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三 教训

章一四三 教训

这声大喝来得很突然,又非常霸道,一道原力直接从李天权口里冲出,喷向千夜。
  千夜只觉耳中嗡的一声,眼前又是一黑,同时全身震颤,连内脏都受到了震动,两处原力漩涡更是激荡不已,特别是新生的那个原力漩涡飞旋转起来,甚至边缘开始出现散逸迹象。
  不过千夜的反应几乎是心随意动,冲击的原力撞到身上时,就被强悍肌体抵消过半,然后体内燃金之血运转不停,转眼就把所有侵入身体的外来原力碾碎,燃烧殆尽。
  见千夜非但没有喷血,仅脸色一阵苍白就浑然无事,李天权眼中也闪过异色。
  千夜立时恢复过来,眼中已经带上了杀气,手放在腰间的双生花上,寒声道:“李长老,你这是要杀我?”
  李天权睨了一眼千夜腰间的双生花,讥笑道:“老夫真要杀你,你现在早就变成尸体了。你以为那把小枪,能轰得破老夫油皮?这不过是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我敬唐李氏不是放肆之地。”
  千夜冷笑道:“这个教训可不小,直接冲着我的原力漩涡而来。我们要不要去帝国军部分解一下,看看哪家的军法军纪会对人的修炼根基下手?”
  李天权见他非但没有软化,反而更加强硬,眼中寒意大盛,阴沉沉道:“千夜将军果然还太年轻。这里是前线,老夫是战场指挥,自有权便宜行事,就算你去申诉又能如何?难道凭你空口白牙一句话,军部会当真不成?”
  千夜眯了眯眼,冷冷道:“军部当真与否并不重要,自然还有其他人等对你李家处理军功悬赏的手段感兴趣。”
  两人对视,一时间屋内气氛冷得仿佛凝固。
  大家心知肚明,其他人等指的是那些因悬赏而来的自由强者,他们评判一件事情并不需要什么确凿证据,既然能以风传之言质疑千夜的待遇,也同样会担心报酬不能兑现,难不成李家打算承认针对的只是千夜一人?
  过了好一会儿,李天权把掌中把玩的茶壶轻轻放在桌上,脸色也慢慢缓和,然后徐徐道:“既然你嘴硬,我李家却也不是不讲道理。这样吧,我就再缓你一个月。这个月一切条件照旧,不过若是你战绩仍进不了前三,那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不光前议作废,扣你的军功物资不予还,已的所有奖励也要全部收回,以作补偿。你看如何?”
  千夜冷笑:“李长老倒真是好算计!但我若是完成了,那又如何?”
  “你要是完得成,那老夫作主,给你的奖励在原有基础上再加三成。如果三月后你能登上军功榜,那么不光可以给你一颗天风云烟珠,还可以额外追加一份镜水涤生。”
  听到这样的条件,千夜顿时怔了怔,随即明白李天权根本不觉得自己完得成,才说得如此慷慨。
  千夜当即道:“既然李长老这么看重,那我也不急着走了,就再拿两个月的军功,镜水涤生对我也很有用。”
  李天权一笑,道:“你倒是很自信。”
  千夜也不多说,当即起身,冷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希望李长老不要后悔。”
  李天权一句“老夫作事,从不后悔。”还没有出口,千夜就已摔门而去,顿时把他气得脸色青。
  等千夜走后,旁边的一列书架忽然自行转动,从后面暗门转出一个年轻人,他望着千夜离去的方向,皱眉道:“这小子如此嚣张,二长老刚刚何不废了他?”
  李天权缓缓摇头,道:“此子背/景复杂,在我李家基地里弄出太大动静来,还是有些麻烦。”
  年轻人不以为然地道:“赵阀自己家里都在撕扯不清呢,不然他又怎会跑来迷雾森林,还不是待不下去了。”
  李天权谨慎地道:“此子来我李家战区的目的至今不明,就让他再多呆一两个月,谅也翻不了天去。何况,迷雾森林这种环境别处可没有,他万一离开了这里,再要追索,反倒是麻烦。”
  那年轻人双眉紧皱,最后只是说了一句“希望李长老不要忘了约定的事,”就退了出去。
  李天权等他走后,慢慢坐回椅中,双手下意识地抚摸着扶手,回想着刚刚的事。
  此刻四下无人,李天权情绪外放,再不加掩饰,他咬牙切齿,青筋贲张跳动,显是怒极。这才是他真正心态,远不是千夜和年轻人当面时那样举重若轻,收放自如。
  方才与千夜的短暂交谈对李天权来说直如芒刺在背,又如巨剑悬顶,在他六十多岁生涯,还从未尝过这种局面完全脱轨的感觉。
  千夜身份复杂,来意不明,李天权最初并没打算亲手沾这份麻烦,他想的只是给千夜弄上暗伤,然后在这战场前线,群狼环伺中,一个没有伙伴的伤者下场可想而知。
  然而李天权亲眼看到千夜之后,即不只一次起了杀心,可又总是有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感觉徘徊不去。李家世代精研天衍之术,即便子弟不是天演士,预感之敏锐也远常人。有这危险征兆,一向谨慎的李天权最终还是没有当场作。
  此刻再度回想,那危险感觉就愈清晰,到后来直是令他毛骨悚然!
  李天权大惊,这威胁竟能动摇他的道心,他立时凝神压下惊惧,细细回想每个细节,却找不到特别异常之处,最后只剩下一个画面反复在脑中回放:那就是双方撕破脸之后,千夜的手始终放在腰间短/枪上。
  “一把五级小枪能有个鬼用?”李天权百思不得其解,他那一声大喝虽然没有取得预想效果,可也大致试出了千夜的真实战力,估计在标准等级加三和加四之间,这种越级而战的能力已不弱于李青云和李狂澜那样的武学天才,比之赵君度也仅差一线而已。
  只不过越级而战大都在中低位阶的阶段才会生,随着等级增加,修炼潜力见底,战力加成更多依靠技巧、经验、秘技,甚至运气,到了神将上下,等级压制更是难以逾越的天堑。
  而李天权本人已在十七级上多年,就算遇到南宫世家南宫远望那老怪物也不是全无还手之力,千夜再强到底基础等级只有十一级,真动起手来还是会被全面压制,那危险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李天权想了一会儿,下决心有空时定要再好好再精进一层天衍术,避免类似事情生,乱了他的布局。
  走出主营后,千夜长吐一口闷气,可胸中仍似是压了块石头,无比难受。
  这件事倒不会让他心生畏惧,却着实恶心人。最后李天权居然没有翻脸动手,也是出乎千夜意料之外。他不停地摸着腰间的双生花,实在忍不住想要回去,迎头给李天权轰上一记原初之枪。
  想着与李天权的交锋过程,千夜心中只是冷笑。他原本已经准备一走了之,大不了不要那点被截扣的东西就是,可现在反而不打算走了,他倒是想看看,若自己真拿到了三月军功第一,李天权却要如何收场。
  天风云烟珠从未见对外售,倒也罢了,镜水涤生却是有着明确价码的,就算李天权身为李家长老,从私库中拿出一管镜水涤生也非得心疼死他不可。
  主营里一座小楼有双眼睛始终关注通向大门的道路,看到千夜走出主营大门,那人第一时间回报,李青云听了脸上表情未变,手指轻叩着扶手,忽然又问:“工匠坊那边消息,他送修的战甲是白阀制品?”
  “是,不但是白阀制品,还是白鹤年手制。”随从低声加了一句,道:“白老作品都是有数,若要查一查来源应该也不会很难。”
  李青云笑起来,“白阀,赵阀,哈哈,我很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他笑了一会儿,问:“二长老知道此事吗?”
  随从道:“就算本来不知道,今天下午也应该会知道。”
  李青云再次大笑,“难不成那老家伙真扣了人家的东西?”
  随从有几分不安,问:“九公子,我们……”
  李青云笑意收敛,神色重变得淡漠,“先在旁边看着吧。二长老只是私心重,又不傻,军功也就算了,那套战甲他不敢动的。”
  他顿了顿,复又一笑,“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赵君度会不会因此出赵阀战区,但丢脸也不是这么个丢法。”
  旁边的随从是李青云心腹,却也噤若寒蝉不敢接这个话头,等了一会儿,见李青云再无他话,才满头冷汗地退了出去。
  千夜走出主营大门时,早就感知数道目光在注意自己,不过这种事毫不稀奇,只要没有实际动作,他也不在意,径自大步向前。
  旁边忽然冲出一个人,那个人正在埋头赶路,又似有重重心事,完全没有注意到千夜,笔直撞了过来。
  那人战力不弱,距离再次缩短时,就惊觉前方有障碍物,晃眼间看见路上多了一个人,却不但没避,反而喷了个脏字,脚下一跺,加冲来。
  千夜心中正是烦燥之际,当下立定脚步,不闪不避,就等着那人撞上来。
  砰的一声闷响,原力光芒骤然绽放,让主营营门前都为之一亮。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