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七 满载的军功

章一四七 满载的军功

李天权脸一沉,喝道:“什么事如此慌张!”
  进来的女书记官有些畏惧,但仍是道:“景湛公子刚刚返回基地,身负重伤,昏迷不醒。”
  李天权大惊,一下站了起来,道:“怎么会,他带出去的可是整整一个连的精锐战士!他们干什么去了?”
  “景湛公子所有战士全军覆没,洪将军拼着重伤,才把公子给送了回来。”
  “他人在哪里,带我过去看看!”李天权急道。
  “长老,还有一个消息....”女书记官显得有些吞吞吐吐。
  “还不快说!”李天权不耐喝道。
  “这个刚刚得到的消息,我们向宋阀运送物资的部队出事了,只只逃回来小半的人。”
  “什么?”李天权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把抓住女书记官的手,道:“那支部队不是由李克押阵的吗?他人呢,让他来见我!”
  “据回来的人说,李克大人战死。”
  李天权忽然感觉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待伸手扶住桌沿,定了定神道:“战死?”
  “是,回来的人说,亲眼看到李克大人被敌人枭。”
  李天权脸色又是一阵苍白,嘴里甚至有了些血腥的味道。
  李克是李家有数的中坚力量,有勇有谋,是能够独挡一面的将才。要不是出身旁支,早就可以登上更高的位置。更重要的是,李克是李天权这一房重要战力,他的折损实是重大损失。
  李天权勉力镇静,问道:“以李克身手,怎么会被敌人枭?对方是谁,有多少人?”
  女书记官低声道:“对方只有十几人,直扑中军,一击得手。为的是一名魔裔伯爵,就是他一枪将大人击成重伤,然后斩去级,那魔裔伯爵自称艾登.深黯之渊。”
  “魔裔伯爵,艾登”李天权默念着这个名字,感觉非常熟悉。他忽然想起,当日千夜曾说,过去大半个月中一直在和一位魔裔伯爵缠战,那个伯爵叫什么来着?
  李天权努力回想,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心情愈加烦躁。他当时根本不信千夜能拖住一名魔裔名门的伯爵,更不相信那个防区没有黑暗军队越境是千夜与魔裔伯爵缠战之功。
  想到李克死了,他手下的人却逃回来一半,心中更是怒火中烧,森寒道:“传令,逃回来的人一律拿下,以临战脱逃、陷主将于死地之罪,全部处死!”
  此令一出,就连女书记官都吓了一跳,也顾不得以自己的身份劝诫可能会反被训斥,急忙道:“长老,这个是否等清查一遍再行定罪?”
  她说得委婉,李天权却是立刻省悟过来。一口气处死几百名家族私军,哪怕是从战场上逃回来的,也是件极大的事,纵然李天权身为二长老,也没有这个权利。此事至少要经过长老会或是家主点头方可。
  道理是这样,但无处迁怒却让李天权心内无名火烧得更加炙烈,这一腔火就转到了千夜头上:“小畜生,定然是你放了那魔裔过来,否则李克岂会惨死!”
  然而这番心思只能存在心里,李天权深吸一口气,又恢复了长老的威仪,道:“逃回来的人现安置在哪里?带我过去。另外,把所有关于那个魔裔的资料都给我送到办公室来,一点也不许遗漏!”
  李天权匆匆而去,基地内也起了不小的波澜。从开战以来,李家还从来没有经受过这样惨重的损失,一日之间就折了一员大将,另外损失数百私军。那些佣兵猎人虽然死了也就死了,可是李家也要支付不菲的抚恤,否则今后谁还会给李家卖命?
  越是损失惨重,李天权心中对千夜的恨意就是越重。虽然他也明白这只是迁怒,可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然而李天权还不知道,他这次的思考方向倒是难得对了一次。
  损失只是开始,接下来几乎每天都有坏消息传来,个别战力弱些的部队直接被打残,甚至全灭,强大战队也时有被袭击。过半损失记录都和一个名字有关,艾登。
  至此,人们才真正知道了那位魔裔名门伯爵的可怕,尤其在迷雾森林中,他的存在几乎无解。
  作为基地的最高负责人,李天权连续召开数次会议,分析战报,研究对付艾登的办法。关于艾登的情报也逐渐完善,然而越是分析,人们就越是觉得除非调动十五六级,甚至更高的强者到来,才有可能解决这名魔裔。
  可是在迷雾森林中,单纯的原力修为等级增加并不能使感知等比例延伸,除非有特殊的感知方面天赋。根据已知情报推测,艾登的视界过四百米,这是个让人绝望的数字。
  会议不可避免地陷入僵局,难道为了解决一名黑暗伯爵去请一位神将过来参战?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帝国方如果在迷雾森林放上神将坐镇,永夜方马上就会出现黑暗公爵。战争就会在双方都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升级。
  李家基地内一片焦头烂额的时候,千夜又完成了一次猎杀。
  和艾登不同,遇到千夜的黑暗部队鲜有漏网之鱼,他专挑百人左右的队伍下手,为自己和紫色基质悄无声息地增添着养分。
  此次出战已近半月,安度亚空间内塞得满满的,算算所有军功凭证加到一起,大约够换个标准二等功,也就是相当于猎杀了一个实力伯爵。
  是时候回去了,千夜想着。他默默抽完了最后一支存货,将烟头弹到脚边的狼人尸体上,就向着基地的方向退去。
  永夜之域,黑流城外,一队载重卡车正从远方驶来。这支车队中运着货物的重载货车只有五辆,可是护卫的军车却有二十余辆。守卫城门的军官早就看到了车队暗火的标记,不过还是严格履行了验看手续。
  正好守门军官和护卫部队中的一个上尉相熟,忍不住指了指货车,问:“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居然要动用一个团来护送?”
  上尉摊手,压低了声音,说:“小声点!是从狼人城那边送出来的,车上装的倒底是啥我也不知道,上面不许任何人提货物的事。里面的东西,据说除了狼城那些人,就只有段头知道。”
  守卫军官顿时一惊:“段老大也在车队里?”
  “当然!老大亲自压阵,你明白了吧?”
  段浩可是宋子宁从宁远重工带过来的老人,算是嫡系中的嫡系,也得到了宋子宁充足的资源供应和大力培养。
  血战中连场大战,让段浩也获益匪浅,生死之际连破数个瓶颈,临战之际成功突破战将,也成为暗火自千夜、宋子宁之下的第一高手。虽然段浩受天资所限,恐怕今生只能达到十一二级的成就,但是这种从正规战场上出身的战将,实际战力远在原力等级之上。
  这次车队居然由段浩亲自押送,可见重视程度。
  守门的军官不敢再多问,履行完程序后就挥手放行。车队在城内仅仅停留小半天功夫,就驶往城外的飞艇起降场,片刻后一艘高飞艇升空,迅远去。
  在警戒塔内,一名尉官放下望远镜,看着那消失在天际的浮空艇,若有所思,然后在一张纸上记下些什么,小心贴身收藏。
  很快就是晚上,到了这名尉官的休息时间。他交接了岗位,并没有回营房,而是向热闹的商业区走去。在暗火中,象他这种孤身一人的下层军官并不罕见,在不执勤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孤寂地待在营区,都会去找些乐子。
  他犹豫着,走进一家小酒馆,在靠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瓶酒,慢慢喝着。
  没过片刻,一个妖冶女人就坐到他对面,看了看酒的牌子,说:“不请我喝一杯吗?我喜欢这种酒。”
  尉官轻吐了口气,握上女人的手。女人皱眉,不动声色地把手收了回来。在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下,她手中已经多了张折叠好的纸片。又过片刻,两个人看上去像是没有谈拢价格,最终不欢而散。
  女人在酒馆里又停留了一会儿,然而仿佛百无聊赖地离开。她小心地注意了一下周围环境,就走进相距不远处的一座小旅馆,上到二楼的一个套间,将纸条交给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那男人有着干净的面容和颇为优雅的气质,和喧嚣、热闹、粗鲁但又生机勃勃的永夜大6颇有些格格不入。
  他在灯下打开纸条,仔细阅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在这个时候,女人不敢打扰他,无所事事地坐在旁边。窗外不断传来机械的轰鸣,空气中四处弥漫带着铁锈和潮湿的蒸汽味道。即使关严了窗,也无法彻底隔绝这种令人厌恶的气味。女人眉心紧蹙,微微皱起鼻子,露出不高兴的神色。
  男人终于看完纸条,向女人望了一眼,说:“没办法,既然来了,就得忍受这些。”
  “我们不能换个地方吗?这里离动力塔实在是太近了。”女人抱怨着。
  黑流城这座动力塔以黑石为燃料,是帝国本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彻底淘汰的货色,噪音、永远在泄露的蒸汽,以及低下的能量转换效率,这类缺点可以写满一整张纸。
  但它也有好处,那就是不挑食,哪怕质量最差的黑石也能让它动起来。另外,则是经久耐用。比如说距离小旅馆不到一百米的这个大家伙,早就过了使用期限不知道多少年,可是它仍然在运转着,而且看上去还能使用很久很久,就是时常需要修理。
  这座动力塔现在负责供应旧城区动力,宋子宁自掏腰包买来的新型动力塔自然安放在暗火,它的动力只供应营区以及城防设施。
  在老动力塔周围,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贫民区。黑流城的底层平民,以及那些低级佣兵猎人们并不太在意环境,而只有在这里,才有他们负担得起的食宿。实际上,永夜大部分三、四级防区的人族中心城市都是黑流老动力塔的水准,这才是遗弃之地真实的生活。
  男人将纸条烧掉,思索片刻,说:“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批类似的货队了。狼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268388.html