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一 决斗 下

章一四一 决斗 下

那中年将军是李天权的心腹,李青云这话说得直白无比,不带半点修饰,当下闻言不悦,可是又不敢作,只是哼了一声,道:“什么帝国双子星?血战不过是小孩子们的游戏,也能当真?”
  李青云笑笑,说:“再过几年可就不是小孩子了。这话也就在这里讲讲,有谁敢到赵君度面前说吗?”
  那中年将军脸色难看,就算是他,自然也不敢在赵君度面前这么放言。且不论以后的展潜力,和他背后的赵阀,单是现在,永夜大营战役中,十二级的赵君度竟然能以领域越五级抗衡实力侯爵,仅这一战绩,就又有几人敢到他面前叫嚣?
  眼见格斗行将开始,李青云说:“二长老不过来吗?我觉得这场比赛很值得一看。”
  那将军不以为然:“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家伙,有什么好看的。我在这里压个场子就足够了,哪还用得着二长老亲至?”
  李青云上下扫了他一眼,呵呵一笑,他的神情仍是那么和气,中年将军的脸色却蓦然尴尬起来。李青云的意思明明白白:你不够格。
  然而那将军也是李家族人,非常清楚李青云平凡外表下的疯狂和残忍,别看他现在神态语气与常人无异,一个不好,下一分钟就会出手见血,还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中年将军硬生生咽下了一口气,只当没有看见李青云眼中的鄙夷。
  观战席上,卢杀等人也都到了。
  卢杀双臂抱在胸前,阴沉沉地看了看千夜,犹如暴起伤人前的凶兽。其余人等就没有这么安静了,一群人呼啸而来,神情挑衅,动作夸张,嘴里时不时冒出下三流地方的俚语,句句指桑骂槐,最后索性明着吐脏字。
  听到指名道姓的粗话,千夜终于张开双眼,伸手向卢杀那群人勾了勾手指,道:“想打的话,等这场结束,一个一个来,生死不论,如何?”
  对面的声音立时低了下去,几人互望一眼,脸色并不轻松。
  或许之前他们还不把千夜看在眼里,但在军功兑换区挑衅的壮汉被千夜一招制住后,他们就很清楚了,即使有等级优势摆在那里,可要对上千夜,还真没有必胜把握。至少易地而处,他们稳赢那壮汉,却不可能赢得如此干脆利落。
  然而现在千夜的挑战扔了出来,一个一个地上,已经占了车轮战的大便宜,难不成还要一拥而上?这群佣兵虽然都是心黑手黑的人物,可在这万众瞩目的格斗场里,还是丢不起这个人。
  卢杀始终没有说话,这时才道:“你们几个都闭嘴吧,有力气的话上战场去用。”说着大步走到一排座椅前,径自坐下。
  他一众手下悻悻住口,跟着在周围觅地而坐,这等于是变相示弱,可总算还有个台阶下。
  千夜不再理会卢杀那些人,踏着号角声走入格斗场,然后将东岳向地上一插。格斗场地面由粗岩砌成,然而千夜随手一插,貌不惊人的重剑剑锋就无声无息地没入半米,如插豆腐。
  千夜一出场,顿时激起一片议论声。原来除了东岳之外,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甚至也没穿战甲,身上一套劲装就是普通战斗服,防御力几乎为零。
  杜利也走入格斗场,和装束简单的千夜相比,可说是武装到了牙齿,左手持着三棱刃的长枪,腰间挂着大口径的双管短/枪,身后背着一具原力弩,后腰和大腿上分别插着短刀匕,甚至在胸甲下还挂了颗手雷。
  号角声再次响起,宣布格斗正式开始。
  杜利盯着千夜,双眼渐渐泛起血丝,狞笑道:“你知道吗,千夜,老子忍你很久了!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不顺眼之极。你抢我风头,抢我军功,还想抢我的位置?来吧,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杀人和你们那种花架子格斗之间的区别!”
  杜利一声尖啸,迅猛扑向千夜,长枪带起锐利呼啸,直刺千夜心口。长枪甫动,枪锋上就吐出一米多长的深青色枪芒,显见第一击时,杜利就出了全力。
  枪芒来势极快,瞬息而至,堪堪抵到胸口时,千夜依然没有动作,眼见第一回合即要见血!
  就在围观众人屏息之际,忽觉眼前一花,千夜好象动了,又好象没动,去势汹汹的长枪没有任何征兆地一偏,刺到空处,就好像杜利临时收了手一样。然而谁都知道,这绝不可能。
  杜利冲势未歇,这记枪击刺空,他本有余力转换招式,却不料前方似有无形力场,牵引着他身不由已地继续冲向千夜。
  而千夜神色不动,仿佛什么异样都不曾生过。他只是简单地踏前半步,同时身体略侧向前,倾了个极小的角度,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杜利被撞得向后飞出,落地时又踉跄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格斗场一时寂静无声,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李青云原本正敲着扶手,手指忽然凝停了一瞬,然后才落了下去,跟上原本的节奏。
  杜利满脸是血,头脑有些昏昏沉沉,根本没弄清楚刚才生了什么,又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他伸手抹去脸上的血,看见千夜依旧站在原地,仿佛连手都没有抬起来过,而东岳也仍在原处,根本未曾动用。
  杜利一咬牙,血腥激起他的凶性,一反上场时的谨慎,喉间出一声嘶喊,将长枪抛下,反手拔出短刀匕,闪电般扑千夜。一近身,他就掀起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双刃化为两团光芒,绕着千夜飞舞不休。
  修为不到战将的,根本连他的动作都跟不上。
  这一轮狂攻才显示出杜利的真正实力,极狠极快极准,一寸短一寸险。若在战场上,对手一旦被这样压制先手,很可能立见生死,哪怕实力高过杜利的人,也有可能在措手不及之下饮恨。
  然而观战席上的大部分人又觉得眼睛似乎花了,千夜的身形边缘变得模糊不清,如同有数个重影叠在一起。
  许多人茫然地揉了揉眼睛,一些人则警觉起来,运原力于双眼,增强目力。他们这时才看得分明,并不是自己眼睛花了,而是千夜腾挪闪移动作实在太快,幅度却极微小,没有浪费哪怕一公分距离,以致在他们这些实力不俗的强者眼中,都留下了残像。
  此刻千夜心中却在分神评估眼前战况。
  他的感觉好像也有点偏差,一方面觉得杜利的攻势应该相当凌厉,在印象中这个一开始就莫名找麻烦的家伙并不完全是个草包,至少实力和他的等级匹配。然而此时此刻,在千夜眼中,杜利的攻势空有浩大声势,动作却屡有迟滞且破绽百出。
  千夜甚至连基础的军中格斗技都用不上,只在对方薄弱之处随手格挡拍击,闪避连同反击的范围不出半米,就将杜利攻势全部化解。
  千夜忽然踏前一步,整个人不知怎的就穿过了杜利的刀网,几乎靠在他身上,然后手肘一抬,杜利倒飞出去。
  看着渐飞渐远的杜利,千夜心中一动,传承自鲜血长河的无数知识中,一枚符文浮出水面。
  千夜足下延伸出一道几乎看不见的红色丝线,瞬间伸出数十米,后先至,在半途还越过了空中的杜利。
  随后千夜如同被无形力量牵引,滑行向前,留下一道道残像,姿态各不相同。千夜一步就到了杜利面前,探手抓住杜利的后颈,轻描淡写将他按进地面,然而起身站定。
  那些残像几乎同时出现,又只差毫厘地消失。
  格斗场坚硬的粗岩地面上,杜利大半个身子都没了进去,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千夜站在原地,就此静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而格斗场内也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未出声,既无半点彩声,亦无半点喝骂,就好像生怕惊扰了这个年轻人。
  李青云的右手已经在空中停了很久,现在终于落下,啪的一声拍在扶手上。他并无惊讶,反而眼中满是笑意,轻叹道:“如此技艺,如此技艺!以后更不会寂寞了!”
  说罢,李青云长身而起,径自离去,再没有看千夜一眼。随侍的一名强者在离开前,无意中向他坐过的椅子望了一眼,眼皮顿时跳了一跳。椅子从扶手到椅背,布满无数清晰裂纹,却保持住了原型没有散架。
  片刻之后,格斗场中仍是一片寂静。人们不知道该是喝彩,还是惊呼,抑或是其它反应。在场强者都身经百战,却从未见过这样的交手,每个细节回想起来,似乎都让人怀疑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幕。
  实际上,无论是斩获军功还是内部切磋,这段时间杜利都打出了不小的名声,他在同级强者中还是赢面居多,也又一次证明了卢杀这个团队的实力。
  然而刚才这场格斗没有原力与原力的剧烈碰撞,也没有刀光剑影的攻防较量,人们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双方战技,一切就结束了。
  千夜终于从沉思中醒来,向仍嵌在地面的杜利看了一眼,对还没回过神来的裁判说:“把他身上装备都送到我那去。”
  卢杀霍然站起,忍不住喝道:“千夜,你不要太过份!”
  “这不是行规吗?”千夜抬起头直视卢杀,淡淡道:“当然规矩也可以由拳头大的来定。觉得我过份的话,那你就下来,生死决战。”
  卢杀脸上顿时满是阴云,千夜击败杜利的过程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特别是最后追袭的身法,竟让人有种凌空步虚的感觉。战将都能升空,可要在虚空中举步若临实地,转折自如,那得是什么实力?
  想到这里,卢杀深吸了一口气,直挺挺站在原地,强忍住唇齿间叫嚣着一战的强烈欲望。
  千夜也不逼迫,说:“在我走出这个大门前,你随时有机会。”说罢,拎起东岳向场外走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