是我族借此破局,再上层楼的时机。只要这一战打得好,将来门阀可期!”
  这人正是敬唐李氏当今家主,望海侯李天时。李天时此际才四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而能坐在他这园中的,自然都是李氏核心人物。放眼望去,这数人个个都在三四十岁上下,李天时在期间算年长的。这种情景,于世家中可是不多见。
  门阀世家的主政者多是两代共存,不到五十坐上一系之主的位置已是颇为罕见。家族长老中,更不乏六十七十之人,甚至过百不退者也不少见。如宋阀家主现为宋仲年,实际上大权依旧掌在老太君安国公夫人手里。
  而若认真论起,赵阀赵魏煌未到五十已算少壮,不过比李天时大上几岁。但是赵阀族内幽燕二公各立一方,分握大权,他这个族长掌控力却显得弱了。即使张阀张伯谦当初也是封帅后数年才继承丹国公一位,他还是出了名的不管庶务。
  所以如敬唐李氏这样,却实是举国罕见。
  在这院中坐着的数人,气质各有不同,可都面目端俊,极有风仪。敬唐李氏在成为当今后族前,于军政两界名声不显,实则帝国顶层贵族圈才知道,这个家族在天衍术流派中赫赫有名,是最古老的几支传承之一,他家子弟与一般世家别有不同,容姿多了一分脱尘不凡之意。
  或许这也是李后在无数绝色中,历久而荣宠不衰的原因。
  执掌第六舰队的李存健听了家主这话,一时显得振奋了些,不过随即又是苦笑,说:“大哥话是这个道理,但是浮陆那边可不好打啊!我们抢下的那块迷雾森林和各大战区接壤,这要是到了中后期,就会全变成强者的主战场了。”
  李天时神色不动,平静地说:“没关系,前期中期都可以依靠那些自由猎杀的人来稳定局面,等到中后期我们李家战士再上,必可撑过这段最困难的战局。”
  此刻又一人叹道:“那些外来人桀骜不驯也就罢了,主要是耗资巨大。这才是第一个月,奖赏的军功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半年,本家可就要被掏空了。”
  提到这个,李天时也显然有点头疼,叹道:“花些钱,总比赔上我们李家子弟的命强。再说,就算是提到这么高的奖赏,肯加入我李家的强者数量,也还是比预计的要少。”
  李存健插口道:“迷雾森林那种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要是换了我,宁可去钻中央迷宫的溶洞,也不愿意留在那感知探不出多远的鬼地方。”
  “就是这个道理。”众人个个实力不俗,自然深有同感。
  李天时沉吟片刻,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再加重注!以三月为一期,军功榜榜首,除了镜水涤生,增加一个选择,把天风云烟珠挂上去。其后三月,也是如此!”
  “天风云烟珠!”李存健惊呼一声,“最近十年,我们倾族之力,也只炼出十二颗,现在没主的才剩余三颗。真要拿出两颗放到军功榜上去?”
  “为何不可?”李天时双眼深处燃着幽幽火焰,徐徐道:“镜水涤生是救命的,那些自由强者得到后,若一时用不上,难免有怀璧之祸。可天风云烟珠不同,能把神将以下修炼瓶颈凭空拔升一级,谁人能不心动?”
  “况且天风云烟珠所求者甚众,个个都权重势大,我们给谁不给谁都要得罪人,还不如就这样放了出去。想要的就在榜上见个真章吧!也省得我们费神。”李天时语气中还有微不可觉的不豫,显见那些压力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众人面面相觑,就是向来激进的李存健也不说话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