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八 幽影杀

章一二八 幽影杀

扑通一声,千夜摔在地上,他顾不得背后剧痛,一个翻身跃出,闪电般扑入另一棵巨树树身之后。他的身影刚刚消失,另一颗原力弹就追踪而来,正轰在树身上,打出一个直径足有一米的深坑,差点将这棵数人合抱的巨树打穿。
  这一枪的威力让千夜心下凛然,幸好他反应够快,如果稍慢一步,再被轰个正着,只怕凶多吉少了。
  千夜借着巨树的遮蔽向后方滚出,连变了两次方位,然后迅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这一枪威力极大,连虬龙都被射穿,轰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缺口。
  如果他身上还是那身铁壁,弄不好这一枪就能伤到心脏。千夜只觉得背后如同火焰烧灼,又象有无数烧红的钢针在向身体内部渗透,显然子弹里掺了黑钛,而且份量很足。
  千夜一咬牙,拿出数支药剂拧断,如水般浇在背后伤口上,同时将四支兴奋剂一齐刺入颈侧,这是药效挥最快的位置。做完这些,千夜略听了听黑暗种族方向的动静,就扔出数颗原力手雷,两颗投向袭击到来的方向,剩余的全部扔到面前那支队伍中人员最密集的地方。
  猛烈的爆炸让黑暗战士人仰马翻,一头丛林仆蛛甚至被炸得飞上了半空,一时间,躲避攻击的,冲前追捕敌人的,全部撞到了一起,过半队型一片混乱。
  袭击千夜那一枪射来的方向也生了爆炸,但是没有人迹,反而从另一侧浮现了一个身影,那人放下手中的狙击枪,脸色难看,“糟糕!”
  原力手雷虽然没有波及他分毫,然而此刻在他视野中,到处都是血气、火焰以及原力激流,一片混乱,千夜的身影和气息早就消失不见。
  他一跃而起,以不可思议的度从基质上飞掠而过,眨眼间绕过前方那支混乱的队伍,冲到了千夜所在的位置。可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茫茫雾气,根本不见半个活物。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中忽然有个影子一闪,给他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
  他蓦地转身,只看到那个身影从容穿过混乱的战场,附近的黑暗战士们却没有什么反应,然后再次消失。
  他本能地辨认出那个身影就是自己狩猎的目标,闪电般举枪瞄准,可是瞄准镜视野中什么也没有捕捉到,只有一点原力尾迹,还在混乱环境下迅消散。
  他没有索性跟着感觉盲射,手指从扳机上松开,缓缓放下了枪。罩帽下,是一张英俊不输于血族的脸,正是曾经和千夜在上一场战争中短暂相遇过的魔裔伯爵。
  “你跑不了的。”艾登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枪,这是一把充满魔裔风格的狙击枪,诡异而又华丽,优雅中透着狰狞,长达两米的枪身上布满了极为精密的原力阵列,有些部件光是材质就价值连城,更不用说整把枪了。
  看着自己的爱枪,艾登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这都打不死你?你究竟是谁?”
  艾登手中那把七级狙击枪名为“阴影颂歌”,在深黯之渊中都属于有名气的武器,这把枪的历史过千年,每一次换主人的时候,都有魔裔大师根据新使用者天赋特别做出调整。若论威力犹在赵君度的碧色苍穹之上。
  艾登是在晋阶实力伯爵之后,才能完全掌控它的威力。刚才第一枪直接命中,按理说人族十三四级以下的战将都该被当场秒杀才是,可是对方非但没死,还有余力反击逃跑。这种防御力,甚至已经过了艾登自己。
  艾登定了定神,高高扬起右手,转眼间数个朦朦胧胧的身影就出现在周围。
  “追上去,杀了他。”艾登的命令十分简洁,那些身影躬身后退,转眼间隐没在迷雾森林无所不在的雾气中。
  艾登并没有跟上去,他环视周围环境,一点点看过去,哪怕最细微的痕迹也不放过,然后来到林间一处空地,这是千夜喷出那口鲜血洒落的地点。
  地面上紫色基质正剧烈翻涌,如同沸腾。这幕情景艾登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他对紫色基质的腐蚀和吞噬能力一清二楚,鲜血落于其上,几个呼吸之间就会被吞噬一空。基质沸腾翻涌,就说明这口血内蕴含原力丰厚,一方面是千夜实力够强,但另一方面,也表明他的伤够重。
  艾登看了一眼,正想举步离去,忽然心中一动,又停下脚步,目光重新落在那片蠕动不休的紫色基质上,双眼骤然瞪大!
  基质一直在起伏着,势头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烈,最后沸腾不休的范围足足扩展到数米方圆,就算千夜伤得再重,又有谁一口血能够喷得如此之广?而且在中央部位,基质沸腾最是强烈,却不升反降,渐渐都要落出下面的土壤了。
  基质不是在吞噬,而是正被侵蚀消融!
  艾登顿时大惊。永夜一方,特别是魔裔几支名门对迷雾森林早有研究,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原因无非就那么几种,最大的可能就是千夜血中拥有还要过基质的侵蚀力量。
  然而正因为艾登明白其中原理,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相信。艾登出身的深黯之渊就是擅长腐蚀剧毒力量,他本人正是新一代的佼佼者。即使如此,他的腐蚀力量也还不如这些紫色基质,一个人类又怎么可能做到?
  而另一种可能,就是千夜血液中蕴含的原力品级太高,高到了让紫色基质无法吞噬,只能选择对抗消耗的地步。而如此大范围的基质沸腾,说明要耗费数倍甚至十数倍的基质,才能消掉千夜的一份鲜血。
  如此说来,这家伙岂不是帝国的一代天才?
  艾登眼中闪过幽幽火焰,既然是这样,那更不能让对方逃掉了。他没有急于追杀,在原地踱了几步后,喝了一声:“来人!”
  一个幽幽淡淡的影子在不远处浮现,行礼道:“听从您的吩咐?”
  “我记得这里是李家的战区吧?想办法联系一下那个人,让他替我杀掉刚才那个家伙。告诉他,只要这件事办得好了,他想要得到的那些东西,全都不是问题。”
  幽影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退下,消失在浓雾里。
  艾登抬望天,轻轻吐了口气,“死在自己人手里,确实不是一个战士的归宿,所以......还是请你老老实实死在我的手里吧。”
  数十公里外,千夜全奔跑着,时时会变幻前进路线。在他周围,总会有淡淡身影浮现,然后一道灰光就会闪电般刺向千夜要害。这些身影就象凭空出现,全无规律,出手却是又快又狠,就连千夜也闪避得十分狼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刺中一下。
  一道幽影又在千夜侧后方出现,手中灰光狠狠刺向他后背伤口。这下攻击极为刁钻狠辣,千夜已经不及闪避,千钧一之际反手用吸血刃向下一格,将灰光压下,落在腰际。
  灰光显出原形,原来是把短剑,外表灰扑扑的毫不起眼。然而就是这把剑,居然划开了虬龙,在千夜身上留下一道伤口。虽然皮肤上创口只有手指长短,可也意味着对方有让他受伤的实力。
  千夜全奔行,幽影居然都能跟得上,即使有他受伤在先的因素,这些人也不能小看。
  再疾奔片刻,千夜眼底突然寒光一闪,骤然停步!
  几个幽影也反应极快,同时急停,刹那间已成包围之势。不过由极动转为极静的刹那,他们也维持不住隐身状态,一个个现出形迹。
  “四个吗?”千夜目光如电,扫过全场,已然心中有数。
  四个幽影毫不迟疑,同时扑上,手中灰色短剑分刺千夜四处要害。千夜反手一抓,东岳已然在手,然后大喝一声,双手持剑,挥剑如岳,瞬间连斩三下。
  定八方!
  确切点说,现在这三剑只能算是定三方而已,然而东岳即出,那四道幽影都仿佛遭遇山峰压顶,承担无尽重压,一刹那间居然寸步难行!
  三剑过处,三个幽影顿时化作六片。第四个幽影没有正面承受攻击,终于得空扑上,短剑刺向千夜腰肋。千夜不闪不避,任由这一剑落在自己身上。短剑极为锋锐,再次洞穿虬龙,并且这次是全力直刺,力量用到了极致,是以剑锋还深入肌体,剑刃没入近半。
  然而虬龙毕竟是白龙甲准备用来给自己防身的宝物,又是重甲,防御力十分强大。幽影一剑刺到这里,也就到了尽头,无力再推进哪怕分毫,且一时间拔不出来。
  千夜左手一探,已揽住幽影,把他拉入自己怀里,同时右手反握东岳,将剑锋架到了他的脖子上,轻轻一压,一颗头颅已然飞起。千夜又飞起一脚,将这无头的尸体踢开,以防他有什么临死反扑的手段。
  战局兔起鹊落,眨眼间四个幽影都已横尸在地。
  千夜也不好过,喘息一会,才抓住腰间短剑的剑柄,嘿的一声,用力将它拔出。一股灰黑色的鲜血即刻从伤口喷出,千夜并没有立刻止血,而是看着伤口灰色流尽,转为鲜红,这才催动伤口肌体合拢,失住了失血。
  这时地上几具朦朦胧胧的尸体渐渐变得清晰。千夜微微一怔,即使在黑暗种族里这种情况也不多见,不管多么强大的种族,死亡后都会失去匿踪隐身或变形能力,现出原始形态。
  只是这几个幽影不是在定八方下一招毙命,就是被分尸斩,身体能量还消散得这么慢,可见这几个家伙实力非同一般。
  千夜俯身检视,不出所料看到残余的黑暗原力都是魔气,也即这四个幽影都是魔裔,他们身上没有徽记,但从先前围杀中可看出必然出于同一家族。
  这些幽影明显专为暗刺杀戮训练,无论追踪、刺杀还是联手合击都配合默契。千夜一举将他们悉数格杀,自己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原力堪堪耗尽,除了原初之枪外,所有底牌都已动用,而且连新得的虬龙都处于半毁状态。
  此刻后面还有一个真正厉害的家伙没有追上来,但想必也不远了。
  还未等千夜多想,忽然感觉到脚下基质在不断颤抖,猛然想起一事,暗叫糟糕。他抬头一望,果然视线内几棵巨树都在快颤抖,树冠青皮不断凸起,里面的异兽马上就要破壳而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