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六 顽敌

章一三六 顽敌

一轮密集弹雨过去,森林中升起一道浓郁得有若实质的魔气,竟然将迷雾强行冲开,现出一个背着长狙击枪的身影。
  “是你?!”两人同时开口,虽然用的不同语言,但是丝毫不妨碍理解彼此的意思,还有心情。
  千夜行将突破的欣喜瞬间被破坏得干干净净,而艾登脸上那纠结痛苦的表情同样暴露了他此刻郁闷无比的心情。
  过往连续数日不眠不休的反复缠战,早就将以彼此为对手的战斗变成了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折磨。
  迷雾森林十分辽阔,千夜随手选的这个防区,与上次两人缠战的区域很有些距离。可是没想到,居然又在这里遇到了艾登。
  艾登右手提着把短刀,整条左臂上黑色魔气缭绕不散,看着很像一面椭圆形盾牌。他胸前则有两处明显弹痕,但并没有击穿甲胄。
  显然艾登受袭后,仓促启动的防御仍是挡住了血腥曼陀罗和幻之曼殊沙华的攻击,而且还准备用近身战反击对手。
  魔裔身体孱弱是相对其他几个黑暗种族而言的,并不意味着人族就能占到近战的便宜。由于种种诡异强悍能力的存在,许多魔裔近身战斗力也相当强横,不逊于人族秘传战技给黑暗强者带去的麻烦。
  魔裔名门深黯之渊即是其中之一,他们主天赋中的强大腐蚀力在战场上令无数对手头痛,有时一口魔气喷过去,就会放倒成片敌人。而人族战将修炼出来的一些特殊属性原力的效果,则有可能被削弱。
  艾登在深黯之渊和永夜议会中都有一席之地,所依靠的并不仅仅是优秀血脉和与生俱来的天赋,他近战远攻的战技都同样出色。
  这次被袭距离有点近,已经不在重狙最佳射程范围里,既然对方一轮集射都没能轰开他的防御,艾登也不准备迂回曲折地反击,直接就打算用近战解决敌人。
  这一选择理论上再正确不过,实际中,艾登也这样反杀了两三支人族战将构成的战队,惟一的问题就在于他这次遇到的是千夜。
  千夜目光落在了艾登的刀上,艾登的脸色则一变再变,那把短刀好像忽然变得极为烫手。
  原因很简单,或许艾登的近战力不是短板,但在重甲重剑的千夜面前,那还真就是块短得不能再短的板。两人就只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近身战,当时刚一交手,艾登就差点被东岳连人带刀劈成两半。自那以后,艾登就打死也不肯靠近千夜的近战范围了。
  而现在双方的距离,似乎有些尴尬。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谁都没有先动。
  千夜心中忽然微微一动,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全视距的距离上,正面看清艾登的模样。第一个反应是李家那张情报绘图的准确度倒有七八分,随即似曾相识的感觉再次泛起,千夜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魔裔。
  艾登当机立断,掉头就走。千夜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这个大敌,一路狂追。
  时光似乎又回到了数日之前,两人再度开始无休止的缠战。
  或许势均力敌的战斗是最好的磨刀石,双方都现对手更加难缠了,这次每一接战都凶险无比,稍有行差踏错就会添一道伤口。
  艾登的近身战虽然在千夜面前仍是毫无还手之力,但已能勉强抵挡两下,不再象初次那样一个照面就差点被斩杀。仅这点差异就给他争取到了腾挪余地,得以从近战范围脱身。
  但是同样的,艾登的隐匿潜行也不再象过去那样有效,很难保持阴影颂歌最大威力的射击距离,好几次还没扣下扳机就被千夜察觉,接下来就是狂风骤雨般的反击,由猎人转眼间变成猎物。
  如是又数日过去,千夜再次感觉到身体和精神的疲劳,气息也有些虚浮。用巨树树液补充原力,还是要靠曜篇炼化,否则吸收率就会大大降低。
  但现在时时刻刻都会爆战斗,挪出几分钟运功是奢侈无比的行为,还要冒很大风险。
  千夜正打算休息一下,忽然间转头,在不远处又看到了艾登。
  这也是两人战斗磨砺出来的副作用,现在他们之间的安全距离越来越短,常常现彼此时,会同时现那是一个既不利近战又不适合狙击的位置。
  对千夜来说,双生花如果不合一,就破不了艾登的防御,可双枪融合的时间,足够艾登摆脱锁定。而对艾登来说,他的短/枪倒是威力足够,可若一枪伤得千夜不够重,就要面对仿佛能切开山岳的重剑。
  这次偶遇便是如此。千夜手里拿着一块干肉,这是帝国军方的标准野战军粮。而艾登手中则是一瓶药剂,刚往伤口上涂了一半。那位魔裔名门之子的外形比千夜更狼狈,一双乌青黑眼圈,面颊都凹陷下去,身上还有好几道伤口没有合拢,依旧在向外渗着血水。
  两人没有立刻动手,而是默默对峙着。
  扑的一声,千夜吐出嘴里的肉渣,艾登则把剩下的药全倒在伤口上,握住了腰间的短/枪。
  大战多次,千夜对这把短/枪的戒备还要过那把造型夸张的狙击枪。而在艾登眼中,除了武器外,他总是从千夜本人身上感觉到一种无以伦比的危险,仿佛千夜体内有一头蛰伏的荒古凶兽。
  千夜也意识到安全距离正不断缩短,这意味着每一次接战都行走在死亡边缘,两人较量的不仅仅是战略战术和战技,很大程度上还有幸运。而在战场上,最不可靠的就是运气。
  他犹豫了一下,是不是索性动用原初之枪,一举干掉这个大敌。可是艾登展现出的能力层出不穷,特别是瞬间摆脱锁定,以及爆度近乎瞬移的脱离能力,千夜并没有把握一定能够打中艾登。而如果原初之枪不中,那就轮到千夜任人宰割了。
  双方各有顾忌,过了一会儿,默契地缓缓退后,各自隐没在浓雾里。既然没有把握,那就重开一局,看看谁能占得先机,变成猎人。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战斗方式有所改变,不再贸然以生死相拼,而是更多耐心,不断试探周旋,一击不中即刻远遁。
  双方的战技也在生死之间不断磨炼,现在一方只要稍有动静,另一方就能瞬息觉察对方的意图,从而相应反制。
  他们就如同高明棋手,反反复复地试探,却始终不出杀招。因为找不到机会,同时也不给对方机会。最后的结果,就是打到筋疲力尽时,反而都没怎么受伤。
  或许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觉察到,这样战斗的结果,让他们的战技突飞猛进,已经勉强可以称得上是艺术了。
  千夜已经渐渐有了想法,要干掉艾登,只有付出足够代价近身,然后用寂灭斩一剑定局。然而这个代价定然会是重创。不过艾登也不是易与之辈,根本不给千夜这样的机会。
  退走后不久,千夜就又全杀向战场。这一次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对持有重狙的艾登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千夜相信,艾登绝对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这确实是个极大诱惑,艾登心中挣扎再三,终于决定动手。他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不准备踩得太过深入,也没有打算就在这次杀掉千夜,只要重创对方即可,让形势向自己这方稍稍倾斜。
  尽管不愿承认,但艾登心里知道,战斗的天平已经开始逐渐失衡,他正变得越来越被动,受伤后就更是如此。而千夜不光身体防御强得不象话,伤势恢复度也快得不可思议。再这样下去,他要么认输退出战场,要么成为放血战术的失败者。
  随着清脆枪声响起,千夜身侧骤然冒出血花,整个人都被子弹巨大冲力轰得横移一米。然而千夜并没有象以往那样提冲过去,也没有拔出东岳,双生花在他掌中出现,双枪合一。
  一片粼粼水波在千夜掌上出现,隐约有花朵载浮载沉,姿态妖娆,仿佛即将盛开。
  艾登骤然间升起无法形容的危险感觉,眼中完全没有双生花合一的美丽幻象,此刻他无比清晰地看到千夜身上一直令他戒惧的那道气息,正化为一头荒古凶兽徐徐苏醒。
  他顾不上其它,一声尖啸,掉头就跑。全力爆之下,艾登的度增至极限,瞬息千米,那已经不是在奔跑,而是飞行,滚滚魔气划出一道略带弧线的有形轨迹。
  一道光芒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附着到了尾迹上,沿途无论什么,巨树,基质,迷雾,都无法阻挡它分毫,前进的道路上,任何东西皆不是障碍,就像一分分缩短的魔气般,悄然消失。
  光芒很快吞灭了魔气拉出的尾迹,这时艾登奔跑的身影突然生一点小小的偏差,于是光芒与艾登擦身而过,前方一棵巨树树身悄无声息地出现一个空洞。
  然而艾登并没有完全逃过攻击,他手臂上的护甲蓦然湮灭,大片肌体变成黑色,又转为灰白,转眼飞散。上臂竟然被削掉了一层血肉,连骨头都去了一半。
  艾登一声大叫,魔气再度爆,化作根根丝线,向前方射去,构成一条六棱型的通道。奇特的是这条通道根本无视前方的巨树树身和枝干,仿佛出现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里。而艾登踏入通道口的刹那,度陡然提升一倍,瞬息远去。
  等千夜赶到时,只看到几条还没有完全消散的魔气。
  “魔域穿梭!该死!”千夜恨恨地停下脚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